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番強化之下,這夜族武者便是十分極端的將這雕像強化了數百次!

那青光閃爍了好久,才停歇下來,強化之後的雕像表面,也赫然籠罩著一層淡淡的青色光芒,看上去宛若磐石一般堅固,恐怕一般的神海境武者想要將其砸碎都十分困難。

夜族武者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顯然,他認為自己的決定十分正確。

其他人看到夜族武者這麼做了,也有不甘落後的,也將自己的夢幻點數全數兌換成防禦竹簡。

羅征的目光依舊在那一捆捆竹簡上掠過……

這竹簡之中蘊藏的幾乎都是極為珍貴的本源之力,例如生命竹簡,則可以強化雕像的再生能力,又如火焰法則竹簡,可以讓雕像擁有火焰法則,這些基礎的竹簡都可以用夢幻點數兌換,而且都是十萬夢幻點數。

最後,羅征的目光最終落在了一道金色的竹簡之上,就在羅征的意識剛剛灌注其中,他便從中聽到一陣銀鈴般的笑聲,正是那神秘少女的聲音。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這笑聲驟然傳來,讓羅征微微有些不適應。

在外界的時候,羅征與她沒少交流,雖然彼此未曾見面,但印象中她是一位比較活潑的女子。

而進入這夢幻戰場后,她便是一絲不苟宣讀戰場中的規則,變得無比冷漠起來。

迷霧圍城 「表現不錯哦,羅征,已經進入了七十七名了!」這女子的聲音直接傳遞在羅征的腦海中。

羅征愣了一會,才開口問道:「羅嫣,有消息了么?」

「……」

那邊沉默了一會兒,隨即傳來十分不滿的聲音,「為何每次你跟我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個!」

羅征翻了翻白眼,這不是廢話嗎?

他的咆哮令雖然可以無限次使用,但也不會閑的沒事做,去給她講故事,還不是為了讓她幫忙探聽羅嫣的下落?

「沒有消息么?」羅征問道。

神秘少女卻是淡淡的說道:「神域比你想象的要龐大許多……幾年前我就將消息回傳了,但還沒有音信。」無奈之下,神秘少女也只能如此跟羅征解釋。

聽到這話,羅征的臉上流露出失望之色,微嘆一口氣,這才問道:「你要幹什麼,為何忽然冒出來?」

我要謀國 他原本是探查這道竹簡,不想這神秘少女的意識卻忽然出現。

「沒什麼呀,這次夢幻戰場由我親自主持,你不打算求我幫幫忙嗎?」神秘少女笑道。

聽到這話,羅征第一時間回絕了,「不用了。」

雖然羅征不清楚這夢幻戰場背後真正的含義,但他也知道,這裡就是整個寰宇神海境天才們的角逐之地,他踏入夢幻戰場之後依靠的都是自己的實力,不曾依賴過青龍,也不曾依賴過熏,既然已經走到了這一步,何苦還需要旁人的幫助?

他知道自己終究會面對那些天驕,那些道子。

例如合體之後的姬落雪,又例如那位獨孤劍瀟瀟,但武者立世,最終能夠依靠的只能是自己,旁人相助或許能逞威一時,但那終究是別人的力量。

「不要這樣子……我真的能夠幫你,」神秘少女繼續說道。

「我說了不需要,」羅征眉毛一皺,「我只需要你探聽羅嫣的消息,僅此一點就可以了。」

「……」那邊頓時不吭聲了。

在這三座血色城堡中央,深處的高空之中,漂浮著一道環形的雲霧。

雲霧的深處有一座宛若水晶雕琢的宮殿漂浮其中……

而這宮殿的邊緣,則有一位少女端坐在欄杆之上。

這少女身穿一身淡藍色的翠煙衫,那散花水霧綠的百褶裙鋪陳在身後,顯得頎長幼圓的雙腿順著欄杆垂在雲霧之中,一雙白皙的小腳便在那雲霧中若隱若現,從背後望去,細小的雙肩宛若削出一般,背影看起來十分孤單……

她便是這夢幻戰場的主持者,也就是一直聽羅征講故事的那位神秘少女。

此刻,她的腮幫子高高鼓起,滿臉都是憤懣之色!

「沒見過這樣的人,不識好人心!哼……管你死活!」

自從羅征進入了夢幻戰場后,神秘少女算是第一次見到了羅征的本尊,她的目光也幾乎從頭到尾追隨著羅征,從一座主城,到另外一座主城,再到因果大廳……

這一階段,她尚且十分信任羅征的實力,雖然密切關注,但未曾出手相助。

到了第二階段后,她才想著主動幫幫羅征,好歹羅征也算是她朋友……

可她雖然與羅征以咆哮令的方式,聊了數年時間,其實她並不了解羅征的性格。

倒不是說羅征的性格迂腐,他並不追求絕對的公平,畢竟這世界從一出生就沒有公平可言,天賦,機緣,背景,氣運……

能夠左右一個人命運的東西實在是太多了,完全公平的世界根本不存在。

但羅征卻知道,這夢幻戰場也是對羅征自身的一次檢閱,這種機會,一個衍紀也只有一次,他不想錯過這種機會,也不想通過作弊獲得這個機會。

那少女峨眉輕輕蹙著,美目流轉之下,眼中便多了一道調皮的笑容。

「不需要我幫你,哼……我偏偏讓你避無可避!沒有人能忤逆本姑娘!」

她坐鎮在這一輪寰宇中,差不多有六衍紀了,一個衍紀為三十六億年,六個衍紀則為兩百一十六億年……

壽元對於她之一族來說,已是永恆的存在……

在時間的河流之中,她絕大多數時候便是將自己封存起來。

一億年,對於她來說只是彈指一揮間,讓時間流轉的更快,或者說讓時間在自己的意識中跳躍,這幾乎是她之一族的本能。

之前幾個衍紀,小姑娘都是這樣子過來的。

到了這個衍紀之後,她忽然感覺到了無聊,才從天道之中覺醒而來。

無聊的時候,唱唱歌也是不錯……

沒想到自己不唱還好,一唱差點將整個寰宇都搞亂了。

最後在一群天尊求爹爹告奶奶之下,她才停止了唱歌。

想用咆哮令聊聊天,但那幫天尊們卻將咆哮令都捂的緊緊的,生怕浪費一枚,簡直不要太過分!

其實這咆哮令的製作之法,還是她偷偷放出去的,不然這寰宇雖然大,生靈雖然多,但對於束縛在天道中的她來說,還是太安靜了……

後來咆哮令多了起來,熱鬧倒是熱鬧了,但依舊沒人肯回應她。

她依舊十分無聊……

直到羅征的出現。

這傢伙剛剛出現便引起了她的注意。

他似乎在尋找一位叫羅嫣的女子,然而依靠咆哮令喊遍了寰宇,都未曾得到回應。

結果卻與兩位天尊吵了起來……

然後就開始數數了!

當時這神秘少女就覺得羅征是一個有趣的傢伙!

同時她也十分好奇,羅征哪裡來的那麼多咆哮令?或者說,他也有一枚和自己一樣能無限次的咆哮令?

她沒有興趣探究羅征的咆哮令是如何來的,只要這傢伙肯跟自己聊天,她就十分滿足了……

後來,她聽羅征講著一個一個的故事,又答應幫助羅征尋找他妹妹,這幾年時間,她不再陷入沉睡,或者說每當她陷入沉睡之際,就會強迫自己醒來,所以沉睡的時間往往不到一年半年,而不是以前的千萬年,甚至上億年……

她現在下了決定,便將自己的右手緩緩抬起,那細細的胳膊之上就浮現出一道紫色的光圈,這一道光環出現的瞬間,便悄無聲息的朝著周圍擴散而去,還毫不知覺的情況下,籠罩在整個夢幻戰場!

羅征自然不知道這神秘少女的打算。

等到那神秘少女的聲音消失后,他算是鬆了一口氣,便再度查探那金色的竹簡,才明白這金色的竹簡,居然是給雕像烙印天道法則!

然而這天道法則竟需要五億夢幻點數才能兌換,看到這條件,羅征頓時感覺一陣頭暈。

即使是夢幻戰場的第一名,都不可能擁有五億夢幻點數吧?

於是回過頭來,羅征便選了力量竹簡,以及防禦竹簡,還有速度竹簡這三個竹簡進行兌換。

有人十分極端的將自己所有夢幻點數,集中在一種竹簡之上,但羅征還是盡量的追求均衡,然而羅征卻不知道,他在兌換之際,已經被那神秘少女做了手腳。

他的夢幻點數兌換的數量,與旁人則全然不同。 第二階段中大家收集的夢幻點數,已經不再決定夢幻戰場的排名。

現在處於一個淘汰的過程中,只要雕像損毀,即為淘汰。

所以每一位武者都會在時間結束之前,將所有的夢幻點數投入在雕像身上,便用來強化自己雕像。

十萬夢幻點數僅僅只能對自身的雕像強化一次,一次強化的程度並不明顯。

他們都清楚,接下來的戰鬥恐怕還是要靠自己,指望這雕像作戰顯然是不可能。

所以大多數武者都將夢幻點數用在了強化防禦之上,這也是最為穩妥的方法,畢竟進入前兩千五百名的武者,對自己的實力都有著絕對的自信。

至於這不知道什麼石頭捏成的雕像?只要不碎掉,導致自己淘汰就好……

這雕像的胸口之上,原本都有一顆紫星。

當他們強化到一百次,也就是消耗掉五千萬夢幻點數之際,胸口的紫星就會多出一顆!

大多數人的夢幻點數都在五千點之上,只有排名在兩千名之外的武者,積累的夢幻點數會略低一下,所以眾人將積蓄已久的夢幻點數消耗一空后,伴隨著一道紫色的印記,都會出現第二顆紫星。

就在這強化的過程中,便有身披重甲的武者,帶著他的雕像進入了第二層。

這武者長著一副國字臉,一身的裝備十分誇張,左手持有一張一人高的巨盾,右手卻提著一把銀色重劍,目光灼灼逼人,臉色無比嚴肅,而他身後的那雕像,同樣也是手持巨盾和重劍。

羅征正在有條不紊的強化著自己的雕像,看到眼角的白光一閃,淡淡的瞄了一眼,眉毛不可察覺的挑了一下。

此人在金字塔中排在第七位!

因為一身重型裝備,給羅征的印象很深刻,只是不清楚這傢伙出自於哪個勢力。

而這人一上來,大家便是一陣竊竊私語。

「天位一族的江正義……」

「據說是個神經病……」

「別小瞧此人,天位一族的道子!」

這些議論之聲落在羅征耳中,羅征心中也是微微一突。

原來這就是道子?

現在羅征已經知道,道子便是大乘蓮華全開的武者,只是此人怪模怪樣,卻不知道修鍊的是哪一個神道?

「正義二號!在此待命!」

就看到這江正義將手中的重劍一揮,指定的一個位置,他的那座雕像便按照他的命令站在了此處,同時還單膝跪地,朝著他自己跪拜。

這一幕看的羅征一愣一愣的。

都說了這雕像就是自己的分身,自己操控一個分身跪拜自己,這人該不會真的是神經病吧?神經病怎麼可能成就道子?

這江正義發布了命令之後,也與其他人一般開始用自己的意識瀏覽那些竹簡……

做出了判斷之後,他竟然開始選擇強化力量,一股腦的將所有的夢幻點數,都兌換成了力量竹簡!

一道道紅色的光芒環繞在他的雕像之上!那紅色的光芒每閃爍一次,便代表將之強化一次,看他那樣子,大概只準備強化力量了!

眾人也都像看白痴一樣,看著這位天位一族的道子。

這雕像脆弱的就跟泥巴捏的一樣,輕輕一碰就碎,純粹的加強力量有個屁用?

用那雕像一拳砸出去,恐怕自己就碎的稀巴爛了,這江正義就沒打算通過第二階段吧?

「一直聽說天位一族的江正義是個稀奇古怪的傢伙,今日真是見識到了,跟白痴沒兩樣,」一位武者嘲諷的說道。

那江正義似乎是聚精會神的盯著自己的雕像,聽到這話后,他便是驟然扭過頭來,面對那武者說道:「在背後議論別人,是極不道德的事情!」

說吧,江正義便將手中的重劍一揮,以重劍的劍身對準了那武者,錚亮的劍身倒映著那武者的臉龐,江正義便是繼續說道:「我記住你的臉了,此地無法懲罰你,但若在外界相遇,我必不會放過你!」

他說這番話的時候,臉色極為認真,似乎並不是開玩笑,彷彿他說出來,就必須一定要做。

聽到這話,那武者的臉色頓時有些難看了……

這江正義再白痴,人家也是天位一族的道子,而且傳聞這傢伙從來不開玩笑,一向都是言出必行。

江正義說完這一番話后,也不再理會那武者,繼續繼續投入夢幻點數,強化自己的雕像的力量。

不久之後,一道紫色的光芒閃爍之下,他的雕像胸口之上便出現了第二顆紫星,這說明江正義已經投入了五千萬以上的夢幻點數了,但他並沒有結束,而是繼續選擇強化雕像的力量。

但大家沒想到,不久之後,這江正義雕像的胸口上,再度閃爍出一道紫光。

他竟然出現了第三顆紫星!

「怎麼會有第三顆紫星?」

「這江正義擁有的夢幻點數,恐怕超過一億了吧!所以才會出現第三顆紫星!」

「這麼多夢幻點數,都浪費在強化力量之上,真是太浪費了……」

眾人並不知道這升級雕像的強度如何量化,只能大概估測一番。

但大家也能想到,這雕像之上的紫星,便是代表著雕像本身強化程度的高低……

看到這一幕,大家也在心中嘆息,這傢伙的夢幻點數竟然如此之多,可偏偏要浪費在強化力量之上!

須知大家一共就只有兩種強化方式,一種是無限強化雕像的防禦,另外一種和羅征一樣,均勻的強化,這力量強化的再大又有什麼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