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大人面色也是微沉了下來,語重心常的道:「芊小-姐,不要意氣用事,」

芊流惠一臉堅決的搖頭:「這不是意氣用事,是做人最基本的原則,石炎是我的好朋友,我不可能會拋棄他的,除非我死了,」說著,芊流惠也是直接的擋在了石炎的身前,一臉不懼的看著太滄道:「你若要殺他,那便先殺我,今天我跟石炎就是同一條命,要麼你就把我們一起殺了,要麼的話,就把我們一起放了,」

「我今天死了,你絕對會很快下來給我陪葬,我們都只是無名小卒罷了,太滄前輩你可是成名以久的強者,你的命,可比我們的珍貴的多,你一命來換我們兩條命,我怕你划不來,這件事情,不如就此結束好了,對大家都沒有壞處,如何,」

看到芊流惠一臉決絕的要救自己,石炎心中也是一曖,一陣感動了起來了,這一次,石炎對芊流惠,確實是刮目相看了,沒想到這個野蠻公主,也有如此重情重義的一面了,這一點上來說,已經強遠了無數人了,這樣的人,也才是值得石炎用性命去結交的,

太滄怒了,前所未有的憤怒了,他身上湧出來的怒火,讓空間都在顫抖了,可怕無比的氣息,也是如同洪水一般的噴涌而出,異常的可怕,光是感受到這股氣息,都是讓人有種要窒息的感覺了,

太可怕太可怕了,要是實力弱一點的人,恐怕都直接會被這股氣息給嚇的半死了,

「小女娃,你太過份了,太過份了,你在逼我,你在逼我,」太滄有些瘋狂了起來了,面目無比的猙獰,就像是一頭要掙脫出牢籠的野獸一般,一旦被他掙脫出來,那就是最可怕的形態了,

但芊流惠卻是一臉的無懼,一臉決絕的看著太滄,顯然沒有半點退步的可能了,

傅大人看到這一幕,也只能是無奈的搖了搖頭了,他現在也沒有辦法阻止芊流惠做什麼事情了,所以,他現在也只是做了最壞的打算,就算是要拚命,那他也只能是拼了,不然芊流惠要是死在這裡,他也一樣難逃一死的,

石炎倒是不想讓芊流惠為難,所以輕拍了拍她道:「芊流惠,你的好意我就心領,生死有命,富貴有相,今天我要真是死在了這裡,那算我的氣運太差了,你們走吧,剩下的事情,就讓我自己來解決吧,」 石炎現在完全是視死如歸了,做好了動作底牌的準備,石炎還有什麼好怕的,

太滄真要不放過他,真要取他的性命的話,那他也只有拚命了,

傅大人看了眼石炎,倒也是覺得這個小子還算是有幾分自知之明了,算是識超之人,他既然主動這樣說了,傅大人也是再勸說道:「芊小-姐,太滄前輩也是一號極為歷害的人物,我們沒有必得為了一個不相干的人而交惡他,這對我們來說沒有什麼好處的,所以,我們還是走吧,」

芊流惠卻依然是堅決無比的搖頭:「不行,今天說什麼我都不會走的,要走就一起走,要不然就一起留下來,要殺那便殺吧,我可不怕死,」

聽到芊流惠的話,傅大人嘴角也是狠狠的抽了抽了,還真是個倔強的小公主,可是,他也沒有辦法了,芊流惠不肯走,他也沒有辦法將她拖走了,所以,傅大人此時,也是很難為的看向了太滄,咬了咬牙道:「太滄前輩,您就再高抬下貴手,把這個小子也給放了吧,這個小子惹到了太滄前輩你,你就大人不計小人過,放了這小子如何,也算是給芊家一個面子,這份人情相信芊家會記下的,」

太滄此時,已經到了發狂的邊緣了,只要敢再稍稍的刺激下他,他絕對就會不顧一切的動手了,這種人,瘋狂起來,那可是非常的可怕的,沒有什麼力量可以阻止的了他們,

石炎他們三人,此時也是死死的盯著太滄,就等著他的決定了,而太滄眼神之中,閃爍著異樣的鋒利之色,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可以感覺的出來,此時太滄的情緒非常的不穩定,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性了,

足足過了好一會兒,空氣都要緊張的爆了,太滄才冷哼了一眼,深深的看了石炎一眼之後,轉身飛回了太滄島了,

看到太滄走了,石炎繃緊的神經這才松馳了下來了,心神一松也頓時一陣舒服,這種感覺,太美妙了,剛才危險到了極點的感覺,確實讓人非常的難受了,石炎很不喜歡那種感覺,

芊流惠也是鬆了口氣:「呼,終於走了,真是緊張死了,真怕這個瘋子要發狂不要命了,那真的就是有大麻煩了,此地不宜久留,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

傅大人也是一揮手:「走,先回破曉郡城再說,」


一行三人,也是以最快的速度回了破曉郡城,回到了太幽樓,一到太幽樓,石炎也看的出來傅大人對自己可沒有什麼好臉色,所以石炎也不想再寄人籬下,道:「傅大人芊流惠,剛才多謝了,我還有事,就先告辭了,」

芊流惠馬上道:「別急的走啊,我跟你一起去,正好我跟你一起回太幽城,」

本來傅大人還想阻止的,一過聽到後面芊流惠說跟石炎一起回太幽城,傅大人也這才將到嘴邊的話又吞了回去了,芊小-姐能夠主動的回太幽城的話,那是最好不過了,不然的話,要是在破曉郡境域內出個什麼事情,他可是承擔不起這樣的責任啊,所以,他現在也是巴不得這尊大菩薩快點回去了,

傅大人也是道:「我跟你們一起去任務殿吧,」

芊流惠擺了擺手道:「不用了不用了傅叔叔,你可是這裡的樓主,你跟我們一起去,那不是太高調了嘛,我們還想要低調一點,所以你就別陪我們一起去了,傅叔叔你直接去傳送殿等我們就行了,放心吧,說回去就會回去,不用擔心我,」


傅大人看了看芊流惠之後,這才點頭道:「那好吧,我先去傳送殿吧,」

芊流惠拉了下石炎,便是跟石炎一起去任務殿了,路上石炎也是有些好奇的打量著芊流惠了,這個傅大人既然是太幽樓的樓主,那不是說芊流惠也是太幽樓的人,而且在太幽樓中身份地位還是極高了,難不成說,是太幽樓這背後的撐控勢力的人,要真是這樣的話,那來頭還真不是一般的大了,

就石炎現在了解的情況看來,太幽樓的實力也是僅次於太幽府了,絕對是一個無上的勢力,放眼整個蒼玄天來說,都絕對是巔峰層次的勢力了,站到了那等的位置,就遠不是一般人所能夠想像的,

「喂石炎,你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幹嗎,難不成你看上本姑娘了,」芊流惠的聲音忽然響起打斷了石炎的思緒,

石炎撇了下嘴道:「我只是在想,你到底是何方神聖,你明明地位很高,為何要假扮成一個待女呢,這一切雖然是巧合,但我怎麼都有種被你玩弄了一番的感覺呢,」

芊流惠道:「切,別自戀了,我要玩弄的話也不會隨便找個人玩弄啊,這叫緣分,懂不懂,一看你就是個沒有什麼情趣的人,我看你也不懂了,算了,懶得跟你討論這麼高深的問題,」

石炎輕淡一笑,也不再糾纏這個問題了,石炎心中忽然一動道:「對了問你件事情,既然你身份地位這麼高,見識一定也是非常的廣袤吧,我問你,你可知道九玄宮是什麼來頭,」

「九玄宮,」芊流惠也是微楞了楞,想了想后,才搖頭道:「不知道啊,完全沒有聽過啊,這個九玄宮什麼來頭,難道只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勢力嗎,沒道理啊,整個蒼玄天大點的勢力,我應該都聽說過的,即使不了解,名字肯定是聽過的,一洲三千六百郡,我們蒼玄天十二洲加起來也就是四千多郡罷了,加上一些古老的勢力,能夠擺的上抬面的,也就是五千個勢力左右吧,」

「這五千個勢力,我雖然不能說是耳熟能詳,但也至少都有一些印象吧,你說的這九玄宮,完全就是沒聽過啊,要是比一郡的實力還弱的小勢力,那就不要問我了,我就真不知道了,」

石炎微皺了皺眉,搖了搖頭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這九玄宮到底是屬於怎樣的勢力,一點信息我都不知道,只知道是叫九玄宮,」青青就是被九玄宮的人帶走的,石炎也一直沒有忘記等自己有實力的那一天,就去九玄宮尋找青青了,

所以,石炎也是不由的一問了,也是指望以芊流惠的身份見識,能夠知道有關於九玄宮的一些情況了,

沒想到,竟然連芊流惠都沒有聽過,也真不知道這九玄宮的實力是太弱了,還是怎麼回事呢,這個情況,也又是讓石炎一陣深思了,

看到石炎一臉凝重的樣子,芊流惠也是道:「看來這個九玄宮對你很重要嘛,不過這件事情很好辦的啊,我們回了太幽城后,去太幽樓的總部那邊詢問一下,不就可以了,我們太幽樓的情報機構,可也是獨步天下的,基本上來,只要是玄靈大陸上的大小事情,就沒有我們太幽樓情報殿不知道的,不就是一個九玄宮嘛,不管他是大勢力還是小勢力,只要是存在於玄靈大陸上的東西,那就一定會在我太幽樓中有記載了,很容易就可以查的到的,」

聽到芊流惠的話,石炎也頓時一喜,倒是找到了一個辦法了:「竟然還可以這樣,那就先謝過了,」

石炎心中也又是一陣震驚到了,如此說來太幽樓的情報系統還真是可怕的嚇人了,玄靈大陸浩瀚無垠,九天十地,一天的疆域都寬廣無比了,太幽樓竟然可以將整個玄靈大陸所有的事物情報都完全的記錄在案,光是這份能力,確實可以說是獨步天下,太可怕了,這讓石炎對太幽樓的看法,又深了一些了,甚至有種感覺,太幽樓或許比他想像中的還要可怕了,

芊流惠擺了擺手道:「不用謝不用謝,反正你要付靈液就行了,在我們太幽樓,硬通貨是靈液,只要你付的起靈液,不管你想要什麼東西,我太幽樓基本上都能夠滿足你,什麼樣的情報對應什麼樣的價格,像你要查簡單一點,只需要知道九玄宮的位置所在的話,那也不貴了,估計十滴靈就可以了,這對你來說,不貴吧,所以,不用感謝我,」

十滴靈液,那可是相當於十萬『四品靈石』,完全可以購買到一件頂階的四品靈器了,這對任何一個神通四重境來說,都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啊,怎麼可能不貴呢,

不過再貴,也得出了,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任務殿了,從接任務到現在來交任務,時間加起來也只有不到兩天的時間了,

看到石炎兩人這麼快就回來了,那成熟豐滿的女子也是用有些異樣的目光看了過來了:「兩位怎麼又回來了,你們還沒有去做這個任務嗎,不過任務你們已經接過了,想要退任務那是不可能的,除非你們不要那二十滴靈液的押金了,那就可以將這個任務退掉了,」

石炎也不多說什麼,直接伸手一動,手中出現了一塊拳頭般大小的冰火魄源石了,

看到石炎手中的冰火魄源石,那成熟豐滿女子玉眼也頓時一瞪,顯現出了幾許不可思議狀的看著石炎,拿過去檢查了一下,確認這確實是冰火魄源石之後,才驚訝的道:「你們,,這麼快就完成任務了,」

這給他的震撼,也是太大了,他可是絕對不看好石炎兩人的,認為兩要真去做這個任務,必定是送死的份,只是沒有想到,他們竟然真的帶回來了冰火魄源石了,真的完成了任務了,而且,也只用了不到兩天的時間,光是這個效率,都是無比的嚇人了,這種事情,饒是她此時也是難以接受了,感覺有些不真實,

怎麼會這樣呢,他們竟然真的完成了任務了,

這個任務是做不了弊的,想要在其他尋到冰火魄源石,那基本是不可能的事情,本來身上就有冰火魄源石的可能,就更不會了,冰火魄源石拿到黑市去賣,價中會更高,真要有冰火魄源石的人,只要不是傻子就不會拿來完成任務了,直接去賣不是更賺, 看到成熟豐滿女子如此驚訝的樣子,石炎輕淡點頭道:「運氣比較好,可以給我兌換成靈液吧,」

成熟豐滿的女子這才回過了神來,馬上點了點頭道:「嗯可以,當然是可以的,你們稍等一下,我馬上給你們兌換,」

冰炎魄源石確實是可以拿到黑市上去賣,運氣好的話可以賣出一個更好的價格出來,不過石炎可不想這麼麻煩,而且他趕時間啊,所以也是直接交給太幽樓,而且接了這個任務,壓了二十靈液的押金,自然也要贖回來了,還有一點,完成任務,太幽樓也會適當的獎勵一些積分,這樣也可以讓會員慢慢的升級了,

不多會那名成熟豐滿的女子就走了回來,將一個乾坤袋丟給了石炎道:「裡面是這次任務獎勵的一百二十滴靈液,和你原本壓的二十萬『四品靈石』,全部在裡面,你檢查一下,你現在會員的積分,還比較少,如果一次性在我們太幽樓消費兩百滴靈液的話,可以升到二星會員了,小公子,你需要升到二星會員嗎,」

石炎這一次做任務就是為了升級會員,去到太幽城,自然要是消費了,再一次性消費兩百滴靈液,便是可以將會員升級到二星會員了,要買的東西,石炎自然也早就想好了,兩百滴靈液,應該是可以買到一件普通的飛行類寶物吧,只要擁有一件飛行類寶物,那日後出去闖蕩的話,危難的時候,也就多了一件保命的底牌了,

而且來說,平常的趕路的話,也是輕巧的多,不用再受周車勞頓,


石炎正要開口,芊流惠卻是將石炎拉到了一邊,道:「我免費帶你去太幽城唄,不過你要答應我三件事情,怎麼樣,」

「三件事情,那還是算了,我先升級吧,」石炎道,答應別人三件事情那可不能是隨便的,

芊流惠見石炎不答應,也頓時嘟了下嘴道:「喂這麼小氣幹嘛,感覺我會訛詐你似的,好了好了,只要你欠本姑娘一份人情,我就帶你去太幽城,反正我也要回去的,加上你一個也不算什麼,不然的話,你就要自己花費一百滴靈液的代價去了,難不成你的一份人情,就這麼值錢了,」

石炎看了看芊流惠,知道她其實心裡還是蠻好的,能省一百滴靈液,那對石炎來說意義自然是不小了,一百滴靈液,可也是買的到許多的寶物的,完全可以充實自己,讓自己的實力變得更加的強大了,而且來說,去了太幽城想要動用太幽府的傳送陣回炎黃城,也不知道要付出怎樣的代價了,還有從炎黃城回玄空郡,又要是付出代價的,

這個時候能多省一點的話,那自然是最好不過的事情,

「那就謝了,欠你一份人情,我記下了,」石炎道,

芊流惠這才一笑,拍了下石炎的肩膀道:「這才像話嘛,怎麼說我們也是共同經過生死的朋友是吧,走吧,我們去傳送殿,」

兩人很快就來到了傳送殿了,傅大人也已經在這裡恭候多時了,有芊流惠帶著石炎,傅大人雖然很不願意,但也不敢違背芊流惠的意思了,所以也是將兩人傳送回了太幽城,

從太幽城太幽樓的傳送陣中走了出來,石炎也是打量了眼四周,這裡果然就是不一樣了,而且還不斷的有人從傳送陣中走出來,其中不乏氣息強大之輩,

走出了傳送殿,來到了外面,便是一個空曠的空地了,空地可以向四周分流,這邊的守衛也是異常的森嚴,給人非常神聖的氣息,讓人不敢在這裡生出半點的事來了,


石炎打量了一下四周,這裡跟破曉郡的太幽樓一比,有著明顯的差距,這裡,更加的氣派,更加的恢弘,也更加的森嚴,氣息,就是截然不同了,這裡,顯然更加的神聖感了,這裡,便是太幽樓的總部,太幽城的太幽樓,過十萬太幽樓的總部,權力的核心,也是太幽洲境域之中,除了太幽府,最神聖的地方了,

「這就是太幽樓的總部,確實是恢弘無比,感覺只要亂走一步,都有死亡的威脅了,」石炎嘖了嘖嘴,

這種感覺,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了,

芊流惠道:「這裡就是太幽樓總部了,我們已經到了太幽城了,我們太幽樓總部的傳送陣,是沒有辦法去到別的洲的,所以,你想回炎黃洲,就只能是去尋求太幽府的傳送陣了,不過你不是太幽府的人,想要借用太幽府的傳送陣,是非常的難的,這樣吧,你先在這裡住下來,我去幫你打聽一下看看,要怎樣才能讓你借的到傳送陣回炎黃洲了,」

石炎點了點頭,對這裡他人生地不熟,無論做什麼事情肯定都是非常的艱難了,所以,這件事情交給芊流惠的話,那自然是非常的省心了,以芊流惠的身份來說,查這些事情應該還是非常容易的吧,

「謝了,看來我欠你的人情是越來越大了,」石炎道,

芊流惠揮了揮手道:「無妨無妨,記得還就行了,你是一支潛力股,我就當在你身上投資了,日後你要是有什麼大成就的話,別忘了我這個老朋友就行了,嘻嘻,說不定你的這份人情,日後就是我的無價之寶呢,我可是期待的呢,」

石炎撇嘴一笑道:「那你的眼光還真是好,你這麼說的話,我就更加的心安理得了,」

「喲,說你胖你就這麼快給喘上了,行啊,」芊流惠道,

石炎聳了聳肩膀道:「沒辦法,一直都是這麼自信,」

「咦,芊流惠,真的是你啊,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了,你可讓我找的好辛苦啊,聽說你一個人跑出去了,我可是擔心死了,你不知道,我最近可是在到處的找你沒,哈哈,看到你回來了,真的是太好了,」忽然一道聲音傳了過來,

聽到這聲音,芊流惠的眉頭也頓時的一皺,顯然有些不太高興的樣子,身體,也是不由自主的往石炎身上靠了靠了,都快要貼到了石炎的身上來了,石炎的眉頭,也是微挑了一下看了過去,只見說話之人是一名近二十模樣的帥氣男子了,倒也是有幾分風度優雅的樣子,不過那宇眉之間散發出的幾許帶有很強侵略性的桀驁之氣,還是讓石炎看的很不舒服的,

這種感覺,就像是被兩柄劍寶給狠狠的刺了一下似的,

特別是此時那名男子也是看向了石炎,但石炎從他的眼神里明顯可以感覺的出來有幾分敵意了,而且這種敵意還不輕,那鋒利的眸子,也是狠狠的扎了上來,從對方剛才的話語之中,石炎可以看的出來,這名男子對芊流惠可是很上心啊,而從芊流惠的反應又可以看的出來,芊流惠不太喜歡這個男子,所以,他們之間的一些微妙關係,石炎自然也是馬上的想的出來是怎麼個情況了,

芊流惠掀了掀柳眉看向了來人道:「衛前鋒,你的鼻子還真是靈啊,我才前腳剛回來,你就馬上跟了過來了,不知道這樣會讓我很煩的嗎,」

衛前鋒卻是笑了笑道:「芊流惠,我可不是得到了你的消息趕過來的,我只是正巧也從外面回來,所以正巧遇上了你,這個呢,就叫做緣份,說明我們兩人之間,還是挺有緣份的,你非要煩我的話,那我也沒有辦法了,不過,,我覺得你不應該要煩我,或許你可以試著跟我相處相處,你就會發現我這個人應該還是很有男人魅力的,」

芊流惠沒好氣的看了衛前鋒一眼道:「我呸,我都認識你十幾年了,你什麼德性我會不清楚,得了吧你,別說那些讓我反胃的事情,好了,懶得跟你啰嗦了,我剛回來很累,所以別來煩我,謝謝,」

「別急啊,你剛回來,所以我更加要擺個宴席替你接風洗尖啊不是,再說了,你還帶了一個朋友回來,我怎麼得也要盡一下地主之宜吧,今天我做個東,你看如何,」衛前鋒一邊說著,目光也是看向了石炎,雖然沒有表現出什麼,但這樣的目光,顯然也是讓石炎不太舒服的,

無形的挑釁味道,也是很濃啊,

芊流惠果斷的搖頭道:「不用,讓開,」

衛前鋒卻是沒有讓開的意思,而是目光看向了石炎道:「這位朋友,你的意思呢,」

石炎撇了下嘴:「抱歉,我不認識你,所以,,讓開,」

芊流惠叫他讓他,他不會生氣,但是石炎叫衛前鋒讓開,也頓時讓衛前鋒的臉色有些拉沉了下來了,眼眸之中顯然也頓時的噴湧出了憤怒之色了,

所以,衛前鋒很是不爽樣的看著石炎道:「這麼說來,你很不給我衛前鋒面子了,」

石炎輕淡一笑道:「面子是靠自己掙來的,不是靠別人給的,要別人給,那也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資格,不是什麼人,都值得我石炎給面子的,再說一句,我給你一點都不熟,所以,,讓開,」

本來石炎也是懶得理會這衛前鋒的,一看也就知道這個傢伙來頭肯這理不簡單了,而且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氣息石炎也感覺的出來,他的實力肯定也是非常的不簡單的,確實來說,在這裡沒有必要得罪衛前鋒,只是他的語氣,著實是讓石炎非常的不能忍受了,

低頭,也從來不是石炎的風格了,所以,石炎也是選擇強勢的回應了,

看著石炎跟衛前鋒嗆上了,芊流惠也是不由的楞了楞,倒也是有些異樣目光的打量了下石炎了,不過想想,也就有些釋然,石炎確實就是這麼一個性格的人,

石炎的話,更是激怒了衛前鋒了,衛前鋒就像是一頭要發狂的獸野,隨時都有可能爆發出來,

見衛前鋒要對石炎動手的架勢,釺流惠也是馬上的喝了一句道:「衛前鋒,話我們已經說的很清楚了,這是我朋友,希望你放尊重一點,」說完,芊流惠也是推開了衛前鋒,帶著石炎離開了, 芊流惠帶著石炎也足足用了一刻鐘的時間才來到了一個環境非常優雅的宮殿了,而這裡正是芊流惠平時居住練功之地,她就住在這太幽樓總部之中,

不過據路上芊流惠的介紹石炎這才知道,太幽城中的太幽樓實在是太大太大了,足可以堪比一座大點的城池那麼大了,而整個太幽樓中,常住的人口也都是超過三十萬,流行人口,甚至平均都會達到五十萬人之多了,太幽樓,就像是一座城中城了,想想,還真是讓有嘖舌不己了,恐怕也只有在太幽城,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了,

而據芊流惠的介紹,太幽城更是浩瀚無比了,縱橫縱寬竟然都超過了百萬里,這哪裡是一座城池啊,簡直就像是一個巨大的國度似的了,面域,竟然是比整個蒼龍宗的疆土還要大上許多,如此浩瀚的疆域,也只有十二洲的洲城,才會擁有的恢弘規模吧,而且太幽城還被城牆圍了起來,將太幽城打造成了銅牆鐵壁,據說整個太幽城光是城門就有足足一千道之多,

光是守護城門的守衛,都是一隻由十萬名神通修士組成的巨大軍隊了,

不過想想也就釋然了,一洲的面域實在是太大太大了,一洲三千六百郡,每一郡的面域都是無比的巨大,做為一洲的洲城,有這麼大,也是無可厚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