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電雕,雷域深淵之中的一種雷系妖獸。單隻的閃電雕並不可怕,僅僅相當於最爲尋常的化丹境初期的武者,能夠進入七彩聖界的幾乎都是七宗之中,化丹境層次中極爲優秀的人物。化丹境初期的妖獸,自然難以威脅到他們。

失靈族 ,那僅僅是單隻的閃電雕。而這種放眼整片七彩聖界,唯獨只有在雷域深淵之中才會有的妖獸,卻並非是獨居生物。閃電雕一旦出動,幾乎都是傾巢而出,少則數十隻,多則更是成百上千只,氣勢浩浩蕩蕩,極爲可怕。

在成百上千只的閃電雕面前,別說是化丹境的武者了,即便是元胎境的強者,恐怕都要避其鋒芒,暫時退去。畢竟雷系妖獸,不僅攻擊力極爲強大,而且大多都繼承了雷霆之力的那一份狂暴屬性,極易發狂,一旦血戰起來,幾乎都是不死不休的。

如今在左宗壽視線中出現的這批瘋狂追殺着的那兩個湛藍色衣袍青年的閃電雕,雖然沒有數百上千那麼恐怖,不過粗略一看,也足足有着近百隻左右的模樣。

近百隻閃電雕,也就是說,差不多有着近百個化丹境初期的武者的樣子。這絕對不是一比可以小試的實力了,兩個化丹境後期的武者一旦被圍住,恐怕還真是很快就會被生生撕成碎片。

眉頭微皺間,看着很快就要接近這矮山半空的兩人,以及他們身後的一羣閃電雕,左宗壽身體微微一動,便直接隱匿在了一旁。

小心無大錯,他可不願意平白無故的惹上這種麻煩。

然而就在這時候,左宗壽眼角猛的一顫,眼中陡然間射出了一抹寒芒。視線中,那被一羣閃電雕瘋狂追山中的兩道身影,此時竟直直的向着矮山頂上,那被一片雷霆閃電包裹,正在淬鍊身體的方辰狂掠而去。

“找死!”左宗壽雙拳猛的一握,眼中殺意大盛。原本隱匿在山腳處的身體,這時候也驟然走了出來。

看着視線中,那兩個向着方辰急速掠去的身影,他如何能不知道,這兩人到底打得是什麼主意!

寒芒閃爍間,左宗壽麪露果決,這一刻,不再隱匿身形,頂着頭頂處不斷轟擊而來的閃電雷霆,快速向着山頂掠去。

若是尋常時候,他可能還不會這麼擔心,只是如今,方辰是在雷霆中淬鍊身體。在這種關鍵的時候,被人驟然打擾,而且緊接着就會有一羣閃電雕狂掠而至。這絕對是致命的危機。

一榮俱榮一損俱損,他左宗壽不可能就這麼看着方辰落入這等危機之中。

“咦?還有一個人?”左宗壽動身的剎那,半空中,那兩個向着方辰掠去的不速之客,目光一轉,遙遙的看向了左宗壽,其中一人,眼中光芒一閃,說道:“好凌厲的氣息,是金澄宗的人!”

“如此凌厲,雄渾的氣息,簡直快要接近元胎境了。”另一人吃驚道。不過旋即,他笑道:“好好,如今有了這兩人,恐怕身後那羣雜毛畜生的注意力將會分去不少,到時候我倆也就能更好的趁機逃遁了。”

說着,他們挑釁似的衝着左宗壽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旋即一頭向着被一道道青幽色的閃電包裹着的方辰。

“這兩個藍凌宗的傢伙,真是該死!”看着這一幕,左宗壽心中的最後一絲僥倖都剎那間全部煙消雲散。

他之所以露出蹤跡,主動出現在那兩人的視線中,並且向着山頂掠去,就是想要吸引這兩人的目光,以此來緩解方辰那裏的壓力。畢竟與正在修煉的方辰不同,一旦這兩人想要利用自己來吸引他們身後的那羣閃電雕的注意力,向着自己追逐而來,他左宗壽也能隨機應變,甚至直接牽引着這兩個傢伙離開此地。

畢竟,一身修爲已經甄至化丹境巔峯,幾乎半隻腳踏入了元胎境,而且還是出自以攻擊力出名的金澄宗的他,只要在化丹境這一層次之中不碰到方辰這種妖孽到極致的傢伙,他都有信心一戰,而且在大多數的情況之下,都能戰而勝之,更不要說,僅僅是牽引着這兩個藍凌宗的傢伙以及他們身後的一羣閃電雕改變方向了。

只是顯然,這兩個藍凌宗的傢伙,並沒有如同左宗壽想象中的那般去做,他們依舊選擇了處於閃電包裹之中,幾乎看不清楚身影的方辰!

看着身後追逐而來的左宗壽,兩人臉上帶着一抹得逞了的笑容,身形愈發快速的向着方辰掠去。一個能動,一個雖說身處狂暴的雷霆閃電之中,但身體一動不能動,在這兩者之間選擇哪一個,他們自然不會不清楚。

只是很快,這兩個藍凌宗的傢伙臉上的笑容便猛的僵硬了。 臉上的笑容猛的僵硬了下來,半空中,那距離方辰已經只有三丈左右距離的兩個藍凌宗弟子,嘴角微微抽搐,臉色異常難看。

他們赫然發現,此地,幾乎已經是他們的極限了,即便是靈器加身,兩人依舊被一道道青幽色的閃電給劈得眼冒金星,暈頭轉向的。若是想要再接近, 少俠兇猛 。堂堂化丹境後期的他們,竟然連方辰的身體都接近不了!

“這傢伙到底是什麼修爲?!”兩人咂舌,臉上盡是一片不可思議之色。

他們兩人頂着靈器,都感覺壓力巨大,而裏面那身影朦朧的傢伙,即便看不清楚樣子,但至少可以讓他們分辨得出來,那人根本就沒有動用任何靈器,就這麼靜靜盤坐,任由漫天的閃電雷霆加身,淬鍊身體。

這兩者之間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一些。因此,不約而同的,兩人在倒吸一口涼氣之後,甚至都有些懷疑起方辰的修爲了。畢竟,在閃電雷霆之中,他們難以感受到方辰的修爲,而且以他二人的判斷,化丹境武者想要這般用閃電雷霆淬鍊身體,也幾乎是不可能辦到的。因爲,這根本就不是淬鍊身體,而是**裸的尋死。

“呼……”

就在這兩個藍凌宗的傢伙面色大變,感覺不可思議的同時,不遠處,原本面帶焦急之色的左宗壽,倒是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關心則亂,此時的他才忽然想起來方辰周身的閃電雷霆是有多恐怖,如果是這麼好接近的話,早在數日之前,他就能好好查探一番方辰的情況了,哪裏還用等到現在。

“唳!……”

就在此時,原本就緊緊跟在兩個藍凌宗弟子身後的一羣閃電雕,在陣陣尖銳的鳴叫聲中,距離如今方辰,左宗壽還有那兩個藍凌宗弟子愈發靠近了。數十丈的距離,在轉眼之間,也迅速縮短到了近乎只有十丈左右的距離。

再有兩息時間,就真的走不了了!

到底是走,繼續逃遁,賭一賭這羣扁毛畜生到底是繼續全部追殺他們,還是會分出一部分,將眼前的左宗壽兩人也牽連進來;還是索性就不走了,留下來,徹底將眼前的這兩人都牽扯進來,集四人之力,與這羣閃電雕廝殺。

如何選擇?


兩個藍凌宗弟子目光相視,都看到了彼此眼中的猶豫。

前者,需要賭一把,而且即便這羣閃電雕分出一部分攻擊左宗壽兩人,令他們的壓力減少了一部分,但他們兩人還是要拼命逃竄,一旦被追上,雖說不會像一開始那般必死無疑了,但下場仍是不會有多好。

至於後者,因爲方辰的神祕,才令他們看來集四人之力,可以與這羣閃電雕抗衡,但是,誰都不能保證,這其中會不會出現什麼意外,而且即便擊退了這羣閃電雕,左宗壽兩人會不會向他們出手?

畢竟,他們也很清楚,自己這種做法,都極爲遭人恨的,就算是換做自己,也肯定會出手。

怎麼選?

一時間,兩人都陷入了兩難之境,只是眼下,顯然並不是可以猶豫的時候。

“走!”

咬了咬牙,兩人目光相視一眼,旋即同時開口喝道。大喝間,兩人身形一動,就要離開這矮山頂。

然而就在這時候——

噼啪!

方辰四周,那近乎一片青芒芒的閃電風暴之中,忽然有一道道如同鎖鏈一般的閃電橫掃而出,向着這兩個藍凌宗的弟子爆射而來。

這是一片如同怒龍擺尾一般橫向掃蕩而來的閃電!

而且這些明顯顏色更深一些的閃電,剛一出現,就令兩個藍凌宗的弟子面色微微一變,因爲,與半空中不斷劈落下來的閃電相比,這些鎖鏈般的閃電,威力無疑是大了不少。而且一道道如同鎖鏈版席捲而來,將四周的空間全部封鎖了,令兩人根本就沒有躲避的空間,唯有硬抗!

“給我破!”

“開!”

兩人狂吼一聲,本欲向着遠處逃遁開來的身體在此時硬生生的轉了過來,而後丹氣瘋狂涌動之中,頂着靈器,向着這成片而來的青幽色閃電頻頻揮拳。

拳勁橫空,在觸碰到青幽色閃電之時,猛的炸裂開來。

嘭嘭嘭!

狂暴的響動聲,在半空中不斷傳盪開來,絲絲縷縷爆裂開來的雷霆之力,更是如同雨點般,不斷激射下來,幾乎將整片矮山山頂都籠罩在了其中,落在光罩上,響起一連串噼裏啪啦的響聲。

青幽色如同鎖鏈般橫掃而來的閃電在不斷崩解,但是依舊在不斷從方辰所處的那一片幾乎是雷雲風暴般的地方射來,死死的將這兩個藍凌宗的弟子纏繞住。

“破破破!”

兩人愈發焦急,揮拳的速度一下比一下快,只是在兩息之後,隨着一陣震耳欲聾的尖銳厲叫聲傳來,兩人的面色驟然變得一片慘白。

視線中,與從天而降的雷霆閃電幾乎差不多顏色的一羣閃電雕,終於來臨了。

“唳……!”

尖銳的厲叫聲中,帶着一抹刺骨的殺機,與此同時,這如同一大團青色雲朵般的閃電雕雙翅一震,“噼裏啪啦”,一道道手指般粗細的閃電,瞬間從它們雙翅之下爆射而出,於半空升騰,交織在一起,化爲一片碩大的雷網,向着面色慘白的兩個藍凌宗弟子,甚至包括不遠處的方辰以及另一邊的左宗壽全部籠罩在內。

“壞了!”左宗壽麪色一變,身體在本能之下,就要向着遠處逃遁開來。

這集近百隻閃電雕化成的閃電巨網,一旦籠罩下來,即便是他,一時間都不可能撕裂開來。而到了那時候,就真的是生機全無,只能眼睜睜的成爲這羣閃電雕的盤中餐了。然而看了一眼不遠處仍舊籠罩在一片雷雲之中的方辰,他猶豫了。

“逃!”

另一邊,生死危機之下,兩個藍凌宗弟子爆發出了全部潛能,瞬間將周身的閃電鎖鏈全部斬斷。隨即化爲兩道藍色長虹,瘋狂的向着遠處逃遁開來。

嘩啦啦……在兩人剛動身的剎那,那幾乎將整個矮山頂都籠罩在內的閃電巨網之中,驀然竄出一條條宛若手臂粗細的電蛇。電閃雷鳴,羣蛇狂舞,在閃電巨網還沒有落下之時,慘叫聲就已經陡然響起。 閃電巨網籠罩之下,傳來一陣“噼裏啪啦”的雷電爆炸聲,旋即,一條條宛若手臂粗細的電蛇從中猛的竄出,如同箭矢一般,向着本欲從閃電巨網之下逃遁離去的兩個藍凌宗弟子爆射而去,很快,密密麻麻橫空而來的電蛇,就將這兩人的身影徹底淹沒。

電閃雷鳴,羣蛇狂舞,再加上半空中時不時響起的一陣陣閃電雕尖銳的厲叫聲,此時的矮山頂,簡直就是一副世界末日來臨的景象,恐怖而令人不寒而慄。

那在電蛇包圍之中,幾乎看不到身影的地方,有狂暴的氣勁波動,以及更爲狂暴的雷霆爆炸動靜傳來。丹氣縱橫,閃電霹靂,無數電蛇在不斷被撕裂開來,化爲本源雷霆之力,徹底消散在天地間,而後又有更多的電蛇,繼續如同潮水一般從閃電巨網中洶涌而出,浩浩蕩蕩。

這般場景,大約持續的半分鐘左右的時候,兩道慘叫聲,一前一後,幾乎相隔了一息不到的時間,便陡然響徹。

密密麻麻的電蛇在此時逐漸散去,重新歸入閃電巨網之中,而在原地,卻留下了兩道渾身焦黑,如同黑炭一般,幾乎已經看不清丁點容貌,甚至都難以辨別出是什麼東西的屍體。

兩個化丹境後期的藍凌宗弟子,就這麼隕落了……看着這一幕,左宗壽的眼角忍不住劇烈的收縮了一下,旋即,他擡頭,看着半空中那密密麻麻宛若雲團一般的閃電雕,以及正在逐漸覆蓋下來的,那帶着暴虐的雷霆氣息,表面還有無數電射遊走的閃電巨網,原本凝重的面色,在這一刻更是直接一片慘白。

呼……

就在這時候,距離左宗壽不遠處,方辰盤膝之地,這一處原本被密密麻麻的閃電風暴所充斥着的地方,忽然有一道朦朧的身影從中一步步的走了出來。

這身影通體漆黑無比,遠遠看去,像是一塊巨大的焦炭,全身上下,唯有一雙眼睛,異常明亮,目光開闔之間,有一種懾人的氣息。他沒走一步,身上便有一塊塊焦黑的死皮脫落下來。


嘩啦啦~當這身影從閃電風暴中徹底走出來的時候,與之前相比,已經完全是兩個模樣了。通體如玉,潔白光澤,隱隱似有寶光綻放,即便是站在那裏,無形之中,都有一種莫名的壓力傳來。

青芒包裹間,方辰輕咳了一聲,旋即手中幽光一閃,一件白色的衣袍便套在了**的身上。旋即,他擡起頭,看着半空中那一道道青色的身影,雙眉微微皺了起來。

“終於結束了,而且氣息又強了不少。”看着從閃電風暴之中走出來的方辰,左宗壽點了點頭,輕聲自語道。不過旋即,他臉上的面色再次恢復了一開始的凝重與難看。

因爲,即便方辰是在雷霆錘鍊之下苦修了十日,實力又有所增長,但是如今他們面臨的情況實在是太差了。近百頭可以匹敵化丹境初期的閃電雕聚集在一起,這種威能,太過浩蕩,從之前這些閃電雕齊齊振翅,聯手一擊就直接轟殺了那兩個藍凌宗弟子就可以看出來了。

他和方辰的實力,雖然遠不是那兩個藍凌宗弟子所可以媲美的,但也絕非是這近百隻的閃電雕的對手。而且,因爲方辰甦醒的太晚,他們如今甚至已經沒有了逃遁出去的絲毫可能,頭頂上的那閃電巨網已經即將要籠罩在他們的身上了!

“唳……”

就在這時候,半空中,一羣閃電雕忽然齊齊鳴叫了一聲,一雙雙碩大的鳥眼,更是直刷刷的向着方辰望去。

“嗯?”

這突然而來的一幕,讓左宗壽,甚至是方辰全部微微一愣。

與之前的尖銳厲叫不同,這鳴叫聲中,並沒有帶着濃濃的兇厲之氣,反倒是有着一抹人性化的不解,疑惑,以及……敬畏!?

“敬畏?”方辰愣了愣,他實在想不到,自己身上有什麼能讓這羣兇厲狂暴的閃電雕敬畏的東西。只是儘管想不到,但方辰依舊擡頭看着半空中的閃電雕,一臉淡然。這淡然,落在一旁的左宗壽眼中,頓時變成了深不可測。

“唳……”

半空中,如同青色雲團般的閃電雕,再次齊齊鳴叫了一聲。旋即,那原本即將向着方辰和左宗壽兩人籠罩而來的閃電巨網,在這一刻也猛的一窒,而後,在兩人驚喜的目光中,迅速消散開來。與此同時,那幾乎將整個矮山頂上方的半空都給遮蔽了,如同青色雲團一般的一羣閃電雕,忽然齊齊身形一轉,振翅離去。

陰暗的天空,再次恢復了一開始的明亮,閃電霹靂,再次從天而降,劈落下來。

“走了……”被一道閃電劈中肩頭的左宗壽,身體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地。不過即便如此,他臉上依舊是充斥着濃濃的喜色,與一種劫後餘生的神色。甚至於,就連原本在他看來極爲厭惡的閃電,此時即便是劈在身上,都是一種別樣的幸福。

這幸福之色,在看到不遠處橫躺在地面上的焦黑屍體之時,顯得更爲明顯了。

“奇怪。”與左宗壽不同,方辰心中雖然欣喜,臉上淡然,似乎一起都盡在掌握,但實則,他也是一片茫然,極爲疑惑。

從之前閃電雕的叫聲中來看,如今的離去,分明就是因爲自己的緣故,只是,是什麼原因?

熔岩地獄之中,那洞天境的古老惡魔,之所以會放過自己,是因爲血河劍上有母親的氣息,而且母親在許久之前,也確實進入過這七彩聖界,甚至給那大傢伙留下了極深的印象。有了這種因,纔有之後的果。只是這羣閃電雕……

難道這羣扁毛的傢伙,在許多年前,也見到過自己的母親?方辰不相信。這太過荒誕了,而且與洞天境的熔岩惡魔相比,化丹境的閃電雕,根本就沒有多少靈智,大多都憑藉本能形式。

到底是什麼原因?

思來想去,方辰依舊是想不清楚。

片刻,糾結中的他只能略微有些苦惱的搖了搖頭,旋即,將這些雜念全部壓在了心底。既然想不通,索性就不去想了。

總之,這羣閃電雕的離去,是一件好事,不是麼?


方辰笑了笑。 雷域深淵,幾乎每一刻都處於雷電交加之中,沒有雷霆閃電的時間很少。除此之外,還有隨時都可能闖入視線中的狂暴雷獸。這一切,都使得雷域深淵,幾乎成了七處禁忌之地中最爲兇險惡劣的地方。

只是,想要進入傳承之地,唯有穿越這片兇險萬分的地方纔行。

“不知道還有多久才能穿越雷域深淵。”左宗壽皺着眉頭,低聲輕語,臉色有些發苦。從擺脫閃電雕之後,他們在這雷域深淵之中,又陸陸續續前行了三四日左右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