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鋒真正的實力,顯然不是初級黑鐵武士的境界修爲所能夠衡量的!

“看掌!”

紀星華心念電轉,當即怒聲沉喝,搶先揮掌向聶鋒發動了反動。


只見他雙掌前後拍出,彷彿突然間多了三頭六臂,幻化出重重掌影,朝着近在咫尺的聶鋒籠罩而去!

落在圍觀者的眼裏,紀星華在瞬間拍出了十幾掌,一道道掌風破空呼嘯,分明蘊含着強勁的力道,讓人無從分辨虛實,只感覺眼花繚亂。

萬雲芳和張漠等人的臉色齊齊一變。

尤其是張漠,臉上的肌肉不由自主地抽動着,眼眸裏流露出一絲驚懼之色。

就在昨天早上,紀星華正是用同樣的掌法打得他喘不過氣來,最終十招落敗,還被紀星華打斷了手臂,堪稱是奇恥大辱!

張漠心裏面很清楚,這還是紀星華沒有出全力的結果,如果一開始他很認真的話,那他估計最多隻能抵擋四五招而已。

而現在聶鋒面臨着同樣如狂風驟雨般的攻擊,能否支撐下來?

紀星華突然間的暴起反擊,也讓聶鋒吃了一驚,在暫時摸不透對方套路的情況下他立刻向後退卻,以避敵鋒芒。

然而紀星華卻不給聶鋒躲閃逃避的機會,借勢激發出更強的力量,閃電般拍擊而出凝現於身前的掌印,竟然翻了整整一倍,覆蓋打擊的範圍同時大大增加,形成天羅地網般的碾壓!

看着聶鋒在自己的反擊下節節後退,紀星華的臉上泛起一絲得意的猙獰。

他所施展出的這門掌法叫做千幻掌,屬於高階鬥戰技,修煉到最高境界能夠拍出千重掌印,藏實於虛讓人防不勝防,威力十分的強大。

紀星華掌握千幻掌的時間不長,遠遠沒有修煉到這麼高的地步,雙掌連拍能打出最多三十重掌印,但已經是難能可貴了。

他前後兩次來到萬安武館裏踢館,除了兩家武館以往的恩怨之外,最主要還是在實戰中磨礪自己的掌法技藝。

千幻掌一旦施展出來,掌勢綿綿不絕,連招的時間越長威力越是強大,所以聶鋒的退避反而正中他的下懷,得勢不饒人地一掌接着一掌追襲聶鋒。

這樣的情景落在萬安弟子們的眼裏,人人失色。

聶鋒完全陷入了被動挨打的局面,跟昨天張漠面臨的境遇基本上一模一樣,如果他也被紀星華擊敗,那麼萬安武館還有誰能抵擋這位朝陽弟子?

跟聶鋒關係最好的陳凱更是一顆心都吊到了嗓子眼裏,甚至都不想看下去。

紀星華一連三招,將聶鋒迫退出十步的距離!

但這個時候包括紀星華在內,誰都沒有發現,聶鋒的情況看似危險,實際上他後退的步伐沉穩無比,不顯絲毫的慌亂。

所有人都不知道,他根本沒有被紀星華的千幻掌給震懾住,也不是束手無策,而是一直在觀察揣測對手掌法的破綻或者弱勢之處,更是在醞釀反擊!

當紀星華再次邁步逼近聶鋒,剛剛縮回的手掌將出未出的剎那,他猛然頓步凝氣,整個人就像是一張蓄滿了力量的長弓,突然間朝着對手反彈射出。

虎!

聶鋒雙拳同時轟出,左拳在上右拳在下,分別對應紀星華的面門和胸膛!

先前的隱忍,換來的正是此刻最猛烈的爆發,他彷彿就像是一頭被激怒的猛虎,朝向對手伸出了最犀利的虎爪。

真形虎拳的威力,在這一招“怒虎探爪”中展露得淋漓盡致!

嬌妻難追

求票票,有票的朋友請支持一下,謝謝啦! 從步步後退到驟然反攻,聶鋒的出拳速度、力量和氣勢,同時達到了巔峯。

對於紀星華而言,聶鋒的反擊時間實在卡得太絕了,正是在他舊力剛去、新力未出的剎那,打在他變招的關鍵點上!

最可怕的是,伴隨聶鋒雙拳轟襲而來的,是一股威猛剛勁的氣勢,無形無質卻實實在在地給了紀星華極大的震懾和衝擊。

猝不及防之下,紀星華原本流暢無比的攻勢頓時硬生生被打斷,他體內星能的運轉隨之出現凝滯,氣血劇烈翻騰難過得都快要吐出來。

他心裏面的震駭簡直無法形容,不得不咬牙後退,舉起雙掌招架聶鋒的虎拳。

嘭!嘭!

拳掌相擊,紀星華踉蹌着向後退了三大步,差點摔倒在地上。


任誰都能夠看出,他接招接得十分勉強,如果聶鋒的力量再強一分,那這場比試就沒有必要再繼續下去了。

雙方的對決形勢因此完全扭轉了過來!

“好!”

妾總癡心,君卻薄情 ,但不假思索地大聲叫好,爲聶鋒助威!

兩名朝陽弟子則是瞠目結舌,萬萬沒想到紀星華在佔盡優勢的情況下,居然被聶鋒一招翻盤,差點就吃了大虧。

作爲朝陽武館裏的親傳弟子,兩人都親身體會過紀星華千幻掌的厲害,在他們的預料中,聶鋒作爲區區初級黑鐵武士,根本不可能是紀星華的對手。

然而現實彷彿像是一記無情的巴掌,重重地甩在他們的臉上。

紀星華重新穩住身形,他的白臉漲成了紫紅,眼眸裏透出驚駭之色。

星勢威壓!

剛剛聶鋒挾拳而擊的,不僅僅是拳勢勁力,更有星勢威壓,直接震懾住了紀星華的神魂意志,才讓他這招輸得如此難看。

初級黑鐵武士竟然用星勢威壓震懾高級黑鐵武士,擱在數息之前,紀星華絕不會相信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現在他也不願意相信!

假的,肯定是用了某種功法僞造出的氣勢!

“再來!”


紀星華狂喝一聲,他就像是輸光了賭注的賭徒,將自己最後的底褲押上,強行鎮壓住體內翻騰的氣血,催動星輪激發出大量的星能,全力反撲聶鋒。


他的雙掌交錯揮出,瞬息間打出的掌印數量赫然突破了三十大關!

而恰恰在這個時候,聶鋒的第二招接踵而至。

他踏出弓步,左臂高高掄起拳頭朝下,右臂自下方彎曲向上出拳,形如蠻虎嘯月,以更強的氣勢轟向紀星華!

虎嘯山林!

不同於紀星華變化多端的千幻掌,聶鋒的真形虎拳真並不算複雜,甚至可以說非常的簡單,一招一式沒有多少花哨的動作,從欣賞的角度來說遠不如前者。

但這套拳法剛勁有力威猛強橫,拳勢雄渾堂堂正正,形如猛虎搏殺,帶着說不出的霸道悍武之氣,卻是無比契合聶鋒的虎性!

在他施展出猛虎嘯林的剎那,心海元星之中一頭渾身上下燃燒着烈焰的火虎躍然而出,仰頭髮出無聲的咆哮。

聶鋒轟出的雙拳,陡然冒出炙熱的氣勁火焰,遠遠看去像是飛旋的火球,又好像是烈焰幻化的猛獸之顱,讓他的拳勢聲威達到了巔峯!

任憑紀星華如何打出突破極限的掌印數量,聶鋒的虎拳一往無前,以無堅不摧的強橫氣勢直接轟擊到他的身前。

紀星華雙目盡赤,心中的憋屈無處述說,因爲聶鋒的攻擊實在太霸道、太不講理了,根本不玩見招拆招的套路,完全是以力破巧、以勢壓人!

而這恰恰是打在了他的要害上。

千幻掌雖然很強,但是想要施展出這套掌法的真正威力,需要雄厚的星元支撐,必須達到很高的修爲境界。

紀星華儘管已經掌握了千幻掌的幾分精髓,但他的修爲實力顯然無法達到輕鬆駕馭這門高階鬥戰技的層次,能打出的掌印很有限,同時還分散了力量。

對上張漠這樣的對手,紀星華遊刃有餘,但聶鋒以拙破巧的真形虎拳恰恰正是他的掌法剋星。

本來紀星華如果放棄千幻掌,換成其它的鬥戰技跟聶鋒一招一式的比拼,說不定還有勝利的機會,但他先前一心想雪恥,卻是忘記了武者戰鬥的基本準則。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啊!

所以當聶鋒更強的拳勢襲來,紀星華打出的千幻掌再也無法支撐,頃刻間土崩瓦解,無奈之下只能又一次後退,降臂落掌抵擋,跟先前如出一轍。

不是他不想跟聶鋒拼命,而是根本做不到!

聶鋒對於“勢”的把握遠遠凌駕於紀星華之上,讓雙方的境界差距不復存在。

嘭!嘭!

又是兩聲沉悶的震響,中間還夾雜着骨骼破裂的脆響,儘管紀星華成功地擋住了聶鋒的虎拳,卻是再次被打得踉蹌後退。

這一次他比前一次要慘上很多,不但連續退了七八步,身體搖搖欲墜,而且雙臂垂落不住地顫抖着,嘴角也溢出了殷紅的鮮血。

“紀師弟!”

那名唯一沒有同聶鋒交過手的朝陽弟子見狀大驚失色,連忙丟下同伴飛奔過去將紀星華攙扶住:“你沒事吧?”

紀星華哪裏是沒事的樣子,他的額頭上滲出了豆粒大的汗水,臉孔因爲痛苦都有些扭曲了,盯着聶鋒的目光彷彿像是受傷的惡狼。

聶鋒從容不迫地收回雙拳,抱拳說道:“承讓了。”

一句“承讓了”,像是一記鐵拳轟擊在紀星華胸膛上,他忍不住張口吐出了一股鮮血,全靠同伴摻扶着纔沒有倒下去。

“聶師兄威武!”

也不知道是誰先喊的,然後在場的所有武館弟子齊齊跟着興奮地大喊起來。


這場對決,聶鋒僅僅只出了三招,就擊敗了不可一世的紀星華!

他們所有的憋屈和鬱悶全都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欣喜和激動。

聶鋒也在這些武館弟子們的心目中,樹立起了極爲高大的形象。

因爲,這是一個強者爲尊的世界!

————-

第二更送上,你們的鮮花和票票在哪裏? “我們走!”

那名朝陽弟子攙扶住紀星華,他看向聶鋒的目光裏全是憤恨之色,咬牙切齒地說道:“算你狠,我們走着瞧!”

說完,他帶着另外一名同伴一起準備離開萬安武館。

紀星華已經是氣焰全消,低頭任由對方扶着,腳步有點蹣跚。

對於這位心高氣傲的年輕星武者來說,今天的慘敗給他帶來的打擊不僅僅是肉/體上的,精神意志層面更是一次重創!

“想走?”

然而讓三名朝陽弟子沒有想到的是,他們剛剛走出幾步就被聶鋒給攔住了。

聶鋒冷笑道:“沒有那麼容易!”

紀星華聞言立刻重新擡起頭,他用力掙脫了同伴的攙扶,用怨毒的眼神死死盯着聶鋒,嘶聲問道:“你想怎麼樣?”

雖然心裏又驚又怒,其實他也感到了一絲恐懼,擔心聶鋒不依不饒地下狠手。

聶鋒真要是在這裏將他廢掉,哪怕事後遭到懲罰,又如何能彌補他的損失?

他紀星華,還有無限光明的未來和前途!

所以連紀星華自己都沒有覺察,他的口氣其實已經軟了。

跟在紀星華身旁的那名同伴也急了,色厲內荏地大吼道:“聶鋒,你想幹什麼?真的想挑起我們兩家武館死拼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