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墨月和墨陽就是兩個陣眼一般的存在,兩個地方必然是一方寶地。

洛天甚至懷疑,這片小世界的神魂,也都是因為這墨陽和墨月兩者的關係,而形成出來的。

洛天身軀距離地面越來越遠,若是不認真看,根本發現不了洛天的存在。

千丈……萬丈……十萬丈……

洛天速度奇快,很快便是頂著那強大的壓力,衝到了墨陽百萬丈外,那驚人的溫度,讓洛天眉頭微微一皺。

「這溫度,是從哪來的?」洛天低聲自語,那溫度讓洛天頗為忌憚,不過洛天還是朝著那龐大的墨陽飛了過去。

時間緩緩流逝,洛天又飛了一個時辰,距離那炙熱無比的墨陽也是只剩下了十萬丈的距離。

而那墨陽的全貌也是出現在了洛天的視線當中。

整個墨陽通體黑色,彷彿一塊圓形的木炭一般,上面燃燒著黑色的火焰,恐怖的溫度燒穿了大片的虛空。

這也是南方部族看到的模樣的景象,因為距離太遠的話,根本看不到墨陽的真正的樣貌。

而此時洛天所站的地方,就是那被燒穿的虛空的外面,距離那龐大的墨陽,大約有十萬丈的距離。

但是這十萬丈,卻是彷彿一個天塹,先是那被燒穿的虛空,虛空之中傳出陣陣的呼嘯之音。

再是那黑色的火焰,還有就是那黑色的墨陽,給洛天一種心驚之感,總感覺那墨陽能夠出現這樣的情形,肯定是有原因的。

可是,洛天卻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墨陽之上傳出的陣陣的吸力,澎湃的鬼氣不斷的朝著墨陽的方向涌動著,彷彿化成了黑色火焰的燃料一般。

絕對是塊寶地,想必這片世界的神魂,只有兩個小小的真仙境,便是由這裡的鬼氣都朝這墨陽吸來的原因所致。

洛天低聲自語,很快便是有了決斷,因為眼前的三個難題,對於其他人來說,或許會比較棘手。

但是洛天有著強大的肉身,而且身上還有八色的火焰,對於那強大的溫度,洛天自然不懼怕,最讓洛天忌憚的是墨陽之上的危險。

與此同時,蘇丹也是遇到了同洛天一樣的情況,看著那黑色的月亮,杏目之中露出思索之色,隨後咬了咬牙,身後升起了兩隻黑色的翅膀,如同蝴蝶一般,朝著那黑色的月亮飛了過去。

「走!」洛天一步踏出,衝到了那虛無的虛空之中,剛一出現,一道道虛空亂流頓時席捲在洛天的身上,刮的洛天臉上生疼。

除了躲避一些大的虛空亂流,洛天倒也沒有耽誤多少時間,很快便是出現在了那黑色的火海前。

八色的火焰席捲,包裹住了洛天的全身,洛天飛身而起,衝進了那滔天的火海之中。

「嗯?」一進入那滔天的火海,洛天的臉色便是微微一變,因為在黑色火焰恐怖溫度下,洛天竟然感覺到了八色的火焰竟然有些微微勢弱。

「怎麼回事?」洛天連忙同小七,此時已經可以稱其為小八,溝通起來,不過,但是洛天依然還是習慣稱其為小七。

「這火焰,絲毫不弱於你?」一瞬間,洛天便是得到了小七的回復。

「怎麼可能?」洛天震撼了,他已經很久沒有遇到過被小七忌憚的火焰,這樣的情況只出現過一次,那就是之前龍雀吐出的火蓮。

「或許有什麼大機緣也不一定!」洛天眼中露出陣陣的華光,隨後邁步衝出,朝著深處走去,這黑色的火焰,有些像當年火域之中的那無盡火海中的黑色火焰,但是溫度卻是比起那些黑色火焰來強了太多。

在八色火焰的包裹之下,洛天終於來了那龐大的墨陽之上,雙腳一踏上,便是有陣陣的鬼氣,從墨陽之下飛出,不過卻是瞬間被那黑色的鬼氣點燃,化成火焰,消失在洛天的視線當中。

「真是濃郁的鬼氣啊!」洛天看著腳下,感覺到腳下墨陽散發出來的鬼氣的濃郁,實屬洛天僅見。

「就是這火焰有些讓人討厭,不過應不影響我吸收這鬼氣!咱們井水不犯河水!」洛天輕聲開口,彷彿安慰自己一般,盤坐在墨陽之上,開始吸收起墨陽之上那澎湃的鬼氣來。

而與此同時,蘇丹也是盤坐在了墨月之上,開始修鍊起來。

就在兩人修鍊之際,所有進入到輪迴池中的輪轉殿的弟子們,也是不斷尋找著適合修鍊的地方。

王剛找到了一座黑色的大山,盤膝而坐,莫城找到一片水池,浸泡在了水池之中……

「這處山林如何?雖然不是什麼寶地,但是也能夠讓我們修鍊上個兩三年,讓我們的實力進入到真仙中期了!」兩名青年站在一片桃林間,目光之中帶著激動。

一道身影行走在一座山峰之上,臉上帶著笑意,正好路過兩名青年的位置。

「你是誰?」兩個青年頓時警惕起來,目光謹慎的看向青年,他們可是好不容易找到這麼一快地方,之前也找到過一處,卻是被人搶走了。

「沒什麼,路過,你們繼續修鍊就是!」青年一身黑袍,面容清秀,背後背著一把黑色的長戟,正是楊寰宇。

不過楊寰宇雖然是在笑,而且說話很是客氣,但是兩個青年卻是莫名的感覺到心慌,楊寰宇的眼神,就好像是獵人看待獵物的那種眼神。

讓兩人心中放下來的是楊寰宇並沒有對他們出手,而是朝著遠處走去。

「有病,我們修鍊吧,在這裡一定要好好提升實力!」兩個青年低聲議論了一下,隨後便是盤膝坐了下來。

「養肥點,殺了才好吃!」楊寰宇低聲自語,邁步行走在這輪迴界中,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修鍊的弟子,沒有出手,而是一直臉上帶笑的看著那些輪轉殿的弟子們。

時間流逝,半年的時間,幾乎所有人輪轉殿的弟子都找到了修鍊的地方,雖然有好有壞,但是在這裡的時間流速,即使單純的修鍊,也能讓他們提升一大節。

半年來,洛天也是一直盤坐在墨陽之中,也有過輪轉殿的弟子看見過洛天,但是卻並沒有打擾洛天,不敢去跟洛天爭奪,蘇丹那裡也是一樣。

黑色的墨陽之中,洛天盤坐在那裡,整個人被黑色的鬼氣包裹著,滾滾的鬼氣不斷的進入洛天的身體之中。

「爽!」洛天睜開了雙眼,感覺這半年來,自己的修為增長的很快,若是將這整個墨陽全部煉化掉,洛天自信自己能夠進入到真仙後期,甚至嘗試衝擊震仙巔峰!

「吼……」不過就在洛天再次吸收著那濃郁的鬼氣之時,陣陣的咆哮卻是在洛天的耳中響了起來。

黑色的火焰劇烈的翻騰起來,彷彿被洛天吸收鬼氣而憤怒,一條條黑色的火龍不斷的席捲,朝著洛天衝擊而去。

「什麼意思?」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瞬間站起身來,看著那朝著他席捲而來的火龍。

「轟……」洛天一拳轟出,拳頭之上包裹著八色的火焰,朝著那黑色的火龍轟殺而去。

嘭嘭嘭……

一條條黑色的火龍,頓時被洛天轟碎,化成火浪席捲八方。

「嗡……」在火浪碎滅的一瞬間,波動再次傳出,龐大的墨陽再次震動起來,火海滔天。

黑色的火焰席捲天地,化成了只龐大的黑色火人,站到了洛天的身前。

「人形火焰!」看著那黑色的火焰巨人,洛天的臉色微微一變,忍不住驚呼了一聲。

洛天已經很少有這種表情了,實在是有些震撼眼前的火焰巨人,除了小七之外,洛天還真的是第一次看見人形火焰。

而小七是怎麼形成的,洛天心裡是清楚的,乃是火主飼養出來的,而眼前這人形火焰明顯還沒有太高的神智,但是跟小七的差別就是自己形成的。

此時洛天也是徹底明白了,小七為什麼會有忌憚,就是因為眼前這個人形火焰的存在。

「機緣!」洛天雙閃動,看著黑色的火焰,瞬間想到了這或許是自己的一個機緣,若是讓小七將其吞噬,那麼說不定小七會發生可怕的進化。

「轟隆隆……」就在洛天驚駭間,黑色的大手,帶著恐怖的溫度,朝著洛天的方向狠狠的拍了下來。

「殺……」洛天伸手摘下了龍淵,飛身而起,火紅色的大劍,朝著那黑色的大手斬了過去。

下一刻,火紅的大劍,便是同手掌碰撞在了一起,洛天整個人不斷的倒退,每落下一步,便是有陣陣的黑氣從洛天的腳下升起。 第兩千一百五十六章狩獵的時刻到了

黑色的墨陽之上,兩道身影不斷的碰撞著,震天的轟鳴之聲不斷的從蒼穹之上傳出,讓南方部族的人們臉上露出震撼。

「天要塌了不成?」人們看著天空之上的墨陽,知道那狂暴的波動乃是來自於他們世代信奉的墨陽。

「嘭……」碰撞之音響起,洛天身形倒退,臉上露出一絲疲憊之色,看向那再次朝著他走來的黑色的人形火焰。

兩人對抗了一刻鐘,這人形火焰雖然成了人形,但是攻擊卻異常的單一,根本不懂得武技的施展。

但是就是這單一的攻擊,卻是讓洛天都是頗為頭疼,這火焰不像是人,人還有個等級可以估算實力,但是這火焰卻是讓洛天猜測不出來到底是什麼實力。

而且那黑色火人身上那恐怖的溫度,雖然有小七抵擋,但是卻依然讓洛天有些難受。

「非得逼老子狠狠的打你!」洛天大罵一聲,雙手舞動,灰色的魂刀瞬間從洛天的眉心之中飛出,朝著火人斬了過去。

灰色的魂刀瞬間透過那黑色的火焰,斬到了黑色火人的身軀之中,陣陣的咆哮頓時在墨陽之上響起。

火人肉身為火焰,沒有血肉,因此可以說這人形火焰都是沒什麼弱點的存在,更不是像小七這樣,同洛天休戚相關,將洛天弄死,小七也會虛弱。

因此,人形火焰很難被收服,尤其是成型之後,徹底有了靈智,那麼就跟一個正常的人類沒什麼區別。

但是若說對人形火焰誰最為了解,那麼除了火主,就屬於洛天了,洛天知道人形火焰還沒成型之時,最大的弱點便是神魂。

這人形火焰的神魂,還沒有徹底形成,神魂絕對是最虛弱的一點,只要將其神魂斬掉,那麼接下來就簡單許多了!

「吼……」洛天的神魂何等強大,雖然被那恐怖的溫度削弱了不少威力,但是斬進人形火焰的身體之中,也是讓那人形火焰大聲哀嚎了一聲。

「嘩啦啦……」火海翻騰,黑色的身影,張口一吐,滔天的黑火便是化成一道巨浪,朝著洛天席捲而去。

洛天雙手舞動,龍淵劍爆發出陣陣的華光朝著那火海劈了過去,滔天劍芒瞬間將那席捲而來的火海一分為二。

不過洛天的身軀還是被那削弱的火焰衝擊在了身上,讓洛天的身軀倒飛了出去。

「再來!」洛天大喝一聲,灰色的魂刀再次爆發而出,這一次氣勢更勝,洛天直接祭出了自己五分之一的神魂來,帶著一股驚人的威壓。

「嗡……」灰芒再閃,龐大的魂刀,帶著洛天的殺心,朝著那黑色的火焰巨人,斬了過去。

「嗷……」這一次,凄慘的哀嚎之聲在墨陽之中回蕩起來,聲音之中帶著極致的痛苦之意。

「嘭……」黑色的巨人轟然潰散,化成一道道黑色的火焰,碎裂在洛天的身前。

「呱呱……」黑色的火焰瞬間化成一隻只黑色的烏鴉,朝著洛天飛了過去。

「小七,給我吞了他!」洛天伸手按在了眉心之上,八色的火焰印記閃動,小七的身影出現在了洛天的身旁。

小小的身軀,看著那無數的火鴉,張口一吸,無形的吸力從小七的口中傳出,瞬間有大片的火鴉被小七吸進了口中,讓小七的臉上露出興奮之色。

看到小七出現開始吞噬起那些火鴉,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看著小七的頭上又要長頭髮了。

火鴉亂飛,瞬間崩碎再次化成火海席捲,凝聚成了黑色的火人,陣陣的烏光在火人的眼中升起,眼中一樣帶著貪婪,他雖然神智不高,但是也能感覺到,只要自己將這小東西吞噬,那麼他很有可能徹底成長起來,那麼完全可以碾壓眼前這個該死的人類。

「嗡……」不過洛天的頭頂之上卻是再次升起波動,升起了一把灰色的魂刀,那個剛才讓它受到重創的魂刀。

洛天一指點出,那龐大的魂刀再次飛動,朝著那黑色的火人斬了過去。

轉瞬間,魂刀再次沒入火人的身體之中,凄厲的咆哮之聲再次響起,這一刀直接滅掉了火人那所剩不多的神魂。

「轟……」火人的身軀再次轟然潰散,化成了滔天的火海,席捲在蒼穹之上,一道道火浪朝著臉色有些蒼白的洛天席捲而去。

但是那些火浪,卻是直接被小七吞了下去,讓洛天的臉上露出一絲笑意。

「去吧!」洛天輕輕的拍了拍小七的腦袋,眼中露出感嘆之色。

洛天沒有去管小七如何去吞噬,而是再次盤膝坐在了那黑色的墨陽之上,開始吸收起那墨陽之上席捲的鬼氣來。

而小七化成了一個歡快的孩童,不斷的奔跑在龐大的墨陽之上,到處捕捉那黑色的火焰來。

解決了那黑色的火焰,洛天的心中頓時踏實了不少,開始瘋狂的增長著修為。

時間又過了一年,小七終於將整個墨陽的黑色火焰吞噬一空,沒有出乎洛天意料,小七的頭髮上又長出了了一色的頭髮,已經變成了九色。

而小七的身高也是長高了不少,已經長到了跟洛天肩膀,身上也是褪去了一些稚氣。

洛天在這一年裡,修為也是增長了不少,整個墨陽都是暗淡了一些,墨陽的表面也是不黑色變的有些發灰。

修鍊是枯燥的,但是洛天卻是珍惜著來之不易的機會,每天都是盤坐在那裡。

這天,楊寰宇的身影終於行走到了洛天所在的這片天地,看到了天空之上的墨陽,雙眼深邃。

「不錯啊,這裡有個大的!」楊寰宇低聲自語,目光看向天空之上的墨陽,彷彿透過虛空,看到了盤坐在墨陽之上的洛天一般。

「嗯?」隨著楊寰宇的目光看向墨陽,洛天的身軀微微一抖,彷彿感覺到了一般,睜開了雙眼,雙眼泛起陣陣的紫意,目光看向地面。

「是他!」兩人的目光對視在了一起,洛天的雙眼便是睜的老大,目光之中帶著不可思議。

「竟然能發現我?」楊寰宇咧嘴一笑,目光看向洛天,沖著洛天招了招手。

「他怎麼會在這裡?」洛天心中掀起了驚天大浪,心中的震撼至極,其他人不認識楊寰宇,他又怎麼能認不出楊寰宇來。

不過楊寰宇只是看了洛天一眼,便是朝著遠處走去,似乎不想對洛天出手一般。

洛天也是並沒有動彈,而是再次盤坐在了墨陽之上,心中疑惑無比。

「他也是真仙中期!他是在哪裡找到的極道真仙魂,又是怎麼進入的輪迴池?」重重的疑惑,在洛天心中升起,同時心中也是多了一種不好的預感,總感覺楊寰宇的出現,或許讓這輪迴池危險無比。

想到這,洛天開始加速的吸收起墨陽的鬼氣來,他不確定真仙中期的自己是不是楊寰宇的對手,實在是楊寰宇在洛天的心中乃是頭號勁敵,比起八小天王之流要強上太多。

一年……兩年……

時間流逝,時間彈指一揮間,距離輪迴池結束的日子,只差了一個年頭。

這一個年頭,在輪迴池中的輪轉殿的弟子們,都是發生了很大的變化,所有人都是到了快突破的邊緣。

「都養肥了啊,狩獵的時候到了!」楊寰宇臉上露出陣陣的華光,邁步朝著視線中的一座小山飛去。

兩名青年盤坐在小山之上,緩緩的睜開了雙眼,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半年,只要再過半年,我便能夠突破到真仙中期!」兩人同時開口,感覺到自己身上的修為。

「這輪迴池,不枉我們拚命的想要進來!」兩人心中感嘆,兩人所找到的地方雖然不算好,但是也相當於輪轉殿地第十層以下。

「真是辛苦你們了!」就在兩人激動的想要再閉目修鍊之時,楊寰宇的身影如同一道鬼魅一般出現在了兩人的身後。

黑色的幽冥戰戟化成一道黑線,從一名青年的胸膛刺穿,青年的身上的生機迅速的消失,眼中還帶著快要突破時的激動,根本沒反應過來。

「呃……」

另外一名青年剛要反抗,便是直接被楊寰宇抓住了脖子,說不出話來。

「嘎巴……」清脆的響聲響起,青年的脖子直接被楊寰宇扭斷,身上的生機消散。

楊寰宇臉上帶著笑意,張口一吸兩人的身軀瞬間乾癟下去,滾滾的黑氣落進了楊寰宇的口中,而更加可怕的是,兩人的神魂竟然直接被楊寰宇拘了出來,直接被幽冥戰戟吸收。

神魂被滅殺在這裡,就代表著徹底死在了這輪迴池中。

「怎麼回事?」

「為什麼有兩名弟子身上的生機沒了!」站在輪迴池外一直注視著輪迴池的一名老者臉上露出不可思議之色,連忙沖著八個副殿主開始傳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