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位仙界的大人物以封禁大陣,封鎖了這片位面世界的天地,以至於讓任何人都無法飛升,便是為了防止消息的泄露,而我將煉界大陣傳授給燭九陽,便是要以煉界大陣煉化天地,藉此來破解那位大人物的封禁大陣。」

「只要可以破解封禁大陣,到時候我便可以重獲自由。」

胡澤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旋即望向葉楓,道:「小兄弟,你我同樣都是地球的人,我希望你能幫我。」

聞聽此言,葉楓心中頓然有些哭笑不得,他怎麼也不會想到燭九陽的背後竟然還隱藏了胡澤這麼一個人。

所以,他一直都在破壞燭九陽的陰謀,說起來,也等於是在阻止胡澤脫困,這還怎麼幫?

「前輩,我該如何幫你?」葉楓如此問道。

胡澤低頭看了看還在流淌鮮血的胸口,沉吟道:「首先要找一個擁有九竅靈犀心的人,而後將金木水火土風雷陰陽九種本源之力融入九竅靈犀心,到時候我便可以重塑仙心,還能夠解除那位大人物在我體內打入的禁制。」

「然後便是開啟煉界大陣,破解那位大人物的封禁大陣,如此一來,我便可以重獲自由了。」

說到這裡,胡澤的目光中閃爍著湛湛的神芒,道:「只要我可以脫困,說不定還能將那位大人物藏在下界的那件寶物取走,說不定未來也有機會問鼎成為諸天萬界的至尊強者!」

葉楓略微皺眉,道:「按照前輩的謀算,倘若開啟煉界大陣,這片天地世界中的生靈怎麼辦?」

胡澤看了葉楓一眼,道:「小兄弟,想要成為武道強者,怎可有婦人之仁之心?只要我可以脫困,這片天地世界的生靈死活,與我何干?」


「更何況,煉界大陣乃是仙帝級大陣,以你和燭九陽的實力根本無法開啟,必須要灌注大量的精氣才行,到時候這片天地世界的生靈,正好可以凝聚出一股磅礴的精氣,用來催動煉界大陣!」

聞聽此言,葉楓目光閃爍,心頭凜然。

這胡澤修鍊一千多萬年,又被束縛困在此地八千萬年,對於他來說,只要自己可以脫困,天地萬物生靈的死活都可以不管不顧。

葉楓雖然對待敵人狠辣無情,殺伐果決,但若為了讓此人脫困而讓天地億萬生靈慘遭橫禍,這便會違背自己的本心,會受到良知的譴責。

胡澤似乎可以看透葉楓的想法,漠然道:「小兄弟,這片天地世界中若是有你在乎的人,你可以將這些人帶走,送到其他的世界。」

「除此之外,別無他法了嗎?」葉楓問道。


胡澤搖了搖頭,冷漠道:「小兄弟,事關我胡某的生死大事,不論是誰要阻止我,便是我的生死大敵!」

葉楓聞言神情一凜,胡澤的這番話可謂絲毫不加掩飾的透出了威脅的意思,即便兩人同樣都是從地球穿越而來的人,倘若他要阻止胡澤脫困的話,此人也會毫不猶豫的擊殺自己。

「前輩,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葉楓說道。

胡澤緩緩點頭,道:「看在你我同樣都是盤古界出身的人,只要你的要求不算過分,我都可以答應你。」

葉楓道謝一聲,指了指燭九陽,道:「晚輩有一個很重要的人,被他種下了傀儡印記。」

「這只是小事而已。」胡澤的目光望向燭九陽。

一直都保持沉默的燭九陽眉頭一皺,卻是苦笑道,「師尊有所不知,被我種下傀儡印記的那名女子,擁有九級冰神天賦,身懷水系本源之力。」

這燭九陽一身修為皆是源自於胡澤的傳承,所以在胡澤的面前,也都是以弟子自居。

「水之本源?」胡澤也同樣皺起眉頭,望向葉楓,道:「小兄弟,事關我脫困之事,這個忙,我卻幫不了。」

儘管同樣都是盤古界地球出身的人,但葉楓與這胡澤之間畢竟沒有什麼過深的交情,即使是葉楓已經說東極夢蝶對自己很重要,但在胡澤這邊,也比不上自己脫困更加的重要,所以毫不猶豫的便拒絕了葉楓的這個請求。

胡澤的反應,就如同一盆冷水澆在了葉楓的頭上,遇到一個與自己同樣從地球穿越而來的人,那份喜悅和驚奇,也都在頃刻之間不翼而飛。

一旦涉及到事關自身的利益,便沒有什麼所謂交情可言。

「前輩若是需要水系本源之力的話,我到時可以用來交換。」葉楓突然開口說道。

說話間,葉楓翻手將先天七寶葫蘆中的水系葫蘆取出,道:「先天道兵中內蘊本源之力,比之九級冰神天賦的本源,相差無幾。」

胡澤看到這隻寶葫蘆,眼睛頓時一亮,笑道:「七寶葫蘆同根而生,小兄弟的手上應該還有其他六隻葫蘆吧?」

葉楓自然不可能將其他的六隻寶葫蘆交給此人,於是便搖頭道:「前輩有所不知,這隻葫蘆還是我擊殺一個妖族天才搶來的,其他的六隻寶葫蘆下落如何,我卻並不知道。」

胡澤聞聽此言,眼睛頓時微微眯起,盯著葉楓看了許久,似乎是正在揣度他這番話中有幾分真假。

片刻后,他笑了笑,道:「既然如此,我便幫你這一個忙。」

葉楓當即道謝,將造化爐中的東極夢蝶放出來,讓燭九陽收走她身上的傀儡印記。

然而去除掉傀儡印記后,東極夢蝶卻是一臉茫然,愣神的望著葉楓,道:「你是什麼人?我為什麼會在這裡?」

葉楓神色一變,「夢蝶,我是葉楓啊,你不認識我了嗎?」

說話間,他望向燭九陽,怒目而視,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燭九陽淡淡的看了葉楓一眼,道:「當初設下傀儡印記時,傷了她的記憶。」

「失憶?」葉楓雙拳握緊,一雙眸子幾乎快要噴出火來。

但葉楓卻很清楚,莫說自己不是燭九陽的對手,即便他有這個實力,胡澤也不會任由他破壞自己的謀划。


看到東極夢蝶一臉戒備的望著自己,還有燭九陽,胡澤,傀儡印記似乎對她的記憶損傷不輕,傀儡印記在的時候倒還沒事,一旦傀儡印記被祛除,損傷的記憶便會體現出來。

她除了記得自己是誰,似乎對於其他的事情,都只有很模糊的記憶,至於與葉楓有關的記憶,則更是點滴不剩,一絲一毫的印象都不復存在。

葉楓嘗試著與她交流,直至過去了許久,這才讓東極夢蝶逐漸的對她放鬆了戒備,但也不至於說是完全的信任。

「前輩,若無其他事情,晚輩便告辭了。」葉楓驀然開口說道。

「小兄弟,好自為之!」

葉楓以陰冥死陣隔絕禁忌死氣的侵蝕,帶著東極夢蝶一起離開了這座死亡之城。

「師尊,為何要放過這小子?」凝視著葉楓離去的背影,燭九陽不禁疑惑問道。

他與這個胡澤接觸過多次,以他對胡澤的了解,斷然不可能因為葉楓與自己是同一個世界出身的人,就會手下留情。

胡澤淡漠的看了燭九陽一眼,道:「他的傳承來歷極其不凡,我之所以交好他,是不想得罪其身後的神域至尊,說不定日後我和你,對他還需依仗之處。」

「我讓你尋找的九竅靈犀心,你可找到了?」胡澤問道。

燭九陽恭敬行禮,回答道:「擁有靈犀心這種天賦的人本就極少,九竅更是罕見稀有,時至如今還未找到。」

胡澤頓然皺眉,「一百年後那位仙界的大人物便會降臨,在此期間必須要找到九竅靈犀心,否則你和我都要死,你知道嗎?」

「是,弟子明白。」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直至從死亡之城中走出,葉楓還感覺剛才的經歷,如同一場夢境。

燭九陽是胡澤的棋子,胡澤又是仙界大人物的棋子,這其中一環接著一環,那件被藏匿在九陽世界的寶物到底是什麼?又藏在了何處?

葉楓不禁想到了胡澤背後的那座黑色的門戶,那位仙界大人物將他鎖困在石台上,莫非那件寶物便是藏在那座門戶之中嗎?

胡澤被鎖困之地,是封禁大陣的所在,除了封禁大陣對他的鎮壓外,還有仙界大人物在他體內打入的禁制。

他要脫困,便要破解封禁大陣,還要以九竅靈犀心破解體內禁制,此人謀劃了八千萬年的時間,葉楓猜測八千萬年前九座大世界仙境強者的廝殺,最終數百位仙境慘死,說不定便與這個胡澤有著莫大的關聯。

但是不管怎麼說,面對這個胡澤,葉楓著實感覺到了徒呼奈何的無力感。

胡澤是仙君級的強者,雖然被封禁大陣鎮壓,又被挖去了仙心,他的實力也絕對遠遠超出仙王的層次。

不過葉楓也能夠看出,胡澤並不能隨便出手,只有在死亡之城所在的百萬里區域,才是他的領域,一旦超出了這個範圍,他若出手,便會受到極大的制約。

當初能夠從造化爐中將燭九陽救走,大概也是因為燭九陽的身上留有他的印記,所以才能夠跨越數百上千萬里的距離施展神通。

「你要帶我去哪裡?」

從禁忌死氣瀰漫的區域中走出來后,東極夢蝶便與葉楓之間拉開了距離,神色間很是戒備。

「你不記得我了,難道不記得你的幽然小姨了嗎?」

「幽然小姨?」東極夢蝶蹙眉沉思,似乎隱約還有些記憶,疑惑道:「我的記憶中好像有這麼一個人,小的時候對我很好,教我修行,你跟幽然小姨是什麼關係?」

聽到東極夢蝶還記得東極幽然,葉楓頓然放下心來,笑道:「我是你幽然小姨的兒子,在你的小的時候,你和我可是定過娃娃親的。」

「胡說八道!」東極夢蝶神色間儘是懷疑。

葉楓不以為意,調侃道:「你不記得了,是因為你損失了一部分記憶,你跟我回去,到時候見到我娘,你不就知道了?」

東極夢蝶輕哼一聲,「我就算是損失了記憶,為何偏偏將有關於你的記憶忘掉了?這說明你也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楓頓然無言以對。

看到他吃癟的樣子,東極夢蝶不禁輕聲笑了起來,或許是因為記憶損失的緣故,她忘掉了一些不開心的記憶,不再如過去那般冰冷如山,更像是鄰家的妙齡少女。

「有許多事情我都忘記了,你跟我說說以前的事情吧?」兩人一邊走著,東極夢蝶忽然開口說道。

葉楓看了她一眼,「你不懷疑我是壞人了?」

誰曾想,東極夢蝶聽他這句話后,卻是撇了撇嘴,笑道:「就算你是壞人又如何?我可是半仙境的修為,你才武聖初期。」

她揮舞著粉拳,似乎是在告訴葉楓,讓他最好不要起什麼歪心思。

葉楓啞然失笑,「你若想要知道你以前的事情,我到時有一個好辦法。」

「什麼辦法?」

「我可以讓你觀摩我的識海,查看我的記憶,這樣一來,你便不會認為我是在忽悠你了。」

葉楓微微一笑,直接便盤膝坐下。

被人窺探記憶,是武者之間的大忌,即便是親近之人,也會有一些自己的秘密,但葉楓卻相信東極夢蝶不會對自己生出歹意。

至於關於奪天造化功的記憶,則會有造化之靈自主屏蔽,不會被人窺探到。

「你確定你不是在開玩笑?」東極夢蝶詫異的看著葉楓。

如果一個人敞開心扉讓你查探自己的記憶,那麼一切的秘密都將沒有絲毫遮掩的呈現在別人的眼前。

倘若眼前的這個人心甘情願讓自己探查他的記憶,難道真的如他所說,我是他的未婚妻嗎?

就在這時,葉楓閉上了眼睛,「來吧。」

東極夢蝶深呼吸一口氣,旋即也盤膝坐在了葉楓的面前,「得罪了。」

她伸出一根手指,點在了葉楓的眉心處。

神識透過手指傳遞入葉楓的識海,整個過程都沒有遭受到絲毫的阻攔,這還是第一次,葉楓沒有任何的防備,任由別人進入自己的識海。

他的識海中混沌迷濛,一種種天賦所化的星辰懸浮在混沌中,如同古老永恆的宇宙。

一條大河奔騰在星空中,猶如銀河鎖鏈,這便是葉楓的記憶海,蘊藏了他一生之中的所有經歷記憶。

東極夢蝶的神識在化形而出,邁步在這片如宇宙星空般的識海,來到了記憶銀河的邊緣。

識海的中央,造化池中青蓮搖曳,葉楓的元神盤坐在青蓮中,左右懸浮一鼎一爐,頭頂通天塔虛影,微微一笑,道:「你一看便知。」

東極夢蝶不疑有他,神識化形成的身影,邁步走入了葉楓的記憶銀河中。

轟!……

頃刻之間,葉楓的種種經歷與記憶,便皆如泉涌,被她清清楚楚的感知到。

她看到了齊州城的葉家,葉楓因為無法覺醒天賦,而受盡了各種的屈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