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恐怕是一艘來自外太空或者是其他位面的飛行船,從屍體來看,絕不是人類或地精等生物所建造,也不知是什麼時候墜落在這片海區,有史以來,人類就有這片海區的傳說,它的墜毀肯定早於人類有記載的歷史。」王啟年說到。

他們正在議論,船體已離開海底有二百多米,空中浮島的魔法之光也在照著它。王啟年陡然發現大屏幕上出現了異常。


「不好!」王啟年叫到。

大屏幕上一閃。便是一遍雪花,接著空中浮島發射出的魔法之光像遇到什麼阻擋,塔靈大衛開展報警:「警報!警報!下方船出現異常,有強大的魔能反應。各種信號都被切斷!評價能級。極度危險!」

王啟年立刻叫到:「大衛。立刻升高空中浮島,同時,魔法能罩開到最大功率。我到下方去看一看!」

王啟年說完之後,空間門立刻打開,他一步邁入其中,空中浮島一下子現出七彩一樣的光芒,像一隻巨大的七彩蛋,同時迅速爬升。

下面四條打撈船得到了警報,魔法機器立刻開始放繩,同時迅速向四面開著馬力,海面之上,開始形成一個漩渦,迅速擴大,眼見就追到了四艘打撈船。

王啟年卻出現在巨大的破洞前,他不是不想直接傳送到船的裡面,卻發現不能夠進入,空間已經被封死。

王啟年一出現在外面,就發現船體通體散發出綠光,已經不是那種磷光,但明顯有一處大洞,在海面下七八百米的深度,承受七八十個大氣壓,幸虧王啟年是一個半神,身外神域已經展開,水火混和,形成了平衡,生命與死亡自然洽合,王啟年所領悟的四種規則各自顯現出來,頭頂之上有一株大樹,頂著一個太陽和月亮,王啟年的身邊芳草鮮美。

它一出現,立刻在周圍空出約有畝許的空間,連船體的綠光都被神域所壓制,王啟年邁步從洞口進入,洞口很大,王啟年好像一個小人國的居民。

王啟年一到裡面,他還是第一次真的置身其中,雖然剛才從影像中已經看到,怎麼也不如親身所見來得震憾。

裡面空間很大,許多魔法陣都亮了起來,流光溢彩,一股宏大的魔法力量在彙集,它必須停下來!

王啟年想著,就在這時,一道灼熱的光線射向王啟年,但到了王啟年的神域中,自然消散,王啟年剛要反擊,一個高大的人影出現在他的面前:「入侵者,你是什麼人?你不同於魔鬼!」

「我是伊安國的魔法部長,你又是誰?怎麼同魔鬼聯繫起來?」王啟年說到,他感到高大人影並不是人類,因為背上的著一對光翼,而且說的是一種從未聽過的語言,但王啟年居然聽懂了,他並沒有用通曉語言的魔法,不過此時已顧不上這些。

「伊安國?這是什麼國家,究竟過了多少年?」那個人影自言自語道。

「你究竟是誰?」王啟年又問到。


王啟年不知道,外面一剎那間漩渦停了,眼見得幾艘船就要落在漩渦中,就停就停了,好像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我不是生命體,我是這艘飛船的人工智慧系統,我的代號r46793,是米洛爾帝國的艦隊驅逐艦的人工智慧體,我們與地獄位面發動了戰爭,我們所在位面徹底敗了,最後位面崩潰,這艘船被捲入位面崩潰時形成的時空巨洞裡面,不過地獄位面環境也徹底的荒廢了,我沉睡了多少年,剛才被打攪醒來,發現船上能量已經不多,另外船體內部破損嚴重,你們這個位面是什麼位面?」r46793問到。

「我們還比較原始,我們叫自己所在的位面為主物質位面,所在星球為後土星,在萬年以前,曾有過一個文明,為地精文明,后毀於核火之中,這一季文明以魔法為主,這艘船至少墜毀了數千年,我們根本民間的傳說,因為這片海域異常,馬尾藻異常生長,還有殭屍,被稱為船隻墳場,我們發現了這艘船,故來打撈。」王啟年說到。

「主物質位面?」r46793顯然不知道這是一個什麼位面,「那麼,地獄位面你們聽說過么?」

「我們所稱的地獄位面,不知道與你們所說的地獄位面是否是同一個位面,到處是火山毒氣,樹木生長得很奇怪,大片荒漠化,它有一顆太陽,遮蔽的半個天空,其中有生物,被稱為魔鬼,卻有多種,最低等的是小劣魔。」王啟年說到,他畢竟去過地獄位面。

「我們所說的地獄位面,當年也是青山綠水,只是我們稱之為地獄,其中有生物,和我們類似,與你們不同,身有雙翼,但地獄位面也受到嚴重破壞,甚至我們將他們驅向了恆星,你說的太陽這點,倒像是我們武器使用的現象。」他說著身影閃了二閃,他苦笑到:「整個船受到重創,當日中了數十炮,能罩雖然防住,不過許多部件和魔法陣都受到重創,最後甚至被開了一個洞,又受到魔鬼污染,看來,我要散去了,你們魔法技術雖然起步,但也造出空中浮島之類的東西,船落到你們手中,不知是禍還是福,希望你們能走得長久一些。」

他說著,身影更是閃爍不停,一下子散去,接著魔法陣中各色靈光一陣錯亂,海面上又是波濤湧起,不過這回並沒有規律,只是水柱四起,如同開水鍋一樣。

王啟年身外神域光輝迅速擴大,所過之處,魔法陣依次熄滅,王啟年所到之處,一切都沉寂下去,連金屬的磷光都消失。

魔法塔中,屏幕依次恢復,四條章魚並沒有損壞,此時出開始正常工作,數據開始傳遞到船的表面四艘無人船中,通訊鏈路開始恢復,他們開始看到王啟年。

王啟年面前出現了一道空間門,邁步走入其中,他又一次出現在魔法塔中,發出指令,四艘打撈船又開始向中間開來。

「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傑西卡問到,阿特拉斯等人也帶著疑問的目光也投向王啟年,王啟年將其中情況一說,眾人倒抽了一口涼氣,特別是兩個位面的大戰。

阿特拉斯說到:「你這一出,我倒想起來了,地獄位面我聽出一種說法,我在一本古老的典籍上看過,十多萬年前,地獄位面不是地獄,和我們的世界很相像,當時魔鬼們很幸福,有著巨大的船,甚至能夠跨越位面航行,但由於神罰,位面一切都變化了,變得環境惡劣,人員大量死亡變異,魔鬼依仗祖先的魔法,苦苦掙扎,但艱苦的環境,竟然造就了一批魔鬼。我以為這是一種傳說,荒誕不經,但從今天看來,有可能是真的。」

王啟年一陣沉吟,傑西卡說:「你怎麼不說話了?」

「適者生存,在惡劣環境中,他們發生了進化,想不到地獄位面有這樣一段歷史,阿特拉斯,你是在什麼地方看到這段記載?」王啟年說到。

「我想想,是在蠻洲的一處九柱神廟的廢墟中,對了是一本叫做《太陽神紀事》的殘本中,太陽神埃蒙.拉所說。」阿特拉斯說到。

「看來,智能文明的發展險阻重重,兩方的武器都比我們所擁有維度武器更先進,威力更大,智能文明越先進,毀滅眾生的能力也就越大,看來,越先進的文明,只有自身道德水準和它配套,才能長久下去。」王啟年不禁長嘆一聲。(未完待續。。) 船終於浮到水面上,長達一百五十米,比四條打撈船都長,不過,王啟年並沒有命令他們將船從海上運走,而是從空中浮島上,利用魔法池發射出強大的魔法力量,硬生生將船到時候攝取到空中浮島上。

二十多名魔法師在傳奇法師帶領下,在魔法池的龐大魔力牽引下,個人和魔力合為一個整體,才完成了這個壯舉,王啟年和幾位傳奇法師浮在空中,不停用魔力校準方向,費了幾個小時,才將巨大的船體安置好,幸虧空中浮島巨大的面積。

王啟年命令海面上船返回伊安國,同時下令他們保守秘密,而空中浮島卻高高在雲天之上,甚至切入異空間,二十幾個魔法師在飛船旁邊用法術豎起高牆,甚至修築了屋頂,就是上了空中浮島,也看不見船體。

王啟年和幾個傳奇法師早已進入其中,先對各類魔法陣進行臨募,還有許多東西,進行一一研究,傳奇法師組成數個小組,一個傳奇法師帶一個小組,幾乎是沒日沒夜的工作,經過一個多月,才將魔法陣大體弄清楚,王啟年在其中綜合協調,對王啟年來說,也是收穫極大,從飛船的動力到武器,從控制系統到維持生命系統,從加速度的抵消到重力生成系統,一系列魔法陣甚至還有魔法理論,王啟年收穫極大。

這一個多月,眾人都吃住在裡面,魔法陣的研究告一個段落,眾人自身的魔法水準都得到質的提高。但僅僅是船中極少一部分,事實上,更大的寶藏還在後面,金屬成份的分析,煉金工藝,以及人工智慧,動力系統工作原理等等諸方面的東西,許多東西只露出冰山一角,比如,王啟年利用微觀顯示儀就發現。金屬之間完全構成微小的魔法陣。一句話,飛船應當是全息的,所以能支持這麼多年。

這些工作將在以後形成常態研究,王啟年倒不必事事親為。幾個傳奇法師戀戀不捨。傑西卡說:「飛船的維生系統太不可思議。其中包含多少知識,這一點簡直令我汗顏。」

王啟年說到:「你們也不能這樣廢寢忘食,注意休息和工作關係。以後有的是時間,你們都已經是傳奇法師,壽命已達千歲。」

阿特拉斯說:「真想永遠在這裡,不問世事,只管探索魔法的秘密。」

王啟年也深有同感:「我在世間,介入世俗之中已經很深,現在應該抽身了,我準備辭去魔法部長一職,專心從事魔法研究,現在世界上一般祥和,使人不禁有掛官之念。」

王啟年有這種想法已經很久,現在管理國家魔法部的是鄧普斯,王啟年實際上已經很少問了,伊安國已經走上正軌,法的精神已經深入民心,是該功成身退的時候,畢竟他的理想不在於世俗間。

王啟年回到家中,他家中現在很熱鬧,不僅有兩位嬌妻,更有小雙和小靈,還有斯嘉麗,王啟年把自己想法跟她們一說,安德莉亞說:「啟年,你不當魔法部長,準備幹什麼?」

「我準備到伊安魔法學院教書,再說,我也可以搞些研究,還有一件事,現在時機已經成熟,我準備到地獄走一遭。」

「什麼?你去地獄!」緹娜一聽就急了。

王啟年微微一笑:「不要緊張,我知道是在做什麼,地獄位面,實際不是地獄,只是一個普通的位面,由於環境惡劣,到處是熔岩火山,但在許多年前,不是這樣,我這次去,是想弄清楚為什麼時候會這樣。」

王啟年說了一個謊,主要是不想她們擔心,緹娜鬆了一口氣,小雙說:「我也要去!」

「你就不要去了,你和小靈,是到半位面上,還是去空中浮島?」

「這兩個地方都去,你不要打岔,你一個人去地獄,不怕伊德妮她們報復,我也要跟著去。」小雙立刻說。

「不會,我去的時候,實際上並不是我獨自去,還有許多眼睛,阿特拉斯和傑西卡等會盯住我,隨時他們會將我拉出地獄位面,我去地獄位面,是進行魔法考察,不是去玩。」王啟年說到,「你去的話,就得花費大量精力照顧你,許多魔法用品很貴的,專門為這次而開發,你還是不用去了。」

小雙很不高興,小靈說:「去空中浮島上有什麼注意點?」它倒是好心,見小雙不高興,故意岔開了話題。

「沒有什麼注意點,你們跟著傑西卡,空中浮島面積約近二十個平方千米,分為丘陵跟平原兩部分,目前傑西卡正率領一個團隊,進行生態系統的構造,你們也可以提點意見,畢竟你們來自黑森林。」

「我也陪著她們。」安德莉亞說著。

「緹娜、安德莉亞,你們也去走走,找個日子,請個假,也當作旅行,去空中浮島住住。」王啟年笑著說。

「斯嘉麗也陪我去!」小雙叫到。

「我就不上去了,老爺和夫人。」斯嘉麗連忙說到。

「既然小雙要求,斯嘉麗,你就陪她們去吧,你的公司也開始上了正軌,有沒有人追求你,你可以成家了,伊安國的人還不錯。」王啟年笑著說。

斯嘉麗滿臉菲紅,小雙說:「斯嘉麗姐姐,有許多人在追!」

王啟年安排好小雙等,過了幾天,他獨自一人,悄悄地來到地獄位面,他並沒有動用虛空神蟬,而是身邊浮現出大量的魔法陣,這是他一個多月的成果,得自那艘飛船上的魔法陣,雖然速度上沒有虛空神蟬快,但對於他來說,卻是一次質的突破。

王啟年身在空中,看著下方的大地,大地上眼力所見,王啟年就看到了數座火山流淌著紅色的熔岩,在山林間升起滾滾的煙氣,可是就在這種環境下,依然有著許多奇形怪狀的植物,這些植物有些已經適應這裡環境,有些更進化出自己的一套捕食系統,王啟年看到許多樹上,掛著小劣魔的乾癟的屍體,甚至有些樹上,枝條還纏著一些較大的魔鬼的屍身,這處叢林中間危險重重。

王啟年抬頭看看天空,那紅色巨大的恆星剛升起不久,看上去天空一片血紅,但王啟年敏銳的發現,天空之中,一層煙雲籠罩,將大多數光芒給阻擋,而且,那顆恆星卻是紅巨星,已到生命的晚期。

更重要的是,空間明顯的的些扭曲,王啟年不知是人為的還是天然的,如果再往上飛行,到了很高的高度,那裡的空間扭曲更為嚴重,甚至出現完全不同於地面的現象,一句話,在其間,規則也完全扭曲。

這個世界不管怎麼說,看起來是一個老朽的世界,沒有希望的世界,王啟年明白了,為什麼他們被稱為地獄,而其中生物被告稱為魔鬼,一個幾乎絕望的世界,其中生物是扭曲的,更多是負面的影響,王啟年也明白了,為什麼他們不能長時間脫離這個位面,一切都錯了,說是主物質位面的意志,不如說他們身體中腐朽的意志,他們能夠腐化一切,別的位面對他們排斥很重,而別的位面來到地獄,卻只受很小的影響。

但一般位面生物,有誰願意長時間留在地獄位面,這是一個真正腐朽的世界,不怪其中的頂尖者渴望離開該位面,但又不能長時間脫離位面,造成深深的絕望,於是行為越發乖張,就越發絕望,最終造成了魔鬼的世界。


王啟年以神的目光看出了它的實質,這個世界還能存在數百萬年到上億年,但最終會在擴散的紅巨星的光芒中墜入火海,徹底消失在一片核火之中,不論什麼生物,索洛捫七十二魔神也好,還是一般的小劣魔也好,統統葬身在紅巨星的擴散之中。

這些事情不是王啟年所考慮的,王啟年看了一下,神識展開,在東北方向,他發現了一處宮殿,但風格卻不敢恭維,巨大的砌塊似乎胡亂的堆砌,但卻造成高大宏偉的建築,外觀雖然難看至極,就是它能砌這麼高,都足以讓人膽戰心驚。

雖然如此,但它依然屹立在這片地獄一樣的土地上,散發著各色神力的靈光,王啟年的神識一到,裡面一股神識迎了上去,王啟年頓時笑了,居然是褻瀆女巫的住所,正好,拿你先開刀。

王啟年向東北方向而去,而伊德妮在同一時間,也發現了王啟年,但他已經是一個半神,她也怒了,上次的教訓還歷歷在目,她一聲尖嘯,風起雲湧,起在天空之中,滾滾的魔氣如墨一樣,直向王啟年而來。

王啟年不知道的是,此時,在泰西洲,格萊沃爾正在聖城伊頓,他的面前是尤利烏五世,尤利烏五世顯得很疲憊,這些年來,他也沒有想到,世事居然如此變幻,在他的手中,創主教又一次分裂,而且,世俗的政權和教權分開,這一切,雖然他用盡一切方法,但卻不能制止,現在異端格萊沃爾居然成就半神,上門來挑戰!(未完待續。。) 「主說:信我的人有福了,因為他們必定進入天堂,不信我的人,他們走上邪路,必定墜入地獄。」尤利烏五世手上出現一本石制的聖典,書卷翻開,他念道。

他一身潔白的聖光,背後光翼張開,空間出現的沸騰,一個硫磺與火的地獄在緩緩打開,像本來就在那裡,格萊沃爾一隻腳正在踏入地獄。

「老一套,你們能不能換換光色,硫磺火獄,能奈我何?我說:虛幻的終究是虛幻!」格萊沃爾說到,語音一出口,空間立刻平息,硫磺與火的地獄剎那間消失。

尤利烏五世臉上帶著疾苦:「神說:異端和不信我的人,註定要徹底消失!」這已是預言術了,不是律令術,以言語定格萊沃爾的未來,干涉格萊沃爾的命運,話一出口,格萊沃爾感到天地都在分解他。

格萊沃爾笑了:「預言術不過如此,我格萊沃爾註定是登神者,安是飄渺的命運所能安排,你給我下去!」

話音一落,他的手上出現一束光帶,身上現出七彩光翼,那束光帶往尤利烏五世刷去,轟的一聲響,尤利烏五世身體一沉,但他手上的石制的聖典剎那間出現在他的頭上,放出聖潔的光華,一下子罩定了尤利烏五世。


尤利烏五世只是身體一沉,並沒有真的下去,格萊沃爾咦了一聲,眼睛中放射出精光:「好神器!」


說著他又是一刷,轟的一聲。尤利烏五世剛剛驚魂未定,見勢不妙,剛想強化之間的聯繫,作為神器,由於是創主教的東西,各代教宗都不敢以身合練,所以聖典只是一件神器,而不是尤利烏五世的,剛才緊急之下,尤利烏五世將之拋了起來。形成護身神器。但神格萊沃爾一刷,神器易主。

尤利烏五世一見聖典落到他手上,心中大急,一聲怒吼。顧不得剛才用預言術后。身體疲勞。發動了末日審判。

天空之中,一條粗達數米的聖光柱直向格萊沃爾頭上落去,柱子當中。一個個天使沉浮著,命運的號角已經吹響,四周壓力如山。

格萊沃爾頭一次露出鄭重之色,他一聲長嘯,身上光焰四射,無數神力被他抽取出來,他甚至感受無數信仰呼嘯而來,他的身上淡青色光柱形成,漸漸變成純白,另一種形式的光柱形成,望空急射,天空之中,好像第二個太陽亮起,甚至遠遠超過第一個太陽的耀目光輝。

格萊沃爾只覺其力大而無比,身上都聽到骨頭的斷裂聲,全身有十幾處骨骼斷裂,聖光侵入,全身如焚,在這一剎那,他甚至感到死亡降臨。

就在這時,一種金紅的光華從他身體內部誕生,一剎那,他覺得世間的一切都那麼清晰,如火的聖光被金紅光華排出體外,他一瞬間明悟了,他在成就半神時,說自己是復活之神,重生之神,雖然他只是半神,但神的話是真實不虛的,半神也具有神性,在那種情況下,說出的話等於是向天地宣告,是沒有虛言的。

他是復活之神,因此,他等於不死的。在這一瞬間,他體內的骨折都痊癒了,他的**創傷都霍然而愈,他明白了半神的一種妙用,但不是沒有後果,這一刻,他感到大病初癒一般。

但尤利烏五世更慘,他拚死發動了末日審判,身體從空中直接墜落下去,下面的人驚呼起來,數個紅衣主教拚死升空,一個主教接住了尤利烏五世,而其他的紅衣主教向著格萊沃爾撲了過來。

格萊沃爾冷笑一聲,身體突然升高:「愚昧,螻蟻一般的生命。我不與你們一般見識!」便自離開,紅衣主教們憑藉一時血氣之勇,剛剛上來,有些人就後悔了,他們怎麼能與半神相抗衡,不過,格萊沃爾好像沒有和他們一般見識,轉身便飛離了伊頓,他們暗自鬆了一口氣。

教宗尤利烏五世處於昏迷之中,聖城更是慌亂,艾格斯為首的一般紅衣主教壓下教宗昏迷的消息,對外宣稱尤利烏五世為了療傷而不見客。

格萊沃爾落在一個樹林之中,他喘了一口氣,感到手腳有些發軟,他嘆了一口氣,信仰還是不足,該好好休息一下,待身體恢復到巔峰狀態,再去挑戰博格尼的保羅。

他翻開石制聖典,不禁苦笑,這是一部《聖典》,創主教的經典,雖然是一件神器,但他是要成神的人,怎麼會用創主教的聖典,真是頭疼。

格萊沃爾正在頭疼,王啟年已經和褻瀆女巫相遇,褻瀆女巫伊德妮一見王啟年,這次不見了張狂,而是多了幾分謹慎,身在天空之中,保持了一段距離,冷冷地說:「啟年.王,你又一次來到這裡,想幹什麼?」

「上一次我來到這裡,是因為你用計抓了小雙,這一次來嘛,沒有什麼事,是沖著你來的,找你打架!」王啟年吃定了她一樣說到。

「你!」伊德妮驟然變了臉色,「啟年.王,你不要以為上次你戰勝了我們,就敢來猖狂!」

說歸說,但身在空中,卻悄悄向後移動。

「放心,我不會用上次那招,魔鬼就是魔鬼,欺軟怕硬!」王啟年激到。

伊德妮哪裡受過這些氣,她一聲厲嘯,身在空中,無數黑光圍繞著身體,一座立體魔法陣形成,地面突然崩塌,熔岩噴起,一根熔岩柱形成,伸向高空,伊德妮身體一閃,和熔岩柱合成一體,化身為熔岩巨人,熔岩巨人手一揚,一個碩大的黑紅色熔岩球向王啟年砸來。

王啟年微微一笑,手凌空一指,熔岩球停在空中,他的眼睛綠了一綠,熔岩球突然反轉,王啟年在這一瞬間,已經讓熔岩球內蘊了邏輯魔法。

熔岩球轉眼就到了熔岩巨人的身邊,熔岩巨人大手一張,接住了熔岩球,伊德妮心中嘲笑,突然她笑不出來,熔岩巨人在一瞬間凝固了,好像之前流動的熔岩是個幻覺,似乎連伊德妮的身體都要石化。

伊德妮大吃一驚,轟的一聲,她的神域展開,其中神力亂七八槽,都是她盜取的諸神的神力,各種神力之中,形成一座座建築,有宮殿式,有魔法塔式,有鮮花叢中,有聖光境中等等,在她的神域**存,王啟年一見她的神域,感到眼花繚亂。

神域一展開,石化自然消失,王啟年是第一次看到她的神域,這麼複雜的神域他還是第一次看到,不由手下一緩,身體後撤,細細打亮她的神域。

這些神力形成的各式建築,倒讓王啟年大開眼界,在這其中,既有西倫諸神的風格,也有泰西北部諸神的風格,還有蠻洲九柱神教和創主教的,另外,就連易古教的都有,神力很雜,許多神系都消失了,但伊德妮都冒充他們收集信仰,真正是一個信仰的博覽會。

但就是這麼多信仰,依然沒有讓她成神,一個魔鬼根本沒有接觸到無我的層次,怎麼會突破半神,王啟年不禁搖搖頭,白白的耗費了數千年,甚至上萬年的時光,以為自己能成神,誰知空費了光陰。

伊德妮現出神域,她發現王啟年搖頭,她自上次吃過虧之後,不得不重視王啟年,見此,冷聲說:「你搖頭幹什麼,我的名號褻瀆女巫,凡諸神的信仰,我盡數竊取,你走吧!這是我最大的底線,我算怕了你,你的伊安國內,我不再發展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