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

龐統對著葉楓點點頭!

等到葉楓離開后,龐統這才扭頭看向龐老,繼續詢問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你們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從進門開始,他就發現幾人的臉色不對。現在有看到龐老一臉凝重的樣子,龐統知道接下來的事情,絕對不同尋常!

「是有關吳府的事情!』

」吳府,怎麼又是他們。難道說,你們在外面碰上他們了!「

龐統瞬間反應過來!

」他們追蹤到我們煉器的地方,想要對我們進行誅殺……」

龐老說話的速度很快,不一會便是將事情的經過全部都說出來。

聽著龐老的敘述,龐統的眉頭慢慢的皺在一起,臉上露出慍色。當聽到龐老說道有關吳勝的事情時。龐統的臉色變得越發陰暗起來!

「老爺,雖然這一次我們僥倖贏了。但是我估計吳府不會就這樣善罷甘休,絕對還會捲土重來。我們要趁著這段事情,做好完全準備!」

「我明白了,你放心吧。我的心中自由打算!」龐統點點頭應道!

「龐老,清兒你們的傷勢怎樣了。沒有什麼大礙吧!」

這時,龐統將目光看向面前的兩人,關心的詢問道。

「已經好上很多了!」

小妻太嬌嫩,梟爺輕點寵 「那就好,你們先下去休息吧。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我好了!」

「嗯!」

等到兩人離開后,龐統在大廳內慢慢踱步行走,在腦海中開始認真的思索起來!

片刻后,龐統慢慢抬起頭,轉身做回到原來的座位上,開口輕輕說道:「派幾人去吳府,給我嚴密監視他們一舉一動。不管有什麼消息,都要給我彙報回來。另外,將外面歷練的人,全部都著急回來吧!「

」是!「

一道虛幻的聲音從大廳的角落裡傳來,只見一道虛幻的身影從角落處一閃而過,又快速消失不見。

」吳星,你真以為我龐統在著器城可以混這麼多年,是白混的嗎?又本事你就來吧,我倒是想要看看,誰更厲害!「龐統重新將桌上的茶杯端起,淺淺的飲下一口茶水,心中不止在盤算著什麼事情!

而至於葉楓,在回到自己的房間前。先讓府中的下人幫自己打來一桶熱水,將自己身體上的污垢全部清晰乾淨后,頓時感到渾身一陣清爽!

而這時,一陣刺痛從葉楓的胸口處傳來。葉楓低頭看去,忍不住嘆息一口氣,露出無奈之色!

只見在他的胸口處,又一道赤紅色的手印,清晰的烙印在上面。而在手印的中間位置隱約可見一個骷髏頭,看上去顯得極為的詭異!

默默自己胸口上的掌印,葉楓輕輕搖頭。伸手將一旁的衣服拿起,整齊的穿戴好!

這道掌印正是那日吳勝所留下來的。而經過葉楓這段時間的治療,也始終沒有辦法,將這個印記,消除下去!這讓他的心中有些無可奈何!

做回到床邊,葉楓將心中的雜緒全部收起。從儲物戒中又倒出幾粒療傷的丹藥服下后。開始繼續恢復自己的傷勢!

房間內一片安靜。在外面的庭院中,因為有葉楓的吩咐,所以並沒有下人過來打擾他。

整整一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葉楓雙腿盤膝坐在床邊,如同老僧入定般一動不動,身上散發出聖潔的光芒!

直到夜幕降臨,葉楓這才慢慢睜開自己的雙眼!

緩緩收功,張口吐出一口濁氣。葉楓拉在自己的衣領,低頭看向自己的胸膛,發現那道手掌的痕迹已經明顯的減輕,但是不知道為什麼,那道骷髏頭印記卻是一直存在與他的身上,沒有半點要減輕的跡象!

葉楓眉頭輕輕一皺,伸手按動那印記,也沒有什麼痛感再傳來。面對著奇怪的情況,葉楓也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打算在果斷時間在看看情況會怎麼樣! 葉楓起身走向桌前,想要給自己倒一杯水喝。

將水倒滿,葉楓剛準備端起杯子喝水時,突然手臂內的經脈收縮,失去力量。手中的茶杯也直接摔落到地面上!

「怎麼回事!」

葉楓抬起自己的手臂,進行查看。 許家二少 他將自己的拳頭擊握緊,卻發現並沒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彷彿剛才的一切是幻覺般。他低頭看看地上已經摔碎的茶杯,眉頭輕輕皺在一起!

最後葉楓搖搖頭,可能是最近自己太累了才會出現這樣的事情。他蹲在自己的身子,準備將那些碎片收拾起來!

但就在這時,之前那種情況再一次出現。手臂肌肉一陣收縮,不止如此一股如鋼針般刺痛感,從他的手臂內傳來。

還沒有等到葉楓反應過來,自己的身體為什麼會發生這樣的情況的時候。在他的胸口位置,如同火燒般的灼痛感席捲全身。

在如此猛烈的劇痛下,葉楓全身的肌肉全部都緊緊收縮在一起。葉楓張開嘴巴,大口喘息著。他想要喊出聲來。卻是發現自己的嗓子已經喊不出一絲的聲音,全身無力,就連抬起一根手指這一簡單動作都無法做到。

噗!一口鮮血直接從葉楓的口中噴出!一道赤紅色的血線從葉楓的眉頭處出現,順著葉楓身體內的經脈開始慢慢移動遊走。

隨著血線的慢慢移動,葉楓原本完整的皮膚竟然直接裂開,露出裡面的血肉。一時間血如泉注從傷口處流出。

葉楓身上的衣服很快就被鮮血所染紅,大量的鮮血慢慢從葉楓的身下向著四周擴散開來。葉楓顯得越加危機起來!

葉楓努力的掙扎著自己的身體,面色漲紅,額頭處的青筋高高暴起。但是無論葉楓如何去出挽救,卻依然沒有任何作用!

隨著鮮血的大量流失,葉楓的意識慢慢開始變得模糊起來,眼前的事物慢慢出現重影,而後模糊不清!

就在葉楓的意識快要陷入昏迷中時,房間的大門被人從外面打開,有兩道人影進入到房間之中。

當看到這裡,葉楓再也堅持不住。雙眼一閉,陷入到昏迷之中!~

「葉楓,葉楓葉楓!」』

而進入到房間內的不是被人,正是前來準備喊葉楓吃飯的龐清與龐老兩人。他們在靠近葉楓房間時,就感到情況有些不太對勁,這才慌忙將葉楓的房門打開。但是去沒有想到,剛一打開房門,就看到倒在血泊中,已經陷入到昏迷之中的葉楓!

見此情況,龐老連忙上前,將葉楓的身體扳過來,平放在地面上!

」龐老,你看的葉楓臉上,那是什麼東西!」

就在這時,龐清的目光注意到潛入與葉楓體內那道遊走的血色,不由大喊一聲!

龐老此刻也是注意到那根血線,心中一驚和。掌心處湧出一股元氣,一指點在葉楓的眉心處想要將那道血線控制起來。

但是那道血線似乎有著某種生命力,在感受到龐老元氣的波動,竟是直接掉頭,準備從龐老的控制中掙脫出去!

見此情況,龐老連忙抬起另一隻手掌,想要將其死死的控制住!

察覺到情況有些不太好控制的時候,龐清像是想到什麼,連忙轉身跑到房門口,大聲的呼喊起龐統來!

龐清響亮的聲音直接劃破長空,傳遍整個龐府上下。引得府中不知道情況的下人,紛紛駐足觀看!

另一邊,龐統在呆在自己的房間中,細細的查看手下傳遞迴來的信息。當他聽到龐清那充滿急切的喊聲時,不由一愣!

但隨即,龐統就反應過來。以為是龐清出現什麼意外情況。直接將手中的書信一扔,破門而出。身影連連閃動,朝著龐清聲音的方向快速趕去!

很快,龐統就看到正站在房門口,大聲呼喊的龐清,但是看上去,龐清一切正常,沒有什麼意外。雖然心中這樣想,但是龐統還是沒有停下自己的腳步,反而將自己的速度再次加快!

此刻,龐清也是看到龐統前來的身影,連忙快速招手起來!

「發生什麼事情了,如此慌張?」

來到龐清的身邊,龐統快速詢問道!

「不是我,是葉楓!爹你趕緊進來看看!」

顧不上解釋太多,龐清一把將龐統拉進房間之中。

剛一進入到房間中,屋內刺鼻的血腥味讓龐統的臉色有所變化。目光順著龐清手指的方向看去,就看到渾身沾滿鮮血的葉楓,以及正蹲在一邊,正在全力救治的龐老!

」情況怎樣樣了!」

龐統來到龐老的身前,蹲在身子。一邊查看著葉楓的身體情況,同時口中對著龐老快速詢問道!

「情況有些棘手,我從未見過如此東西。也不知道它是怎麼跑到葉公子身體之中的。我現在想要將其逼出來,但似乎有些困難!」

龐老快速說道,在他的額頭上已經浮現一層細汗!

看著龐老手中的動作,龐統微微思索一番后。對著身後的龐清快速說道:「去端一個盆子過來!」

「哦!「

龐清應答一聲,快速轉身將房間角落處用來洗漱的青銅盆,端放在龐統的身前!

」抓住他!「

龐統對龐老喊道!

很快,按照龐統的吩咐。龐清與龐老兩人各自站立一邊,將葉楓的身體扶起。

而這時,沒有了龐老的控制,那道血線又開始活絡其來,在葉楓的身體中四處遊走!

」爹?「

看到這一幕,龐清不由輕聲喊道。

」放心吧,不會有什麼事情的!「說完這句話后,龐統又快速將葉楓身上的衣服全部解開!

而此刻,葉楓的衣服上因為鮮血的原因,有的地方已經和傷口黏在一起。隨著龐統的動作,不由將傷口再一次撕裂開來,露出裡面鮮紅的血肉。

當看到這一幕,幾人的臉上都是露出一絲不忍。但是現在卻沒有其他的辦法!

而隨著葉楓身體衣服的解開,也是將的身體情況,清晰的展露在三人的眼中。

這時,三人的目光都是被葉楓胸口前的一幕,深深吸引住!

「爹,你知道這是什麼東西嗎?「 隨著葉楓的上衣被脫下,三人的目光頓時就被牢牢的吸引住!

「這是什麼東西?」

龐清的眼中充滿驚訝之色,扭頭看向龐統。

「不清楚,我從未見過這樣的印記!」

然而,龐統搖搖頭,說自己並沒有見過!

「我也沒有見過此物!」一旁,龐老也搖頭說道!

只見葉楓胸口處的那道掌印已經徹底消失不見,而那骷髏頭印記,卻是顯得越發的清晰起來,反射出赤紅色的光芒。在葉楓的胸口位置不斷閃爍!顯得極為妖異!

而就在這時,葉楓的身體突然一陣抽搐,將三人都是猛的嚇了一跳。

低頭看去,只見的葉楓的臉色在青紅之間不斷的變化著,情況顯得越加的危險起來!

「把他扶好!」

情況危急,龐統也是不在猶豫。對著身旁的兩人低喊一聲。

雖然不知道龐統接下來要做什麼事情,但龐清與龐老兩人還是用力將葉楓的身體穩住,目光看向龐統,等待著他接下來的動作!

很快,在兩人目光的注視下。龐統自己的腰間拔出一把小刀來。拿起葉楓的右手中指,刀刃快速劃過。一道傷口出現,但卻沒有鮮血溢出!

做好這一切后,龐統又連忙催動自己體內元氣。將雙手貼放在葉楓的胸口位置!

就在龐統將手掌放在葉楓的身體上時,他明顯感覺到有一股奇怪的力量向著他快速衝擊而來,想要將他手掌彈開!面對這樣的情況,龐統自然不可能就這樣放手。他調動自己體內元氣,直接對著那股力量衝去。直接將其生生壓制下去!

不知是因為龐統的力量太過去猛烈還是其它原因,葉楓的身體再一次顫抖一下,一口鮮血從他的口中湧出!

見此情況,龐統的臉上露出一絲無奈。擔心再次傷害到葉楓,他只好將自己的力量微微收回一點。

隨著龐統力量的收回,之前被他所壓制住的那股力量又開始蠢蠢欲動。開始劇烈的掙紮起來,並且對龐統開始反擊!

龐統的目光開始變得凝重起來,他一邊觀察著葉楓的情況,一邊慢慢加大自己手中的力量。

當看到葉楓的臉色有所不對勁的時候,龐統就開始將自己元氣收回一部分!

就這樣,在慢慢的拉鋸戰中。實力強大的龐統最後還是佔據上風,。開始形成一個包圍圈,一點一點將那股力量困在其中。

然而,就在龐統準備加大自己的力量想要將其一舉清除的時候。那股力量突然消失在葉楓的身體之中,再也尋找不到半點的痕迹,彷彿就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無比詭異!

面對這樣突然出現的變故,讓龐統感到有些始料未及。這股力量的突然消失,甚至沒有給他半點反應的時間。也讓他根本來不及去做其他防護的措施!

龐統有些不死心,又仔細的在葉楓的體內一遍又一遍的尋找起來。卻是沒有發現一點線索。這樣一頭霧水的龐統,有些愣神!

「爹,怎麼了。是不是有什麼麻煩?「

看到龐統的臉色有些不太對勁,身旁將葉楓一直扶住的龐清有些不解的詢問道!

萬法梵醫 「哦,沒什麼!」龐統不知道該如何去解釋剛才的一切,只能對龐清這樣解釋起來!

還是沒有辦法尋找那股力量。深吸一口氣,龐統只好將這件事情放到最後在打算處理。

而這時,他的目光鎖定在一處停留在葉楓眉心處的那道血線上。

因為擔心又出現與剛才同樣的情況,龐統將自己的體力分為兩股。開始從兩邊朝著葉楓的眉心處涌去。

似乎是感到到龐統元氣的波動,之前還一直靜止的血線又再一次活絡起來。似乎想要逃跑。但是已經做好萬全之策的龐統,自然是不會讓這種事情再次發生。

一鼓作氣,直接控制著元氣。將那道血線死死地困住。開始一點點向外面扯去。

面對實力強悍的龐統,那道血線沒有絲毫的抵抗之力。只能順著龐統的控制,開始一點點的來到葉楓的手臂處,朝著那根有傷口的手指處遊走遊走而去!

而隨著那道血線從葉楓的身體中抽出,葉楓似乎的身體似乎是承受了某種巨大的痛苦。全身的肌肉緊繃在一起,臉上露出猙獰之色。身體也開始不安分的扭動起來。想要將龐清與龐老了兩人的束縛掙脫開來。

「穩住他!」

因為葉楓身體的扭動,讓龐統的力量明顯顫抖一下,而被控制在其中的那根血線也差點逃脫,龐統連忙大喊一聲!

龐清與龐老兩人連忙用力,死死將葉楓的身體克制住。

「出來。」

隨著龐統的一聲低喝聲,那道血線直接從葉楓的手指處鑽出,掉落在地面上!

而這時,三人也終於是看清。這道血線就是一個什麼樣的東西。通體赤紅,如同一條蚯蚓般,掉落在地上后,還在不斷的扭動著自己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