「你這話說的有理。本郡主什麼身份……之前這點倒是欠缺了點考慮!」明珠郡主笑著應。

又想到之前自己幫著帶過來的幾位小姐。

再想想,明珠郡主又突然意識到,那些小姐的身份地位都不如她,本來,就不該與她一樣。

「現在想想,本郡主倒是誰也不想帶過來了!」明珠郡主當即又冷笑了聲。

陸顏霜還在想崔依閣已經順利開張,下一個生意她要搞點什麼……

這思緒突然間便被打斷。

「郡主。」陸顏霜眼神朝人望了過去。

明珠郡主原本坐著,這下卻直接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朝著陸顏霜挑眉,「本郡主覺得你說得對。是以,今兒個本郡主就先回去了!有什麼事下次再提!」

說著,便是要直接離開。

陸顏霜下意識把人叫住,「等等。明珠郡主,你這次過來不是有事要找我嗎?」 若寧看著彥手中的時空牢籠,不由啐了一口:「看來我今天還真就栽在你們手中了。」

天使追看向彥,見彥點了下頭后,握著烈焰之劍向若寧衝去。

同時彥說道:「你不是想要一對一的對決嗎?我成全你。」

若寧右手虛握,一把漆黑的劍出現在手中,然後握劍一劈,擋住天使追的攻擊。

砰!

天使追向後翻了三個跟頭,然後雙翼一陣穩住身形,不可置信地看著手中的斷劍,那把黑色的劍好鋒利!

「真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想和我打架了,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幾斤幾兩。」同時暗嘆,還好她解算了一把華燁的虛空武,不然就真的只能被這三個小碧池給踢著打了。

若寧握著劍,身後的黑色翅膀煽動,立於空中俯視著彥三人,在那麼一恍惚間,似乎這三人都是螻蟻,而狼狽的她則不可戰勝。

天使追將手中的短劍隨手一扔,然後解算出一把新的烈焰之劍,面無臉色的看著若寧:「我可不是什麼阿貓阿狗,我是彥女王的左翼,和曾經的你同級。」

與此同時,那把被追隨手扔的短劍插入一顆隕石上,劍入隕石的哧聲鏗鏘入耳,讓追的氣勢一時之間竟不輸若寧。

彥劃了一塊隕石在身後,然後坐上去,翹著二郎腿:「別再白費功夫發求救信號了。」同時彥指著她的腦袋,「你剛才發的十九個求救信號都在這裡,吵的我腦子疼。

你總不會抱有希望,華燁來救你吧?

哼!就憑天渣那幾萬年前的技術,能不迷路就是好的了。」

見彥這副囂張樣,若寧當即怒道:「碧池!原來是你攔截了我的通訊。」

彥用手擦著靴子上不存在的灰塵:「這不是常規操作嗎?好了,調侃完了,啊追,用我給你的虛空武,好砍一點。」

「是,女王!」話落,天使追手中的烈焰之間轉化為一把黑色的長劍,然後再次向若寧衝去。

砰!兩把黑色長劍碰撞在一起,強大的碰撞力將太空中遊離的暗能量瞬間激發,形成了一個小型的暗能量爆炸。

但卻沒有激起一點火花,那是因為,這兩把鑲嵌了虛空引擎的長劍,雖然是兩個不同的文明獨立研發的,但其材質都選擇了經特殊處理后的暗合金材質。

這種暗合金材質加大了暗鐵的比重,使它能更好的和虛空引擎貼合,讓虛空引擎能發揮出更大的威力,但同時,也加大了對能量的吸收力度。

而剛才那次的碰撞雖然陣勢很大,但實際上空有其表,碰撞產生的能量全部被兩把虛空劍吸收,轉為自己的能量。

黑色的能量殘息瀰漫在劍身上,天使追看了一眼手中的劍,然後左手虛握,又一把虛空劍從黑洞中解算出來。

「你的這把劍應該是華燁給的吧,要不要比一比誰的劍更多?」

若寧看著手執雙劍向她衝來的追罵道:「碧池!別得意的太早。」

兩人的身影在隕石間快速交叉,一黑一百兩道身影形成一個心形,然後向各自所在的方位衝去。

砰!劍與劍碰撞在一起,突然被壓縮的暗能量隨著兩人的彈開而爆炸,最終形成一個環形的能量浪潮。

這能量浪潮直接讓兩人剛才撞擊出的隕石擊成了齏粉,而稍遠一點的,也被能量浪潮推出了原本的軌道。

而彈開后的兩人則在空中快速翻轉,以此來減少撞擊帶給她們的強大衝力。

天使追見力道已經散去差不多了,翅膀立即一振將身形穩住,而此時,後方剛好有一塊隕石飛過,便順勢在這塊隕石上借力,然後再次向遠處震飛出去的若寧衝去。

神體技術讓天使們拜託了年齡對機體的限制性,年老體邁,反應緩慢這些形容老年人的詞語自然在天使身上體現不了。

所以戰鬥經驗豐富的若寧自然不會比天使追慢,早在天使追完成一些列動作之際,若寧便已經率先將身體穩住,併發起了下一波的攻擊。

兩人再次在空中相撞,一時之間打得難分難解。

她們的每一次落腳便意味著一顆隕石化作碎塊,在打鬥過程中被劍氣劈成兩半的隕石更是不計其數。

天使冷撲騰著翅膀落到彥的旁邊,然後看著前方已經空出一大片的空域。

「我師傅是和凱莎女王一個時期的天使,而且基本上經歷了大大小小所有的戰鬥,其戰鬥經驗在天城的所有天使中至少可以排上前上。

雖然啊追有著兩把虛空劍,但論戰鬥經驗,啊追可比我師傅少太多了,如果再這樣打下去,恐怕啊追會輸。」

天使彥雙手交叉放在膝蓋上,一副悠閑的模樣:「那可不一定,戰鬥經驗的豐富程度的確可以左右一場戰局的走向,但現在可不是以前那個堆人的時代。

若寧說白了就是一個老三代的天使基因,頂多蟲洞技術強了點,但如今我用神聖知識寶庫改變了這裡的空間數據,蟲洞技術在這裡根本施展不了。

這對啊追來說沒什麼,但對若寧來說,這無異於折斷了她的翅膀。」

就在兩人交談之際,若寧憑藉著她豐富的戰鬥經驗成功引導了天使追露出了一個破綻。

若寧見天使追兩隻手都在蓄力使劍,前方空擋之際,握緊手中的劍一劍劃去。

砰!天使追瞬間被擊飛了出去,然後撞在了一塊隕石上,濺起漫天灰塵。

若寧打量著手中的劍:「小姑娘就是小姑娘,被人掌握了節奏都不知道,下輩子在好好學學吧。」

「不用下輩子,這輩子就行。」天使追的聲音突然從漫天灰塵中傳出來。

若寧皺眉:「沒死!?」這怎麼可能,從剛才那劍入肉的感覺來看,必死無疑,怎麼會沒死?

塵土散去,這才露出天使追的真面目,只見一條猙獰的傷痕橫貫天使追的腹部,似乎只要稍微動一下,上本身就會從這裡割裂,然後一分為二。

天使追低頭打量著腹部的傷口,搖頭:「沒想到又死了一次。」

7017k 朱苟的話也明顯了,他現在是僅次於洛珠珠的高管。

如果他再進一步,豈不是就要代替洛珠珠了?

而且宋芊不在,朱苟一旦再進一步,那千古月集團,那就很有可能是他說了算了。

「來人,把這傢伙給轟出去!」洛珠珠失態的站了起來,用手指著朱苟,大聲的說道。

但是洛珠珠說完后,門口竟然沒有保安進來。

「洛總,我勸你還是別掙扎了,乖乖的把股權交出來吧。」朱苟冷冷的說道。

聽到朱苟這麼說,洛珠珠整個人無力的癱倒在了辦公椅上。

她沒有想到,這個朱苟竟然敢以下犯上。

而且最致命的是,千古月集團竟然無形之中被他給控制了。

「朱苟,宋總才離開一個月,你就這麼迫不及待了?」

洛珠珠非常厭惡的看著眼前的朱苟。

出人意料的是,朱苟竟然笑著點了點頭。

他笑嘻嘻的說道:「沒錯啊,洛總,你終究只是個女人而已,我們千古月集團可是一個超級大公司,怎麼能讓一個女人來掌舵呢。」

「你……」洛珠珠被氣的不輕。

朱苟壓根就不在乎洛珠珠的感受,甚至還自我感覺非常良好。

他笑著說道:「要我看啊,集團就應該交在我這樣的青年才俊手裡,才能繼續發光發熱。」

雖然朱苟說這話,說的義正言辭。

但這傢伙長的跟一頭豬一樣,壓根就跟青年才俊這個詞搭不上邊。

朱苟說完后,他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喂,你們也可以發表一下自己的意見嘛,畢竟你們也是高管,有發言權的。」

朱苟用目光,冷冷的掃過了一眾高管。

這些高管被朱苟的目光掃到,身子頓時忍不住的一顫。

「沒錯啊,朱總說的對!」

「是啊,洛總,所謂能者多勞,像朱總這樣有能力的人,應該肩負起更重大的責任。」

「我建議讓朱總出任集團總裁,以後洛總你就安心輔佐他吧。」

「有道理啊,我們千古月集團,在朱總的帶領下,以後會越來越昌盛的。」

下面的一眾高管,頓時你一眼我一嘴的,全都對朱苟阿諛奉承了起來。

洛珠珠聽到這些高管的言辭,氣的差點七竅生煙。

她用力的拍了一巴掌桌子,憤怒的說道:「你們,你們反了?」

這個時候,朱苟用眼神對上了洛珠珠的視線。

他很不屑的說道:「洛總,識時務者為智者,這個道理你不會不懂吧?」

「你什麼意思?」洛珠珠的身子氣的微微顫抖了起來。

「什麼意思?」

朱苟用非常輕佻的目光,打量了幾眼洛珠珠,隨即說道:「我的意思很明顯了,今天你必須把你的股份分給我。」

洛珠珠不可置信的看著朱苟,如果殺人不犯法的話,洛珠珠真的會撲上去把朱苟給活撕了。

但洛珠珠畢竟是見過大世面的人,修養還是不錯的,而且她也沒有把握能打的過朱苟。

洛珠珠冷冷的說道:「如果我不願意呢?」

「洛總,你都二十好幾了,不是小孩子了,你覺得,這還由得你願意不願意嗎?」朱苟有些嘲諷的說道。

「你就不怕宋總晚上來找你嗎?」洛珠珠語氣冰冷的說道。

聽到洛珠珠提到了宋芊,朱苟的眼底閃過了一絲的害怕。

但他很快就鎮定了下來,而是更加囂張的說道:「那個死女人來了又怎麼樣?」

「死了就是死了,還佔著位置幹什麼!不如給我來坐了。」

「朱苟,你只是公司聘請的高管,這個公司是宋總的,就算你想上位,也沒有資格上的。」洛珠珠冷冷的說道。

朱苟笑著說道:「你別廢話了,我只要你手裡的股份,你把你的股份給我,我就是這個公司的第二大股東了。」

「至於宋總,她雖然是大股東,但她已經死了。」

「而且她只有個老不死的爺爺了,哈哈哈,就算那老頭繼承了她的股份,那也沒啥用,你覺得我還搞不定一個糟老頭嗎?」

朱苟說這番話的時候,臉上露著非常得意的神色,好像他已經是千古集團的大股東了一樣。

這個時候,洛珠珠突然笑了。

她像是看小丑一樣的看著朱苟,笑著說道:「我不會把股份給你的,你能拿我怎麼樣?」

「好啊,我說了這麼多,你就當我是在放屁嗎?」

朱苟發現自己沒有搞定洛珠珠,頓時感覺很氣憤了。

「是的。」洛珠珠點了點頭。

「既然你不願意乖乖把股份給交出來,那就別怪我逼你了。」朱苟惡狠狠的說道。

說完后,他就朝宋芊走了過來。

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朱苟,洛珠珠有些慌張的說道:「朱,朱苟,你這是要幹嘛?」

「洛總,是你敬酒不吃吃罰酒的。」

朱苟冷笑著走過來,然後直接掐住了洛珠珠的脖子。

下面的一眾高管,見到朱苟竟然真的以下犯上,竟然掐住了洛珠珠的脖子,他們心裡也非常緊張。

雖然這些傢伙心裡很緊張,但是他們全都耷拉著腦袋,連大氣都不敢喘一聲。

「你,你不得好死!」洛珠珠充滿恨意的看著朱苟。

「我今天就算掐死了你,你也拿我沒辦法的。」

「到時候,我就跟外界說,你是走路的時候,不小心摔地板上摔死的。」

朱苟非常惡毒的說道:「放心,警察那邊我已經打過招呼了,你安心的去吧。」

說著,朱苟就臉上一狠,手上用力的捏著洛珠珠的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