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人一臉震驚地看向蕭寒,摩訶雪,摩訶古族天之驕女,卻被蕭寒一劍殺之,他怎麼敢?

這是挑釁五大古族的威嚴嗎?

咻!

摩訶天身形一閃,迅速接住了摩訶雪的屍體,他面龐陰冷無比,蕭寒當著他的面,斬殺他摩訶古族之人。

也是迅速有摩訶古族之人掠了過來,將之前戰場中的恩怨告訴了摩訶天,摩訶天面色陰沉依舊,哪裡還聽得進去這所謂的恩怨,他只知道蕭寒殺了摩訶雪,摩訶古族的威嚴被踐踏了。

「蕭寒,你們聖書宮就等著承受我摩訶古族的怒火!」摩訶天雙目冷冷地掃向蕭寒,敢殺他摩訶古族之人,找死。

「要戰,便戰,我聖宮人,不可欺!」蕭寒淡淡回了句。

說完,蕭寒轉身,掠上太古鵬鯤背上,帶著一行聖宮弟子徑直離開了雪月城。

「蕭寒,此事沒完!」

摩訶天目光冰冷地盯著蕭寒一行人離去的方向,眼中殺意涌動,隨即他也不再多留,帶著摩訶古族之人離去。

林夕顏、墨翊、荒雲霄、魚璇璣等人看著離去的聖宮和摩訶古族之人,目光閃爍,自然知道這事不可能就這樣結束,畢竟牽扯大千世界兩方頂尖勢力,後續之事,若是沒有處理好,恐怕會在大千世界掀起一場驚天風暴。

上古天尊戰場已經關閉,諸人也是不再多留,紛紛離去。

雖說戰場之事落幕,但是一場更大的風暴正在醞釀。

各大勢力之人各自返回之後,都在密切關注著聖書宮以及摩訶古族的消息,聖宮聖子蕭寒當眾斬殺摩訶古族天驕,摩訶天說要讓聖宮準備承受摩訶古族的怒火,而蕭寒稱要戰便戰,一個是聖子,一個是少主,二人都在各自勢力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因此,他們之言,絕不是說說而已。

重回80當大佬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在摩訶天回族的第二天,摩訶古族中放出了消息。

摩訶古族對聖書宮,宣戰!

摩訶古族稱:七日之後,大軍將征討聖書宮,殺聖子。

這則消息一出,便立即如同病毒一般飛快在大千世界各處瘋傳。

一時間,大千世界,為之轟動。

聖書宮,書法技藝獨步大千世界,聖宮弟子遍布天下,有著書狂坐鎮。

摩訶古族,大千世界太古五族之一,傳承久遠,底蘊深厚,實力之強,毋庸置疑。

兩方勢力,皆是大千世界頂尖勢力,只不過若是硬要比較雙方勢力的強弱,那麼大千世界之人無疑更加看好摩訶古族,這是一個太古種族,一脈相承,凝聚力比聖書宮更強,而且族中天至尊強者無疑也遠甚聖宮。

所以,這一戰,大千世界之人還是更為看好摩訶古族。

聖書宮局勢,不容樂觀。

當然,聖書宮也不是軟柿子,聖書宮歷史同樣極為久遠,從這裡走出了諸多強者,若聖宮有難,那些曾經在聖宮修行的強者,想必也不會坐視不理,雖說聖宮並不像摩訶古族那般是一個種族,但是數百年的歲月中,聖宮也是形成了一張遍布大千世界的無形巨網,從聖宮走出的強者遍布大千世界,當那種力量再次匯聚起來之時,同樣相當可怕。

所以,表面上看聖宮形勢偏弱,但也並非沒有一戰之力。

————

對於外界之人對此戰作何看法,聖宮之人沒有理會。

摩訶古族宣戰之後,書狂也是當即下令備戰,在外的聖宮弟子全都召回,聖書大陸上其他勢力中的天至尊強者,也都被緊急召回聖宮,作為聖宮所在的大陸,這裡的天至尊強者十有八九都是從聖宮走出,因此聖宮的號令,可以下達大陸各地的天至尊勢力。

書狂下令之後,偌大聖宮,開始變得熱鬧起來,大陸各地,無數強者紛紛率軍奔赴聖宮。

這幾日,整座聖宮中涌動著極為可怕的氣息,強者匯聚,大軍整合,一股大戰之前的緊張壓抑感,籠罩著這座恢宏的聖宮。

對於摩訶古族的宣戰,聖宮並未再發表什麼言論,只是在緊張備戰。

這一戰的起因,聖宮人盡皆知,聖子一劍殺摩訶雪。

不過,聖宮之人並未對蕭寒有何怨言,因為摩訶雪殺聖宮之人在先,聖子將其斬殺,維護聖宮威嚴。

當日蕭寒之言,他們也聽說了。

「要戰,便戰,我聖宮人,不可欺!」

聖宮人,不可欺!

聖子鏗鏘之言,不知振奮多少人心,加入如此聖宮,誰人不為之自豪?

這一戰,為聖宮威嚴而戰,哪怕是太古五族,我聖宮威嚴,不容侵犯。

你若欺,那便戰!

————

摩訶古族向聖書宮宣戰的消息,在大千世界瘋狂傳開,無數勢力紛紛聞訊而來,欲觀此戰。

這一戰,註定舉世矚目。

大千世界,某一方勢力。

在一座恢宏的火焰大殿中,一位黑袍男子坐在首位之上,其周身蕩漾著極為可怕的火屬性靈力,可怕的威壓從他體內瀰漫出來,籠罩整座大殿,讓得殿中之人眼中皆是充滿敬畏。

「這真是個一刻也閑不住的傢伙啊,我這回來屁股還沒坐熱,這貨就跟摩訶古族幹上了,真是……」黑袍男子搖了搖頭,一臉無奈之色,嘴中還在不斷吐槽著。

殿中之人,面面相覷,倒是沒敢多問。

「傳令下去,集合大軍,即刻前往聖宮!」半晌后,黑袍男子下達命令。

聞言,殿中之人皆是一怔,一臉疑惑,有一名強者不解問道:「域主,這是要做什麼?」

「去打摩訶古族。」黑袍男子說道。

「打摩訶古族?!」眾人一驚,對於黑袍男子的決定皆是感到驚訝萬分,他們這剛剛才成立的勢力,就去跟摩訶古族對著干?域主這是瘋了嗎?

「都別磨嘰了,快下去準備。」黑袍男子沉聲道。

「是!」聽得這不像是開玩笑的語氣,殿中一眾強者不敢多言,皆是紛紛退下。

見到眾人退下,黑袍男子有些鬱悶地搖了搖頭。

「唉,屁股還沒坐熱,就得去搞事情。」

這是大千世界一個剛剛誕生的勢力:

無盡火域!

————

與此同時,在大千世界某一方界域中,傳出了一道與無盡火域同樣的命令。

集合大軍,前往聖宮!

命令傳出后,這一方界域震動,不過並沒有人敢違抗命令,一時間界域各處,大軍集結,恐怖的氣息瀰漫天地。

在這方界域最高的那座山峰之上,一位男子站在那裡,身軀筆直如槍,岳峙淵渟,給人一種沉穩如山的感覺,男子周身八道流光纏繞,激蕩著可怕的氣息。

男子看著下方調動的大軍,面龐平靜,眼中古井無波,而這一方界域大軍調動的命令,便是出自這位男子之口。

這裡同樣是大千世界中一個剛剛誕生的勢力:

武境!

————

摩訶古族宣戰消息傳開,整個大千世界為之轟動,有好奇前往聖宮觀戰的,有前往聖宮助陣的,不管出於何種目的,總之,聖宮已然成了大千世界各方關注的焦點。

摩訶古族。

自太古流傳至今,歷史悠遠,整個大千世界中,像這般底蘊厚重的古族,只有五個,強大的血脈之力讓得這些古族之人修鍊天賦極高,每個時代,古族之中都會有名震大千世界的天驕人物出世,強大的血脈,悠遠的歷史沉澱,這樣的古族,想不強大都難。

而在太古五大古族之中,如今又以摩訶古族發展最為迅速,實力愈發強大,雖說其他四族不願意承認,但這卻是事實。

因此,聖宮與這樣的強大古族開戰,大千世界之人自然不怎麼看好,摩訶古族的實力,放眼大千世界都是巨無霸的存在,無人膽敢挑釁,而這次聖宮與之交惡,不知又會有著怎樣的結局。

在大千世界為這一戰而轟動之時,摩訶古族的大軍也已經集結完畢,由摩訶天統帥。

「出發!」三軍之前,摩訶天一聲令下,一股恐怖的氣息頓時衝天而起,摩訶古族大軍浩浩蕩蕩地朝著聖宮開赴而去。

摩訶古族,兵發聖宮。 當羅征踏入罪惡之塔第一層的時候,眾多種族生靈大大小小的眼睛都盯在他身上,絕大多數目光中都飽含敬畏之色。

至於諸多魔族戰者的眼中,則滿是懼怕的神色。

這個骨齡不足二十歲的人族戰將,進入整個罪惡之塔中不過才三個多月的時間,就將整個人族的局面給扭轉了。

一個小小的戰將,此前他甚至還是一位戰者,讓罪惡之塔中諸多巔峰戰尊束手無策,而且還利用詛咒之地的力量間接的滅殺了兩位魔族戰聖!

這已經不能用奇迹兩個字來形容了。

不管過程如何,羅征的確是做到了,而且徹徹底底的打壓了魔族的氣焰。

在往日罪惡之塔從第一層到第十四層,不管是魔族戰者還是魔族戰將,處處都會高人一等,除了妖夜族之外,其他種族在魔族面前只能忍氣吞聲!

沒有種族敢正面反抗魔族,這個強大的種族在罪惡之塔中擁有最多的席位,而且在海神大陸上也擁有最強大的勢力。

他們囂張,正是因為擁有強悍的實力作為後盾。

不過最近魔族的確非常收斂,從魔族的戰者到戰將,甚至於戰尊,說話的聲音也不如往日那麼多了,在魔族人的臉上甚至能夠找出一絲如臨薄冰的痕迹。

因為他們不清楚,羅征回到罪惡之塔后打算怎麼做?

將所有的魔族驅逐?還是直接滅殺?

那天羅征似乎直接利用了罪惡之塔中的某種力量,將兩位魔族戰聖驅逐除出了罪惡之塔!

至於羅征能否直接動用罪惡之塔的力量滅殺塔中的生靈,或者還有什麼手段,這取決於羅征對罪惡之塔的掌控程度,外人也無法揣測,罪惡之塔的來歷原本就十分神秘,今時今日海神大陸上的諸多生靈,也沒有弄清楚罪惡之塔中的來歷,以及詛咒之地的奧秘。

總之魔族人宛若砧板上的魚肉一般,情況十分被動,至於魔族會輸死一搏還是企圖講和,只能拭目以待。

進入罪惡之塔第一層后,羅征看了看凌煙等人,忽然笑道:「你們走樓梯吧,我想走另外一條路。」

凌煙等妖夜族的巔峰戰尊以及沐青陽等戰將奇怪的看了羅征一眼,通向罪惡之塔下層的路只有一條,難道羅征還有其他的路可以走?

誰知道羅征的話音剛剛落下,從羅征的腳下驟然出現了一道圓形的裂口,那裂口僅僅只容一人落下去,而羅征站好就站在裂口的上方,瞬間就從裂口上掉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包括凌煙在內的巔峰戰尊滿臉都是愕然之色,在罪惡之塔中還能這麼玩?

「嘭!」

羅征穩穩噹噹的落在了罪惡之塔的第二層。

第二層的眾多戰者驟然看到天花板裂開,隨後從上面掉下一位人類的戰將頓時也是嚇了一跳。

羅征只是淡淡的掃了一眼諸多戰者,隨後腳下再次出現一道圓形的裂口。

就在同一時間,第三層,第四層,第五層,第六層……每一層都出現了裂口。

而羅征的身軀就這樣垂直墜落,只是耗費了兩三個呼吸的時間,羅征的雙腳就重重的踩在了第十層的地板上!

從第三層到第九層的戰者和戰將們,只是看到一道影子驟然飈射而下,根本沒有看清楚是誰。

等到羅征瞬間站在了第十層的地板上后,他頭頂上的那些裂口又開始不斷地蠕動起來,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只留下眾多生靈們滿臉錯愕的表情。

「你們剛剛看見了什麼?」

「好像是有個人類掉下去了……」

「這……恐怕是進入罪惡之塔最快的速度了吧?」

就算是十五層的巔峰戰尊,離開了罪惡之塔后也要一層層的往下爬,在戰尊強者的較量之中,的確曾有過打碎天花板,掉到下一層的事情發生,罪惡之塔的樓層只是擁有自我癒合的能力,不過並不是特別堅固,但沒有哪個戰尊敢將天花板一層層的打碎了鑽下去……

在第十層的比斗場上,一個靈動的身影正在不斷的飛舞,那正是人族的神級天才夏霜。

而夏霜的對手,卻是一位身高接近四丈的巨人!

夏霜原本是修鍊冰系功法,凌冽的寒氣形成一個個圓環,朝著巨人的身上一圈圈罩上去。

海神大陸之上的巨人都是力大無窮,莫說是人族,就算是魔族被巨人掄上一拳,也要被砸成肉醬!

不過巨人族的缺點也顯而易見,反應太過於遲鈍,速度往往跟不上來。

現在夏霜不斷地用冰霜圓環的壓制之下,那巨人的速度就更慢了,手中的玄鐵大棒雖然不斷地揮舞著,可是卻連夏霜的衣袖都碰不到絲毫!

當羅征驟然出現在罪惡之塔第十層后,在比斗場上的夏霜目光驟然一閃,臉上泛起了一絲笑容,眉毛之間的真元閃爍之下,她身上的寒氣驟然噴發!

一對由寒冰凝結而成的翅膀在她身後形成,隨後她就化為一道流光,迎面沖向那隻巨人。

或許是希望自己在羅征的面前,表現的更有實力,或許是急於走下比斗場上去見羅征,夏霜竟然直接開啟了自己的殺手鐧!

夏霜身為人族的神級天才,在十層之中也算是佼佼者了,對付這隻巨人原本是不需要啟動殺手鐧的。

「迅捷冰羽!」

此刻夏霜宛若冰雪中的仙子一般,驟然飄向巨人,面對迎面砸上來的玄鐵大棒,夏霜的身影在空中詭異的一個轉折,輕鬆的避開了這威力無匹的一棒!

隨即她的身影就迅速貼近巨人,伸出她潔白如雪的手在巨人的脖子上輕輕一撥。

一顆冰雪的種子,瞬間種入了其中。

「噼啪……」

那巨人的脖子處閃爍一點白光,隨即凌冽的冰霜之力就在巨人的脖子上綻放出一朵美麗的冰花。

與此同時,巨人的手臂上,胸口,雙腿上的血管在同一時間皸裂,這隻巨人全身上下的血管在瞬間被凍的爆裂開來,而鮮血在濺射出來的瞬間,也已經凝固成型!

「噗通……」

巨人龐大無比的身軀轟然摔在了比斗場上,而夏霜則穩穩的站在比斗場的一側,從巨人的身上彈射出一道造化之光,朝著夏霜胸口的銘牌鑽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