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一個加了電音特效的聲音響起。

那隔著錄音棚的玻璃上也出現了畫面,眾人看過去。

「接下來請各位唱作人,逐一進入錄音棚,試唱本輪表演歌曲的demo。試唱順序完全由各位自行決定,全部試唱結束后,你們必須對全部唱作人進行一到八名的排序。我強調,排名不得並列,不得棄權。綜合所有歌手內投產生的排名,將成為本輪各位挑選對手的重要依據。現在demo試唱正式開始,」

話音剛落,眾人就開始我看你你瞅我,有人的椅子坐不住了,有人的屁股跟灌鉛一樣。

封程便是後者,他可不想第一個上。出風頭的事情就讓他們來吧,苟到最後才是最穩妥的。

三十秒過去,眾人大小瞪小眼,都憋不住笑了。

終於,王華半站起來,「我上了啊。」

長著一副陽光清秀臉的小孩小跑起來。眾人沒想到是這王華這麼剛。

第一個上壓力肯定會很大的。

封程心裏也暗嘆,果然出道幾年的就是不一樣,自己比他還小,膽量卻不夠他的一半。

或許,他把這個當成節目,而自己真的當成了比賽。

就在所有的注視下,王華出現在玻璃後面,他沖着眾人笑着打了個招呼,然後帶上耳機。

他在原地深呼吸了加下,「太緊張了我。」

前奏響起,王華開始唱了起來。

這是一首旋律有點悲傷的歌曲,但是歌詞還是積極向上的。王華清澈的嗓音讓這首即便旋律悲傷的歌曲也讓人聽得有一種暖暖的感覺。

獨特的少年音就是王華的優勢。

但在高音部分,他唱破音了,眾人也沒想到,他演出無數次了,可能有點小感冒?

但還好是demo互聽環節,不是正式比賽,但排名肯定會有影響。

唱完,王華臉紅的逃離現場。 賊人不斷的磕頭,「姑娘,我真的錯了。我不是故意的,就是這年頭不動鬧荒災。我也是沒有辦法才跟蹤你們兩個,就想討點吃的。」

柏輕音眯了眯眼睛,怎麼總有些不相信?

綠蘿氣呼呼的,「這年頭怎麼還會鬧荒災呢?分明就是你在撒謊。有手有腳的,你難道就要來偷東西嗎?也不看看我們家小姐的身份。」

柏輕音舉起手,讓她冷靜一下。在賊人的身上盯了幾秒,最後發現他身上一個袋子有些特殊。

她快速的把賊人身上扯下來,那賊真想阻止都來不及了。

「這種袋子的款式,我怎麼看着有些熟悉?」

她盯着袋子陷入了沉思,在京城裏面,這種袋子是沒有見到的,而之前好像在大金國。就看到了類似這種袋子。

柏輕音眼睛變得危險了高冷,她嘴角一勾,露出一絲冷笑。

「你還敢撒謊,這帶着明顯就是大金國的,你真的以為我是傻子嗎?」

賊人見她識破自己的陰謀,快速地從口袋裏面抽出匕首,但是她的動作怎麼可能比得了一邊的侍衛呢?

綠蘿下意識的就要擋住,卻被柏輕音拉着滾向了一邊。

賊人和侍衛糾纏在一起,沒過幾招就被侍衛給拿下了。

「先把人給我抓活的帶回去。」

她的話剛說完,這個賊人就咬舌自盡了。

「啊!」綠蘿嚇了一跳,捂住了眼睛。

柏輕音眉頭一皺,趕緊飛衝過去,卻已經阻止不了這個賊人已經自盡的事實。

「居然死了」侍衛立刻跪在了地面。

「娘娘請不要擔心,屬下待會就把人給帶回去研究。這恐怕是大金國的細作進入了我國。現如今,京城裏面也不潛伏多少細作。」

「你們先把人帶回去,把這件事告訴陛下。」

柏輕音想到了白天寧芷涵的話,看來魏治庭已經投奔大金國。他的目的是想要奪回自己的皇位。

而他們夫妻兩人就成為首當其手的對手。

「娘娘,你沒事吧?」綠蘿後知後覺才來詢問她,柏輕音搖頭,「我沒事,你應該還好吧?」

有些愧疚,今天晚上本來只想和綠蘿出來逛一逛。沒想到卻出了這一幕,讓兩人都有些掃興。

「奴婢沒事。娘娘相安無事就好。」

柏輕音總覺得事情已經超乎他們的想像,大清國的細作已經潛入了京城。現如今京城裏面也不知存在多少細作,恐怕日後會對京城造成威脅。

兩人匆匆回到了皇宮。柏輕音把這件事告訴了魏治洵,並且和他說應該如何處置。

「你是說大金國想吞併魏國?朕最近也在調查這件事,剛好有了些眉目。」

如果魏治庭已經投奔了大金國。那麼,接下來的動作就是對付魏國,也就是魏治洵有可能會被大金國的細作處置。

「最近皇后還是不要離開皇宮。就算是要離開皇宮,身邊也要多帶幾人。不然我不放心。」

柏輕音眉目溫婉對他一笑。「放心吧,這件事我已經有了解決的辦法。就算是大金國的細作,那又如何?在我們的地盤還能囂張不成?」

不管是大金國的細作,或者是其他叛徒。通通都不可能比的上柏輕音的下屬。

在這京城裏面。柏輕音還掌管着一個組織,那就是天下商會。在這商會裏面,所有的消息都是來自四面八方全國各地。

作為會長的柏輕音,想要小道消息,對她來說還是很簡單的。這些大金國的細作,想要在魏國的土地肆無忌憚的作孽,這是天理難容。

第二天,柏輕音喬裝打扮來到了天下商會。

進入商會的時候,掌柜看到是她來了,非常熱情的迎接,臉上還洋溢着激動的神色。

「會長,你終於來了。」

他們都知道會長是神龍無首。鬼出神沒的人,但是在商會之中,卻是一個很神奇的存在。他們的商會要是沒有了這個會長,那就是群龍無首。

「今天大夥都在,我也想直接說一點事情。這段時間也沒怎麼來?大家還好吧?」

別小看這個小作坊的掌柜,他也是商會的其中一人。很多時間都是在負責商會的小道消息。

柏輕音就是看他做事勤快,人又聰明。才讓他繼續呆在這個小作坊。

「自然是好的,除了有點想念會長。」

柏輕音無奈一笑,走進了商會裏面的大廳。一張張面孔都是他們熟悉的人。

商會裏面的成員都是來自湖四海的商人。

今天柏輕音也是有目的而來的。

「各位,請向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天下商會的會長。今天會長在這裏。大家先聽一下,我們會長的話。」

其他成員都有些好奇的盯着眼前喬裝打扮的「男人」,長相倒是挺俊秀。只不過沒想到他們天下商會的會長居然是這種人物。

「我作為天下商會的會長,本應該好好帶領你們。可我最近事情較多。可能有些虧待大家,今天在此向各位賠禮道歉。」

她很講義氣的抱拳。商會有一部分剛新進來的,都有些不服氣。

「原來,我們的會長就是一個小男孩啊!也不過如此。」

這些剛進來的成員,對會長不熟悉。自然是沒把他放在眼裏。

「這裏是一萬兩。作為大家的見面禮。也是我作為會長第一次來給大家的賠償。各位作為我天下商會的成員,怎可怠慢?」

她笑着說完,把手裏的錢從大廳的高台一揮而下。

看着商會的成員都瘋狂的搶着地面的銀兩。柏輕音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會長你今天來是有什麼事情嗎?有需要的地方可盡情吩咐,小的去做。」

「這段時間你跟着我,就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的確是辛苦你了。」

會長說話讓人摸不著後腦袋,掌柜都有驚無恐。

「會長你說的,我們大家都是天下商會的成員,為了商會顧前忙后,這是理所當然。」

「很好,我希望各位都能像掌柜這樣。只要你們好好跟着我。這錢還不是輕鬆賺到的事情嗎?」

就好像是今天在這裏隨隨便便就把一萬兩揮灑出去,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

。 才出三日,給三王子的占卜就應驗了。

三王子到月卿面前時狼狽得緊,發梢還不住往下滴著水。

「三王子這是打哪兒來啊?」月卿好整以暇地看著他。

三王子有些窘迫,道:「曄池。」

月卿好奇道:「怎麼不去換身衣裳?」

「找你有事。」三王子的眼神難得的認真。

「徐國一直兵力強勁,即便是內亂我們北翟也不一定能打得過,你憑什麼認為這次一定能打到都城?」

月卿眼睛眨也不眨地道:「因為這回,天命站在我們這邊。」估計徐國那邊也是這麼想的吧?

薔薇仙子在那兒,一定會透露天機給醇親王。就不知這次天命的變數她能不能瞧得出來。

「雖說天命在我們這邊,可作戰也要確保萬無一失。」月卿裝模雲陽地掐指算了算,「下月初是個好日子,爭取一舉攻到徐國都城。」

三王子目光閃了閃,「不急,還有那三個沒應驗呢。」

月卿輕笑了下,抹平衣角的皺褶,「等著吧,不出五天全會應驗。」若是不應驗金手指不是白開了?

……

月卿再看到三王子,已經是他穿著戰袍站在高台上點兵的樣子,一身甲胄倒是和平時截然不同。

「此次若是真能奪了徐國,說不准你能坐上皇位。」月卿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鼓勵。

「這是本王要上戰場了,你小子是感覺本王回不來了?還你的我的。」三王子笑著,瞧著沒有怪罪她。

「影呢?」月卿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沒看到他。

三王子:「在暗中藏著呢,本王不在的時候就負責保護你的性命了。」

月卿撇撇嘴,道:「別了吧,本大仙要是自己都保護不住豈不是很廢物?」

三王子笑道:「你也說了,你這麼個大仙為我算了那麼多事,一個人留在這兒豈不是招人怨恨?本王還想留你做謀士呢。」

「既然如此,就該帶我到戰場上。」這樣時局不利她也好扭轉過來。

三王子上下掃視了月卿一下,似乎在嫌棄她這小身板太過瘦弱。

「我雖打不了仗,但也是當軍師的一把好料。」月卿指了指自己的腦袋。

此人當真是膚淺,她腦子這麼好使都看不出來嗎?

三王子還是搖頭。

月卿也無可奈何,既然他不想讓她操心,她也樂得清閑。

「小心內應,言盡於此。」月卿最後貼近他耳朵小聲道。

三王子應了一聲。

月卿見他聽進去了便拍了拍他肩膀走了,轉身時三王子的耳根紅了好一陣,可月卿並未發現。

三王子騎在馬上摸了摸自己發燙的耳根。

怎麼回事?他害羞了?對一個豆芽菜一樣的男的?!

不不不,絕對不是,絕對是因為耳朵怕癢的緣故。他才不是斷袖……

三王子收了思緒,一聲令下,三軍齊齊行進。場面之壯觀,讓大地都為之震顫。

大地真震顫了,在兩國邊境發生了地震,一條巨大的鴻溝分割開兩地,又給這事造成了變故。

月卿知道時,便抱怨:「天命大大怎麼回事?坑我?!」 0193大佬,求放過!

焱心炎火以為元神被它暴走後的威力嚇傻了,得意的迅速收縮起來;火團疾速的變小,想要一口氣直接拿下元神。

「就是現在!」

焱心炎火狂喜得意之下,那道意識也因為極度興奮而剎那間不經意的暴露出了位置。

雖僅僅只有短短的一剎那便轉瞬即逝,但還是被全神貫注的元神捕捉到了。

輕輕抬起小刃斬了出去。

這一刀更快,威力更大了。

又是這風情的一刀,焱心炎火有一次的被一刀斬成兩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