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子涯使勁一輪工兵鏟,同時身體猛地後退。

前面那影子快速一閃身,躲過這一鏟子,緊接着就聽到山洞裏傳來聲音:

“你們也是參賽選手?”

“哎喲我去,我還以爲沙漠裏有熊,原來是人啊!”

江子涯是真心嚇出一腦門的白毛汗,頓時覺得虧得慌,這得浪費多少水啊!

隨着那人出聲說話,首先是一架無人機飛出來,緊接着在裏面走出一個眉清目秀的男子來,旁邊圍着一男一女,看模樣也是參賽選手。

這小夥子的長相,太俊俏了,要是留了長髮,那簡直是比女人都好看。

江子涯一打眼就認出來這認識誰,心裏想:“怪不得聲音有些耳熟,原來是這丫的.”

他不是很喜歡裏面這個人,慶幸的是,裏面的人肯定也不喜歡他。

“啊?哈哈,原來是花美男啊,你這是準備宿營了?這也太早了點吧?嘿嘿!”

江子涯臉上帶着笑,老朋友一般問道。

金陵這時候也認出來江子涯的模樣,對於這個人,金陵的印象不要太深刻。

畢竟兩家粉絲正在互掐,江子涯沒太關注,但是金陵這攬粉狂魔,卻是很關注這件事情的。

他沒有直接回答江子涯的話,而是反問道:

“你們這是準備在這山洞宿營?”

壬晴兒這小丫頭正要回話,卻聽江子涯先說道:

“不啊,我們倆還要趕路的,這麼好的天氣,肯定要到峽谷上方繼續趕路的……” 壬晴兒一愣神,心討:“這貨剛纔不是還嚷嚷着抓緊安營休息,怎麼突然變成連夜趕路?我失憶了?”

花美男眼皮一抖,笑道:“晚上在這峽谷裏趕路,可是不容易啊,光線太暗了!”

江子涯呲牙一笑說道:

“唉,爲了比賽,只能全力以赴了。白天峽谷裏趕路,晚上爬到峽谷上面乘着月色繼續趕路,一天睡三四個小時,累啊!”

說的這,江子涯還一陣搖頭嘆息,轉而反問道:

“你們這是準備在這是準備宿營了?明星選手就是不一樣,這麼早休息,卻可以走這麼快,我們這些業餘選手,真要更加努力了!”

花美男舔了舔嘴脣,眼珠一轉,笑道:

“我們也不會休息這麼早的,剛纔只是藉着這裏吃點東西,乘乘涼,晚上也還是要趕路的,這不,我們正準備出發呢,正好你們倆就來了!”

金陵說着,對着壬晴兒展開了非常迷人的微笑,那眼睛電力十足。

壬晴兒是誰?那可是十七八歲,正是絕對相信愛情的年紀,一顆心早就裝下了江子涯,任你再美的微笑,難道就能把小丫頭看飄了?

是的,看飄了!

小女孩的虛榮心,其實比男人還重。被這樣一個帥氣要命的美男子,帶着傾慕的意味注視,基本都得飄。

這倒不是喜歡他,主要是虛榮心,妥妥的滿足啊!

金陵一看壬晴兒低頭含羞,不敢看自己,登時高處不勝寒,獨孤求敗的想道:“唉!到底什麼樣的女人,是我一眼搞不定的呢?人生啊……”

尤其,他是知道江子涯和壬晴兒這對探險大賽CP的,現在在中心國也算得上家喻戶曉。想到這一點,他突然心裏動了惡趣味,那就是要不要拆散這一對呢?

這對他來說,是很有意思的小遊戲,而且似乎是個簡單遊戲。

於是,他保持着微笑,似乎在對這倆人說話:“要不要一起出發?他們兩個也是我半路遇到的!”

BOSS,向錢看 只是,說話的時候,一直盯着壬晴兒,而江子涯,似乎是不存在的。

壬晴兒聲音弱弱的,說道:“我們…”

剛說出倆字,江子涯就接話道:“我們倆還沒吃東西呢,總要吃點東西,休息一會才能出發啊,要不你們先走?”

金陵點了點頭,“哦”了一聲,說道:“沒關係啊,我們等你們一會,那你們先吃東西?”

江子涯是誰啊?安個尾巴就是猴,精得很!一看金陵這麼上杆子,就知道這貨估計肚子裏沒憋好屁。

壬晴兒擺弄着衣角,聲音更弱了:“我們…還要尋找食材,現在連水都只有半壺的!”

江子涯一臉無奈的點了點頭,道:“所以,別耽誤你們的時間了,你們先走吧,唉!”

金陵挺胸,昂首,拍着胸脯,笑道:“嗨,我還以爲多大點事呢,不就是點吃的嗎,我們這裏有很多肉食,分你們一些先吃飽再說。”

說着,一擺手,他身畔那名女選手就乖乖的拿處一大塊脫水的熟肉,遞給江子涯二人。

江子涯慧眼如炬,一看金陵對身後二人的態度,頓時就明白,他們不是什麼半路偶遇,三人壓根就應該是一個團隊。

而這個三人組合的主要任務,就是把花美男金陵,推上世界大賽。

事實上,也正如江子涯所料,花美男被一家名爲華藝的娛樂公司相中,大價錢簽約過來,此時更是出資買通兩名同樣優秀的參賽選手,在賽程中進行推進保護。

江子涯一看有肉,急忙接過來,撕下去很小一塊遞給壬晴兒。

而自己則拿着大大的一塊,往嘴裏賽。

這貨似乎也有點不好意思,還低着頭,彎着腰,揹着人在那啃。

金陵以及其身後的二人看到這一幕,心裏都在默唸:“要不要臉!要不要臉!要不要臉!”

是的,就是這麼不要臉!

壬晴兒倒是沒所謂,只是江子涯給她的肉塊實在太小了,兩口半就沒了。

她本想向江子涯再要點,但是卻發現,江子涯這時候也轉過身來,打着飽嗝,噎得直伸脖子,再看手上,哪裏還有肉的影子。

金陵驚訝的嘴巴微張,內心震撼:“臥槽,那麼大塊肉,這麼快吃進肚子,這貨是什麼牙口?”

所謂好人做到底,這麼形容不對!應該說,泡妞總要付出代價的。

於是,金陵很大方的說了句:“再給晴兒點肉,她都沒吃飽呢!”

身旁那女隊員略有猶豫,但是還是聽話的拿出一小塊肉,不及剛纔的一半大,但是應該足夠壬晴兒吃飽。

小丫頭接過肉,想都沒想,直接撕了一塊大的給江子涯,自己留了一小塊。

江子涯也不客氣,接過那塊肉,低頭,彎腰,轉身,然後就是吧唧嘴的聲音。

於是,和剛纔有些不同的聲音在金陵三人腦海裏回檔:“太不要臉!太不要臉!太不要臉啦!”

是的,就是這麼不要臉!

壬晴兒那一小塊沒吃完,江子涯已經轉身過來,在看手裏,肉光光。

金陵眼皮直跳,心討自己要吃這麼大兩塊肉,沒半個小時就是不成的,你看人家前後不到五分鐘。

壬晴兒看江子涯盯着自己手裏的肉,似乎在沉思,以爲他還想吃,當下也不管自己餓不餓,就把手裏的肉遞過去,道:

“江子涯,你還要肉麻?”

江子涯扭捏道:“我…那就再來點…哎喲!”

這點字剛說完,急忙一捂肚子,轉身就往遠處的灌木叢跑,然後就看這貨往植被後面一蹲,不猜也知道在幹嗎。

“怎麼不撐死你!”金陵心裏鄙視着。

足足七八分鐘,江子涯才捂着肚子,貓着腰走回來。

嘴裏還“哎呦,哎呦”個不停。

“不行啦,晴兒,我好像吃壞肚子了,疼死我咯,我走不了路啦,要不你和他們一起走吧,我真不成了,哎喲!”

江子涯疼的身體蜷縮着在洞口的石頭上,那臉疼的都變形了。

壬晴兒可嚇壞了,看着江子涯痛苦的模樣,急的都要哭出來。

“大江,江,你沒事吧?我們趕緊呼叫求救吧?”

小丫頭說着,就要動手按定位儀上的求救按鈕。

開什麼玩笑,這一按下去,可就死退賽了。

江子涯雖然蜷縮着,但是手速可不慢,畢竟單身十幾年。

一把抓住壬晴兒的手腕,說道:

“沒事,就是拉肚子,一會我弄點草藥煮了喝上就好了,別擔心,而且,要退賽,那也是我自己的事,你不要衝動!”

小丫頭想到之前,在大西雙,就是江子涯給自己治療的食物中毒,心中倒是妥定江子涯可以把自己治好。

這纔有些猶豫的鬆開了準備按求救按鈕的手…… 金陵一看,這是沒法一起趕路了,於是又側面的問了幾句壬晴兒,那意思是和不和他一起走。

內涵是:和我一起走,那是吃香的喝辣的,不帶吃一點苦的!

而江子涯則在一邊痛心疾首,眼淚汪汪的揮着手,讓壬晴兒跟着金陵他們趕路,別讓自己耽誤了她的前程。

這片段,怎麼看着都有點像當代電視劇的既視感。

但是,沒想到小丫頭極爲堅定,那就是一定要留下來照顧江子涯。不管在那蜷縮的江子涯怎麼使勁的勸壬晴兒快走。

壬晴兒就是不停的搖着頭,聲音都哽咽了,感動啊!於是,越來越像狗血劇片段。

金陵有點暈,心話:“不就比賽功夫分開幾天嗎?怎麼整的和生離死別似的?還有,我怎麼覺得這情景這麼眼熟,靈異啊!”

花美男由此想到關於這種突然覺得某個情景和環境似曾相識的一些類科學解釋。

眼看倆人難捨難離,金陵這還着急挖牆腳,於是忙說道:

“這畢竟是競技比賽,你這樣留下來照顧他,對自己的比賽會有很大的影響,江子涯若是無法繼續趕路,那麼他應該按動棄權鍵,退出比賽,而不是拖一個人陪着他,這不公平。”

花美男話剛說到這,還準備繼續說下去,旁邊的男子卻咳嗽了兩聲,花美男意識到了什麼,這才住口。

笑着說道:“不過朋友之間就應該這樣,友誼第一,比賽第二,我很敬佩你,希望比賽之後,可以請你吃飯!”

壬晴兒此刻焦急江子涯的病情,哪理會金陵在說什麼,於是滿口答應,這樣金陵三人才沿着較緩的斜坡,登到峽谷之上,沿着沙漠,藉着月色繼續趕路。

江子涯眼睛瞄着三人消失在峽谷上方,吐了一口氣,對着焦急給自己用手暖肚子的壬晴兒笑道:

“你這手可真厲害,捂這麼一會,真就一點都不疼了!”

壬晴兒一看江子涯臉也不抽抽了,痛苦的神色也沒了,蜷縮的身體也放鬆了,嗯,洗衣板的腹肌還在。

“真的不疼了?”

“一點都不疼了!”

“這麼神奇嗎?”

“就是這麼神奇!”

說着,這貨騰的坐起來,抓起一塊石頭,笑道:“而且,這裏還有含鐵的礦石,以後生火方便了,哈哈!”

不消片刻,篝火在山洞口燃燒起來。

倆人喝了點水潤喉。

星空璀璨,已是深夜。

江子涯站在篝火旁,看着山洞,嘆道:“在荒野之內,還有比這更完美的避身所嗎?我們休息吧!”

壬晴兒聽着這如發現山洞時一般的感慨,莫名覺得怪怪的,但是又說不出哪裏出了問題,但是就是覺得不對勁。

“到底哪裏不對勁呢?”

帶着疑惑,沉沉進入夢鄉。

金陵三人距離峽谷不遠不近,趁着月色趕路。

撒嬌BOSS追妻36計 一個個呵欠連天,顯然是睏乏的不行。

“金哥,咱們找地方休息吧,這樣壓榨體力,後面怕是撐不住啊,這賽程才走一半,還不到衝刺的時候啊!”

另一個男子也點頭道:

“這樣趕路,得不償失,會讓我們錯過很多峽谷內的資源,飲水飲食,再過幾天,怕是要成問題。”

金陵沉吟片刻,疑惑道:

“他們是怎麼做到一天只休息兩三個小時的呢?如果不想清楚這一點,我們的威脅很大啊!”

那女隊員沉默了片刻,對着金陵說道:

“我剛問了直播間的臥底,他們一直關注江子涯和壬晴兒的比賽,按他們說,這倆人每天最少睡六個小時,是最少!”

金陵一愣,喃喃自語道:“那麼,他們爲什麼撒謊呢?”

女隊員把自己的定位儀遞給金陵,輕聲道:“您自己看!”

金陵看到私人聊天界面,上面有臥底寫道:

“你們三人離去後,江子涯的肚子就好了,升起了火,在山洞裏休息睡覺了……”

花美男此時此刻算是明白,原來一切的一切,就是爲了騙自己準備宿營的山洞。

修仙之人生贏家 目的如此單純,順便還吃了自己的兩塊肉。

三人聊這些話題的時候,視頻直播都是關閉的。

金陵也不用藏着掖着,於是臉現怒色,罵道:

“王八蛋,竟然耍我,這個樑子,我定要找回來!原地休息,做沙坑避身所……”

…………………….

醫女狂炸天:萬毒小魔妃 黎明時分,天色剛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