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夢之中,繽紛落花;一場春夢了無痕,世間就多了無數凋落的紅顏,落花繽紛……就是春夢的代價!”

“可是,沈曉蝶爲什麼沒有死?羅烈不解,照白小生這樣解釋,被楚夢迴拿來練功的女子,都應該死去的纔對。”

“這可不一定,不完全的進行吞噬,人是不會死的,但這些被不完全吞噬的女孩到最後,也不過只有死亡的下場,本源就是生命!而且隨便的一場小病,就可以將這些女孩,帶到死亡的煉獄。”

“哦,那我現在要怎麼辦?我感覺又要出現幻覺了。”

“用刀刺傷自己,讓鮮血灑於眉心或者臉上,這就能破了這邪功。”

“可是,可是我發現我還是動不了啊!”羅烈面色蒼白,勉強使勁全力才能動一動手指。

看到這一幕,楚夢迴臉色也變得陰沉起來,立刻選擇對羅烈出手。

一股凌厲的氣流在接觸到羅烈的脖子時,鮮血瞬間流出,一絲冰涼從羅烈心底浮現,這楚夢迴是打算一擊必殺,讓羅烈人頭落地!

“嘭。”一聲巨響。楚夢迴突然倒飛而出,喉嚨一甜,直接就噴了一大口鮮血。

“公子。你沒事吧!”這時林嫣兒已經來到了羅烈的面前,輕輕的搖了搖羅烈。在接觸到林嫣兒的那一刻,羅烈也瞬間恢復了力氣。

一切的幻像,剎那間消逝!

開始羅烈打算對楚夢迴出手,林嫣兒也沒有太在意,但羅烈拿出問天后,就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讓林嫣兒有些不解。

直到楚夢迴要對羅烈下殺手的時候,林嫣兒才突然意識到情況不妙。看着楚夢迴的扇子即將劃過羅烈的脖子,林嫣兒赫然出手。

楚夢迴,沒有停留再次向林嫣兒襲來。

“嫣兒小心。”羅烈立刻出擊!刀勢如山,瞬間就砍斷了楚夢迴的一臂,然後一掌直擊楚夢迴丹田,楚夢迴再次吐血倒飛而出。

“不不,不可能!你怎麼可能破了我的落花神功?”楚夢迴口吐鮮血,但沒有去理會羅烈,而是一臉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嫣兒。

“哈?啥神功?”林嫣兒一臉懵逼。

“白小生這是啥回事?看林嫣兒的表情,好像完全沒有明白是怎麼回事?”

“是你小子送給這小姑娘的冥王玉,起到了作用,怎麼幻術在這小姑娘眼中都是無效的。”白小生解釋。

“我這問天不是也加入了冥王玉?”

“你加入問天的冥王玉都在刀刃上了,過於分散。剛纔你第一次清醒,就是因爲問天中的冥王玉起到了作用,只是這小子功法陰毒,而冥王玉也不是直接接觸,纔沒有顯出效果。”

“不,不可能。”看林嫣兒的表情,楚夢迴更是崩潰了。

“浮生若夢,落花繽紛神功,楚夢沒有想到,你比我想像中更陰毒,那些失蹤的女子,是不是都被你用來煉這邪功了?你就是個人渣!”

“是又怎麼樣?羅烈你能把我怎麼樣?”楚夢迴右手已斷,而且又丹田被廢,索性也光棍了起來。

“夢迴,夢迴你沒事吧?”這時,沈曉蝶已經跑了過來。

“讓開,給我滾。”楚夢迴一臉嫌棄的說到。

現在楚夢迴,就像是一隻刺蝟,靠近的人都會受到傷害,本壓抑着的情緒,已經轉化爲人格的扭曲,修煉這種功法的人,就算是一個正常人,久了也會不正常,壓抑已久的楚夢迴現在變得無所顧忌。


“夢迴,你不要這樣!”陳曉蝶有點緊張的打算去扶起楚夢迴。

“沈曉蝶,別以爲我愛你,你知道我爲怎麼娶你嗎?是因爲你的體質,是我要的鼎爐,你就是一件工具!哈哈哈……”楚夢迴哈哈大笑了起來。


“啪……”重重的一巴掌,楚夢迴白皙的臉上,多出了一道深深的掌印,出手的是林嫣兒。

“人渣!”林嫣兒說到。

“林嫣兒,你們有怎麼資格說我?你知道身爲世家,卻先天有修煉障礙是怎麼感受嗎?你知道自己的愛人死在自己的牀上又會是怎麼感受嗎?你不懂,但我懂。”

“身爲六大世家之一,我十六歲卻只是煉氣三品初期,這是不是很可笑?然而得到逆天功法的時候,卻親手殺了相伴十年的愛人,你又是怎麼感受。”楚夢迴說着就流下了淚水。

“楚夢迴從小就有修煉障礙,根本得不到重視,就在十六歲的時候,楚嶽山把家族的的禁術給了楚夢迴試着修煉,不料楚夢迴竟然很順利的就運行起了心法,楚嶽山就把與楚夢迴從小長大的女童,讓楚夢迴練功,但就這樣,楚夢迴殺死了自己相伴十年的知己。”



“公子,老太爺說把小柔許配給公子!”

“真的嗎?”

“嗯,公子小柔以後一定會好好服侍公子!”

“隨着小柔緊鎖的眉頭,楚夢迴兩人融爲了一體,但不久噩夢就降臨了,一個時辰未到,小柔就變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爺爺,小柔死了,小柔怎麼死了?”

“夢迴,這就是命,上天讓你練就了無上神功的同時,已經奪走了你的愛情!除非你能找到合適煉玄陰決的女子!否則下場都會和小柔一樣。”

“不爺爺……”楚夢迴的命運也在這一時刻,發生了改變。

“直到楚夢迴在洛河城遇到沈曉蝶,楚夢迴似乎看到了希望,因爲沈曉蝶與小柔很像,還有就是沈曉蝶就是玄陰體質。否則楚夢迴也不會在進階聖階之後,就用內丹幫助沈曉蝶提升功力,但現在一切都再次破滅!自己的家族,自己的愛情都變得無望。”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楚夢尋與楚應雄聽到動靜跑了過來。

“可是,一直以來,你都對我很好,助我練功。”沈曉蝶滿臉淚水。

“哇呀呀,羅烈,好小子!”

“大哥,大哥你怎麼樣?羅少俠,求求你放了我大哥,不管怎麼我都願意做。”楚夢尋看着羅烈。

“夢尋姑娘,你知道你大哥這功夫害死了多少人的性命,纔有這樣的實力嗎?都是人生父母養的,要是你被別人拿來練功又是何種感受?”看着楚夢尋的樣子,羅烈搖了搖頭。

“我知道。”楚夢尋臉色蒼白。

“夢迴,以前父親不是冷落你,只是父親很鐵不成剛,你煉落花神功我也知道,夢尋也知道,就是因爲這樣,夢尋去修煉玄陰決才走火入魔,就是不希望你去害那些無辜的人。”

“呵呵……”接着楚夢迴口中就吐出了黑血。

楚夢迴死了,羅烈等人也離開,做了那麼多的罪孽,楚夢迴也是死有於辜。 送君堂……

回到送君堂,羅烈就急忙給林嫣兒修復丹田,然而這次羅烈發現,不管自己如何努力,但丹田的邊緣,竟然出現了一層,真空一樣的東西,無論如何都無法溢滿。

“白小生,嫣兒丹田的邊緣爲怎麼會出現了一絲間隙?”混元空間裏羅烈看向白小生。

“怎麼?間隙這怎麼可能?”白小生臉色一沉有些驚訝問到。

“怎麼了?”羅烈聞言,臉色也變得有些沉重。

“放心,小姑娘現在還年輕應該不會有事,隨着時間的推移慢慢的就會好了,但以後絕對不能在隨便使用這祕法,否則她的修爲永遠都只能停留在聖階的高度。在繼續使用嚴重的話,只怕還會毀壞丹田,那就只能重塑肉身了。”

“你不是說元氣是萬物本源,任何未死的事物都可以修復,之前幾次不都還好好的嗎?”

“修復是修復,就算是同一種東西,多次修補同一個位置,難免也會出現一些微小的暗傷。”白小生無奈的搖了搖頭。

“公子,這是怎麼了?”看着羅烈面色凝重,林嫣兒小臉微紅,有些不解的問到。


“沒事,嫣兒記住,從今以後,除非到迫不得已的地步,否則你都不能在使用祕法。”羅烈一臉正色的看着林嫣兒。

“是出了怎麼問題嗎?”

“現在沒怎麼,但以後別再隨便使用就對了。”

“知道了公子。”林嫣兒點了點頭。

其實每次使用祕法,林嫣兒都是不得已,所有並不算亂用,但林嫣兒也沒多說怎麼。

羅烈好像也突然想到了怎麼,一把就摟住了林嫣兒。

“你小子以後最好也少使用這祕法。”白小生也提醒了羅烈一句。

“公子,現在還是白天呢。”感覺羅烈的手不老實,林嫣兒有點嬌羞的說到。

“羅烈哥哥,現在可是大中午呢。”聽到動靜趙妖妖也走了進來,嘴裏還吃着東西。

“走,我們去看看小雨他們。”羅烈頓時有些尬尷,整理了一下裝束,就在前面帶路。

洛河城東,一個比較荒涼的地方,看着有些像是工坊,而這裏每天都會有震震轟鳴聲,不絕於耳。

這裏就是羅烈重金購下,用來研究炸、藥的地方。

雖然比較偏僻,但人卻很多,而且每天進進出出的人,都格外匆忙,外圍都是天狼幫的人在守衛。

“上幫主。”看到羅烈三人,幾個侍衛立刻上前行禮。

“嗯,雷堂主呢?”羅烈看向一個爲首的中年大漢。

“雷堂主,葉幫主他們都在裏面。”說着大漢就在前面爲羅烈三人引路。

很快羅烈就找到了雷小雨等人,而雷小雨也在忙碌着一些東西,中年大漢帶着羅烈來到研究區,便自行離開了。

“小雨,這幾天準備得怎麼樣?”

“嗯,不過,只做了一千多個。”雷小雨弱弱的說了一句。

“一千多個?很錯了。”羅烈眉頭微皺,卻笑了笑。

說到底,目前也只有雷小雨幾人知道怎麼進行配製,而且又非常危險,一千多個,這也應該已經衆人的極限,羅烈自然要安慰一下雷小雨,有沒有多說怎麼。

“羅老大,我們都已經盡力了,這些都是在你吩咐後,連夜趕出來的,而且全部經過小雨的手纔拿出來!”看羅烈的表情,寒霜立刻解釋了一下。

“是呀!羅老大我們也是盡力了,還有很多人因爲不懂,都被炸傷了,這小東西,可危險了!”歐陽明月也出來幫腔。

“嗯,這個我知道,被炸傷的人怎麼樣?”

“沒事,都只是用少量的做實驗,有真元丹大家也沒有什麼大礙!”葉隨風也解釋了一下。

“那就好,走去我們去洛河試試。”羅烈立刻提議。

其實在星雲國的時候,羅烈就已經在**這一方面,得到了重大突破,不過當時的主要目的,還是主要注重於手槍。

而在回洛河城的路上,羅烈就和雷小雨說了**的事情,畢竟這可是用來防身的好東西,而且也比手槍來得簡單,威力也更爲巨大。有白小生的理論,羅烈和雷小雨幾人的實踐,這自然很容易就馬到功成。

……

洛河,河寬數百丈。有河,自然就會有漁民。

“嗚嗚……”羅烈幾人,剛來到洛河南城的河邊上,就聽到了一陣哭泣的聲音。

河邊還有很多的人,不知道在幹怎麼?還有幾個人,則在安慰着中年婦女。

“大哥,大家這是在幹怎麼呢?”羅烈看着一箇中年男人問到。

“唉,沒幹怎麼,就是看看這水!”中年男人嘆了口氣。

“這水有怎麼好看的?”趙妖妖有些不解。

“唉,我們在這裏都住了大半輩子,不知道這段時間,突然就出現了水怪,已經也有很多人遇難了。”中年男人解釋。

“是呀!自從洛河大戰後不久,我們這裏就出現了水怪,一定是死去將士們的鬼魂所化。”

“哦,這裏有水怪?”羅烈眼皮一跳,看水中除了魚羣,也沒有別的怎麼東西。

但這魚牙齒尖銳,可以咬合,從這特點,就可以知道,這些魚,是食肉動物。

在水中,或者落水的人而言,有些時候小小的魚羣,都會帶來致命的傷害,好比人們都知道那惡名曹彰的食人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