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著地面上那道壑溝。

「怎麼可能,葉陽這小子到底什麼修為?」軒轅飛宇心中震撼,這道劍芒,幾乎有天罡武宗全力一擊了。

便是他們日月魔教現任教主也不過如此。

他看著葉陽,心中無比駭然。

「這是罡勁!莫非葉陽他已經踏入天罡境了?否則,怎能發出這般浩大一擊?」連青魚妖王也都呆愣住了。

天罡武宗是站在修行界頂點之人,是除虛無縹緲的先天之外,所有武者所能達到的最高武道境界。

普通人能見到一尊,都是莫大的榮幸。

葉陽會是天罡武宗?

「這才是真正的大人物啊。」徐天盛雙手抓著扶手,心中震顫。

化境宗師,之所以能縱橫一方,就是因為他們武功已達到一種非常人所能及的不可思議的境界。有百步神拳之威,踏水而行之能。

一位宗師,哪怕只是化境宗師,國家都願意拉攏。

更何況,是一位遠超化境存在的天罡武宗?

徐天盛活了八九十歲,一生見過不知道多少大老闆,大人物,但此時也沒有葉陽現在一半風采。

那種一言決人生死,傲世一切的氣魄,正是只有葉陽這樣,掌握力量的大人物才具備。金錢,權勢,終究都是外物,在關鍵時刻,就不可靠了。

葉陽環視全場,見滿場大佬富豪徹底臣服於他,才背著手,淡淡道:「即已如此,起來吧!」

不殺洪熙,是為了留他一命,制衡省北的楚天河。他雖然震懾住了眾人,可還未真正掌控整個中都省。

只是名義上的中都省地下世界龍頭,但真正的大佬巨富未必會把他放在眼中。據他所知,省會東陵市,就有幾大家族,完全凌駕在楚天河,洪熙,關東海這幾人的頭上,完全不把他們放在眼裡。

只有徹底壓服東陵市那幾大家族,才能真正掌握整個中都省。

「謝葉大師饒命。」洪熙猛的鬆了口氣,只覺剛才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然後與他身後的大佬富豪,緩緩起身,侍立在葉陽的左手邊。

葉陽背對著他們,微閉雙眼,不知在想什麼。

請選擇開放以下任意一項新功能!

宗門紅包!

宗門管理!

仙影軍團!

一共三個選項,前面兩個葉陽大致都已經了解了。 冷酷少爺的寵妻 宗門紅包太雞肋,對葉陽沒有任何幫助,他不想浪費一次開放新功能的機會。而宗門管理許可權又太大,暫時還不適合對萬仙宗成員開放。

最後一項仙影軍團,對於葉陽來說,完全就是開掛。

大道手機解釋說,仙影軍團就是臨摹萬仙宗所有成員的影子,甚至包括他們的實力,而且臨摹出的影子,完全受葉陽意念指使,但只能維持十五分鐘。

下一次動用,則需要半個月之久。

不過仙影軍團,可以累計時間,但只有三個月,三個月過後,會清零。

也就是說,三個月內,若是葉陽,或萬仙宗其它成員沒人動用仙影軍團,下一次動用,可以控制仙影軍團長達九十分鐘。

『先對我自己開放吧!』葉陽覺得仙影軍團,簡直就是為他量身打造的。一旦他有了這張底牌,洪門算什麼,便是一國元首,他都可以不用放在眼裡。

開放成功!

請邀請以下任意一位生靈加入萬仙宗!

黑白佛!

孫天!

武藏!

法如來!

楊千絕!

葉蒼山!

……

看到楊千絕,葉陽表情亮了,沒想到擊殺薛連信,讓這次名單徹底刷新了一遍,足足近四十個人名。

其中有幾個還是國外的!

他一陣糾結,楊千絕他不打算選了,反正他遲早會追上這位海外第一宗師,與其拉入萬仙宗,用掉一次抹殺的機會,還不如認真思考,選一位更厲害的強者加入萬仙宗。

腦海中畫面一變,切換到萬仙宗聊天頁面。

葉帝天邀請黑白佛加入萬仙宗!

軒轅飛宇:「黑白佛?」

柳擎天:「莫非是……怎麼可能!」

藥王禪師:「原來是小地藏院的黑白佛,見過前輩!」

昆虛上人:「黑白佛,可還記得老夫?」

黑白佛:「昆虛……昆虛爺爺,你還活著呢?!」

……

黑白佛的加入,使得萬仙宗內瞬間熱鬧起來。

葉陽之所以邀請他,是因為他曾聽藥王禪師在萬仙宗內說起過這個人,貌似是一百多年前的人物。

實力要比法尊境的藥王禪師強上一倍不止,估計天罡境巔峰武宗,都不是黑白佛之敵。

沒看到藥王禪師見了黑白佛的態度,宛如晚輩見了長輩。不過昆虛上人認識黑白佛,倒是出乎葉陽的意料之外。

黑白佛的性格倒是很平和,熟悉萬仙宗后,他思索一番就上交了入宗資源,乃是一串佛珠,屬於四級法器,而且每顆珠子都被法力加持過。

屬於攻防一體的四級高等法器!

此寶雖然不凡,但實屬雞肋,憑葉陽現在的修為,要煉製四級法器不難。沒想這個黑白佛這麼小氣,一個陰鬼道人都能拿出一件三級高等殘破法器。

更何況是一位遠超普通天罡境的黑白佛? ?一番思考,最終葉陽決定,將黑白佛上繳的入宗資源收下。這串佛珠雖說對他無用,但留著給徐夢瑤防身,也是一件不錯的禮物。

畢竟這可是四級高等法器呢!

黑白佛:「昆虛前輩,宗主真是天上仙神?」

昆虛上人:「本座不知,但宗主法力無邊,想來應該不會欺騙我等!」

吳赤瞳:「黑白前輩,宗主是不是天上仙神,我等不知。但天下第一,想來連昆虛爺爺都沒意見!」

軒轅飛宇:「沒錯,這顆星辰,想來再無比宗主還強大的存在了!」

……

葉陽心中好笑,知道每一位新加入的成員,都會對他的實力提出質疑,但最後都會被他震懾住。

葉帝天:「嗯?黑白佛,你在質疑什麼?」

葉陽暗中調動情緒,大道威壓降臨,萬仙宗眾成員頓時一片哀嚎。

黑白佛:「怎麼可能……這是什麼威壓?宗主,你到底有多強?」

昆虛上人:「……」

周豪:「佛爺爺,求你發發慈悲,別再質疑宗主了!」

葉陽睜開眼,見周豪,任廣汕,軒轅飛宇等人站在他身邊,臉色蒼白,搖搖欲墜的樣子。也跟著裝模作樣,搖晃起來。

畢竟他也在萬仙宗,若他表現的一點事都沒有,難免會惹軒轅飛宇等人懷疑。

而楚天河,洪熙,徐天盛等一眾大佬,富豪,名宿們,見葉陽突然之間,與軒轅飛宇等人面色發白,搖搖欲墜,一副大病初癒的模樣,都心中一驚,暗中猜測起來。

楚天河小心翼翼地問道:「葉大師,你沒事吧?」

葉陽搖了搖頭:「沒事!」

而萬仙宗內,黑白佛在感受了葉陽的威壓后,心中再無一絲質疑。包括前幾天加入的藥王禪師,心中更是驚駭莫名。

沒想到,這世上,還有比昆虛上人強無數倍的人物。

不,兩者根本不在一個次元。如果說,昆虛上人,是這世上,僅有的唯一幾位無限接近仙神,半隻腳超越先天的存在。

那麼宗主則在先天之上,超越先天無數倍,是真正的仙神。

葉陽意念退出萬仙宗,接下來,就是處理中都省地盤重新劃分事宜。

經過這次戰鬥,葉陽已經是名義上的中都省地下世界龍頭老大了。但對於管理方面,他卻和小白無二。索性有軒轅飛宇,楚天河在身邊,葉陽直接甩手交給他們了。

軒轅飛宇是日月魔教的四大魔君之一,對於管理方面,倒是有不少經驗。對於軒轅飛宇,葉陽還是很信任的。

而且,葉陽將這件事交給軒轅飛宇,也是想軒轅飛宇留下來,給自己幫手。他很看重軒轅飛宇,畢竟這廝可是地罡境武宗,實力非凡。

有他在,葉陽能減少許多不必要的麻煩。

隨後在軒轅飛宇的主張下,中都省各州市地盤重新分配,以楚天河為首的,省北一方大佬富豪,地位不變,依舊在省北各州市打理自己地盤和生意。

以洪熙為首的省南一方大佬富豪,還是名宿們照舊。

軒轅飛宇的目地很簡單,相互牽制,以防一方坐大,到時背叛葉陽。軒轅飛宇的抉擇,讓楚天河非常不爽,但卻又不敢反駁。

畢竟現在中都省的龍頭老大是葉陽,軒轅飛宇的決定,基本代表著葉陽,誰敢在這個時候,去觸犯葉陽?

葉陽很滿意軒轅飛宇的分配,御術之下,無非恩威並施,做老大的,最忌諱手下的人,對他陰奉陽違。

「嗯?」

就在這時,葉陽眉頭一皺,讓侍立在周圍的楚天河,洪熙等大佬富豪,身體一顫,紛紛低下了頭,以為哪裡惹得這位葉大師不高興。

「祁州陰龍洞?」 萌寶來襲:天才兒子迷糊媽 葉陽嘴角一揚,將目光投向省北一方的一位大佬:

「潘虎?」

潘虎乃省北祁州一位大佬,在諸大佬中,是最低調的一人。潘虎正縮在人群中,見葉陽突然叫他,忙站出來,顫聲道:「葉大師,你叫我?」

葉陽點了點頭:「你在祁州多久了?」

「回葉大師的話,有十年了。」潘虎回道。

「十年?也不短了。」葉陽看著潘虎:「祁州棲霧山你可知道?」

「棲霧山?」潘虎一愣,彷彿想到什麼,哆嗦道:「葉大師,此地我知道。據說,棲霧山十分邪門,有不少進山的,都死在裡面了。現在上面,都不讓遊客,或村民進山了。最外圍,都有山夫巡山,遇到遊客,或附近村民,一旦超過界限,都會被趕出來。」

「我知道了。你帶我去祁州,我想到棲霧山走一趟。」葉陽拂袖而起:「馬上出發!」

潘虎不敢多問,只得拚命點頭。

見葉陽突然之間急著去祁州,楚天河等人雖然驚訝,卻也不敢多問。

如葉大師這種人物,行蹤本就飄忽不定,要去哪,也不是他們能多問的。

等葉陽和潘虎一行人徹底離開后,楚天河等人才長出一口氣,每一位大佬富豪,都彷彿卸去肩上重擔,整個人都輕鬆起來。

「葉大師真是太可怕了。」之前參加過法器拍賣的張老闆一屁股坐在地上,用肥胖的手,擦了擦臉上的冷汗,虛脫道。

葉陽在的時候,他大氣都不敢喘,生怕冒犯了這位葉大師,精神上更是一直處於緊繃狀態,現在葉陽一走,他就彷彿虛脫了一樣。

不止他,他身邊諸多富豪,也是如此,一個個大口大口喘著氣,就彷彿死裡逃生了一般。

楚天河癱在太師椅上,好半天才站起來,神色複雜道:

「如今中都省有葉大師,固然我等有天大的靠山,可葉大師若不進軍東陵,和東陵那幾大家族扳手腕,中都省仍舊非我等說的算。尤其是東陵蕭家那位存在,真正的中都省第一大豪……」

「哼,你急什麼急?這個等葉大師回來,我們再和他商談吧。眼下還是各自做好本職工作吧,要是做不好,看葉大師回來怎麼收拾你們!」沒等楚天河說完,洪熙揮手打斷道。

「這個無需你提醒,我知道怎麼做。」楚天河哼道,緊接著彷彿想到什麼,突然一拍腦袋道:「哎呀,我有要事忘記和葉大師說了!」 ?眾人齊齊看向楚天河,就聽他說道:「上次法器拍賣,葉大師交代咱們幫他搜集百年老葯,還有珍貴材料之類。我們省南不少大老闆都搜集到了葉大師要的這些東西,讓我這次來雲山鎮和葉大師說一聲。我剛才一緊張,忘記告訴葉大師了。那些大老闆,都還等著葉大師的法器呢!」

徐天盛接嘴道:「要不,等葉大師回來,咱們將中都省各州市有名望的大老闆以及富豪聚在一起?葉大師現在是咱們中都省的魁首,不能什麼儀式都沒有。正好各位趁著葉大師離開這段時間,幫葉大師搜集一下百年老葯,珍貴材料之類。等他回來,大家作為賀禮,獻給葉大師豈不美哉?」

「好主意!」張老闆眼睛一亮。

其它各州市大佬富豪紛紛點頭。

這次中都省盛會,各大佬富豪,都有心想攀交一下葉陽,出手必然闊綽。畢竟誰要是得到葉大師的親睞,就相當於找了一個天大的靠山。沒看到,連背靠省北楚家,楚老的親兒子,都敬葉大師,如敬鬼神?

連一個屁都不敢放,為了討好葉陽,甚至乖乖讓出中都省魁首的位置?

更何況他們這些人?

『葉大師這顆大樹一定得抱緊了。』

眾人心中暗道,都攢著勁,想著如何在盛會當天好好表現,在葉陽面前留個好印象。

……

2018年10月1號,早七點。

東江市,東江碼頭。

葉陽從雲山鎮離開后,帶著潘虎等人,便連夜先轉回到了東江市。

走之前,有些事,他要和徐夢瑤交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