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就是由傑森親自出馬,收服了幾個魔獸勢力。其中,最強的兩個便在魔林衆多魔獸裏智商處於金字塔最頂尖的“叢林狼”,和“鬼面魔猿”一族。

這兩隻種族前者詭詐堅韌,後者族羣“人丁興旺”,它們的加入讓魔鷹堡人口不足的短板瞬間得到了改善。

而值得一提的是,“鬼面魔猿”一族,是唯一在個體戰鬥力上能與狂獸人相提並論的龐大種族。


它們不僅繁殖力強,智商高。而且精通團體協同作戰,並擁有自己的一套完整社會和階級體系。

在魔林裏是屬於一個另類的特殊存在。

它們的國王是一隻身高三米多,腰上還圍着一圈樹葉的紅毛大星星。

傑森喜歡管它叫“紅屁股”。

而這位獸耳娘居然懂得那些魔猿的語言!當然,在對方同意合作之前,還是被傑森狠狠揍了一頓的。而且她是當着魔猿族人的面正面發起的挑戰!

魔猿一族種羣龐大,相較其他低智商的魔獸顯得與世無爭。

它們喜歡龜縮在魔林的深處以及深淵底部,靠着採摘以及打獵爲生。

它們的加入使得魔鷹堡可用的工作人數大大增加!因爲個體的力量差異,魔猿們一隻就能幹三、四個人的活兒!而解放出的人類,則可以去做更加有技術性的工作。這也就是胡波魯最初設想的解放高級生產力,讓人類和黑體矮人們更多的參與到設計以及指揮當中,而魔猿們就是最好的底層工人。

至於它們想要的則非常簡單!由於智慧高,社會羣體關係相對穩定,所以這羣成了精的大猴子,只是需要一個穩定的居住環境,以及平穩的食物供給。

只不過奧莉薇婭在訓練這些魔猿士兵的時候,確實需要頭痛一番了。語言不通就是一個最大的障礙!

拉娜知道了這件事後非常滿意!但關於掠奪人口的計劃仍然不會改變。

只見她用筆在紙上“刷刷刷”記錄了一下,繼續說道:“小領主的領民變得更多是一件好事,而我們這次的擴張則是趁着萊恩大陸的亂局,必須要抓住這個機會爲自己賺取更多的好處!機不可失呀!

首先,我的目標有三個。第一,霍爾格東南部的培亞公爵領地,我需要半人馬騎士小姐帶人去那裏掠奪資源以及人口。在現在這種形勢下,培雅公爵必定不敢明目張膽的出兵迎戰,以他的性格只會龜縮在城堡裏觀望。

第二,也就是我剛剛說的,拿下無主之地!刀鋒峽谷裏地形複雜,南瓜鎮附近土地肥沃,屹立於銀月河上的要塞也是我們現成的橋頭堡!在那裏駐紮一支軍隊非常有必要。最後….”

拉娜說到這裏將目光移向了撅着小嘴的女妖拉菲兒。

“最後這項任務就要交給這位漂亮的鷹身人小姐了!”

拉菲兒微微一怔,這還是除了克洛澤之外,第一個說她漂亮的人類!

拉斐爾頓時覺得這個紅頭髮的姐姐似乎看起來還挺順眼的。

卻見拉娜對着小女妖露出一個甜美的微笑,俯身說道:“那麼這位漂亮的小妹妹,我需要你和你的族人飛越魔林前往班卡茲!我在這裏列出了幾個位置,而你們要做的就是掠奪!沒錯,趁着班卡茲混亂贏弱之際,掠奪走他們藏在那裏的金幣!

由於黑龍小姐已經在那裏露過面了,我不想讓他們知道這裏有我們的參與,所以這件事就拜託給你們了!”

拉斐爾用翅膀拍着自己的胸脯,將那銀質鈴鐺搖的鈴鈴響:“沒問題~~~包在我的身上!小菜一碟~!”

這一次,拉娜又看向了一直冷着臉的暗精靈。

她對着後者微微躬身說道:“這位應該就是領主口中的夜風小姐了吧?”

暗精靈微微點了點頭,她對於拉娜這個第一次來就喧賓奪主的做法,心裏是不太滿意的。畢竟她現在纔是這座城堡的女主人。

卻見拉娜似乎看穿了她的想法似得,對她躬身道:“克洛澤大人聘請我爲領地財政大臣,我這麼做也是爲了領地的經濟繁榮着想。

當然,我承認這些決定我直接跳過了咱們那位小領主,因爲我知道,如果我告訴他,他一定不同意我們對班卡茲趁火打劫。

我想您應該比我更瞭解他,他沒有那麼大的野心和慾望,而這些事….則需要我們來爲他考慮。畢竟小領主僱傭了我,我就不能吃白食不是嗎?”

夜風不置可否的冷哼了一聲,確聽拉娜壓低了身子又說道:“我們的小領主可是每晚都念到夜風大人您呢~~說你也不給他寫封信,也不知道您晚上有沒有想他,反正我可是不止一次聽他提起過您哦。”

夜風的眉毛一揚,這才轉過頭直視拉娜。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輕聲問道:“他…他真的這麼說了?其實也不是我不想寫信,而是領地這邊實在太忙了….而且他走之前讓我盯着城堡這邊的可疑人物,所以我才….其實我也是想他的。”

拉娜“啪”的打了個響指,有些自來熟的攬住了暗精靈的肩膀:“呵呵~我一定將您的想法如實傳達給我們的領主大人~~我相信他聽到您也想他….一定會很高興的!”

說完了這些,拉娜拍拍手道:“好了,現在我希望大家立刻動起來!另外胡波魯,將你的矮人工匠們全部召集起來!在我們向外掠奪擴張的同時,邊境防守也絕不能鬆懈!我聽領主大人說,這裏的建築材料儲量非常巨大,且各種礦石應有盡有?”

胡波魯點了點頭,拉娜便揮手示意散會,讓大家各自下去安排自己的事。

可是她卻唯獨留下了蜘蛛梅洛伊德。 只見拉娜先是微微躬身,然後靠近蜘蛛女,小聲道:“梅洛伊德大人吧?我聽領主大人說了,您是他最爲信任的身邊人之一,所以這裏有一個任務,非您莫屬!”

梅洛伊德意外地看着這個紅髮小姑娘,從她進來開始就一直嘚吧嘚嘚吧嘚個不停,這間議事廳都成了她的個人表演舞臺。

先是三言兩語擺平了小女妖,緊接着又和暗精靈套近乎,難道現在輪到自己了嗎?

不過她說自己是主人最信任的身邊人….這一點倒是沒有說錯!哼~先聽聽她要說些什麼吧。

梅洛伊德優雅的對拉娜躬了躬身:“拉娜小姐是嗎?首先非常歡迎您加入魔鷹堡這個大家庭,另外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請問拉娜女士,爲什麼你會將我們的主人一個人扔在三岔鎮?他的安全由誰來保障?”

“額….這個….”

拉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說:“其實我們的主人和那位銀獅公爵在一起,他安全的不能更安全了。我也是昨晚從銀獅公爵口中得知了許多消息,如果再配合上我們從班卡茲推理出的結果,那就說明魔林北部的幾個國家全部都已經動了起來!他們明面上是吞併瓜分班卡茲,實則是將矛頭直指銀獅子的迷霧之地呀!而那裏又與我們小領主的領地所接壤,所以我們無法置身事外,倒不如先行行動,爲自己賺取更多的好處呢~”

梅洛伊德點了點頭道:“說的有些道理,那麼你想讓我做什麼?”

拉娜張着嘴沒有出生,但梅洛伊德從她的口型中還是分辨了出來,她說的是“皇城”兩個字。

挑了挑眉毛,蜘蛛覺得這位紅頭髮女人有點意思!她居然想讓自己潛入皇城?她到底想做什麼?

梅洛伊德擡眼看了看左右周圍,示意讓對方跟着自己來。

不多時,她便走出城堡,來到了專屬於自己的一棵被蜘蛛繭緊緊包裹的樹洞裏。

那裏面乾燥且溫暖,既透氣又隔潮,實在是一處非常舒適的巢穴呢~

拉娜嚯了一聲,她脫下外套道:“沒想到您還有這樣舒適的單人間?如果可以的話,能不能給我也來一間?”

“沒問題,如果你想的話,”蜘蛛答道:“而且在這裏沒人能夠偷聽到我們的對話。”

拉娜抿嘴點了點頭:“剛剛我的確有這個顧慮,聽小領主說,在他的領地上已經被塞進了不知道幾個勢力的探子。而且這次他外出,其中一個目的也是爲了讓這些人浮出水面?”

蜘蛛點了點頭,伸出三個手指。

“我們抓住了三個活的,其餘幾人在行跡暴露後都選擇了自殺。”

“好,咱們先不說這些人,因爲有一件事我相當在意!我聽說在我們來之前,似乎西北方的太陽花大皇子進犯過魔林?”

蜘蛛攤了攤手,將太陽花與暗魔軍的交手大致介紹了一遍。

拉娜聽得很仔細,他用右手杵着下巴,皺眉道:“大皇子這一步果真是臭棋!如果我沒猜錯的話….他的後院已然起火了吧….”

“啊?”

蜘蛛一臉問號,不知道她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拉娜擺了擺手,沒有繼續說下去。而是重新回到了正題。

“那麼梅洛伊德小姐,我需要您立刻前往皇城打探消息!利用您的小蜘蛛們,看皇城以及西北方到底出了什麼事?還有霍爾格那位國王….似乎也有一些奇怪!”

梅洛伊德不確定道:“立刻前往?”

拉娜再次強調:“對!立刻前往!就是現在我們談話結束之後。”

蜘蛛深深看着面前這個紅髮女人一眼,吸了口氣。

“….好吧,如果這是主人的意思的話。”

拉娜笑着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呵呵~很遺憾,這是我的意思。”

蜘蛛驚訝的張大嘴巴,她沒想到這個紅頭髮女人還真是耿直啊。

“你的意思?”

拉娜不知可否道:“是啊,我的意思。你覺得我們的大人他會想到這一步嗎? 巫醫修仙手册 ,也沒有貶低他的意思,畢竟作爲一名領主,並不是凡事都要事事親爲的。許多事情我們下面的人就要替他考慮到。”

“那麼….”蜘蛛遲疑了一下又問:“這件事你爲什麼不和暗精靈商量?她才應該是主人最信任的人吧?”

拉娜笑道:“至於暗精靈大人,我另外有事拜託她~而且,作爲我們領地主母的不二人選,在領主大人不在的情況下,她必須在這裏坐鎮。”

“主母?”

蜘蛛意外的看着對方,對這個詞兒有些敏感。

拉娜解釋道:“沒錯~根據我和領主大人相處的這些時日來計算,他口中提到夜風大人的次數,是三十二次。而梅洛伊德這個名字,則出現了八次。你們二位都是排在他經常唸叨的名字前三名。”

蜘蛛納悶的問:“這個你也有記?我和那個暗精靈也差的太多了吧?前三名的另一個是誰?”

拉娜攤着手說:“很抱歉,另一個就是我的弟弟胡波魯。他被提及的次數是三十三次,比主母大人還要多一次。”

“這….”

蜘蛛啞然。

“而且,我在答應領主大人成爲他的財政總管時,還詢問了他領地內的人員結構。他在對我介紹時對您的評價頗高呢~他說過,領地內的一切事物都可以告訴您,您非常善於保守祕密和打探消息,且成熟穩重。

獸人傑森大人是個大嘴巴,什麼祕密都不能讓她知道,否則第二天全領地的人就都知道了。

小女妖性子冷漠,對這些東西都不關心,說給她聽也是徒勞。

主母大人雖然是他最信得過的人,可明顯的,這位主母並不擅長於和人打交道。

綜上所述,梅洛伊德大人您,纔是最佳人選~”

聽完了拉娜的分析,蜘蛛不得不佩服這位才第一天見面的紅頭髮女人。

難道她只用了一眼就看出自己一方几人的性格特點了嗎?這也太過匪夷所思了吧?

拉娜看了看蜘蛛,再次笑道:“呵呵~梅洛伊德大人也不用驚訝,畢竟這些信息我之前就從領主小大人的口中得知了,現在只不過在你們身上又印證了一遍而已。”

梅洛伊德站起身,這次是真心的作了一揖。

“拉娜大人,請允許我這樣稱呼您。那麼…我這就出發前往皇城,您還有什麼交待嗎?”


拉娜呲牙笑着,一副人畜無害的燦爛表情。

“呵呵~主要就是兩點我比較在意。一、老國王究竟發生了什麼?二、西北方到底如何了。”

梅洛伊德微微點頭,將自己的衣領豎起,直接轉身走出了她溫暖的巢穴,身影很快便消失在茫茫的大雪中。

拉娜看着對方漸漸消失的背影,嘴裏嘟囔道:“要是人人都像這位行動力這麼強的話…那麼我的工作就簡單多了~”


幾句話支走了梅洛伊德,拉娜又馬不停蹄的召集起胡波魯的矮人團隊。

“你們聽着!立刻給我着手建造一座要塞!”

拉娜將一張建築草圖拍在桌面上,她知道跟這些粗人說話沒必要拐彎抹角,直接來粗暴的就行了。

幾個五大三粗的矮人們慢條斯理的抽着菸斗,對拉娜的話絲毫沒有反應。

可當他們吧目光發在那副草圖上的時候,卻都猛地怔住了。

“這….這是你手畫的草圖?”

首席建造矮人強森驚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