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怪事天天有,今天特別多!衆人都以爲呂加貝的失蹤必然會引起天緣的氣惱,但是奇怪的是天緣只是笑了笑道“就這麼一件事?還有嗎?”

“你難道不應該很氣惱麼?”莫養燕吃驚的問道。

“氣惱?爲什麼?這件事我已經知道了!哥哥是爲了保護我纔不得已這樣做的!況且此刻三器靈已經完全的融爲一體,萬事已成定局。我氣惱又有什麼用??”天緣微微笑道。

天緣的話讓衆人百思不得其解!

已經知道了?這是怎麼回事?自天緣回來之後,便一直陷入沉睡之中,天緣是怎麼知道的呢?

“天緣你沒事吧?”飛客皺眉道。天緣的鎮定讓飛客很是糾結,這孩子腦袋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看着衆人不解的神色,和擔心的神情,天緣心中一暖,自己不再是那個自行修煉的孤兒了,自己的身邊也有着擔心自己,呵護自己的親人了,雖然僅僅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是確確實實溫暖了天緣的心。


爲了不讓衆人擔心,天緣打算說出事情的原委! 天緣緩緩的將事情的原委向衆人說來。

原來,早在第一次出現紫色匕首的時候,天緣就已經知曉了靈冰匕的存在,所以纔有了在加貝與軒轅燕對抗的時候的那種表現。

而在與李湯的對戰之中,天緣更是真正的接觸到了靈冰匕,那時天緣之所以能夠不斷的使用靈冰匕的力量,正是因爲靈冰匕本身已經察覺到天緣所處的危險境地,故此,靈冰匕以靈魂意識連接到天緣,纔有了與李湯的不斷對抗,直至飛客出現。

此後在天緣回到客棧的時候,卻是整個人都陷入了昏迷狀態,但是不知道爲什麼,自己整個人反而陷入了空靈的狀態,機緣巧合之下,真正的進入了仙器靈冰匕的器靈世界。

在靈冰匕的器靈世界之中,天緣看見了陷入沉睡的靈冰匕的器靈靈冰天帝,因爲正如在天緣的識海之中嘟嘟以及修羅王所說的那樣。

靈冰天帝已經恢復了靈魂意識,只是不能夠控制自身而已,必須以天緣爲媒介,但是,這不影響天緣的靈魂意識與靈冰天帝的交談。

在交談的過程之中,靈冰天帝將修羅王留下的話語,進行了深度的剖析,並且得出了確切的結論,那就是加貝必將不顧一切的與修羅王融爲一體進入天緣的體內,告訴天緣做好思想準備。

至於還有什麼,天緣卻是隻字不提。天緣不說,衆人也是不再爲難他!

至此,天緣事先知道事情的原因,算是徹徹底底的交代了。

可是天緣的事情解決了,莫養燕呢?

天緣再一次的問道“師姐,你到底怎麼了?能告訴我麼?”


原本思緒已經被天緣帶走的莫養燕再一次的想到了自己的母親。最後,望着天緣真摯的面龐,莫養燕還是如實告訴了天緣事情的經過。

但是,奇怪的是,天緣只是聳聳肩道“師姐,你只要想想自己還有父母想念,牽掛,心中的一切就會舒坦了,天緣到現在還不知道自己的父母長什麼樣呢!可是,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還有你們!珍惜眼前的一切纔是最重要的不是嗎?

至於伯父,伯母,我相信你們一定會相見的!”天緣的一番話說的信誓旦旦,就好像自己口中的那個孤兒不是自己一般!

說完這些話,天緣還微笑的看着莫養燕。

莫養燕鄭重的點點頭道“對!我還有你們,並不是孤單一人。”說完,會心的笑了!

“好了,你們這些小傢伙們,既然你們都能夠平衡自己心中的事情,我也就不必呆在這裏了,是時候回去了呢!”飛客的聲音打斷了天緣和莫養燕的交談。

“飛客前輩!”就在飛客打算離開的時候,天緣忽然喊道。

“什麼事?”飛客問道。

“聽師尊說,您乃是神陽宗掌門,是當今世上數一數二的強者,所以,天緣有一事相求!希望您能夠答應!”天緣起身,鄭重的說道。

“哦?你先說說看!是什麼樣的事情!”飛客問道。

“其實事情很簡單,我的手中一件靈魂受損的法器,不知道你能不能幫我恢復!”天緣道。

“你說的是你手中的乾坤鼎是麼?”飛客笑道!

“正是!”

“世間法器乃尋求有緣之人,隨自己的主子的實力而爲之變化,當今世上,哪怕是最強者也是不能恢復法器之靈。除非器師一脈。重現人間,否則,再無他法。好好善待你手中的法器!

日後,隨着你自身的實力的提升,他的靈魂自會圓滿!修行到氣師最高峯纔是你現在的目標,其餘的一切皆是浮雲!好了,我先行告退!”飛客沉聲道


說完,卻是在沒有絲毫的停留,直接消失在房間之中!

“好吧,就當我沒說!”天緣無奈的道。

“時候不早了,我們都回去休息吧!明日我們再去氣師鬥技場吧!”葉嫺道。

直到葉嫺說出這樣的話,衆人方纔意識到,經過這麼一番折騰,天竟然已經黑了!

聞言,都是各自離去!

當衆人散去。天緣好像失去了所有的氣力,一屁股坐在了牀上!

將自己的雙手託平,發呆的看着手心,眼睛裏噙着淚水,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時間過了好久好久,天緣才自呆愣的狀態之中清醒過來,喃喃道“哥哥,你還好麼?”

“小傢伙,怎麼了,這麼快就想我了!”在天緣說完,加貝的聲音卻是在天緣的耳邊響起!

天緣不可置信的向四周望去。可是卻沒有看見自己想要見到的人,無奈的嘆口氣“唉,怎麼可能會是哥哥的聲音,一定是幻覺!”

“是麼?那你想不想見我!”加貝的聲音再一次的響起!

“想!”天緣幾乎沒有遲鈍,直接答道,可是,說完之後才發現, 四周依舊是空空蕩蕩。天緣使勁的搖了搖頭。好像要甩去什麼似得!

“好了,不逗你了!”加貝的聲音總是莫名其妙的在天緣的耳邊響起。

但是,這一次,聲音的來源卻是有着固定的方向。

下意識的望向自己的前方,天緣竟是真的看見了加貝的身形。但是,很快天緣又皺起了眉頭,哪怕是以天緣現在的修爲,也是看出了加貝的身形是由元氣凝結而成。

“小傢伙,怎麼了?見到我不高興麼?”加貝自是知道天緣皺眉的原因,但是卻沒有點出。

“不高興,因爲你現在只是虛幻的身體!”天緣坦白道。

“笨蛋,哥哥才與修羅王融合,不能完全掌控自身也是正常,等到時間長些,哥哥自然就像你手中乾坤鼎的器靈一樣,以實體出現了!”加貝解釋道。

“真的麼?哥哥不許騙我!”天緣欣喜道。

“哥哥怎麼會騙你呢!好好休息,明天還要去氣師鬥技場呢!”

“嗯!”天緣聽話的回答道。

“我現在還不能在外面太久,我先回去了!晚安,小傢伙!”加貝說完,便是消失在房間之中。

“哥哥晚安!”天緣笑道,當聽到加貝還能出來,天緣就非常開心,開心到說完晚安之後,倒頭便睡,進入夢鄉之中尋周公去了! 翌日清晨,衆人皆是自睡夢中醒來!再一次的來到了天緣的房間。

幾乎沒有多說什麼。便一同前往氣師鬥技場!

但是,當到了氣師鬥技場的門口,衆人便是察覺到了不同,今日的氣師鬥技場外的人格外的多。

一打聽才知道,今天乃是氣師鬥技場十年一度的講法之日,每年講法之人都是一名巔峯十指氣印師,爲衆人講解修行致中的疑惑,此乃未曾達到此地步的修士難得的機遇。故此方纔引得無數修士來到此地。

當得到這樣的訊息,天緣下意識的看向身邊的葉嫺和白影,道“你說,我們去還是不去呢?雖然我不知道白影你的修爲,但是,能在哥哥姐姐面前依舊如此淡定,想來與他們二人的修爲所差無幾。

也就是說,在我們的這些人裏。最起碼有着兩名氣印師以上的人,所以,我們去還是不去,就由你們二人決定吧!”

“孩子,其實世間修者達到氣印師的絕不在少數,但是你可知道像這樣的講法卻是很少,雖然少,但是在這聽法之人裏面,卻是有着眉印師!你可知道這是爲什麼?”回答天緣的不是葉嫺二人,而是一個蒼老的聲音。

天緣回頭,卻是看見一個樸素的白衣老者。在老者的身上察覺不到絲毫的元氣波動。

щщщ▲ ttκǎ n▲ ¢〇

看着這樸素的白衣老者,葉嫺和白影都是緊張到了極點,雖然二人是在與天緣說話,可是自己的精神力卻是始終觀察着周圍。但是此人就這樣悄無聲息的出現,二人卻沒有絲毫的察覺,也就是說,這個看起來樸素的老者,絕對不像自己想象的那麼簡單。

白影的雙眼不斷的微眨,但是最後眉頭卻是緊緊皺起。

看到白影這般,幾乎本能的,葉嫺的雙手之上便是覆蓋了元氣。

“靜觀其變,既然是出現了,我們就看看此人到底是做什麼的!”白影暗中傳音道。

但是,無論葉嫺和白影如何的不正常,但是,天緣卻是不管不顧,。而是恭敬的行禮,道“恕小兒愚鈍,還請老伯解惑!”

天緣這番做法可謂是極爲恭敬。絲毫沒有因爲老人的樸素而無禮!

老者微微頷首“所謂的講法乃是大限將至的人,爲了不讓自己一世修行的經驗沒有傳人,方纔設壇講法,而敢於設壇講法之人必是對於此生所修之道有了極爲深切的感受。


甚至對於比其修爲還要高深的人都是大有脾益。日後,對於有講法之地,切不可輕視,對於講法之人更是要尊重,因爲正是因爲這些無私的老者,纔有無數的天才修士成就日後的光輝之路!”

“小兒初次入世,不曾瞭解太多,就妄加評論,還望老伯見諒。此次講法,小兒必定前去!”天緣躬身行禮,恭聲答道。

“不錯,不錯,孺子可教也。身爲世間罕有的幻師,能有如此平和的心態,卻是難得,今日,我們相見也算有緣,我這裏有幻師的,祕技一部,正好適合你們幻師一脈。就送與你了!希望你好生修煉!”老者笑道。

隨後自懷間掏出一本泛黃的書籍,交到了天緣的手中!

書面之上有着模糊的字樣“天階祕技之衆生之象。”

天緣看見這幾個字,內心都是狠狠的顫抖了一下,這可不是別的,這是天階祕技呀。雖然自己並沒有達到這樣的高度,但是,有着這樣的財富在手中,日後的修煉祕技卻是有了着落。

天階祕技這四個字的魔力太大了,即便是葉嫺都有些心跳加速,這可是真真正正的寶貝呀。當初的陳長老在講述氣技的時候,曾經說過,天階祕技乃是有價無市。足見其珍貴!

雖然內心很是渴望得到這樣的祕技,可是天緣的話卻是讓所有的人目瞪口呆。

“小兒雖然通曉一些幻術,但是僅僅只是通曉皮毛。這樣的禮物,小兒雖然很是渴望得到,但是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夠用上,所以,還請老伯收回!”天緣說着,雙手捧着泛黃的書籍,遞向老者。

白衣老者聽見這些話,沒有絲毫的惱怒,反而是不斷的點頭。

最後說道“好孩子,不虛僞,不做作,很好,但是,你用不上,可是不代表你身體裏的那位用不上,你還是收下吧,這本祕技絕對適合你。老朽我活了數百年。

爲這本祕技尋覓有緣人也是很久,今天終於了(liao)了(le)這心事。”說着老者深深的吐出一口氣。好像卸下了什麼包袱一般。

聽着老者這樣說,天緣方纔想起加貝,也不再猶豫,直接將這本天階祕技收入囊中。

隨後再一次的作揖道“多謝老伯!”

“好!好!好!”老者接連說出三個好字!

“張老,你怎麼還在這裏呀,講法馬上就要開始了!所有人都等着您呢!”就在白衣老者說完,在老者的身後跑來一個青衣人,恭敬的說道。

老者並沒有管身後的青衣人,而是慈祥的看着天緣道“孩子,你可要去呀!此次講法對你大有脾益。等你到了。講法就開始!”說完,老者方纔看向身後的青衣人道“我們走!”

望着老者和青衣人漸漸遠去的背影,天緣心中很是疑惑。

這個張老到底是什麼人,他又是怎麼看破自己身體裏有着加貝哥哥呢!天緣思索道。

“天緣,我們真的要去麼?”葉嫺問道。

“去,爲什麼不去呢?既然老伯說是對我大有脾益,那麼我們又怎麼可以錯過呢!”天緣笑道。說完,也不管身後的四人,徑直向着不遠處的氣師鬥技場走去。

“這變臉怎麼比翻紙還快呢?剛剛不還是說要聽我們的麼?怎麼這麼快就自己決定了?”白影看看葉嫺,問道。

“唉,走吧,有什麼辦法呀,既然他想去,我們就去吧!”葉嫺聳聳肩表示自己的無奈。

“我們快走吧,師兄都要沒影了!”蕭然提醒道。

“嗯!”衆人應了一聲,也是向着氣師鬥技場走去! 但是當也想等人到了氣師鬥技場的門口的時候,卻是看見了正在旁邊發呆的天緣。

葉嫺不解,上前拍了拍天緣的肩膀問道“怎麼了?怎麼不進去呢?”

天緣轉身看見來人,苦惱道“守門的人不讓我進,說是沒有門票!”

“哦?好吧!”葉嫺聽見這種解釋,真的很無語,搖了搖頭,帶着衆人,向着氣師鬥技場入口處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