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剛才江寂塵一劍斬出,聖道氣息捲動天穹,但凡融嬰境及之上的存在,皆可感應到。

有人敢在雲水城中動用上等聖器,還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那是在找死么?

此時,除了融嬰之境瞬息即至,後面那些築基、靈嬰境修士也紛紛趕來。

「是上古游龍聖劍的氣息,出現之人是……江寂塵!」

一位融嬰老怪漠然的聲音響起四方。

「傳令,通輯、搜捕江寂塵!」

另一位融嬰老怪直接開口下達命令。

與此同時,郭其山、清雅被盤問。

二人一致咬定是江寂塵出手了,以聖劍斬殺了段風、雷龍、風天行、洛京、章東、喬家三鬼等人。

最後,並擄走了常七公子和官小婧!

此言一出,震驚四方。

段家、雷家、風家、七玄派、喬家、常家、官家紛怒,揚言必斬江寂塵。

同時,他們動用手上頭力量,直接封城,不讓江寂塵有一絲逃出雲水城的可能。

暗處,常仙兒漠然觀看著。

她自然知悉一切,凌塵便是……江寂塵!

而江寂塵擄走了常七,也便是她的親弟弟,意在警告她……莫要多言!

「凌塵、江寂塵,難怪!」

常仙兒輕然自語,沒有顯露出一絲的情緒,然後轉身離去。

與此同時,江寂塵從黑暗中走出,但此時他已化身凌塵,除了臉色稍顯蒼白,便看不出有一絲的異常。

他此時在暗夜中疾行,向雲水內城區深入。

很快,來到了一座巨大的府邸前。

只見,府門之上有兩字,青府!

南州七大世家之一的青家青府,江寂塵順著青尋給他地圖玉簡尋到了這裡來。 ?化身為凌塵,江寂塵此時大搖大擺地走向青府。

外面風雨欲來、四方雲動,都在尋找江寂塵。

卻不知他此時已在雲水內城之中,正要上門拜訪青尋。

江寂塵很淡定,根本不怕自己的身份被揭穿。

畢竟,整個雲水城,也只有清雅和小哈斯知道凌塵是他的化身。

當然,以常仙兒的衍算手段及她所解到的信息,也必定知道了他就是江寂塵。

所以,他沒有殺掉常七,將他帶在身邊。

如果,他的身份暴露,不管什麼原因,他第一件事就是把常七殺掉。

常仙兒顯然是明白他的意圖,因此,不僅不會曝光他的身份,還會為他保守秘密。

不過,常仙兒這個女人很可怕,單從上次的布置便可以看出。

這一次,很難說她沒有後手。

這個女人太過難以捉摸,讓他感到憚忌。

心中轉念間,江寂塵已經走到青府大門前。

「天劍書院藥師系少閣主,前來拜會青尋小姐,煩請通告!」

江寂塵淡淡地開口對青家的守衛道。

這一次,江寂塵很順利,再沒有受到阻擋,直接被請了進去。

這讓江寂塵感嘆,這就是身份、地位的妙處。

像之前,初臨雲水城,便受到了阻攔。

這世間還真是夠現實殘酷的。

很快,江寂塵在廳堂之中見到了青尋。

再見青尋,江寂塵差點要認不出對方來。

江寂塵記得,青尋進入的是道靈秘境,非常的不凡,可以淬鍊、打磨靈身,讓其與天地道更加接近、共鳴!

而且,道身通靈,便有可能復甦祖上血脈!

這也是江寂塵來尋找青尋的原因。

因為,葯老頭告知他,青家祖上擁有青鳳血脈。

而青尋,有可能在道靈秘境中覺醒了一絲青鳳血脈。

如果能藉助青尋的青鳳靈力,也許可以催動鳳凰玉佩碎片。

這就是江寂塵的打算!

第一眼,江寂塵便已感應出,青尋真的覺醒了一絲青鳳血脈。

或許因為那一絲青鳳血脈的原因,此時的青尋高貴、冷艷,渾身散發著青鳳該有的高冷。

從前的青尋,總是一臉甜美的笑意,親切動人,讓人忍不住生出親近之心。

但這一刻的青尋,完全就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氣質,讓人很不適應。

而且,青尋也變得更加的美麗動人。

「凌塵少閣主,無事不登三寶殿,你直說吧!」

不過,青尋的甜美笑容雖已不再,但依舊是從前的直爽性格。

江寂塵很喜歡與這樣性格直爽的人打交道。

但青尋,他卻很憚忌。

他可是清楚記得,傳送大殿中,她差點向自己出手。

但最後又果決的退走,是個不在常仙兒之下的可怕女人。

江寂塵也很直接地道:「我是來談合作的,青尋小姐已經在道靈秘境中覺醒了一絲青鳳血脈,但若要真正的喚醒青鳳血脈,你恐怕還需要鳳凰傳承,甚至鳳凰之血,而我現在有鳳凰巢的線索,不知道青尋小姐感不感興趣?」

這一段話,江寂塵是以傳音方式說出,當然,他口上卻是客氣地道:「純屬慕名而來!」

他已感應到青家有強大人物監視這裡。

而有關這件事,他不想除青尋之外的第二個人知道。

至於青尋是否答應?

那根本不需要考慮的問題,只怕對方比自己還要著急、上心。

果然,聽到江寂塵的話,青尋嬌軀一震,眼中閃過一抹激動之色,但很快就被她壓了下去。

努力的調整情緒,然後青尋不動聲色地道:「凌塵公子,你第一次前來青府,我帶你四處走走吧!」

但暗裡,青尋傳音問道:「我怎麼能夠信你?」

江寂塵明著回應道:「我聽聞青尋小姐的道場不凡,可否帶我前往一觀?」

暗中,江寂塵傳音:「找無人處,我證明給你看!」

青尋應道:「並無不可,隨我來!」

於是,青尋帶著江寂塵越過重重樓閣亭台,最後走入一片青幽小谷處。

「此處可有耳目?」江寂塵傳音。

「本小姐的道場,自成一片空間,絕對放心!」

青尋無比自信的傳音。

江寂塵隨著青尋,踏入青幽小谷中。

剎那,異光流轉,江寂塵發現果然到了另一片不凡的天地中。

幽幽空谷,嬌花綻放,靈蝶飛舞,暗香送來小山流水,靈湖幽潭,一間木層。

很美、很靜、很悠遠,是一片可以讓人心境平和的地方。

且谷中布有不凡的聚靈陣,直接可以從虛空汲取靈力。

所以,這裡也是靈力濃郁無比,相當於白銀級的修鍊場了。

不愧青家的大小姐!

這些,根本是一般世家、宗門,更不是散修可比的。

修行資源、血脈都差距太大,這也是絕大多數大世家、宗門出來的子弟,修為都遠遠凌駕於他們之上的原因。

江寂塵稍稍感嘆了一下,然後他的七彩神念掃過四方,確信在這裡展出、催動鳳凰玉佩也無妨。

二人來到古屋大廳中,江寂塵直接取出鳳凰玉佩碎片道:「這就是線索!」

然而,看到鳳凰玉佩碎片,青尋臉色更冷地道:「這是雲水拍賣行的那一塊鳳凰玉佩碎片吧,我聽說了,是你花兩百萬枚七品靈石拍下這無用的東西,哼,此鳳凰玉佩碎片我們青家也有研究過,並無發現!」

江寂塵似早已知道青尋會如此說一般,他只淡淡地吟道:「凝念成鳳意綿綿,催靈化絲永不絕!」

聽到這句話,青尋身體驀然一陣!

因為在聽到這句話的時候,她那一絲覺醒的青鳳血脈竟然在生出共鳴之意。

「以此口訣運轉,凝出一絲絲青鳳之力,注入鳳凰玉佩碎片中!」

江寂塵繼續開口道。

都說到這份上了,青尋又豈能不明白?

鳳凰玉佩碎片需要

以鳳凰靈力催動。

而從前無法催發鳳凰玉佩碎片發生異變,那是因為根本沒有人能夠凝出鳳凰靈力。

那怕他們青家,雖傳言祖上是青鳳血脈,但也根本無法凝出真正的青鳳靈力。

因為他們沒相應的功法!

而凌塵剛才的口訣可以讓她凝出真正精純的青鳳靈力。

「這是什麼口訣?」青尋無比震撼、激動的開口問道。

「青鳳殘訣!」

江寂塵淡淡的回應。 ?青尋按照青鳳殘訣,運轉功法。

果然,體內那一絲不受她控制的青鳳靈力慢慢地被她凝聚出來。

而且,隨著青鳳殘訣的運轉,她可以感應到體內的青鳳靈力在以微不可察的速度提升。

可惜,青鳳殘訣只有兩句。

但對青尋來說,那已是無上至寶。

到此刻,她又豈有不相信凌塵的道理?

一絲絲青鳳靈力,雖然微小,但精純無比,而且受她控制,被凝練出來!

這是她從前都不敢想象的,而現在卻做到了。

這一幕真實的顯現出來,青尋的整具嬌軀都在顫抖……她太激動了!

「凝神、靜心,這只是剛剛開始!」

江寂塵在一邊提醒。

青尋心中凜然,知道自己失態了。

修行者,重心境!

而她以前一直覺得自己心境修行在同輩之中是最強的有數數十人。

但經凌塵這麼一提醒,她才驀然驚醒。

自己還差得很遠!

但隨之,他震驚於眼前的少年。

天劍書院藥師系少閣主凌塵!

她之前也聽說過,於最近崛起,但她一直不以為然、不曾放於心上。

直到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錯得離譜。

眼前的少年,絕對的神秘、強大,給她深不可測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