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告訴你,現在我很爽?」李天辰伸手捏著范劍的脖子,把他從地上拎了起來:「我告訴你,這就是動我家人的下場!」

「為了讓你記住,我回給你一個最為深刻的教訓。」

「什麼教訓?」范劍祈禱只要不死,什麼都行。

「死!」

一個死字傳出,范劍的臉色徹底的白了。

「李天辰,放開他,我饒你不死。」就在李天辰即將要動手滅掉范劍的時候,突然之間別墅的門口位置一道震怒的聲音傳了過來。

聲音轟隆!

聲音響起之後,便是瞧見一個全身籠罩在黑袍之下的男子,大踏步而來。

是司徒戰天。

范家乃是他的同盟,如今同盟被殺的這麼慘,他哪有不出手相幫的道理。 「為什麼要選擇在這個地方?」歐洛微不悅的皺著眉說道。

紅頭髮男人哦了一聲,解釋著:「是這樣的LI.姐,黃總喜歡在這種地方談,我們也沒有辦法,再說,這種地方不會被發現的,夠安全。」

如果紅頭髮男人只解釋了前半句,歐洛微肯定會氣的直接扭頭走人,但是後半句就讓她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算了,反正也是五分鐘的事情,忍一下就過去了。

歐洛微跟著紅頭髮的男人進了一間包廂,裡面是一個KTV,一個中年大肚的男人正抱著話筒,看著屏幕唱歌。

那歌聲……

歐洛微自知自己的歌聲不是怎麼的好聽,所以差不多,就沒有吐槽。

包廂內的光線比較暗一些,那個中年男人現在屏幕前,光照著,所以才看得到,至於坐在沙發上的一些人有多少就看不清了。

這時,紅頭髮男人湊在歐洛微耳邊解釋了一下:「LI.姐,那個正在唱歌的就是黃總,但是……」

「但是什麼?」歐洛微輕輕瞥了一眼過去。

紅頭髮男人的視線突然看向了包廂的一個角落裡,更加小聲的說著:「LI.姐,今天來的不止黃總,還有W。」

紅頭髮男人的聲音被黃總唱歌的聲音掩蓋住了,歐洛微聽的不是什麼很清楚。

「什麼?太小聲了,聽不清。」歐洛微不耐煩的揮了揮手。

紅頭髮再次小心翼翼的往沙發角落看去,瞧著那位大佬壓根就沒有看過來,於是便加大了一些音量,說道:「就是,W他也在這裡。」

這次,歐洛微聽清了,當聽到W的時候,眼睛突然亮了亮,激動的看著紅頭髮男人:「真的?你確定W在這裡?不對,W怎麼可能會在這裡?鍾圳你沒搞錯?」

紅頭髮的男人叫做鍾圳。

鍾圳急了急眼:「真的LI.姐,我都親眼看見了,如假包換,而且,剛剛你沒來的時候,那個黃總可是對W一直獻殷勤,生怕把W給惹火了。」

聽鍾圳這麼說,歐洛微倒是有幾分信他的話了。

這時,唱歌的黃總結束了一首歌,正屁顛屁顛的往沙發角落走去,掐媚的笑著,具體說什麼,歐洛微和鍾圳聽不清。

坐在角落裡的那個男人,不知說了什麼,黃總突然看過她們這邊,隨後就是走到了她們面前。

「鍾小弟,這個就是LI.姐?」黃總問道。

鐘點了點頭:「確實,黃總,這個就是LI.姐。」

黃總的眼神往歐洛微身上打量,只是歐洛微除了全身黑就是全身黑,連口罩都沒有摘,看不清臉。

黃總半信半疑的將歐洛微引到了沙發上:「LI.姐,坐,想唱什麼歌,我給你點。」

歐洛微擺了擺手,眼角的視線偷偷往剛剛黃總跑過去的沙發角落瞄去:「不用了,我唱歌難聽,你自己唱吧。」

原本歐洛微是打算在這裡只待五分鐘,但是突然只有W也在這裡,就打消了想要速戰速決的心態。

但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一道莫名熟悉的視線在盯著她看,只是不清楚在哪個方向。 隨著這道聲音的傳來,正處於驚恐當中的范桶以及被李天辰捏住脖子的范劍,立刻轉頭看了過去,便是瞧見穿著黑色長袍的司徒戰天大踏步而來。

「是司徒老爺子?」瞧見是司徒戰天後,范桶終於是露出了一絲的喜色。

而范劍更是欣喜若狂,就好像是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

李天辰也轉頭看去。

在此之前,李天辰是聽說過司徒戰天的,可從來都沒有見過,這還是李天辰第一次見到司徒戰天。他的全身籠罩在黑色的長袍之下,身形消瘦,深邃的眼眸當中那雙眼睛確是炯炯有神。

雖然消瘦,可走起路來確是虎虎生風。

他整個人給李天辰一股陰森的感覺。

「李天辰,我是司徒戰天,我現在給你三息的時間放開范劍。」司徒老鬼大踏步而來,每一步跨出都將近兩米的距離,眨眼之間便是走了數十米。

隨著司徒老鬼的現身,秦悟道以及鄭家的人也是從大門外走了進來。

「看來,這司徒老鬼是要保下范家父子了。」鄭老大看著那司徒老鬼。

「這一下有意思了,大哥,你說,這李天辰現在還敢動手殺了范劍么?」鄭老二接過話去道,看其樣子,似乎是有些幸災樂禍。

「二哥,你這問的不是廢話么,這司徒老鬼都已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他是一定要保下范劍的,你們又不是不知道司徒老鬼這傢伙的脾氣,他都下了最後通牒了,若是李天辰還敢殺了范劍,那就是等於和司徒老鬼翻臉了,以司徒老鬼的性格,殺了李天辰那是肯定的。」鄭老三說道:「所以,我想啊,只要是李天辰不傻,絕對是不敢現在殺范劍的。」

「老三說的不錯,我看李天辰現在是不敢動手了,要知道這司徒老鬼可不是黑白無常那兩個沒用的傢伙啊,和司徒老鬼為敵,我相信這李天辰還沒這個膽量。」

「這李天辰倒是有些能耐啊,憑藉一己之力竟然把范家給滅了,當真是人不可貌相啊,而且他竟然隱藏的這麼深,和我們同在南延市,可到了現在我們三兄弟才發現他是古武者,大哥,你說若是我們能夠將他拉入到我們的陣營當中,是不是就有和秦家以及司徒家叫板的資格了?」

鄭家和歐陽家雖然結盟,集兩家的實力為一體,雖然能夠和秦家以及范家相抗衡,不過依舊是處於弱勢的,處處被動。

這些年以來,他們一直想要找尋古武者加入好壯大自己。

可惜啊。

古武者豈是那麼容易找尋的?

就算找尋到一些,可想要對方加入自己,也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強者有強者的傲氣。

不可能隨隨便便加入到什麼人的陣營當中,任憑人差遣的。

如今,他們見到了李天辰……

李天辰是閑散的古武者。

就像當初秦悟道第一次見到李天辰,知道他是古武者之後,第一個念頭就是想要拉攏他到自己的陣營。

鄭老大當然也想要拉攏李天辰到自己的陣營了,可還是搖了搖頭:「老二,老三,你們是有所不知啊,有人已經比我們捷足先登了?」

說話之後,鄭老大微微轉頭,看向不遠處的秦悟道。

鄭老大已經打聽過了,這些天秦月妍和李天辰的接觸貌似頻繁了不少,若是他所料不錯的話,秦月妍之所以接觸李天辰,鐵定也是為了拉攏了。

「爺爺,待會若是李天辰和司徒老鬼打起來的話,你可不能夠袖手旁觀啊。」秦月妍看現在這架勢,貌似李天辰那邊頗有一言不合就開戰的樣子。

心裡不免為李天辰有些擔心了。

雖然秦月妍看李天辰有打敗黑白無常的能力,可司徒老鬼那可是和自己爺爺都能夠打成平手的存在,他相信,李天辰應該不是對手的。

「哦,月妍,你認為他們會打起來嘍?」相比於秦月妍的擔心,司徒老鬼就顯得淡定了不少。

因為他料定,李天辰和司徒老鬼鐵定打不起來。

「當然了,萬一李天辰把范劍給捏死了,司徒老鬼一怒之下肯定要和李天辰打起來的。」秦月妍說道。

「你說,司徒老鬼都親自出馬了,李天辰還敢當著他的面殺了范劍?」秦悟道淡淡的搖頭,然後轉頭看向跟在自己身邊的張長壽:「長壽老弟,你和李天辰接觸的時間最長,你說說看李天辰敢不敢當著司徒老鬼的面殺了范劍。」

「哈哈,天公子可沒有這麼傻的。」張長壽和秦悟道的想法一樣:「以我對天公子的了解,他的性格雖然孤傲,眼睛里容不下沙子,可他並不傻,明知道司徒老鬼不好惹,一旦惹怒了他,自己的性命就不保了,所以我也相信天公子,不會動手殺了范劍的。」

「英雄所見略同!」秦悟道點了點頭。

「哈哈。」張長壽則是爽朗一笑。

而在另一邊。

「一」

司徒老鬼已經開始數數了,同時他大踏步而來。

范劍被李天辰掐著脖子,因為有一段時間了,腦部都開始缺氧,臉上漲的通紅無比,他試圖掙扎,拍打著李天辰的手臂,確是發現李天辰的手掌就好像是一把鐵鉗一般,自己根本就掙脫不開。

「李天辰,你還不放了我。」范劍吼道:「司徒老爺子來了,你若是殺了我,他不會放過你的,現在,馬上放開我。」

「二」司徒老鬼的聲音繼續傳來。

對於司徒老鬼的聲音,李天辰壓根就懶得去理,嘴角之處掛起了一抹淡淡的幅度,看著臉色越憋越紅的范劍:「還記得我曾經跟你說過的話么?」

「我說過,我要殺你,沒有誰能夠阻止的了。」

當聽到這句話的時候,才剛剛升起一絲活下去希望的范劍,雙眸立刻瞪的滾圓,吼道:「李天辰你不能殺我,司徒老爺子不會……」

「殺你如殺雞!」李天辰懶得去聽范劍的廢話,捏著他脖子的手臂稍微一用力。

咔嚓!

令人毛骨悚然的骨頭碎裂的聲音立刻響了起來。

臨時之前,范劍雙眸瞪得滾圓瞪著李天辰。

他不想死啊!

他不甘心啊!

還沒有活夠啊!

可是不甘心又能夠如何?

這個時候,他終於是意識到自己錯了,終於意識到自己惹到了一個不該去惹的人……

很快,范劍的眼神便是暗淡了下來,然後腦袋往右邊一偏,徹徹底底的沒了氣息。 歐洛微奇怪的收回了狐疑的目光,隨後一扭頭,便撞進了一雙墨綠色的瞳孔裡面。

下意識的,歐洛微捏緊了衣擺。

為什麼感覺這雙眼睛,莫名的有些熟悉?只是一時想不起來在什麼地方見到過。

鍾圳和黃總這邊,聊的都是跟歐洛微此行來的目的無關,過了差不多有十分鐘左右,坐在沙發角落裡的W突然出聲:「LI.姐,似乎對我很感興趣?」

歐洛微瞳孔縮了縮,隨即便開口說道:「當然了,想問一下,這個世界上有誰對W不感興趣?我也不例外。」

W輕聲笑了笑,只是他身處在黑暗之中,歐洛微根本看不清他的面貌,亦或者是像她一樣,戴著口罩?

歐洛微說完之後,W就沒有開口說話了,歐洛微都有些迷茫了起來。

怎麼說著說著,就突然不出聲了?只是要是自己過去搭訕,人家又不理,她多尷尬啊?

歐洛微拿起了桌子上的一杯水,欲要遞到嘴邊喝,突然坐在沙發角落裡的W叫了一聲她。

「LI.姐來這裡,不是跟黃總談事情的嗎?為何還有閑情雅緻坐在這裡喝酒聊天?」

歐洛微抿了抿唇,把杯子重新放在了桌子上,從鼻翼里輕輕一哼。

聽到W叫他的黃總突然笑呵呵的扭過頭來,對LI.姐說:「LI.姐難得出來一次,好好玩一玩也是應該的,況且,LI.姐的身手,可沒人能接得了的。」

對此,歐洛微並沒有反駁。

W哦了一聲:「這樣啊,既然這樣的話,那你們先玩,我就不奉陪了,先告辭。」

「哎?」歐洛微奇怪的出聲,怎麼就突然走了?她還沒跟他說幾句話嘞……

歐洛微站起身,剛要開口叫住W,結果包廂的門被打開,外面原本吵鬧的音樂聲哥男男女女的尖叫聲陡然停了下來,緊接著就是幾個慌忙奔跑的男人的聲音響了起來:「我艹,不是說好這裡安全性很好的嗎?怎麼警察突然找過來了?」

警察?!

歐洛微心底咯噔一聲,連忙就是要跑出去。

包廂里的鐘圳和黃總和一些其她女人也聽到了剛剛門外那幾個男人的聲音,於是慌亂的擠出包廂。

歐洛微就在出包廂門口的時候,手腕突然被一股計較力量給拉扯過去。

下意識的,歐洛微就迅速的出手,但是在看到那雙墨綠色的瞳孔的時候,歐洛微的動作驀然停了下來。

「跟我過來。」W輕聲對她開口說著,於是便抓著歐洛微的手消失在了走廊的盡頭。

某一處包廂內,歐洛微坐在單人沙發上,而長沙發上坐著W。

「剛剛,謝謝你。」歐洛微輕聲開口說道。

「謝我?謝我什麼?如果說是謝剛剛的事情,不用謝,只是舉手之勞而已。」W淡漠的疏離著。

歐洛微尷尬的扯了扯嘴角,還是不死心的說道:「那怎麼行,我家人從小就教育我,做人要有禮貌,所以,剛剛的事情還是得謝謝你。要不,你把你的聯繫方式給我,後面我請你吃飯,就當是謝謝你的。」 隨著那令人牙齒髮酸的骨頭碎裂之聲的傳來,全場突然之間變得靜悄悄了下了。

所有人瞪大了雙眸,滿臉震驚的瞪著李天成,然後便是瞧見他手中的范劍很快便是泛起了白眼,然後腦袋歪向了一旁。

死了!

直接被捏死!

「這天公子竟然真把范劍給殺了,我了個乖乖哦,他這膽子也太大了點吧,他就不怕司徒戰天么?」張長壽被驚的都忍住的咽了口口水,在先前他便是猜測,李天辰他是不敢殺范劍的。

要知道,司徒戰天可是發了話的。

張長壽心中雖然向著李天辰,可是要是拿李天辰和司徒老鬼來比較的話,他知道李天辰比他還差不少的。

這倒不是說張長壽看不起李天辰。

實在是司徒戰天的凶名在張長壽的心裡太過根深地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