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被越多的毒蜂蟄中,中的毒也就越深,越容易喪命,

「那毒蜂不會傷到自己嗎,」秦逸將蜂窩在手裡一拋一拋的,

唐倩倩往後縮了縮身子,道:「不會的,馭獸宗的門人都會往自己身上撒一種特殊的藥粉,只要身上有這種藥粉的味道,不僅是毒蜂,馭獸宗內絕大多數的毒物都不會傷害你,除了一些馭獸宗門人特別培育出來的毒物除外,」

秦逸在儲物袋內找了一下,找到了一瓶黃綠色的粉末,上面寫著用法,


「就是它了,」秦逸將這種粉末在自己身上撒了一些,過了一段時間,確認沒有任何問題后,朝唐倩倩身上也撒了一點,

「既然是馭獸宗,為什麼這傢伙的儲物袋裡就只有這一個蜂窩,不是應該有許多可以讓他操控的靈獸嗎,」秦逸說著話的時候,順手將天神六轉的屍體,扔進了吞天大墓,

「據我所知,馭獸宗內的神通也是分許多種的,這個天神六轉的傢伙,應該是比較擅長使用這種毒物的吧,」唐倩倩分析道,

對於神界的了解,秦逸在唐倩倩面前,就是一個超級小白,既然唐倩倩這麼說了,應該就是這樣的了,

「不過你那門炮真是厲害啊,有了那門炮,天神境以內的修道者,應該你完全沒有需要害怕的啦,」想到秦逸手中滅神炮那麼恐怖的威力,唐倩倩不由自主打了個哆嗦,

聽唐倩倩提起滅神炮,秦逸不由一陣不爽,

原因很簡單,滅神炮今天使用了那一次后,終於出現了可以讓秦逸感覺到的損耗,

那也就表明了,接下去秦逸要再使用,損耗就會越來越大,到了最後,滅神炮直接就會解體崩潰,

秦逸也不知道,滅神炮接下去還能使用幾次,按照他的估計,恐怕也就三次左右了,或許還沒有那麼多,

「以後看來要節省著用了,」秦逸心中這麼想著,突然之間,感覺一股強大的元氣,從自己的丹田氣海里,如同漲潮一樣,猛地涌了上去,

四周的空氣,甚至都受到了影響,一下子變得如同水流一樣凝滯,整個虛空,彷彿都浸泡在了海水中一樣,

「這是……」秦逸愣了一下,就知道怎麼回事了,

抬頭望去的時候,秦逸更是看到,唐倩倩此刻愣愣看著自己,表情不僅獃滯,甚至還伸手捏了捏她自己白嫩的臉頰,似乎是在驗證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此刻的一切都表明,秦逸這是要晉陞了,

而從上次晉陞到現在,甚至還沒有過去半天時間, 「不是吧……」唐倩倩口中喃喃說道,望向秦逸的眼神,裡面寫滿了不解,


要是條件允許的話,秦逸相信,唐倩倩一定會把自己大卸八塊,認真研究自己體內的每一個器官,試圖能夠得到他晉陞這麼快的原因,

秦逸知道,自己能夠通過吞天大墓快速汲取力量的事情,無論是在哪個界面,都是絕對會讓任何一個人眼紅的秘密,

一旦泄露出去,自己要面對的,就將是永無止盡的追殺,

所以秦逸自己也很希望晉陞的時候,不會有人知道,

但是現在,秦逸想要隱瞞,也瞞不住了,

半天之前剛一下子提升了兩個進階,半天之後,又要晉陞,這種速度,就算是坐上火箭,恐怕都沒有這麼快,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恐怕整個神界,都會轟動,

秦逸此刻為難得要死,

所實話,於他而說,對唐倩倩的感官並不差,

唐倩倩本身就是一個極有親和力的美女,並且還有著秦逸極為青睞的率真,上次面對丁獨秀的時候,她沒有丟下自己肚子逃命,秦逸也很感動,

可是現在,關係到的可是自己能不能在神界活下去這件很嚴肅的事情,

只要唐倩倩嘴巴稍微有一點點不嚴,秦逸知道自己絕對完了,

他就算晉陞速度再快又怎麼樣,畢竟現在實力擺在這裡,虛神境在這個強者處處林立的世界里,根本就連一根蔥、一根蒜都不是,遇到真正的強者,自己根本連一點自保的能力都沒有,

可是要秦逸現在殺了唐倩倩,以來保證自己的秘密不會泄露,這種事情,秦逸現在是根本做不出來的,

秦逸猶豫不決的時候,他體內的元氣,就像是隨時都會噴發的火山一樣,完全壓制不住了,晉陞迫在眉睫,

唐倩倩的反應,還是很快的,從小在風雲閣長大的她,很快就意識到了,秦逸身上可能存在的是什麼秘密,

雖然對於這個秘密,說她不動心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的內心,畢竟是一個極為堅定的人,

此刻她當機立斷,咬破自己的中指,凌空寫了起來,表情前所未有的嚴肅,口中念念有詞:「我以血咒起誓,如果我將今日所見泄露一絲半點,即遭天雷轟頂,神魂俱滅的下場,」

說完之後,她講出的每一個字,都在半空凝聚成一個個不斷沉浮的血色文字,充滿了無比莊嚴的味道,

「秦逸,這是大血咒誓,神界最具有約束力的誓言之一,」唐倩倩看著秦逸,認真道:「我唐倩倩絕對不會違背誓言,這一點你絕對可以放心,」

說完之後,她轉過身子,幾步走到洞穴的外面:「你放心晉陞,我在外面負責給你警戒,」

晉陞的時候,修道者必須心無旁騖,不然的話,很有可能會遭到晉陞時力量的反噬,搞不好甚至會當場身死道消,

秦逸這一次的晉陞和之前不同,之前是在那墓穴裡面,不怕有外人闖進來,但是現在卻是在這荒郊野外,一旦晉陞時元氣波動被人察覺,很容易就有其他修道者過來殺人劫貨,

特別現在還是冰火山即將開啟的時候,這周邊龍蛇混雜,不知道有多少的修道者,正在朝著這裡靠近,一不小心,就很有可能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秦逸,這小丫頭還是蠻重信用的嘛,」等到唐倩倩走出去了,魂在秦逸體內到,臉上滿是讚許的神色,

「人品還行,不枉我決定幫她的忙,」秦逸說完之後,盤膝做好,開始全力衝擊境界,

天神境六轉修道者被煉化之後,化作綿綿不絕的元氣,此刻不斷朝著秦逸的丹田氣海注入進去,很快的,秦逸頭頂的虛空,嗡的一聲,轉開來一個巨大的窟窿,嗚嗚作響,猶如一個漩渦,要將周圍的一切,都給吸收進去,片刻之後,又形成一道道同心圓,朝著四周洶湧而出,

整個過程,持續了大約八個時辰,

八個時辰之後,天神境六轉修道者煉化而成的元氣,已經被秦逸全部吸收,

而秦逸的境界,也從虛神五轉,提升到了虛神六轉,

之後秦逸又花了一個時辰,將境界穩固了一下,等到境界徹底穩定在了虛神六轉之後,這才將境界往下壓了一些,讓別人探查自己的時候,只當自己還是虛神三轉,

「現在虛神六轉了,」秦逸試探了一下體內滾盪的元氣,只覺得筋脈裡面,元氣猶如潮汐一樣不斷漲落,每一次運動,都充滿了難以名譽的力量,

這種力量,讓秦逸隱隱約約有種感覺,自己距離虛神九轉,不會太遠了,

「晉陞速度這麼快啊……」秦逸一時之間,對自己都有些無語了,「雖然唐倩倩立下血咒,不過要是被別人知道,那就很危險了啊……嗯……不如這樣吧,等到這次從冰火山出來了,我就找一個秘密的地方,安心修鍊,這次無論怎麼說,也要修鍊到至少玄神境界再出來,到了那個時候,哪怕我只是玄神一轉,出現祖神境界的修道者,我至少也可以逃掉,」

心中正想著心事,突然外面傳來唐倩倩的叫喊聲:「秦逸,你到底好了沒有啊,要是好了的話,快來幫幫我啊,」

「嗯,」秦逸神念一掃,頓時就感覺到,距離洞穴不遠的地方,正傳來陣陣元氣的劇烈波動,

「剛剛只顧著想心事,倒是忘掉關注唐倩倩了,」聽出來唐倩倩話語中焦急的味道,秦逸神之怒目睜開一望,頓時層層虛空都被穿透,看到了不遠處的山腰上,唐倩倩正在兩個修道者聯手的攻擊下,被逼得連連後退,險象環生,

「我來了,」

秦逸一步跨出,身形迅捷,彷彿就是撕裂夜空的閃電,剎那之間,就衝到了唐倩倩的所在,迎著追向唐倩倩的兩道身影,直接就是一拳轟了過去,

砰,

兩股元氣,在半空猛然爆炸,滾盪的空氣,就如同沸騰的開水一樣,朝著四周潮湧而去,

秦逸如山,巋然不動,將唐倩倩擋在了身後,

而剛剛和秦逸交手的那兩道身影,則是齊齊悶哼一聲,連連後退,每一步踩在地上,都傳來岩石碎裂的聲響, 「秦逸你終於來了,」唐倩倩躲在秦逸身後,長長鬆了口氣,伸手指向前方,「這兩個傢伙恐怕是被你晉陞時候的靈氣波動給引來的,之前也有幾撥人,不過都被我打發了,只是這兩個傢伙有點麻煩,要不是你現在晉陞成功了,我還真不一定能攔得住他們,」

秦逸眼神掃了一下,看到這一處山腰上,處處都有戰鬥的痕迹,樹木竹林被橫切,岩石碎裂,一片狼藉,隨處都可以看到斑駁的血跡,碎石下面,還可以看到一些尚溫的屍體,

由此可以看出來,唐倩倩為了替秦逸擋住這些人,是經過了一番苦戰的,遠遠不像是她話語中的那樣輕鬆,

「辛苦你了,接下來就交給我好了,」秦逸轉過身,朝著之前被他震退的那兩個人望去,

秦逸此時真實的境界,已經是虛神六轉,所以神念一掃,就看出來,對面那兩個傢伙,獐頭鼠目的,是虛神六轉,另外一個國字臉的,是虛神七轉,

「咦,你一個人,」唐倩倩望著秦逸,眨了眨眼,「他們一個是六轉,一個是七轉,你確定,」

「嗯,很確定,」秦逸抖了抖手腕,直接朝著對面那兩個傢伙走去,

晉陞到了虛神六轉,秦逸也想知道,自己目前的實力,大概處於哪一個層次,自己的估算畢竟是估算,和現實總是會有誤差的,

只有戰鬥過,檢測過,才是最真實的,

聽到秦逸和唐倩倩之間的對話,這兩個修道者對視一樣,然後像是聽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話一樣,捧腹笑得前仰後合,

「師兄,你聽見了沒,哈哈哈哈,一個虛神三轉,居然還這樣大言不慚,哈哈哈哈,」獐頭鼠目的修道者捂著肚子,眼淚都湧出來了,「而且還是一個散修,我看他是沒有聽說過我們藏鋒門的大名吧,」

「我看也是,」國字臉的修道者獰笑一聲,「不過我估計他身上是有什麼法寶,剛剛才在我們不注意的時候,將我們一下子逼退,而且師弟你不要忘了,這傢伙雖然才虛神三轉,不過我們看到他晉陞時候的威勢,至少抵得上虛神七八轉了,那就說明,這傢伙要麼神通驚人,要麼身懷秘寶,

不過無論是什麼,今天這個橫財,我們都發定了哈哈,在進入冰火山之前,還能夠賺這麼一筆,對我們的冰火山之行,也是大有幫助的,」


這兩個藏鋒門的修道者,根本就沒有把秦逸看在眼裡,

之前秦逸雖然在出現的時候擊退了他們,在他們看來,那也是對方佔了偷襲的便宜,自己這邊猝不及防,才讓對方得了手,

真要正面迎戰的話,他們兩個一個虛神六轉,一個虛神七轉,剛剛碾壓那個虛神六轉的美女都沒壓力,更別提現在眼前這個主動送死的虛神三轉的螻蟻了,

「師兄,那個小妞可真漂亮,反正其他師兄和師叔還沒來,不如過會兒我們……」獐頭鼠目的傢伙,嘿嘿淫笑,搓著手,朝著秦逸身後的唐倩倩望過去,

那一雙綠豆一般的小眼睛里,閃爍出叫人噁心的光,好像恨不得光靠著眼神,就把唐倩倩全身的衣服都撕開來一樣,

被對方這種淫邪的目光望了一眼,唐倩倩頓時感覺自己像是吃了蒼蠅一樣難受,

而這個時候,秦逸往前又走了一步,正好擋住了這個傢伙望向唐倩倩的目光,

「你給我滾開,」

獐頭鼠目的傢伙不滿地一聲低喝,反手一個巴掌,就朝著秦逸扇了過去,

手臂揮動下,一片空氣,凝聚成實質,猶如門板大小,朝著秦逸拍了過去,四周風聲獵獵,吹在人的臉上,都像是刀片刮臉一樣疼,

他根本就沒有把秦逸看在眼裡,認為隨手一個巴掌,就足以把這個虛神三轉的傢伙給打飛出去了,

「就你,」秦逸冷笑一聲,一步上前,伸手就扣住對方的手腕,用手一擰,

噼里啪啦,

對方一整條手臂,就像是竹子一樣破裂開來,骨頭都變成一條一條的,砰的一聲,將血肉撐開,炸出團團濃稠的血霧,

劇烈的疼痛,剎那之間,就讓這個獐頭鼠目的傢伙,整張臉都扭曲了起來,臉色眨眼功夫,漲得通紅,如同熟透的番茄,

秦逸根本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反手一抓,手指一勾,就從這個傢伙的後腦勺里,挖出來一顆血淋淋的金丹,順便一腳踹在對方的后腰上,

頓時之間,一陣骨頭碎裂,像是放鞭炮一樣的聲音傳來,這個修道者如同炮彈一樣,轟的一聲飛了出去,撞在不遠處的岩石上,半個身子,都砸進岩壁,碎石稀里嘩啦,頃刻之間,就將他的身體徹底掩埋住了,

「什麼,」剩下那個國字臉,被稱為師兄的傢伙,這時候才反應過來,眼珠子頓時瞪得比銅鈴還大,幾乎都要從眼眶裡掉出來了,望望自己師弟的慘狀,忍不住一聲嘶喊:「這怎麼可能,」

「虛神六轉完全不夠啊,」秦逸目光凌冽,望向剩下這個傢伙,

「好,好,你敢殺我藏鋒門的人,真是膽大包天,你敢不敢留下你的名字,」國字臉的師兄緊緊盯著秦逸,額頭上沁出來一顆顆肉眼可見的汗珠,

他雖然是虛神七轉,但是他絕對不會認為,自己打敗剛剛那個獐頭鼠目的師弟,只需要一招,

而剛才他可是親眼所見,對方其實只是一招,就殺了自己的師弟,這個虛神三轉的傢伙,居然這麼可怕,

要是早知道是這個樣子,就算是給自己天大的好處,也不會看到有人晉陞,就想來趁火打劫啊,現在恐怕打劫沒打成,自己反而要送命了,

「留下我的名字,」秦逸冷笑一聲,「然後等著你們宗門的人來給你報仇嗎,」

感受到秦逸的殺意,國字臉哆嗦一下,過去他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有一天,對著一個虛神三轉低聲下氣,但是這個時候,性命攸關,他也顧不上其他的了,

「這次我們認栽,是我們的錯,自己踢到了鐵板,」他咬了咬牙,道:「不過你現在要殺我,必然也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我們宗門的師兄弟,還有帶隊的師叔,就在不遠的地方,只要他們趕來,你們絕對跑不掉,不過只要你放我走,我可以保證,絕對不會追究你們的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