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名礦工在上交真靈石的時候,都會有小部分多餘下來,這也算是他們的工錢。

雖然很少,但是如果一起聚集起來,那就非常可觀了。

而作為工頭的莫宇辰,他自然要收取一些提成,這也讓他賺取了不少真靈石,修為提升的速度也更加的快速。

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少年就已經成功突破了瓶頸,成功的邁入了化墟境三重,實力提升非常的大。

「化墟境三重,可惜啊!」

「我擁有的劍胎是平常人的十倍,否則這麼多上品真靈石,再加上後來剋扣下來的,少說也能提升到化墟境五重了。」

莫宇辰暗嘆一聲,但是他的臉上卻沒有絲毫後悔。

雖然他現在至於化墟境三重,但是在劍胎的支撐之下,他的真實戰鬥力完全超越了化墟境六重,就算對戰化墟境七重也不是問題。

倘若再加上蛟王族老祖宗傳承的恐怖雷電力量,以及他各種各樣的底牌,那具體能越幾級戰鬥還真的是不好說了。

……

很快,在莫宇辰因為提升一層修為而感到高興的時候,一名紅袍老者已經來到了這個無名島。

小島上,三名黑袍強者都聚集在一起,如同三個小朋友一樣,恭敬的迎接這位紅袍老者。

「洪老,沒想到您親自來了。」

其中一位黑衣強者滿臉恭敬之色。

他是第五礦區的出竅境強者,在和陳主管商量了很久之後,才將這個計劃提交上去。

沒想到,才短短不到二十天的時間,總部就派來了一位出竅境高階的強者。

不過,讓他們疑惑的是,區區二十天的時間,恐怕也不能讓洪老從總部趕過來吧。

「嗯,很好,你們這次做得非常的不錯。」

「前不久,總部已經決定,很快就會實行這個計劃。」

「按照老夫的經驗來看,這件事有七八成的把握可行。」

洪老淡淡的笑了笑,很是滿意的拍了拍那黑袍強者的肩膀。

黑袍強者受寵若驚,連忙的說道:「不不不,是洪老教導得好。」

旁邊兩個黑衣強者滿臉羨慕嫉妒恨,其中一人此時也恭敬的說道:「洪老,您來的時候,怎麼也沒有人通知我們,我們都沒有做好迎接您的準備……」

「哼哼,老夫可不是從總部來的!」洪老哼哼唧唧的捋著自己的鬍鬚。

旋即,他頓了許久之後,繼續說道:「老夫得到消息,太一劍宗的少主就在這附近。」

「如果老夫能夠將他抓住,那麼天劍宗就會更加看重我們祥雲商會了。」

「不過沒想到沒等老夫找到那小子,就先收到總部的消息,所以也就順便過來看看!」

「洪老,需要我們幫忙派人打探太一劍宗少主的下落嗎?」另外一名黑衣強者問道。

「不必了,你們做好分內之事即可。」洪老搖了搖頭。

…… 一片碧海的上空,一行身影正在疾馳飛行。

在他們的前方,是一位身著華服的中年男子。

「真是廢物,連一個小小化墟境二重的抓不到,最後還居然死了。」

「真是浪費我天劍宗的真靈石。」

華服男子目光如炬,冷哼一聲。

不久之後,他們停在了一片海域的上空。

「長老,我們已經打聽清楚了。」

「那小子最後一次消失,就是在這裡。」

其中一個青袍少年走了上來,恭敬的說道。

如果莫宇辰在此,就會發現這裡,就是他當初遇見張慕白的地方。

華服男子眯著眼睛,他伸出一隻手掌,在虛空之中一抓。

下一刻,男子周身光華閃爍,可怕的氣息,讓得後面一眾身影都感覺到了強大的壓迫感。

「這就是渡劫境的強者,真是可怕啊!」

一眾人暗暗咂舌。

許久之後,華服男子眼中金光爆射,指向一個方向,冷笑道:「走,是那邊。」

「還好來得快,那小子還有一絲氣息沒消散。」

眾人聞言,皆是一陣嘆服。

這樣逆天的手段,恐怕也只有渡劫境的強者才有吧,他們可無法從虛空之中,捕捉到任何一丁點氣息。

……

此時,距離莫宇辰所在的無名島不遠處,一名少年撐著一艘船,眯著眼睛,遙遙望著那個小島。

「莫兄所說的就是這個小島了,奇怪,上面並沒有聽見什麼戰鬥的聲音啊。」

「難道莫兄離開了嗎?」

少年暗自低語。

不用猜,他就是一路跟來的張慕白,可惜他的速度很慢,而且不熟悉路線,所以直到現在才趕到這裡。

事實上,他並不知道莫宇辰已經混進了小島裡面了。

「算了,等到藍叔到了再說。」

「到時候讓他將這座小島連根拔起,看看有沒有莫兄的下落。」

張慕白冷哼一聲道。

……

三天之後,第五礦區,莫宇辰看到了滿面春光的陳主管。

「喲,這是什麼風把陳老哥您吹來了。」

莫宇辰見狀,打趣的迎了上去。

這段時間,他已經和陳主管混得相當熟悉,雙方已經如同是親兄弟一般。

「哈哈哈,老弟啊,這次我可是給你帶來了好消息啊!」

「我不管,你一定要請我喝酒,不然我可不把好消息告訴你。」

陳主管嘿嘿笑道,看得出他非常的開心。

「陳老哥,我現在還沒有加入商會。」

「想要離開這裡都不行,我哪來的酒請你喝,你可別拿我打趣了。」

莫宇辰聞言,苦笑著擺了擺手。

「屁話,誰說你不能離開?」

陳主管滿臉神秘的笑了笑。

「什麼……陳老哥,您的意思是……」

莫宇辰瞳孔一縮,心中一動,滿臉激動的看向陳主管。

「桀桀,我剛剛收到消息。」

「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們祥雲商會的核心弟子了,和老哥我一樣,馬上就能進入祥雲商會的總部修鍊了。」

陳主管滿臉興奮的說道,他想要這個機會已經很久了。

只是沒想到,自己居然要藉助莫宇辰的幫助,才能進入其中。

因此,他心中對莫宇辰可是非常的感激。

「真的嗎?」

莫宇辰聲音提高了幾個聲調,眼中充滿了不可置信的激動。

「老哥,你不是說,還要大半年才能接到通知嗎?」

「怎麼能這麼快就知道?」

隨後,莫宇辰表露出一副疑惑的樣子。

前不久,陳主管跟他說了,這裡距離祥雲商會的總部很遠,需要大半年的時間才能接到通知。

「哈哈,那是因為最近島上來了一位總部的大人物,那可是真正的大人物啊。」

「你絕對猜不到對方是誰的。」

陳主管壓低自己的聲音,滿臉敬畏的說道。

「什麼樣的大人物?」

莫宇辰不由得好奇了,看到陳主管一臉小心翼翼的樣子,就算是出竅境的強者也沒有必要這樣吧。

「他是我們祥雲商會的副會長,已經即將邁入渡劫境級別了。」

陳主管滿臉崇敬地說道。

「什麼!!!」

莫宇辰聞言,大驚失色,心中猛吸一口冷氣,身子都感覺顫抖了起來。

即將邁入渡劫境級別的人,竟然來到了這裡……

「莫老弟啊,你的運氣太他娘的好了。」

「副會長得知這個計劃是你建議的,當場就決定讓你加入我們商會,而且他還讓我帶你過去見見他呢。」

陳主管滿臉羨慕之色,就算是他,也只能遠遠看一看副會長,更別談和這樣的大人物說話了。

然而,他卻不知道,莫宇辰現在已經急得要死了。

要知道,對方可是即將邁入渡劫境的強者啊,要是他一個不小心就會露餡了,那可真是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莫老弟,你別激動,趕緊跟我來吧,別讓副會長大人等太久了。」

說罷,陳主管便走在前面帶路。

莫宇辰見狀,面無表情的跟在後面,心中卻是一片翻江倒海。

他這下真是玩大發了……

即將邁入渡劫境的強者啊!!!

這樣的境界,他不是沒有見過,蛟王島上就有不少。

但是他也因此明白這個境界的恐怖。

到了渡劫境級別,那就不是數量可以戰勝的了。

一個渡劫境強者,哪怕面對再多的出竅境,也是非常的輕鬆,往往威壓一出,所有的出竅境強者全都要失去戰鬥力。

天靈大陸上的武者都明白,只有成為渡劫境的強者,才能算是一名真正的強者,才有資格縱橫天下。

別看對方現在還沒有邁入渡劫境,但是他只要隨便釋放出一點威壓,那莫宇辰絕對是連跑都不用跑了。

這就是強者之威。

「一定不能暴露,否則的話,那肯定是死定了!」

莫宇辰暗暗想道,心中充滿了擔憂。

他寧願多對抗幾名出竅境低階的強者,也不願意麵對一位即將邁入渡劫境的強者。

「呼!」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莫宇辰眸光平靜,帶著強烈的忐忑,跟在陳主管的後面。

「莫老弟啊,等下記得要恭敬一些。」

「為兄我看得出來,副會長大人對你很讚賞,你要把握好這個機會,說不定你就可以一衝上天了。」

陳主管滿臉興奮的提醒道,眉宇之間充滿了羨慕。

…… 很快,陳主管帶著莫宇辰來到了那位大人物的房間外。

「莫老弟,進去吧。」

「記得,等你發達的時候,前往別忘記了老哥啊!」

陳主管笑著提醒道。

「若是有那麼一天,莫某人一定不會忘記老哥的恩情。」

莫宇辰聞言,重重的點頭,心中卻是在思考著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