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然,秦劍最終犯了何事,秦方沒有多講。

時值此刻,程川纔對所謂的京都隱世四大族有所瞭解,怪不得王華這麼囂張跋扈,原來是排名第六的隱世家族中的年輕一代。 “秦方,現在還有一件事要你去做,成立一家能源材料公司,負責和李百威將軍的公司對接。”

程川想了想,這事交給其他人,他都不放心。

而且秦方乃是隱世秦家的人,在軍中又有歐陽若蒲在後面撐着,處理這些事情可以遊刃有餘。

“好的,我明白了,程先生。”自從知道程川連葉軒都能幹趴之後,秦方態度更加恭敬。

“所有的金屬你有最高權限,以市場價八折賣給李百威將軍。”程川補充道,這個人情,還得由秦方去賣。

“好的,謝謝程先生。”秦方一聽便知道,程川是在爲他獲得秦家更高的話語權。

一旁的歐陽若蒲更是連連點頭,程川此舉,等於間接把秦方和他身後的秦家綁在了一起,如此年輕,行事如此老道,實屬難能可貴。

或許自己可以考慮一下,歐陽家的年輕一代,可以跟程川走進一點。

想到這裏,歐陽若蒲開口問道,“程小哥,你可不能厚此薄彼啊,你旗下還有什麼產業啊,需要什麼人才啊,我幫你看看我們歐陽家有沒有幫得上忙的。”

程川暗道歐陽若蒲人老成精,不過他現在的確需要人才。

“歐陽老將軍有沒有生物學方面的人才,還有就是懂得操盤醫藥集團的人才,可以推薦一下的,我手中剛好還有一個靈丹妙藥之類的項目,最近也準備啓動。”


能把歐陽家族也幫上船,程川也求之不得。

“就上次你給我那種延壽丹?”歐陽若蒲眼中精光一閃,瞬間想到了一種可能性,程川點了點頭。

“好,有什麼要求?”歐陽若蒲深吸了一口氣,似乎看到歐陽家族崛起的希望。

“科研方向足夠高端,操盤方向足夠全面,選中的人足夠忠誠。”程川笑笑點看着歐陽若蒲。

歐陽若蒲的眼睛微微一眯,足夠忠誠,說明這些丹藥足夠強悍,否則何須強調。

“操盤方向的人我倒有個很好的人才推薦,我的外孫女,左小翎,完美日記的聯合創始人。”歐陽若蒲的話讓程川頓時愕然,這世上也太巧了吧。

“左小翎?確定是左小翎?”程川問道。

“嗯,怎麼了?你認識我外孫女?”歐陽若蒲一聽,好像有戲。

“哈哈哈,歐陽老將軍,真是無巧不成書,我剛好叫一家獵頭公司,準備約你外孫女見面細聊,打算挖她過來。”

程川大笑三聲道。

“哈哈哈,緣分緣分,此事我幫你搞定了,小翎最聽我話了。”

歐陽若蒲信心十足的打了個包票 。

“好好好,如此我便先行謝過歐陽老將軍了,對了,跟秦方一樣,我提供十倍年薪。”


程川大手一揮道,豪氣十足。

“嘖嘖嘖,秦方,你看看程小哥,就是霸氣,你也該放下過往了,想當年,你跟秦劍那也是揮斥方遒,意氣風發的。”

歐陽若蒲對秦方的確是很上心,沒有忘記敲打了一下秦方。

程川卻是笑笑不語,秦方此刻剛剛好,穩若磐石,這也是他放心把一切交給秦方的原因。

三人又再聊了一會,秦方纔開車帶着歐陽若蒲離開了程川的別墅。

程川想了想,給黃尹打了個電話過去。

“程先生,你還睡啊?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的嗎?”接到程川的電話,黃尹顯然有些小激動。

“啊,嗯,還沒睡,黃尹啊,我想問問你認不認識隊?”程川問道。


“認識啊,怎麼你的別墅要重新裝修嗎?”黃尹明知故問道。

其實她第一時間就收到了海灣別墅的保安打來的電話,告訴她程川的別墅出事了。

不過程川沒有給黃尹打電話,她也不敢貿然過問,畢竟程川一向行事神祕。

“嗯,前兩天我在家裏做運動,把房子給搞壞了,你幫忙安排個裝修隊整一下,費用告訴我。”程川答道。

“搞運動?哈哈,好的,程先生,我馬上安排。”黃尹乾笑兩聲,連忙答應了下來。

掛斷了電話之後,程川又給肖冬雪打了個電話過去。

“冬雪姐,睡了沒有?”程川問道。

“你如果不打電話過來的話,我應該馬上可以睡了。”肖冬雪沒好氣的說道。

“哈哈哈,冬雪姐別生氣哈,我回頭請你吃大餐。我想問一下,左小翎和佑洺約好了嗎?”程川問道。

“小川子,你故意的吧,我不是發短信給你了嗎?明天上午十點,佑洺,明天下午三點,左小翎,你不會沒看短信吧?”

肖冬雪差點跳起來了,左小翎她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約到的。

“哦哦哦,忘了看手機,我明天準時到,你先睡覺,冬雪姐,晚安。”

一聽到肖冬雪即將發飆,程川連忙掛斷了電話。 第二天一大早,程川便被滄雲拉了起來,吃過了滄雲做的愛心早餐之後,程川直奔鵬城機場。

九點五十分,趕到了肖冬雪短信裏面約好的地址。

佑洺是一個幹練的女性,26歲,作爲雅詩藍黛華夏區的副總裁,氣勢很強。

在肖冬雪做過見到的介紹之後,佑洺上下打量了程川一番。

“程先生很年輕啊。”佑洺有點驚訝,能開出十倍年薪的老闆,竟然是這麼年輕的男子。

“哈哈,佑洺小姐客氣了,相信情況冬雪姐已經介紹了,不知道佑洺小姐考慮得怎麼樣?”


程川直接開門見山。

“程先生直接開十倍年薪,我相信很少人會拒絕,不過我想了解的是,丹藥真的有這麼神奇嗎?”

佑洺望向了程川。

“沒有這種效果我也不敢挖你這樣的大美女過來啊。”程川並沒有正面回答。

“好,程先生,我信你,我加入。”佑洺也是爽快。

“歡迎歡迎,回頭你把違約金金額告訴我,我給你轉過去,還有就是,職位副總裁,三天內到崗。”

程川也是乾脆利落。

“哦對了,程先生,我非常好奇這總裁到底是誰?是你嗎?”佑洺到了最後,實在忍不住自己的好奇之心。

“哈哈,總裁跟你一樣,也是個大美女,不過短期內你們還見不到,還不在國內,另外還有一位副總裁你應該認識,完美日記的左小翎。”

程川笑笑道。

“什麼?左小翎?左小翎也答應過來?而且還是副總裁?”佑洺驚訝道。

“現在還沒答應,不過我相信他見到我之後會答應的。”程川信心滿滿。

“程先生,你爲何這麼自信?據我所知,左小翎可以拒絕過太多大集團的橄欖枝哦。”

佑洺不是很相信。

“哈哈哈,佑洺小姐,你放心,我出馬,就沒有挖不到的人。”程川臭屁道。

當然要不是歐陽若蒲給他打了包票,他可不敢說這話,肖冬雪可是跟她說過,左小翎太難挖了,讓他別抱希望。

“程先生,那我就拭目以待了,左小翎是一個非常完美的搭檔。”佑洺突然對程川的新項目充滿了期待。

程川點了點頭,聊完正事之後,三人吃了個簡餐,然後佑洺便先回去準備交接事宜了。

跟左小翎見面的地方在一家茶藝館,裝修非常素雅,氣氛很好,而且茶藝師竟然是由左小翎親自擔任。

“來,肖小姐,程先生,嚐嚐今年的新茶。”

左小翎指着兩人面前的茶杯道。

程川端起來,清香飄散,湯色清碧,讓人一看就已經心曠神怡。

緩緩喝入口中,一股淡淡的茶香從順着喉嚨滑入食道,令人沉醉。

“好茶……”程川由衷的感嘆道,他很少喝茶。

左小翎看了程川一眼,心中很是好奇,眼前這個男子爲何會讓他外公那麼推崇。

“我外公給我打電話了。”左小翎緩緩說道。

“歐陽老將軍嗎?你答應他了?”程川沒想到歐陽若蒲的速度蠻快的。

“嗯,算是,不過我想知道,爲何他這麼推崇你。”

左小翎還是想搞清楚一下,程川的實際情況。

“你外公的病是我治好,這個你知道嗎?”程川問道,左小翎點了點頭。

“你外公還能延壽十年,你知道嗎?”程川接着問道,左小翎搖了搖頭。

“替你阿公延壽十年的藥物叫延壽丹,我能批量生產。”程川語出驚人道,左小翎第一次眼中閃爍出了一道精芒。

“我手中還有幾種丹藥可以批量生產,回魂丹,停止呼吸十分鐘內服用,可起死回生。”

“駐顏丹,保持容顏二十年不變……”

程川還欲繼續解釋,但已經被左小翎打斷了。

“我加入,程先生,我外公說的沒錯,你太神祕了,我加入……”

左小翎沒有絲毫猶豫,直接宣佈加入。

做爲歐陽若蒲的外孫女,她太明白程川所說的那些丹藥,價值幾何了 ,簡直就是可以撬動整個世界。

“哈哈哈,完美,左小翎小姐,歡迎你的加入,違約金金額你回頭告訴我,我轉給你,只有一點,副總裁,三天內到崗。”

程川還是熟悉的套路,熟悉的豪氣萬千。

“好,能夠跟程先生共事,實屬我的幸運。”左小翎伸出了自己的纖纖玉手,程川禮貌性的輕輕握住。

“我在鵬城等你。”程川笑笑笑道。

“好,我後天就可以到崗。”左小翎更加乾脆,已經在構想新項目的事情了。

送別了左小翎之後,程川坐上了肖冬雪的車,直奔京都飯店,去找肖秋石。

誰料車沒開出多遠,就接到了肖秋石的電話。

“川子,帶着我姐直接來梁園,王華說想請跟你吃個飯。”肖秋石的聲音有點無奈。

“嗯,看來這是王藺讓王華來探路來了。”程川心中暗道,程川突然取消珍稀金屬交易,王藺該坐不住了。

程川跟肖冬雪說了一聲,主要還是看她的意思,畢竟王華現在還是她名義上的未婚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