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一點,那個關於世界命脈的潛在威脅,本來,夏樂就奇怪百花谷中爲何會有陰間的入口,而現在,通過兩人的談話,夏樂也明白了其中的原因,只是,這潛在的威脅究竟是什麼?居然能讓人間和陰間貫通聯繫在一起!那麼,仙界呢……

夏樂心中不禁猜測:是否,仙界也跟人間貫通了起來?

“嘻嘻,可不是嘛,人家就是喜歡你這種聰明……”

聽乾勢天說到自己得意之處,花飄零也不禁掩嘴笑了一聲。

“嘿嘿……我……咳咳……”

乾勢天眼中溫柔瀰漫,剛想說什麼,卻突然一皺眉頭,劇烈的咳嗽了起來……

“勢天,你……”

花飄零臉上立即動容,連忙伸出一隻手扶住了乾勢天,臉上滿是關懷之色。

“唉……”

重重嘆了一口氣,乾勢天衝花飄零擺了擺手,遺憾道:“看來,老子馬上就要歸位了……”

他這一句話中,包含着極不情願,甚至是有些無奈,不禁語氣上又兇狠了一些,說完這句,他輕輕的吸了一口氣,再次看向花飄零:“飄零,我要走了,默默也會跟我一起走,我走了之後,你就一個親人也沒有了,聽我的話,從此之後你就隱藏身份重新嫁個好人家吧……千萬別爲了我……去做一些傻事啊……”

“不要,人家生是你的人,這一世就只屬於你,不過,人家不會想不開去做傻事的,因爲人家知道,像你這樣實力通天的大人物,終究還會回來的……”

或許到了離別的這一刻,花飄零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淚水順着臉頰流淌了下來,可她卻還是強撐着嘴角的微笑,似乎真是要讓他最美的一面深深的刻畫進乾勢天的腦海之中。


“傻瓜,別哭了。”

乾勢天伸出一隻乾枯的手,輕輕撫去花飄零臉上的淚痕,愛憐的說道:“縱然我還會轉世投胎,但到了那個時候,我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人家不信,你又在騙人家了!”

花飄零死死抓住乾勢天那隻替自己拭去淚痕的手,依舊微笑開口道:“人家一定會找到轉世後的你的……”


“唉,聽我的話,找個好人家嫁了吧……”

乾勢天眼中似乎也有淚光閃動,想必這個一身實力通天的人,面對生死離別,心中也不禁動容了吧……

花飄零沒有說話,輕輕的撫摸着乾勢天的那隻手,靜靜的看着他,彷彿,看一眼便會少一眼……

兩人就彼此默默相視,眼波流轉之間,彷彿默契的訴說這一生的經歷與坎坷。

終於,乾勢天的身子忽明忽暗,夏樂也感覺到他體內的生命裏似乎將要走到盡頭。

在這最後關頭,乾勢天突然將自己另一隻手伸進懷中,從懷中掏出一本書籍,遞給了花飄零:“這裏面寫着五行齊聚之謎,等我歸爲之後,你就把這本書交給玄劍山宗宗主羅陽子吧……”

花飄零默默無言的接過乾勢天遞過來的書籍,眸子卻片刻沒有離開他的臉龐。

乾勢天的身子漸漸淡了下去,彷彿就這樣慢慢透明瞭開來,在最後一刻,他忽然深深呼吸,然後輕輕的說了一句:“忘了我吧……”

忘了我吧……

隨着乾勢天最終遺言,這位叱吒江湖的風雲人物終於走完了他曇花一現般的一生。

他的身體逐漸在原地消失,最終化爲一陣輕風,遠遠飄走了……

而花飄零的眼眸之中,頓時就空洞了下來,她還保持着握着乾勢天那隻手的姿勢,似乎自己的手中還尚有餘溫。

“人家不會忘記你的……”

花飄零在這最後一刻,終於喃喃自語的說了一句。

而這個時候,夏樂的心卻再一次緊張了起來,不爲其他,只爲乾勢天臨終前遞給花飄零的那本書。

他分明看到,書的封面上,赫然寫着“風雲虛幻”四個大字! 夏樂知道,乾勢天最後隨風而化甚至連屍身都沒有留下,正是因爲他體內的五行契根盡數毀滅,就連最後的一絲元氣也被他用在了跟喬淵五人和花飄零的告別上面才導致的,肉體耗盡了所有元氣,也就直接隨風消散了。

不過,這些夏樂都沒有多想,他現在想的卻是乾勢天臨終前遞給花飄零的那本書!

書的名字他可是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裏!正是乾勢天曾經親口說出的風雲虛幻!

他不是說風雲虛幻只是自己編造的一個謊言嗎?爲什麼此刻卻真的出現了這個地方?

還是因爲,這本名爲風雲虛幻的書,本就是一個謊言?


送給羅陽子?羅陽子……

他不正是自己五師父羅英的父親,那一代玄劍山宗的宗主嗎?

爲什麼要將風雲虛幻送給他?還是,只是單純的想栽贓嫁禍玄劍山宗?

可是,如果是栽贓嫁禍的話,這又是爲什麼呢?喬淵對自己說過,因爲五行仙人於羅陽子互通了一封信件,才讓羅陽子放棄了尋找羅英的念頭,並且閉口不提此事,那麼,五行仙人必然是付出了一定的代價才讓羅陽子痛割愛女,否則,堂堂一派宗主之女,豈能讓人奪去?

這個代價到底是什麼夏樂雖然不知道,但他應該確定一點,自己的上一世不會去嫁禍玄劍山宗!

因爲,羅英已經是自己上一世門下的弟子,雖然她不知其中的隱情痛恨玄劍山宗,但畢竟玄劍山宗乃是她出生的地方,雖然自十多歲後就被五行宗掠去,但十多年的記憶,縱然再恨,那對玄劍山宗肯定還是存有感情的!而且夏樂也知道,羅英平日雖然謾罵玄劍山宗,並對於當年不尋找自己的事情感到不滿,但夏樂依舊可以聽出羅英對玄劍山宗那一絲深深的眷戀!


所以,這次玄劍山宗若是被五行宗陷害的話,羅英表面上不做聲響,但最起碼暗中還會幫助玄劍山宗的!但是方纔乾勢天對喬淵說的那些話,好像並沒有不讓羅英知道的意思,也就是說,自己上一世的那個陰謀羅英也會知道!

既然她知道,那麼玄劍山宗若是遭殃的話,她很可能因爲心中存留着對玄劍山宗的感情,而將這件事情祕密的悄悄透漏出去,到時候,就違背了自己上一世的意思了!

況且,自己的上一世乃是睿智之人,更不會糊塗到這個份上,就算礙於羅英的情分,他也不會將這件陰謀嫁禍到玄劍山宗上去。

所以說,這栽贓嫁禍的用意,便被夏樂否定了。

況且,時至今日,玄劍山宗不還依然好好的存在着嗎?而喬淵也讓自己去給玄劍山宗通風報信,這就更證明當初自己的上一世,五行仙人,根本不會栽贓嫁禍於玄劍山宗了。

可是,這風雲虛幻不是隻是一個謊言嗎?

夏樂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過了多久,花飄零眼神逐漸清明瞭起來,他幽幽的望了一眼乾勢天消失的地方,然後,她終於拿起了那本風雲虛幻!

伸出一隻手,靜靜的在書的封面上輕輕撫摸着,花飄零似乎能感覺到乾勢天曾經在上面留下的體溫,她就這麼靜靜的注視了很久,然後,終於輕輕的翻開了書的封面……

夏樂趕緊湊上前去,看一看這傳說中的寶物的上面,究竟寫了些什麼……

風雲虛幻這一本書很薄,目測看來,大約只有不到二十多頁。

而花飄零的動作很慢,彷彿擔心書的紙張會因爲自己一不小心而被毀壞,夏樂看在眼裏,心中又是一陣沉默,他知道,花飄零哪是怕書會被自己翻壞,她只不過是懷有對乾勢天深深的眷戀才格外小心的!

也就在此刻,或許是因爲想要看到風雲虛幻內容的迫切心情,就連夏樂自己都沒有感覺到,他心中對花飄零那些壞的印象,冥冥之中,似乎已經漸漸消失了不少……

隨着花飄零慢慢翻開書的第一頁,夏樂的心也砰砰直跳了起來,雖然他知道這只是幻境,花飄零根本看不見自己,可還是不由得下意識屏住了呼吸。

而翻開書第一頁所用的時間,最長不過幾秒鐘,但此刻在夏樂心中,卻猶如過了一年一般漫長。

終於,書翻開了第一頁,只見上面不知道用什麼材料寫着七個猩紅大字:萬物負陰而抱陽!

這七個大字字體粗狂,筆筆相連,下筆之間更像是一氣呵成,給人一種放蕩不羈的感覺,夏樂只是看了一眼,便覺得字體中包含筆勢豪邁,大有一種包容萬物的胸懷!

看到這七個字,夏樂心中頓時升起一股莫名的平和,不由得心中一顫,他想不到,只是簡簡單單的七個字,就能給自己帶來這種奇妙的感覺。

“萬物負陰而抱陽……”

花飄零撫摸着七個大字怔怔的自言自語,彷彿體會着七個大字帶給自己的那種奇異感覺。

過了好一會,花飄零纔有喃喃道:“勢天,這一句話正是說明世間萬物都具有兩面性,有陰就有陽,有好就有壞……你是不是以此來告訴人家,你雖然一生實力逆天,卻還是經不住這輪迴的考驗,早早就踏上了黃泉路呢……”

花飄零的聲音幽幽,目光空洞,顯然意識已經到了極爲消沉的地步,若不是夏樂自己這一世見到了她,還真會以爲用不了多久她就會自尋短見,不過,饒是如此,聽上去,夏樂心中不免也有些觸動。

風雲虛幻的第一頁上,就簡簡單單的寫着這七個大字,而下一刻,花飄零已經翻開了第二頁。

這第二頁上,寫着一段話,不過,這段話已經使用了正規的字體,只見上面寫着:

“但凡世間萬物不離陰陽,逃不過金木水火土,不外乎休囚死絕;凡生命者,均尤其軌跡,亦包括人,而五行修煉之道更在其中,只不過五行亦是包羅萬物,亦分陰陽,卻更講究中庸之道,若能參破這點,方可初脩金木水火土之五道法術……”

這一句看似沒有什麼奇怪的,只不過是將五行之術的精髓凝鍊成了一句簡短的句子,而這一句,也就在夏樂小時候,不知道聽喬淵五人說過多少遍,所以,看到這句話的時候,夏樂心中不禁疑惑:難道,風雲虛幻只不過是本五行法術的入門典籍?

可接下來的一段,卻徹底讓夏樂打消了這個念頭。 只見接下來寫着:

“此書乃五行宗門歷代掌門嘔心瀝血所著……”

然後,夏樂便看到中間是一段歷代掌門的名字,擺在最後的一個名字,赫然正是乾勢天!而乾勢天還在自己的名字上面加了一段話:“此書最後一點瑕疵已經被我完善,我將是試驗此功法的第一人……”

乾勢天的這段話夏樂並沒有怎麼在意,而是接着看了下去,只見後面繼續寫着:

“其中包含了五行齊聚之謎,而五行本就在這天地之間共同存在,相互剋制,相互生存,這是整個世間的源頭,也是整個世間的命脈。但若是想要將整個天地都搬進自己的體內,卻幾乎難如登天,不過,經歷代掌門嘔心瀝血終於破盡此難關,凡得此書者,儘可同時修行五種五行於一體,修煉到頂峯,創出另一片世界也絕非不可能!!”

看到這裏,夏樂差點一屁股跌倒在地,這段話字裏行間顯而易懂,他怎能看不懂呢?

創造出另一片世界……這句話,還是深深震驚了夏樂,他知道,這世上的修煉者根本就是運用不同的手法將天地間的靈氣集聚到自己的身上來,就算是五行之術,也不過是藉助了天地間某一五行的力量,從而得到操控這種五行的能力。

但是,這世間本就是五行金木水火土凝聚而成,若然掌握了五種五行……那麼,就算是掌握了整個世界!

這麼說的話,創造出另一個世界來……就也並不是妄言了……

以往修煉之中,夏樂只不過是按照傳統的方法催動自己體內的契根加速成長,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去細細的研究天地間五行的構造,而這句話,卻一下就點醒了他……

帶着複雜的心情,夏樂又繼續看了下去……書上還有一段話……

“只是,在這世界之中,只允許一個天地存在,所以,同時修煉五種五行者,這世間僅可有一人,而且,修煉者須讓體內五種契根同時成長,才符合中庸之道。五行齊聚的法門一旦修煉,就會鎖定於修煉者的靈魂之中,因爲,就算是修煉者,也逃不過五行的束縛,只要修煉了這五行齊聚,那麼,縱然是死後再次投胎轉世,五行齊聚的靈性也依然捆綁在其靈魂之上……”

這段話並沒有說完,應該在書的下一頁還有後續,但只是看到了這裏,卻已經讓夏樂心中再次震驚的了!因爲上面這一段話分明就說明:這種五行齊聚的法術在這個世界上,僅允許一個人修煉,也就是說,乾勢天雖說只是試驗這本功法的可行性,但他卻是修煉此功法的第一人,也是最後一名修煉此功法的人,只要他不被形神俱滅,靈魂消失於這個世間,那麼,這個世界上,就再也不會有第二個人能修煉這個功法了,縱然會有第二人得到了風雲虛幻,但也修煉不了,至於強行修煉的後果,應該在下一頁上……

看到這裏,夏樂見花飄零還細細的品讀着這一頁,不禁心中有些着急,他是在幻境之中,根本不能親自伸手去翻動下一頁,不然的話,他恐怕早就不顧花飄零,自己去翻開下一頁了。

等了一會,花飄零終於看完了這一頁,這纔開始翻開了下一頁,夏樂趕緊湊上前去觀看,只見這一頁上只要零星的一句話:

“若修煉此法的人沒有魂飛魄散,那麼,縱然會有第二人照着此書修煉此法,那也決然修煉不成,五行契根也會消散於體內之中。”

看到這裏,後面就沒有了,而夏樂也是鬆了一口氣,他原本以爲強行照着風雲虛幻修煉的人會有很慘的下場,但看書上說明的結果,也只是說修煉不成罷了,並不會出現多麼恐怖的後果。

想到這裏,夏樂才終於明白,這風雲虛幻確實是天下第一至寶不錯!但卻也是最沒有用處的至寶!因爲第一個人修煉了,第二人縱然有了此書也無法修煉下去,而魂飛魄散,在這人間,卻也是極爲罕見的事情,往往人被殺死,靈魂就會進入地府,進而轉世投胎,就算是陳林研究出來的那種吞靈菌,在陽間也是極爲雞肋。

而魂飛魄散的事情,恐怕只有在陰間纔會發生了,但是,陰間通常並不存在死亡,魂飛魄散的事情就是陰間的規矩也咬的極爲死硬!不是在陰間犯下滔天巨罪的鬼魂,就不能受到魂飛魄散的處罰!就連夏樂在十八層地獄之中的時候,藉着機會逃跑的那些惡靈,也不能得到魂飛魄散的處罰,也只有那名紅鬼,這個倒黴的傢伙,大意之下才會被吞靈菌吞噬,真正意義上的魂飛魄散了。

而這個概念就是告訴夏樂,魂飛魄散在這個世界上是很難做到的!也就是說,五行仙人修煉了五行齊聚之後,就再也沒有人可以繼續修煉這門功法了!

所以,風雲虛幻這本天下至寶,實際上已經變成了一堆廢紙!除非轉世後的乾勢天,也就是夏樂,遭受形神俱滅,纔可以有第二人修煉此法。

而這時,花飄零也顯然看完了這句話,她輕輕的合上了此書,嘴中喃喃自語道:“鎖定靈魂嗎?這就好辦了,勢天,這世上……也只有你一人擁有五行齊聚的本領了,縱然是你轉世,人家也一定會找到你!”

花飄零這句話的語氣堅定,說出這句話的同時,她原本空洞的眼眸之中也終於閃現出了一絲希望……

接下來,夏樂突然感覺眼前一花,接着,面前的畫面陡然加速急轉了起來,他看到,花飄零將風雲虛幻放入了懷中,然後隨手朝身旁一劃,她的背後立即就開啓了一個空間之門,走進去之後,她卻出現在了喬淵五人的身邊。

而喬淵五人正聚在一起,顯然是商量着下山行動的策略,而乾勢天交給喬淵的紫煙魚骨,此時也已經掛在了羅英的脖子上。

當夏樂看見羅英脖子上的紫煙魚骨時,才驟然想起,這紫煙魚骨已經在他跟夏雨下山的時候,羅英就送給了夏雨。

不過,看到這裏,夏樂突然釋然的笑了,因爲自己的上一世也說過,這紫煙魚骨純粹只是一件駐顏的寶物,並不是什麼開啓風雲虛幻的鑰匙……

緊接着,花飄零在五人驚訝的注視之下,詢問了一下乾勢天方纔跟他們五人說過的話。

面對自己的師母,五人當然不敢隱瞞,雖然他們奇怪自己的師母爲何不去親自詢問自己的師父,但還是原封不動的將事情的原委全部都告訴了花飄零。

花飄零聽後眼中閃過思索的神色,然後又對喬淵五人安撫一番,並說五人的師父五行仙人此時已經開始閉關,自己並沒有機會親自去詢問五行仙人,所以這纔來詢問他們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