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兒,你千萬不要有事,仙兒,你千萬不要有事……”嘴巴里喃喃的說道,柳風夾着任天明在夜幕下急速奔馳着。

當柳風看到柳仙茗的時候,他的心像被猛地紮了一下,一陣刺痛,喉嚨好象被什麼堵住一樣,發不出一點聲音,隨手把任天明往旁邊一扔,柳風輕輕走過去蹲下,柔聲道:“仙兒,別怕,我來了。”

聽了柳風的聲音,柳仙茗渾濁的眼神忽然出現了一絲光亮,當他看清楚眼前的臉之後,忽然一把把柳正武推開,鑽進柳風的懷裏,雙手死死的把柳風抱住,發出了從她尖叫後的第一個聲音——“哇”的一聲哭了出來。柳風強忍着不讓眼淚掉下來,用比剛纔更加柔和的聲音輕輕說道:“仙兒,別怕,我來了,什麼都不要怕。”

“柳風,我怕,我真的好怕,我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柳仙茗抽噎着斷斷續續的說道,剛纔夢裏的恐懼似乎烙印在她靈魂深處,揮之不去,就算醒了,那種深深的恐懼還是環繞在她的周圍,她害怕、她彷徨,她感覺自己似乎身處汪洋大海之中,看不到陸地,眼前除了海水,看到的就只有死神的身影了,她感覺到絕望了……柳風就像是大海里的一根浮木,讓她在絕望中看到了生存的希望,她死死的抱住這那根浮木,死死的抱住……

柳風運功把柳仙茗抱到牀上,然後輕拍着她的後背,“沒事了,現在沒事了,好好睡一覺,醒過來就什麼都不記得的了,我會一直守護在你身邊的……”柳風的聲音似乎有一種奇怪的魔力,讓柳仙茗感到一種無比的安全感,她緊張的心情慢慢放鬆了,這一放鬆,疲憊立刻襲上心頭,她慢慢的合上了那雙還沾滿淚水的眼睛…… 妖惑音是一種精神類的攻擊妖法,能影響人的神智,修爲高深的妖怪甚至能用妖惑音控制一個人。然而劍本身沒有錯,錯的是用它殺人的人,妖惑音亦然,當柳風用妖惑音去幫助柳仙茗去平復因恐懼驚慌而的心神的時候,妖惑音還是人人痛恨的妖法嗎?!

等柳仙茗熟睡後,柳風柔和的臉色突的一寒,沉聲道:“出來吧,不要再裝神弄鬼了,這樣會讓我瞧不起你的!”

在柳家二老疑惑的神情中,空氣中忽然響起一陣“咯咯”怪笑,“想不到竟然有人能發現我的存在,不錯,非常不錯,柳家的人有進步嘛,咯咯。”

“你是誰!”柳風繼續問道,眼中的殺氣讓人不敢與之對視。

“好強的殺氣,好古怪的力量,你不是柳家的人,你是誰!”略帶些嘶啞的聲音就像砂紙一樣,打磨衆人的心,讓衆人有生疼的感覺,更添了幾分詭異。

“我叫柳風,你到底是什麼東西。”

“柳風,你是柳家的人?”

“不是!”

“那你爲什麼要幫柳家?你走吧,我感受到了你身上的妖氣,小姐是不允許我們隨便殺害自己的同胞的。”聲音雖然還是那麼詭異,語氣卻明顯的好了很多。

“你到底是誰!你跟犼和英招他們是不是一夥的!”柳風腦筋轉的很快,眼前這麼詭異的妖怪,應該不是地球上產物,那麼,會不會跟犼和英招有什麼關係呢?

“犼?英招?他們也來地球了,你見過他們?你也是從妖界過來的妖怪?”那個聲音不僅沒有回答柳風的問題,反而連問了好幾個問題。


看來這個妖怪跟犼和英招不是一夥的,那他又是屬於什麼勢力的呢?柳風心裏快速的思考着,嘴裏冷冷的說道。“你不覺得在問別人問題前應該先回答別人的問題嗎?”

“我的名字叫彭侯,現在你可以回答我的問題了吧。”沉默了一小會,彭侯才答道。

又是一種上古時期的妖怪!《搜神記》有載:吳朝建安太守派人砍大樟樹,沒砍幾斧,突然有血出。樹斷,有一人面狗身的東西跳出。此爲彭侯,生長在樹木中的木屬性妖怪,絕招是能控制人的夢境,摧毀人的意志,殺人於無形之中。

當柳家二老聽到彭侯兩個字的時候,均倒抽了一口涼氣,對望了一眼,都從各自的眼裏看出了對方的恐懼,因爲柳家祖傳的典籍中就有彭侯的名字,彭侯正是萬妖女王的左右手之一!

“我幾個小時前見到了犼和英招,還有一個叫水母的液體妖怪和一隻樹妖,他們似乎在執行什麼計劃。我不是從妖界來的,我是地球上的原住民。”不管是做人還是做妖怪,誠信都是柳風心中堅守的信念,所以當彭侯說出自己的名字之後,他也很爽快的回答了彭侯的問題。然而江湖險惡,大鱷無形,假面僞裝,本來就是高手必殺的絕技,他這麼幼稚的信念,遲早會讓他吃到苦頭的。

“真的是他們,他們來地球幹什麼。”彭侯似乎是喃喃自語,過了一小會,才繼續說道,“你既不是柳家的人,爲何要插手此事。”

“柳家之女柳仙茗是我妻子,你說我該不該插手呢!”柳風微笑道,在這種超級妖怪面前,絕對不能失去自信,否則就是未戰先敗,而微笑,是表達自信的一種方式。

不知道彭侯是感覺到了柳風的自信,還是其他什麼原因,又沉默了一會之後,彭侯說出了一句讓柳家二老大眼鏡的話:“封印已鬆動,女王破禁而出的日子不遠了,你還要爲柳家出頭嗎?”柳家二老今天受到的刺激實在是太大了,先是見到了傳說中的超級妖怪彭侯,然後,彭侯竟然說出這種類似提醒的話來,這,這還是那個兇殘暴虐的妖怪彭侯嗎!?柳家二老感覺今天是老天在考驗他們的承受能力!

“你說呢?”

“柳風,如果你沒有說謊的話,你是第一個見到犼而能活下來的非妖界妖怪,犼不殺你,肯定有他的理由,雖然我不知道你有什麼理由能讓犼破例,但是犼不殺的人,我也就不去碰這個釘子了。但是我提醒你一句,等女王甦醒後對柳家展開報復的時候,你還站在柳家身邊的話沒,即使你是妖皇之子,我也定與你周旋到底!女王甦醒之日,就是血洗柳家之時,你好自爲之吧,希望後會無期。”聲音落下,立刻便傳來一陣沙沙的聲音,柳風隱約看到窗戶正對面的那顆樹似乎搖晃了一下,然後那種壓抑的感覺就消失的無影無蹤,柳風知道,彭侯已經走了。

失去了彭侯的壓力,柳家二老都感覺到一陣輕鬆。

“大爺爺,把你所知道的關於萬妖女王的事情全部告訴我吧,我想已經沒有中間的路走了,不是她亡,就是我們死!”柳風輕輕嘆了一口起,彭侯給他的壓力竟然讓他產生一種無力的感覺,那面對萬妖女王的時候豈不是……老天真不是東西,竟然在柳風最爲自信的時候,弄出幾隻上古妖怪來打擊他的自信心!

柳正威沒有立刻回答柳風,而是把眼神瞟向先前一直充當擺設作用的任天明,其意不言而喻。

“任天明是自己人,我們沒有必要隱瞞他。”柳風淡淡的說道,聽了柳風的話,任天明的眼神中忽然出現一絲精光,但是卻一閃即逝。看來自己作秀的意思太明顯了,柳風心裏檢討道。

柳正威雖然滿臉的疑惑,但是還是開口回答了:“柳風,你知道曼珠沙華嗎?”

曼珠沙華?好象是一種植物,柳風把大腦裏關於植物的記憶翻了一遍,沒有發現這個名字,所以搖了搖頭。

“曼珠沙華,又稱彼岸花。一般認爲是生長在三途河邊的接引之花。花香傳說有魔力,能喚起死者生前的記憶。”

“彼岸花?”柳風露出更加疑惑的表情了。

“春分前後三天叫春彼岸,秋分前後三天叫秋彼岸。是上墳的日子。彼岸花開在秋彼岸期間,非常準時,所以才叫彼岸花。彼岸花,花開開彼岸,花開時看不到葉子,有葉子時看不到花,花葉兩不相見,生生相錯。相傳此花只開於黃泉,是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柳正威很耐心的解釋道。

“彼岸花是開在黃泉之路的花朵,在那兒大批大批的開着這花,遠遠看上去就像是血所鋪成的地毯,又因其紅的似火而被喻爲‘火照之路’,也是這長長黃泉路上唯一的風景與色彩,人就踏着這花的指引通向幽冥之獄。”柳正武也背書般的插嘴道,由此可見這個什麼曼珠沙華絕對是柳家子孫的必修課程。

“這個,我想知道,這跟萬妖女王有什麼關係嗎?”柳風問了一個比較實際的問題。

“萬妖女王的本體就是曼珠沙華!”

“萬妖女王生長在黃泉,她掌握着死的力量!”

柳家二老一人一句,神情嚴肅的說道。

黃泉,是一個傳說中的地方,那裏充滿着死亡的氣息。

柳風閉上眼睛想了許久,才慢慢睜開眼睛,“大爺爺,二爺爺,折騰了大半夜,你們先休息一下吧,讓我靜靜的想一想。”說完,再次閉上眼睛,就在柳家二老準備離開的時候,柳風再次開口了:“麻煩兩位爺爺給任天明安排個地方休息下。”

任天明沒有任何廢話就跟着柳叫二老下樓了,等三人離開了,柳風輕輕撫摩着柳仙茗的俏臉,用一種堅定的語氣說道:“仙兒,你放心,我絕對不會讓別人傷害你的,除非他踩過我的屍體!”

“唧唧。”小眼睛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看到柳風很是興奮,歡快的跳到他面前,唧唧喳喳個不停。

“你這個垃圾,我叫你保護仙兒,有事你跑到哪裏去了!”看到小眼睛,柳風心裏就來氣,伸手就是一個暴慄。

“唧唧,唧唧。”小眼睛抱頭一臉委屈的跳到了柳風的攻擊範圍之外,心裏哭訴道:“我還是小孩子,怎麼去跟那些老妖怪打啊!”雖然說靈獸對妖怪有一種天生的威懾作用,但那也得在等級相差不大的情況下才成立的,用初生的靈獸去威懾彭侯這種上古妖怪,無異於用肉包子打狗!

“給我在一邊安靜的待着,不然就烤了你吃!”柳風惡狠狠的說道,小眼睛立刻雙爪捂住嘴巴,也不敢亂跳了。

“不要,你這個大色狼,不要,好癢啊……”柳仙茗忽然說了一句夢話,大家不難從這句話中想象出正她在做什麼夢了。聽了柳仙茗的夢話,柳風頓時語咽。

擁着柳仙茗,柳風感覺到一陣從未有的疲憊襲上心頭,他感覺到好累好累,好想好想好好睡一覺,但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有太多太多的事情需要自己去做!接到柳正威電話的時候,他還以爲是白雲那混蛋對柳仙茗做了什麼,趕到的時候卻發現事情比想象中的要更加嚴重,而發展到現在這種情況,更是出乎他的意料。三次面對上古妖怪,三次體會到實力的差距,讓他的自信受到了很大的打擊,這個時候,柳風好想身邊有個可以依靠的人,思緒到這裏的時候,長壽那細小的身體很自然的就躍入了柳風的腦海。

對了,我還有長壽爺爺,還有白爺爺,怎麼把這兩隻超級老妖怪忘了呢!我還有火神和靈兒,我不孤獨,我不是孤身奮戰!柳風真的想大聲喊出來,但是,理智還是讓他剋制住了自己的慾望,輕輕拿起手機,撥出那個自己再熟悉不過的號碼……

這個時候,清晨的第一縷陽光正好從窗簾的縫隙中偷偷的鑽進屋來,照在柳風興奮的臉上,也照在了柳仙茗安詳的臉上…… “他媽的,哪個王八羔子那麼早打電話啊,還讓不讓人睡覺啊!”柳風從來沒感覺到“他媽的”這三個字有像今天這麼親切過,聽到長壽那熟悉的聲音,鼻子一酸,心裏好象打翻了五味瓶,頓時酸甜苦辣一起涌上心頭,“長壽爺爺!”柳風無比深情的叫了一聲。

“撲通”,那是電話倒在桌子上的聲音,大家腦海裏不妨想象一下以下的情景:大清早的時候,一個手指般大小的超級可愛迷你老爺爺怨氣沖天的抱着電話通話,忽然之間,他像是聽到鬼叫一樣,渾身一陣顫抖,手腳一軟,電話就掉桌子上了!

“柳風,你吃錯什麼藥了,存心想噁心死我是不是!”過了好一會,柳風纔再次聽到長壽的聲音,不過聲音明顯有點激動,估計是剛纔柳風那一聲深情的呼喚留下的後遺症。

“長壽爺爺,請你立刻帶着火神、靈兒他們來我這裏,還有白爺爺也不要落下了,拜託你了,什麼也別問了,你們快點過來吧。”柳風現在哪有心情跟長壽鬥嘴啊,長壽的話他當耳邊風了,那是絕對的左耳朵進,右耳朵出!

“怎麼了,小子,出什麼事了嗎?”

“你們快過來,真的有急事,電話裏講不清楚,長壽爺爺,快點把大家叫起牀,讓白爺爺帶你們過來,我在……”白老頭在城市裏生活了好幾百年,不像長壽,出去買個菜也會迷路!

“好吧,你等着,我們馬上就到。”聽柳風的語氣就知道事情不小,長壽也收起了玩鬧之心。

掛了電話,柳風又撥打了另外一個號碼……

不到一個小時,長壽他們就來到了柳家二老的別墅,柳風早就在門口等着他們了,“長壽爺爺,白爺爺,不好意思,讓你們這麼早就趕過來。”

“大哥哥。”

“大哥。”

長壽還沒來得及發表幾聲感慨,就被火神和靈兒搶了個先,當然,這些發生之前,肯定少不了黑子熱烈的熊抱!

“到底出什麼事了,小子。”白老頭剛說完,忽然眉頭緊鎖,四處尋望,最後把眼睛定在那棵彭侯藏身過的樹上,“短命龜,好象有個小朋友來過了。”長壽的眼睛在緊緊的盯住那棵樹,臉上雖然還掛着微笑,眼神中卻露出淡淡的凝重,和一絲的詫異,嘴裏不淡不鹹的說道:“小子,到底出什麼事了,說吧。”

柳風張口還沒出聲,天空中忽然出現三個小黑點,三隻奇怪的蝙蝠越飛越近,我們高貴的血族到了。一陣黑煙過後,三個神采飛揚的吸血鬼就出現在衆人面前,當柳風見到萊特三個那精光四射的眼睛之時,眼睛頓時一亮,連聲道賀:“恭喜恭喜。”

三個高貴的血族神情嚴肅的躬身行了一個大禮,微微顫抖的身體出賣了內心的激動,“謝謝先生的再造之恩,我等三人誓死追隨先生!”

混沌神訣的初級口訣再加上柳風的妖閉空間,短短的一個晚上,就讓萊特和奧米進化到了親王的境界,李軍盛更是獲得了一個意外的驚喜,連李軍盛自己也不知道,他身體裏竟然隱藏着妖的細胞,只是經過幾代的遺傳之後,他的妖性已經十分微弱了,隱藏在他身體裏的最深處而已,可能到他死都不會覺醒。在修煉混沌神訣進化的時候,隱藏在他身體內的妖性被喚醒了,因而他發生了異變,他現在的能力比之萊特兩人只強不弱。

“師傅,那麼急找我過來有什麼事!”李光是最後到的。

把大家讓進大廳,柳風正色說道:“現在,所有人都到齊了。在這裏的都是我柳風最親密的朋友,在你們面前,我覺得沒有什麼祕密可言,前一陣子發生了很多事情,今天我叫大家來就是想把前些日子發生事情跟大家說清楚,我想讓大家明白,我所面對的敵人是什麼!”柳風微微一笑,從自己得到混沌神訣開始,把這大半個月發生的事情毫無保留的跟大家敘述了一遍,當然,那些有損妖神大人形象的話柳風是很自覺的忽略了——這一屋子超過一半是妖怪,敢玷污他們的神,那就真的是找死了!李光和三隻吸血鬼之前並不知道柳風的真實身份,所以柳風還花了點時間把太虛幻境的事情揀重點的敘述了下,這一說,就是老半天,等柳風終於把最近的事情說清楚的時候,太陽已經升到正上空了。

聽完柳風的敘述,長壽和白老頭是一臉的凝重,低頭沉思着,李光、任天明和三隻吸血鬼則是被柳風的奇異的經歷所吸引了,火神和靈兒畢竟還小,小腦袋裏對這些爭鬥什麼的根本是一片空白,不過聽到柳風被欺負,都是一臉的憤慨,柳家二老算是衆人中最平靜的了,畢竟這些事情他們知道的十有**了,不過對柳風在太虛幻境的經歷還是十分驚異的。

大家都懷着各種心思思考着,大廳頓時靜得有點嚇人了,把話說明了的柳風倒是輕鬆了,翹起了二郎腿躺在沙發上,等着衆人的答案。

讓柳風有點意外的是,最先開口的竟然是三個吸血鬼,以萊特爲首,三個高貴的血族,單膝跪下,神色嚴肅的說道:“我等以月神的名義起誓,向柳風先生獻上我等的鮮血,遵從先生指示,遵從先生的帶領,生生世世,永不背叛。”一口比玫瑰還要鮮豔的紅色從三人口裏噴出,然後結成一個小珠子,瞬間滲入柳風的額頭,“心血誓言”雖然是血族最隆重的誓言,終身無法背叛,但是也有例外,如果進化到親王的境界,誓言就會自動消失,萊特三人再一次用“心血誓言”表達了他們的抉擇。

柳風點了點頭,示意他們起來,他表面上看起來十分平靜,內心卻是激動異常,三個吸血鬼的力量跟那上古妖怪比起來可以說是有點微不足道,但是他們的心,他們的忠誠,是柳風激動的源泉。

萊特三人恭敬的站到柳風的後面,火神和靈兒幾乎是同時開口了:“大哥(大哥哥),我們永遠站在你身邊!”


柳風沒有說話,溼潤的眼睛已經出賣了他。

“不用看我們這兩個糟老頭子,這本來就是我們柳家的事,想不管都不行!”既然柳正威說話了,柳正武自然是乖乖的站一邊的。

“死小子,別用這種奇怪的眼神看着我,犼、英招、彭侯,你小子不賴啊,一下子就招惹了三個洪荒時期的妖怪,存心找死是不!”長壽看到柳風投過去的可憐巴巴的眼神,氣就不打一快出。

“長壽爺爺,哪是我存心去招惹他們啊,是他們找我的麻煩啊,難道我看着自己的老婆被欺負不管了哦!那我還算是男人嘛!真是的,他們這些混蛋好好的不在妖界做他們的大爺,跑來地球作威作福,真不是東西。”柳風裝出一副小媳婦的委屈狀,可能是萊特等人都選擇了留下,柳風的心情大好,就跟長壽鬥起嘴來了。

“好了好了,短命龜,你就別玩柳風了,柳風,我看地球上的上古妖怪可能並不止他們三個。”看到這一老一小又鬥起來了,白老頭連忙做起了和事老。

“長壽爺爺和白爺爺是不是也是上古時期的高人呢!”柳風狡猾的笑了笑,說道。


對於長壽這個特例,一開始就吸引了大家的目光,但是在座的都不是平常人,也就沒有太過於驚訝,現在聽柳風這麼一說,屋子裏的眼睛便齊刷刷的向兩個老妖怪行起了注目禮,尤其是停留在長壽身上的時間最爲長,大家怎麼也想不到這麼個小不點竟然是上古時代的妖怪!

“柳風,你有什麼打算嗎?”長壽完全無視那些異樣的眼神,收起了嬉皮笑臉。

“我想,重新喚醒妖神前輩的四大戰妖,這樣,或許可以拼一拼!”柳風說出了自己心中的打算,他沒有詢問長壽跟妖神是什麼關係,也沒有問長壽爲什麼知道四大戰妖的沉睡地點,他知道,長壽想說的話,自然會說的。

柳風話一出口,長壽和白來頭的眉宇間就多了許多褶皺,“柳風,妖神的四大戰妖是很強大,但是,以你現在的實力,根本不能收服他們,喚醒他們未必是一件好事!不要以爲你是妖神的傳人他們就會聽命於你,我們的世界崇尚的是實力,你沒有足夠的實力,他們理都不會理你!”長壽很嚴肅的說道。

“沒試過怎麼知道不行呢,你說是不是,長壽爺爺。”柳風淡然一笑,“我請求您把其他三大戰妖沉睡的地方告訴,長壽爺爺,我求您了。”

“小子,不是我不告訴你,我不想你去送死!”長壽嘆了一口氣,搖了搖頭。

“就算是去送死,我也一定要試一試,我絕對不允許萬妖女王動仙兒一跟寒毛,我也絕對不允許那些上古妖怪屠虐我的親人、我的朋友,爲了守護我要守護的東西,即使付出我這條小命,也在所不惜!”柳風猛然擡起頭,一臉的堅毅!

“你……”長壽真不知道是該說他什麼了,“小子,你可以跟我們去妖界,人類不是有句話叫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嗎?你又何必往槍口上撞呢!彭侯的事還好說,犼和英招的出現絕對沒有你想象中的那麼簡單,你這又是何必呢!”

“長壽爺爺,可能我不是一個完整的妖怪,我還有着人類的感情,所以我真的做不到漠視眼前看到的一切,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來看着它發生,對不起,長壽爺爺。”

“柳風,你真的要喚醒妖神的四大戰妖!”白老頭忽然插嘴問道。

“對!”

“非此不可?”

“非此不可!”柳風堅定的說道。

“那好,我告訴你一種我們鳳凰一族提升力量的捷徑!”白老頭的話無異於一顆重磅**。 “沒毛鳥,你說什麼呢,修煉是靠一天一天積累的,力量是用心血和汗水凝聚成的,哪有什麼捷徑可言,你要把什麼魔功拿出來讓柳風修煉,我第一個饒不了你!”白老頭話剛說出口,長壽就立刻吹鼻子瞪眼睛了,白眼毫不吝嗇的一個勁的往他身上扔,可惜的是,由於體型的原因,可憐的長壽那豐富多彩的表情被所有人無視了。

“白爺爺,如果您說的是靠吸人血、吃人什麼的去提升力量,那您就不必繼續說下去了。”柳風首先表態。

“誰,誰說我叫你去吃人了,誰,誰說我叫柳風去修煉魔功了!”白老頭被長壽和柳風這麼一陣搶白,氣的是六竅生煙,說話也結結巴巴的。

“怎麼,難道你修煉出什麼寶貝丹藥了?”長壽眼睛一亮。

“什麼狗屁丹藥,你最近有看到我煉丹嗎?再說了,就算我想煉好丹,在地球上能找得齊全那些靈草嗎,短命龜,也不用下你那顆可以忽略不計的腦袋想想!”白老頭跟長壽鬥嘴的時候,大部分時候是處於下風,所以他會絕對很好的利用每一個打擊長壽的機會的!

“白爺爺,您就別賣關子了,快點告訴我那個提升力量的捷徑啊!”沒等長壽回擊,柳風立刻插嘴了,要是讓這兩隻老妖怪鬥起嘴來,估計今天什麼也別想幹了。

“鳳凰涅磐,浴火重生!”白老頭收起嬉皮笑臉,神色一震,滿臉嚴肅的對柳風說道。


“鳳凰的死期臨近了,她一根一根地銜來乾柴,然後安然坐在柴堆上。不一會兒,天上來的火種點燃了柴堆,熊熊大火燃燒起來。火中傳出悲壯的歌聲,直到火鳳凰化作灰燼。三天後,灰燼中飛出一隻嶄新的火鳳凰,這是一個復活的絢麗生命,這是一次輝煌的重生。火鳳凰唱著讚歌,展翅飛向藍天。”這是關於鳳凰的一個傳說而已,但是鳳凰真的擁有永遠不死的生命嗎?如果真是如此的話,那天地之間還有哪個種族能與之抗衡,就算是神,也奈何不了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