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跟著公西臣離開,沒注意腳下的長在四周的藤蔓。葉子輕輕抖動著,從她的裙擺上擦過。留下道道濕潤的印子。

搞定好。凌天退下,深藏功與名!

很快,波莫山脈里就要瘋狂熱鬧起來了。而芷心還完全不知,裝作一臉好奇的樣子,「公西大人,那頭『王』級凶獸在哪兒啊?」 公西臣取出羅盤。判斷了一下方向,公西臣開口:「走這邊!」

昨天傀儡護衛就找出了兩頭『王』級凶獸的位置。公西臣雖然錯過了火雲玉獅子,但他還有把握去追另一頭。然而公西臣不知,他的把握很快將會芷心毀的功虧一簣。

深入森林中。茂密高大的樹冠將陽光遮擋在外面。白日雖然沒有霧氣,但也讓人視線受阻。這時,芷心還在志得意滿的腦補著月千歡他們現在的情況。

她邪惡怨毒的勾起嘴角。現在,月千歡他們一定手忙腳亂,到處逃命吧?

「就在這裡吧。」月千歡和墨九卿停在高高的樹冠中,茂密的枝葉遮掩兩人的身影。

低頭看下去,月千歡戲謔腹黑一笑。「現在,芷心一定想不到我們就在他們頭頂上。」

「遠處的凶獸躁動了。它們已經聞到氣味,很快就要過來了。」墨九卿將目光從遠方收回來。看向月千歡,薄唇微勾邪佞寵溺的笑。

他勾勾月千歡的鼻尖,寵溺道:「盡情看你的好戲吧。」

「嗯哼~」

慵懶靠在墨九卿懷裡,月千歡眯眸戲謔看著下方。

芷心他們還全然不知危險來臨。但很快,凶獸形成凶獸潮朝這邊跑來造成的巨大動靜,終於讓他們有了反應。

公西臣皺眉,「怎麼回事?你們去檢查一下。」

「是。」三個傀儡護衛散開。

其中一個跳到樹冠上。就離月千歡他們不遠的地方。月千歡和墨九卿一動不動,淡漠看著。空間決籠罩四周,不怕被發現。

很快,傀儡護衛回去。「啟稟大人,是遠方有凶獸暴動廝殺。」

「奇怪。好端端的,凶獸怎麼會暴動起來?現在還是白天,毒霧並沒有出來啊。」公西臣狐疑不解的皺眉。

芷心聞言卻是一喜。心道,肯定是她在月千歡他們身上下藥起作用了。

哈哈哈,月千歡你們死定了!

公西臣:「小心點。加緊戒備,我們走另一條路。不要和那些凶獸撞上了。」

「是。」

然而他們沒走出幾步。突然一頭暴躁瘋狂的雙頭巨蟒沖了過來。 豪門交易:老婆,借你&生&個孩子 龐大的蛇軀,橫衝直撞。張開血盆大口撕咬向他們。

公西臣反應迅速。當即出手,一掌拍下。

轟!

這是月千歡和墨九卿第一次看到公西臣出手。不由瞳孔驟然緊縮,眼底落下一分深意。

一招擊殺雙頭巨蟒。公西臣的實力比他們想象中更要強!而這,還不是他的全部實力。

這一刻,公西臣察覺到了暗中的打量。他脊背一崩,警惕掃視一圈四周。不等他仔細檢查,又一頭瘋狂的凶獸衝殺過來。這時,傀儡護衛也傳來驚駭可怕的消息。

一傀儡護衛大駭。「不好!大人,凶獸朝我們這邊過來了。」

「是凶獸潮!」

「什麼?」公西臣瞪眼。「凶獸潮?你們確定沒有看錯。」

「大人,方圓千里,凶獸正在源源不斷的衝殺我們。大人請您立馬離開此地!」

芷心臉色慘白鐵青。她手裡死死捏著小跟班的胳膊。

芷心心頭的第一個反應,難道月千歡他們在附近?所以他們也遭殃了? 不!他們必須立馬離開。只要和月千歡他們拉開距離,就不用擔心凶獸潮了。該死的是他們,絕不是她。

芷心當即開口大喊:「公西大人,我們快走吧!一旦陷入凶獸潮,我們就走不了了。」

「該死的,走!」公西臣立馬帶頭轉了個方向。

這時,已有凶獸撲殺過來。廝殺當即拉開序幕,邊戰邊撤他們的速度被無限拖后。

公西臣察覺不對。立馬下令,所有的都不要管。先離開這兒為上!

然而他不知,只要芷心在身邊。這些凶獸潮是甩不掉的。而芷心,也漸漸發覺了不對勁。為什麼這些凶獸直勾勾的盯著她,一副想要吃掉她的模樣?

他們不是應該為月千歡身上沾染的藥味瘋狂嗎?為什麼追著她?

逃跑撤退中,芷心將身邊的小跟班推了出去。

眼見小跟班被凶獸立馬撕碎吃掉。然後扭頭仍然瘋狂的盯著她,芷心心底咯噔一下。

很快,一個傀儡護衛注意到了芷心的異常。當即告訴公西臣。

凌厲肅殺的眼神落在芷心身上,公西臣叱問:「芷心,是你做了什麼嗎?」

「不,我沒有!這跟我無關。公西大人我身上有驅趕凶獸的藥粉。我可以幫助你們甩掉凶獸!」

芷心急忙想要撇清她身上的嫌疑,不然公西臣一定會拋下她。她落入凶獸潮必死無疑!

在芷心拿出驅趕凶獸的藥粉后,凶獸潮暫時退卻。見此,公西臣對芷心的不滿也稍稍打消了一點。就在他們鬆口氣時,凶獸潮又撲殺過來,來勢洶洶,不死不休的瘋狂。

月千歡冷冰冰看著,勾唇笑了。「她的驅獸粉太弱。暫時的效果,只會帶來下次更兇猛的反彈。」

回頭看向墨九卿,月千歡笑著握住他的手。十指緊扣,親密無間。

月千歡開口:「走吧。他們被凶獸潮追殺,不死也沒工夫再來打擾我們獵殺豹尾墨麒麟。我們先去拿到獸丹,完成你的任務。」

月千歡的任務已經做完了。

恐怕煙曼怎麼也想不到。能難住外域十之八九修士的任務。到了月千歡手裡,竟然短短几天內就完成了。

而且他們還要去獵殺別人想都不敢想的『王』級凶獸。

墨九卿點頭。他伸手將火雲玉獅子抓出來。「帶路吧。」

「好。你們跟我來。」火雲玉獅子一瘸一拐,小小的身影在半空中飛出一條光帶。王級凶獸的威壓無聲四散,讓四周凶獸畏懼退散。一路暢通無阻。

半天時間。月千歡他們順利到達豹尾墨麒麟的地盤。

火雲玉獅子回頭看向他們。「這就是豹尾墨麒麟的地盤。我不知道它躲在哪兒療傷。這隻能你們自己找了。」

說完,生怕月千歡和墨九卿一個不高興對它下手。火雲玉獅子急急忙忙補充。「我沒有騙你們!豹尾墨麒麟絕對在這兒!」

「嗯,諒你也不敢騙我們。」月千歡抬頭看向前方。她開口:「你在前面帶路。」

「我?」

「當然是你。你要帶頭找豹尾墨麒麟,不要偷懶。」 淫威當下,為了小命。火雲玉獅子不得不從。

它搖身一變,恢復自己龐大的身軀。斷腿的地方沒有結疤,而是被玉色的光團包裹。月千歡打量了一眼,那裡像是在斷腿再生。

對於一個擁有武皇級別實力的上古凶獸,這本領不算什麼。多是天生自有的。因此它們的生命力才如此強悍到令人震驚。

火雲玉獅子一走進豹尾墨麒麟的地盤。山脈森林之中,此起彼伏凶獸驚恐的叫聲。

月千歡神識掠過。看到無數的凶獸離開洞穴,四散逃跑。

它們在這裡還受不到芷心的牽引。它們在畏懼『王』級凶獸的威壓。哪怕火雲玉獅子受了傷,也不是它們能抵抗攻擊的。

「歡歡來這兒。」墨九卿招手,拉著月千歡落在火雲玉獅子的背上。

腳踩在火雲玉獅子的背上。後者還驚恐的抖了抖。又看到四周瘋狂驚恐逃竄的凶獸,火雲玉獅子立馬挺胸抬頭,嚴肅維持自己的王級凶獸威嚴。

月千歡抬頭看了眼天色,「下午了。我們時間不多了,快點。」

「別急,我已經在找了。」火雲玉獅子嘟囔道。

它低下頭顱在地上嗅了嗅,努力辨別豹尾墨麒麟的氣味。很快,它似乎覺察到了什麼。起身往西邊走去。最後停在一座峽谷面前。

火雲玉獅子齜牙,「那個傢伙就在這裡面!」

月千歡和墨九卿抬頭看去。令人驚奇的是,峽谷面前竟然有一群獵豹形態樣子的凶獸徘徊在峽谷口。它們死死盯著火雲玉獅子,低吼不斷。

哪怕恐懼,也沒有讓它們退縮。

月千歡驚訝,「這是?」

「這是那頭豹尾墨麒麟的護衛。哼,膽小鬼!堂堂王級凶獸還要有護衛守著。這麼怕死,真給我們凶獸丟臉。」

「這證明它比你聰明。」墨九卿開口。

「嗯。」月千歡贊同的點頭。「有護衛,外敵入侵可以拖延時間。不然就像你一樣,被我們摸到大本營了才發現不對勁。」

火雲玉獅子一噎,瞪大眼憋屈的想要吐血。

然後又聽月千歡說:「從湖邊偷襲,再到現在看來。這頭豹尾墨麒麟十分狡猾聰明。倒是有些難對付。」

明明沒有說到它,火雲玉獅子卻覺得自己被鄙視嘲諷智商了。

當即氣的低吼咆哮一聲。它怒道:「聰明又怎麼樣?看我衝進去咬斷它的喉嚨,殺了它!」

縱身跳起,火雲玉獅子直接沖向那群獵豹凶獸。

獵豹凶獸不怕死,四散開一窩蜂衝過來包圍火雲玉獅子。它們高高跳起,撲到火雲玉獅子身上撕咬。可惜它們的利爪獠牙,連在火雲玉獅子的鱗甲上留下點白印都做不到。

反倒是火雲玉獅子扭頭一張嘴,嘎嘣咬死兩頭獵豹凶獸。

吼!

咆哮一聲,火雲玉獅子踮起爪子。重重拍下!

轟隆——烈焰起,所過之處將獵豹凶獸燒成一個個火團。幾個眨眼時間,燒成飛灰屍體都不剩。

此時,一頭獵豹凶獸成功跳上火雲玉獅子的背上。它看到月千歡和墨九卿,獸瞳瞪的大大的! 王級凶獸的背上怎麼會有人類?

遲疑只在一瞬間。獵豹凶獸張開大嘴撲了過來。墨九卿並指抬手,做劍一樣輕輕落下。這是一個極其簡單的揮劍姿勢,就像是剛學劍術的學徒一樣。

但一劍揮下,雷霆轟隆,驚鴻之光掠過獵豹凶獸的身體。

噗呲——

獵豹凶獸身體從中斷成兩截。上半身還不知覺的撲過來,等落地沒有後腿著力。滾了一圈才知道自己被砍成了兩截。

痛苦哀鳴中,獵豹凶獸仍然死死盯著他們。張嘴吐出一道劇毒的水槍。

月千歡輕喃:「時間——粉碎。」

咔擦!細微到輕易被忽略的動靜。如同鏡面世界,水槍和獵豹凶獸的上半身都被一寸寸的粉碎成灰燼。風一吹,連點渣都不留下。

完美解決。

看向火雲玉獅子也輕鬆擊殺了一群獵豹凶獸。它縱身一跳,直接衝進峽谷之中。

峽谷十分寬闊。縱然是火雲玉獅子這樣龐大的身軀也不受影響。偶爾有狹窄的地方,火雲玉獅子側身一蹦也輕鬆過去。月千歡和墨九卿飛到峽谷峭壁上,冷淡看著火雲玉獅子衝進去。

嗷吼!

峽谷中傳來豹尾墨麒麟憤怒的咆哮聲。

他們悠閑的跟上去。只見峽谷中一個天然形成的洞穴前,豹尾墨麒麟憤怒的盯著火雲玉獅子。兩個前兩天廝殺的不可開交的王級凶獸,再次碰面了。

火雲玉獅子毫不輸陣的咆哮回去。仇獸相見,分外眼紅!

咆哮對峙。豹尾墨麒麟呲牙,口吐人語。「玉獅子,你竟敢送上門來找死!哼,我正愁哪天去收你小命。」

「想殺我?就憑你做夢吧!你角都斷了,可殺不了我。」火雲玉獅子憤怒咆哮,「豹尾墨麒麟,今天才是你的死期!」

咆哮完,火雲玉獅子直接沖向豹尾墨麒麟扭打成一團。這時候,它顯然忘了來這兒的目的。

月千歡和墨九卿對視一眼,樂的悠閑的見兩凶獸廝殺扭打。給他們省力氣了不是嗎?

月千歡還點評道:「上次豹尾墨麒麟是佔了偷襲的好處。這次,火雲玉獅子的恢復明顯逼她好很多。拚死一戰,豹尾墨麒麟必輸無疑。」

「不一定。豹尾墨麒麟雖然是麒麟後代的混種,但也有麒麟一族的天賦神通。加之,它比火雲玉獅子聰明一點。歡歡你忘了嗎?」

「唔。」月千歡摸摸下巴。

墨九卿這話,要是讓火雲玉獅子聽見。不知道會不會扎心的,讓它氣炸了攻擊墨九卿?

「那就先讓他們打著吧。等打個兩敗俱傷時,我們再出手。」

「好~~」

於是,峽谷里兩頭王級凶獸打的天崩地裂不可開交。萬里之外,公西臣和芷心他們被凶獸潮追殺的上躥下跳的逃命。而月千歡和墨九卿,悠然輕鬆的看好戲。

這一打,又是打了一晚上。

掐訣空間決隔絕毒霧。有兩頭王級凶獸拚死掐架,也不用擔心四周會有凶獸偷襲。

月千歡推算時間。破曉再次來臨時,這場廝殺也該結束了。

墨九卿:「完成任務,去藏寶地看看。我們就回去。」

「好。」 然而他們現在不知,計劃趕不上變化。

外域之五,霽華收到了第二任務。這個任務,讓霽華興奮激動的立馬傳消息給大家,然後悶頭扎進了九重空間塔里。

花元冬,月瀾星和雲夜去做任務了。這次來的是鳳九黎和琴尊卿風雅。

兩人一前一後進九重空間塔里。看著高興的嘴角笑容止不住的霽華。卿風雅打趣道:「咱們霽華這是怎麼了,這麼高興!難道是你娘親給你添了小弟弟小妹妹?」

霽華瞬間變臉。嚴肅盯著卿風雅,「琴尊爺爺不要開玩笑。」

「哈哈哈。怎麼,你娘親給你添個小弟弟小妹妹不好嗎?」卿風雅繼續揶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