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觀白虎天驕就沒那麼輕鬆了,這次的硬碰硬,他吃了大虧,傷的比范浪更重,飛出老遠才停了下來,神軀被能量炸的四分五裂,連根基都受到了損傷。

這場戰鬥,勝負的天平已經有了傾斜! 戰鬥之初,范浪落入下風,但開了狂暴之後,立馬扭轉局勢,完全壓制住了白虎天驕。

范浪得勢不饒人,還不等對方恢復過來,立即游身攻上,又施展出了一門能與群星之體配合施展的本領。

劫數·星隕浩劫!

范浪催動群星之體,從周圍的星空中吸收星辰之力,一道道星光匯聚而來,注入到他的體內,被他用作製造劫數。

周圍浮現出成千上萬顆虛虛實實的星辰,以特定的軌跡運轉,一個接一個的飛向了白虎天驕,逼得他左躲右閃。

躲得了初一,躲不過十五。

白虎天驕已經被星辰之道困住,那些打空的星辰,會按照特定的軌跡繼續運轉,不依不饒的環繞著白虎天驕飛行,直到打中他為止。

白虎天驕見勢不妙,企圖脫身,卻被周圍海量的星辰所壓制,根本沖不出去。他滿眼都是高速移動的星辰,連范浪的影子都看不到了。

轟!轟!轟!

白虎天驕躲來躲去,終究還是被星辰給擊中了,接著便是一連串的追擊,越來越多的星辰沖著他飛過來,每一顆的威能都夠他受的。

虧他之前還想要廢掉范浪,現在卻落得如此下場,別說把人家廢掉,他自己不被廢掉就算燒高香了。

場外,只有一些強者才能夠看到戰鬥的全過程,一般人根本看不清楚。

青龍天驕看到自家兄弟此時的慘狀,臉色沉了下來。

「勝負已定,白虎輸了。真沒想到,范浪竟然有如此實力,比白虎都要更勝一籌。」青龍天驕沉聲道。

「二哥沒事吧?要是實在打不過,就讓他趕緊下來吧。盡量少吃一點苦頭。」朱雀天驕擔憂道。

「以白虎的脾氣,不被打趴下,是不會收手的。這一戰或許還有轉機,讓白虎再打打看。諒范浪也不敢把他怎麼樣。」

「唉,我們真是小瞧了范浪,低估了他的實力。」

「不是親眼所見,真的很難想象一個下位神有如此實力。不是我們低估他,而是他根本就是個難以揣測的異類。」

「四象天驕已經很多年沒有栽跟頭了,這次算是栽在了范浪的手上。」

「哼。」

青龍天驕哼了一聲,顯然還是心有不甘。

戰鬥繼續下去,接下來的戰況並沒有出現翻轉,仍然是范浪壓制住白虎天驕。

成千上萬顆星辰,把白虎天驕砸的七葷八素,幾次反撲都被硬生生壓制了下去,打得他這隻老虎一點脾氣都沒有。

到最後,白虎天驕實在是撐不住了,被徹底打成重傷,失去了反抗能力,甚至有了性命之憂。

范浪不可能要了白虎天驕的命,便見好就收,停止了攻擊。無論是之前的冒犯,以及出言不遜,現在都算是連本帶利討了回來。

「差不多了,就『切磋』到這裡吧。這場戰鬥,讓我確認了自己現階段的大概實力,也摸清楚了群星之體的一些用法,多謝白虎導師成全。」范浪說了兩句場面話,收回了漫天星辰。

「范浪!你少在那得意,這筆賬我記下了,這頓打我也記下了,將來肯定會找你算賬!」白虎天驕硬撐著懸在空中,沖著范浪惡狠狠道。

「我給你台階下,你不願意下,那就怪不得我了。有些話挑明了實在太傷人。在我還是下位神的時候,你都不是我的對手,等我的境界提升上去,你更加不是對手,永遠不會有反超我的那一天。不信的話,時間會讓你體會到什麼叫做絕望。擊敗你的,其實是一座山,一座永遠也爬不過去的山。」

「你、你、你真是狂妄自大到了極點!」

白虎天驕氣急敗壞,簡直都要吐血了,自從他神功大成以來,還是第一次受到這種輕視。就算指著他的鼻子,罵十八倍祖宗,他都不會這樣生氣。

范浪懶得在手下敗將身上浪費時間,整理了一下身穿的衣甲,隨即飛出了早已破碎的擂台,來到了外面。

周圍早已經炸開了鍋,那些圍觀者們激烈討論,發表著對於這一戰的看法。

「竟然是范浪打贏了,還把白虎天驕打的這麼慘!」

「真是出乎所料,白虎天驕可不是白給的,他的實力在眾多導師當中,絕對能排的上號。」

「范導師能擊敗白虎導師,意味著他的實力在導師當中已經名列前茅,在上位神的範圍內,也算是高手中的高手,只是境界還沒到位而已。」

「范浪很強大,群星之體也很強大,兩者加在一起,簡直難以估量。」

「他才下位神而已,就有了如此實力,將來要是提升到了上位神,又該有多強?」

人們驚訝、震撼、羨慕……想法各不相同。

青龍天驕聽著人們的交談,截取了一些意念,越聽越覺得火大。四象天驕是一個整體,其中一個栽了跟頭,整體都會蒙羞。

這次的事情,他非得扳回一城不可!

「范導師,請留步!」

青龍天驕忽然斷喝一聲,聲音如同洪鐘大呂,鎮住了全場,周圍很快安靜了下來,紛紛望向了他。

范浪停在了半空中,稍稍收攏了身後的至尊翼,瞥眼望向了青龍天驕,揚眉道:「青龍導師有何指教?」

「本來以我的輩分,不應該以大欺小,可既然你能擊敗我的二弟,也就不算是什麼小輩了。聽說你是個覺醒者,前一世不知道活了多少歲,沒準輩分比我還要大得多。」青龍天驕道。

「然後呢?」

「既然你這樣問,那我就直說了。你剛剛打敗了白虎天驕,我想跟你再打一場。這一場過後,無論誰輸誰贏,我們雙方都化干戈為玉帛,誰也不許再秋後算賬。我這個當大哥的,會約束好二弟,讓他別再找什麼麻煩。你想要往上爬,可以拿我們四象天驕當墊腳石。要是把我都打敗了,我保證你會名聲大震,更上一層樓。要是輸了,對你來說也不算壞事,至少讓你明白了一山還有一山高。」

「恩,說的倒是直接,沒有拐彎抹角。比武就是比武,不需要那些虛頭巴腦的。這一戰,我接了,但是要給我一段休息的時間,讓我恢復一下再打。」

「這是當然,為了公平起見,你可以儘管休息,什麼時候恢復到巔峰狀態,我們再來比武。哪怕你休息十天半月,我也可以等。」

「不需要那麼久,給我兩刻鐘的時間,我就能恢復好。」

范浪說出了一個時間,不光是他需要恢復,系統也需要恢復。 兩刻鐘的時間算不上漫長。

范浪找了個地方打坐恢復,身上的系統也在倒計時,剛才與白虎天驕一戰,狂暴程序的持續時間幾乎耗盡了。

周圍的圍觀者並沒有減少,反而有增多的趨勢,大家都想看看接下來這場戰鬥。

一個是人中之龍,一個是青龍天驕。

二龍相爭,孰強孰弱?

這一戰尚未開始,就已經點燃了人們心中的火焰。甚至有人開局坐莊,讓別人押誰贏,給參戰的兩人分別設置了賠率,范浪的賠率要更高。

「范浪跟四象天驕算是徹底對上了,才剛跟白虎天驕打完,現在又要跟青龍天驕動手了。」

「要是范導師能再贏一場,那他的實力在導師當中,絕對是數一數二了。」

「沒那麼簡單,四象天驕當中,屬青龍天驕的實力最強,要遠勝於白虎天驕。范浪能夠擊敗白虎天驕,不代表能擊敗青龍天驕。」

「這場比武,孰勝孰敗還很難說啊。」

人們一邊等待,一邊閑聊。

還有許多大人物的意念降臨在了這裡,關注著這場戰鬥,這些大人物有的在明處,有的在暗處。

極光神帝的意念與金玉真人的意念都降臨了,隱藏了起來,別人根本看不到他們。

「你這個好徒弟真是能折騰,前腳才剛剛獲得群星祝福,後腳就跟四象天驕打起來了。」極光神帝的語氣中,並無責怪之意,反而有幾分讚賞在裡面。

「范浪確實風頭太盛,做人做事太過勇猛精進,缺少讓一步海闊天空的圓滑,以後我會提醒他一下的。」金玉真人道。

「大可不必。范浪這種妖孽,鋒芒是掩蓋不住的,與其掩蓋鋒芒,不如讓他鋒芒畢露,威震四方。這種作風,要更適合他。」

「鋒芒太過,樹大招風,難免會惹來這樣那樣的麻煩,將來我徒弟要是被麻煩纏身,就有勞陛下出手袒護了。」

「說得好像你這個師父能當甩手掌柜似的。徒弟出了事,你能不管?」

「我當然要管,只是沒有陛下這樣的威懾力,你是一國之君,隨便揚揚眉毛,就四海皆服了。」

「這麼高的帽子扣在我頭上,這是要逼著我給范浪當擋箭牌啊。放心,范浪是極光神國重點栽培的對象,只要他別鬧的太出格,我都會袒護他的。至於國外,那就只能看情況了。如今宇宙並不太平,有些或明或暗的勢力在興風作浪,連一些古老的神國都難以倖免。幾位國師窺探天機,感應命運之道,發現宇宙未來的命運堪憂。」極光神帝聊到了另外一個話題上。

「宇宙就是滾滾紅塵,六道生靈都在其中沉淪,連那些天道的神佛都不例外,唯有成為真仙,才能超脫紅塵,隨心所欲。」金玉真人感嘆道。

「神仙,神仙,也不知道你我之間,誰能先一步飛升成仙。」

「我本以為成了謫仙之後,能夠摸到真仙的門檻,看到飛升的方法,結果卻仍是一頭霧水,根本看不清這條仙路。」

「仙路迷惘,真仙難尋,甚至有很多人認為,仙人境界根本就是一個幻想,並不存在所謂的仙人,上位神就是最後的極限。」

「陛下怎樣認為?」

「朕堅信自己的境界還沒有達到極限,仍然有進步的餘地,只是還沒有掌握進步的方式。由神化仙,這條仙路肯定要破而後立,不能再沿用原來的武道。」

「恩,有理,以後要是有什麼想法,我會來找陛下探討的。」

兩位大人物談論的話題,對於普通人而言,實在是太過遙遠,想都不敢想。

不同層次的人和神,所思所想,所見所聞,都是不同的,彼此間猶如鴻溝。

……

兩刻鐘的時間一晃而逝。

周圍的人山人海苦等到現在,紛紛望向范浪,等著他應戰。

范浪閉著的雙眼豁然睜開,眼中精光四射,一股戰意沖霄而起,身後浮現出一幅星光怒龍圖案。

他直起身子,腳踏虛空,已然恢復到了巔峰狀態,狂暴程序也已經整裝待發。

「青龍導師,讓你久等了。」范浪道。

「並不算很久,你這個對手,值得我去等。」青龍導師道。

「規則?地點?」

「還用你之前跟白虎天驕比武時的那套規則,至於地點,也別換了,就用附近這個已經破碎的擂台吧。反正換一個擂台,也還是會被你我打碎。」

「那就一切照舊。這邊請。」

范浪做了個手勢,指向了身邊的擂台。

青龍天驕先走一步,閃身進入了擂台之內。

范浪隨後入內,與自己的對手保持著萬丈之遙的距離。雙方四目相對,眼神凌然犀利。

比起剛才被打敗的白虎天驕,青龍天驕將是一個更強的對手。

兩人的武道,都與龍有著密切的關係,這一戰就好比是二龍相爭。

二虎相爭必有一傷,二龍相爭更是驚天動地!

「大哥,把這小子廢了!」白虎天驕暗中給青龍天驕發話,聲音透出對范浪的恨意。

青龍天驕沒有回話,完全的摒棄雜念,將全部注意力放在了對面的范浪身上。

他已經打消了所有的輕視之心,將范浪當成了一名勁敵看待,不會有任何的掉以輕心,更不會有任何的留手。

半空中出現了倒計時數字,為這一場比武進行倒數,數字的跳動,牽動著人心。

周圍的人山人海一起觀戰,一個個瞪大了眼睛。

三、二、一!

當一這個數字跳出來后,擂台當中的兩人幾乎同時出手!

范浪張開六對至尊翼,每隻翅膀上都在流轉時間之道,藉此來加快速度,狂暴程序也在此刻開啟,讓他飆升到了巔峰狀態。

刷!

一道寒光乍現,元邪龍劍離鞘而出,被范浪握在了手中。之前對付白虎天驕的時候,他都是拳腳相向,這次一開始就動用了武器。

星宿劍法!

范浪沒有急著進攻,而是採取了守勢,豎起手中利劍,封住了周身門戶。

群星之體發揮作用,接引漫天星光,無數星辰之力加持在了他的身上,光芒普照八方,將整個破碎的擂台照的目不能視。

在他的身後,浮現出一顆顆發光星辰,勾勒出了各種各樣的星宿圖案,形象各不相同,飛禽走獸,器物用具,兵器寶貝,應有盡有。

星宿劍法的核心之處,就在於利用各種星宿的力量,這與群星之體不謀而合,兩者可以完美的結合在一起。

范浪這邊做出一連串動作,而對面的青龍天驕已經一招攻來! 青龍天驕先一步出招,同樣動用了兵器,同樣是一柄劍。他這柄劍青光霍霍,連人帶劍飄忽不定,讓人看不清楚,明明是陰柔的劍法,卻帶著陽剛的威力。

范浪本能的生出危險之感,只覺危險從四面八方襲來,每一處都不安全。

他一咬牙,急忙出招應對,手上的元邪龍劍橫掃八方,周圍的星宿受到牽引,綻放出璀璨的強光,紛紛動了起來。

那些獸形的星宿張牙舞爪,器物類的星宿飛行繚繞,還有一些代表屬性的星宿,或者熊熊燃燒,或者凍結成冰。

范浪一出手就是這般的恢弘大氣,如同天降奇迹,封住了周圍所有的角落,不留任何死角,連一些隱藏的空間維度都被生生轟碎。

青龍天驕躲無可躲,被生生逼出,他面沉似水,平靜依舊,手上劍招變化,同時運轉空間之道、時間之道以及命運之道,三種大道融入劍法當中,當真是神鬼莫測,甚至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預知范浪接下來的反應,提前進行應對。

一道青色劍光破開漫天星宿,對著范浪當頭斬來,范浪舉劍招架,結果撲了個空。

青色劍光從另一個空間維度中破開,一分為十,十化作百,百破成千,千綻放萬,剎那間就將范浪包裹在內,如同上萬個青龍天驕一起出手。

范浪立即中劍,被暴風雨般的攻勢所包圍,逼得他左支右絀,靠著星宿劍法且戰且走。他的身體各處被青色劍光擊中,皮開肉綻,衣料紛飛,受傷越來越多,一縷縷神血飈飛而出。

他現在可是開了狂暴的狀態,卻還是被壓制住了!

這讓他感受到了青龍天驕與白虎天驕的不同,兩個對手簡直是不同層次的。

神血化龍!

范浪悍然反擊,操控那些從自己身上飛出去的神血,來了個廢物利用,免得浪費掉,一縷縷神學化作了一頭頭咆哮的血龍,與青光閃閃的劍氣展開交鋒,擋下了相當一部分攻擊。

隨著范浪的受傷,又製造出了更多的血龍來幫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