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負人,你欺負人,不給我看病,嗚嗚嗚……”星雲坐在地上捂着臉繼續哭鬧着。

“你又沒病。”華明也有些急了。

“那你給不給看。”星雲問道。

“不看。”

“嗚嗚嗚……”星雲哭得更歡起來。

“哎呀,你這老頭啊,枉我們還叫你醫聖,不就是因爲你救死扶傷嘛,你今天怎麼…唉。”外面的人對着華明指指點點。

華明被他這一鬧騰實在沒轍了,只好連連答應:“好好好,我給你看,你趕快起來。”

星雲聽到華明答應了,就急忙跳了起來,“真的?”

“真的。”華明想想外面那三不看,真是又自己抽自己嘴巴子了。

“那我馬上帶他們來。”說着星雲興沖沖的朝旅館跑去。

一會到旅館他就急衝上樓,他不停拍打着聶風的門:“快開門,華明答應給你們看病了。”

聶風打開門,一看興奮地說道:“真的嘛,他真的肯給花裳看病?”

“嗯。”星雲洋溢着微笑,高興地點點頭,“我們現在就去。”

“太好了,太感謝你了,星雲小兄弟。”說着他急忙進去帶出了花裳。

“多虧了你啊,星雲。”聶風激動地說道。

“哎,不用客氣。”

“不如我們結拜爲兄弟吧。”聶風突然說道。


“什…什麼?”星雲有些驚奇地看着聶風,他的年紀實在比他大了一些,稱兄道弟未免有點不合適。

一旁的花裳聽到他這麼說也“撲哧“一下笑了起來,“你就是愛胡鬧。”


“什麼胡鬧,爲什麼不可以,我們獸族人就是這麼豪爽,怎麼樣,可以嘛,星雲?”聶風說。

“這個…好吧。”星雲一口答應了下來。

聶風拍拍自己的胸脯,“星雲兄弟,以後你就是我聶風的手足兄弟,以後只要兄弟一句話,我一定赴湯蹈火。”

“謝謝聶風大哥。”星雲憨笑道。

“嗯,星雲老弟。”聶風猛一拍星雲的肩膀。

“我們快去給華明那裏吧。”說着他們一同朝着華明的醫館趕去。

看着聶風和花裳,醫聖華明嘴裏還在念唸叨叨,一臉心不甘情不願的樣子,“什麼病啊?”

“她幾年前受了劍傷。”聶風立刻把花裳肩膀上的傷口給他看。

醫聖對着她的傷口端詳了一下,他的臉色一下又陰沉下來,“出去出去,我不治了。”華明轉頭背對着他們。

“你怎麼這般不講信用,你說的給她治病的。”星雲對這個變卦的老頭又氣有惱。

“你管我的,趕緊走人,別髒了我的地方。”華明拂袖驅趕着他們。

花裳看着聶風不免心疼起來,爲了給她看病他是四處看人臉色,想到這裏她心裏要比這傷口更讓她疼痛,“我們何時受過這般委屈,師兄,我們走。”

聶風卻有些不捨,如果這裏再不行,他們只能回草原,他的師妹還是要經常忍受傷痛的折磨,他實在不忍心。

“師兄,星雲……”說着她便支撐着身體站了起來。

星雲和聶風只好過去攙扶着他,向着門外走去。

待把逆風和花裳送回旅館後,星雲又跑了回來,對着華明質問道:“你爲什麼不講信用?”

“我就是不治獸人,殺了我也不治,當年劍神星索都奈何我不得,你個小毛孩我更不怕。”華明語氣強硬,下巴高高的揚着。

星雲一驚,看着這老頭問道:“你認識我父親?”

“什麼?”華明低下頭看看星雲,他仔細打量一番星雲的臉頰,“你是星索的兒子?”

“是,我的名字叫星雲。”星雲說道,看來當年父親也來過這朔城,他又一次踏上了父親的足跡。

“不可能,如果你是星索的兒子,怎麼會幫那個兩獸人治病。”華明一臉不相信的搖搖頭。

“爲什麼不可以給他治病?”星雲聽得有些糊塗,他這話似乎並不是針對獸人,而是針對聶風和花裳。

“難道你不知道嘛,她身上的劍傷是秋水劍所傷,說完華明一拂袖,“那小子的敵人,肯定不是什麼好人。”

星雲被他這一語驚得愣在了原地,“父親的…敵人?”他的眼前又出現了聶風和花裳的身影,不可能啊,他們看上去不像是壞人啊,怎麼可能是父親的敵人。 凡贇尊者一臉陰沉地朝著楊恆看去,問道「你只是一個七級煉丹宗師,你是怎麼知道『天元丹』的?就算一些八級煉丹宗師也未必聽說過這樣丹藥。」

其他幾個九級煉丹宗師顯然都是這種丹藥,紛紛轉頭朝著楊恆看了過來。

「以前無意中聽到一個前輩提過一次而已。」楊恆回道。

凡贇尊者點了點頭,「我看其他的七級八級煉丹宗師都多多少少問了些問題,好像就你一個人沒問,你來這裡就是看熱鬧的?」

楊恆突然站了起來,回道「我看其他修士該問的都應該問完了,現在也該到交換丹方和煉丹材料的環節了。那就從我先開始吧。我現在想換一種叫『百毒丹』的丹方。」

不少修士聽到「百毒丹」,都是一臉的疑惑,顯然沒聽說過這種丹藥。

「如果我們有『百毒丹』的丹方,你打算拿什麼來跟我們換?」洞簫尊者淡淡地問道。

「誰能拿出這個丹方,有什麼要求都可以提。只要不是很過分,我能做到就絕對不會推辭!」楊恆回道。

「『百毒丹』是九級丹藥。你一個七級煉丹宗師身上會有東西比一張九級丹方還值錢?如果你能拿出『天元丹』的丹方,我可以跟你交換『百毒丹』的丹方。」洞簫尊者冷聲說道。

其他九級煉丹宗師同時轉頭朝著楊恆看了過去。

「這個要求我做不到,『天元丹』的丹方我沒有!即使有的話,我也不可能拿出來換『百毒丹』的丹方!」楊恆毫不猶豫的回道,心中暗自叫險。

對方提出這樣的要求,說明已經懷疑他有「天元丹」的丹方。

如果他剛剛表現出一絲遲疑的話,對方很可能就會猜到他真的有「天元丹」的丹方,等散場之後,肯定會來追殺他。洞簫尊者把目光收了回來,也不再提「百毒丹」丹方的事。

楊恆更加確定了對方剛剛只是在試探自己,他朝著其他的幾個九級煉丹宗師看去,沒有一個吱聲的,好像都沒有他想要的東西。

廣場上出現一陣短暫的沉默之後,凡贇尊者接著說道:「現在就開始交換丹方和材料吧。如果你們誰有『百毒丹』的丹方,可以和他提出交換條件。既然已經來到,就盡量不然大家空手而歸。」

奇珍樓的八級煉丹宗師突然站了起來,說道:「我有『百毒丹』的丹方,我要換三顆『尊靈丹』。這個要求不算太高,相信你應該能拿出來吧?」

九級的丹方換三顆七級丹藥,這個要求確實不算過分。但是「百毒丹」太過冷門,在價值上就大打折扣,用來換三顆「尊靈丹」算是佔了很大的便宜。

楊恆心裡開始遲疑起來,他並不是吝嗇三顆丹藥,只是擔心他這麼輕鬆把東西拿出來,說不定又有人覬覦他身上的東西並且猜疑他的身份。

他想了一下之後,回道:「三顆『尊靈丹』我拿不出,還是不換了!」

既然現在知道了誰身上有這個丹方,等到交換大會結束之後再去找對方交換也不遲。

「三顆『尊靈丹』是吧?我換了!」洞簫尊者突然拿出了三顆丹藥。

帶著空間回六零 ,和對方完成了這次交易。

楊恆心裡雖然有些急,但也沒辦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洞簫尊者把丹方換了過去。

他知道在這個情況下,即使他多拿出幾顆「尊靈丹」,奇珍樓都不可能把丹方給他而得罪一個九級煉丹宗師。

洞簫尊者把丹方收起來之後,朝著眾人說道:「在座的七級煉丹宗師不管是散修還是有勢力的,如果你們有人想加入明玉宗,我們隨時歡迎。」

「等你們加入明玉宗之後,煉丹上有什麼問題,隨時可以來問我。估計你們也能很快晉級八級甚至是九級宗師。即使你們少了丹方和材料,我們也可以提供。現在也不需要跟其他人交換了!」

他一說完,眾人一片嘩然。原來他們是過來拉人的。之前這麼熱情的解答問題,是要拉人氣。

所有七級煉丹宗師都開始激動起來,這對他們來說,可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突然能晉級八級煉丹宗師,在明玉宗這樣的大勢力也能有一席之地。他們的身份也不可同日而語


楊恆心裡也明白了,對方剛剛要把丹方給換走,就是想拉他進入明玉宗。

「你們現在答應加入我們雲衛谷的,除了享受明玉宗提出的待遇之外,我們馬上就可以給你們每人一顆『尊靈丹』!」雲衛谷的詩賦尊者也站了起來。

所有的七級煉丹宗師都蠢蠢欲動的時候,柒鶴派的靈虛尊者也說道:「雲衛谷和明玉宗之前和楊氏丹藥一戰,打傷筋骨。他們這次突然招人,無疑是想利用你們的人脈去對方楊氏丹藥。」

我到百年後耍刀 ,我們不會要你們對付誰。你們可以專心研究丹道,我們也會盡全力培養你們。」

「你們柒鶴派這是什麼意思?要拆我們的台?」洞簫尊者怒喝道,灰白的頭髮無風自起,目光如炬。

「我只是實話實話,沒有要拆台的意思。只是有些不明白,你們明玉宗怎麼淪落到這種地步了,對付一個楊氏丹藥居然要到外面請幫手!」靈虛尊者不以為意回道。

洞簫尊者雖然已經被氣得吹鬍子瞪眼,但還是信誓旦旦地說道:「你們加入我們明玉宗之後,保證不會要你們去對付誰,只要專心煉丹就可以了。」

在兩人爭鋒相對的時候,寒誠尊者也淡笑道:「你們也可以選擇加入柳煙島,待遇不會比其他的宗門低!」

其他的幾個大勢力,也紛紛朝著那些七級煉丹宗師拋出了橄欖枝。 三日後,整個丹宗一片熱鬧,今日是丹宗考覈的大日子,無數煉丹師與丹宗本門修士也都再次一聚,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成爲更高級的煉丹師!!

白毅與這些家族的修士也是一同參加了這次的考覈,白毅的原本是一級煉丹師,但是現在自己的目標是晉升爲三級煉丹師,自己的修爲若是全爆發,晉升四級煉丹師也是可能的事情,但是白毅並不想這麼做,這樹大招風的道理白毅還是心中清楚的,更何況如今提升煉丹師的等級不是自己最爲重要的事情。

白毅跟隨這些家族的修士來到這丹宗的廣場之中,這一眼看去人山人海,有來參加考覈的,有來晉升等級的,但是更多的則是來觀看的修士。

“參加考覈的修士全部到張長老哪裏去登記,前來觀看的修士務必注意自己的言行,全部待在場外,不得大聲喧譁!”一個身穿棕色長袍的長老站在衆修士的前面緩緩而道。

白毅從家族的修士最終得知了這長老原來是整個三重天丹宗的最大的莫長老! 纏綿繾綣只為你 !這修士一提到莫家,白毅的內心更是一驚,自己倒是把這莫家的事情給忘記了!在營救侯雄首領的一路上,自己結識了一位莫家的修士,這修士要去營救他家族的長老,但是白毅心中清楚,只有自己才能解救這莫家的長老,然而那烈焰狂獅的火焰只能緩解傷勢罷了!

一想到這裏,白毅便決定離開這丹宗之後,便去這莫家好了,將這莫家的長老給醫治好,自己還可以獲取一些靈石與寶物!不過這些都是小事,最爲關鍵的則是可以與這莫家有來往!

“好了,仙子阿我宣佈整個三重天丹宗的考覈正是開始!請所有參加考覈的修士進場,找到自己的位置,開始接受考覈!”莫長老大聲喝道,站在他身邊的則是三重天丹宗的其他長老。


“白副首領,走吧!”一個修士看向白毅充滿自信道。

“好!你們不要太張揚,這樣不好!我交給你們的神通日後要多加練習!”白毅點了點頭,不禁一笑,便向着前方前行而去。

白毅與這些家族的修士全部站在一起,自己的面前擺放的則是一個丹爐,身後則是成山一般的草藥,但凡是在張長老哪裏等級過的便能拿到一張紙,這紙張上寫着宗門對於自己的考覈要求!

這平常的修士晉升到一級煉丹師這是最爲容易的,但是自己想要從這一級煉丹師再次晉升爲二級煉丹師,甚至是三級煉丹師這就有一些困難了,但是這些對於別的修士來說是困難,在白毅面前也就是麻煩了一點罷了。


“一級煉丹師晉升爲二級煉丹師要在一炷香的時間煉出一百種不同屬性的丹藥,然而要晉升成爲這三級煉丹師的話,則要熔鍊五百粒不同屬性的丹藥!!”白毅看到這一信息則是一臉的詫異。

“咦?那修士居然是三級煉丹師!!哈哈哈,這修士再次來到這丹宗,必定是想要晉升四級煉丹師!那麼其煉丹的手法與配方皆可成爲我的複製對象!!哈哈哈,沒想到此次晉升居然如此輕鬆!!”白毅看向對面的一個修士,心中暗自想到,這就是也就是歸一境二重天的修爲,但是面容卻是一副中年大叔的模樣,看來平時都把大部分的時間都放在了這煉丹上了!

這修士動了,無論是手法還是煉丹的速度都堪是一絕,只見白毅雙目呆滯,一臉的木訥之情,體內在這一刻更是在緩緩的運轉起了歸一境三重天大圓滿的境界!

這修士動了,在不斷的熔鍊草藥,再將草藥一一的放入了丹爐之中,白毅也隨即而動,也開始將無數草藥分類,再將這些草藥一一放入丹爐之中。

此時此刻,不僅僅是白毅,而是整個秦家的修士全部都動了,他們雖然晉升的考覈不一樣,但是都找到了自己要複製的對象,一個個修士皆是目光呆滯,神情木訥,這若是一個修士倒也罷了,但是現在確是百位修士全部如此,這一幕倒是引起了幾位長老的注意。

“莫長老,你們看這些修士,還有那邊的修士爲什麼一個個都如此神情,雖然這雙手與體內的靈力都是正常的運轉,但是這讓在下看起來總是感覺怪怪的!”一個長老走到莫長老的身邊,疑惑的問道。

“這······從煉製的丹藥來說,這些修士都不一樣,但是爲何能做到雙眼直視前方,但是卻依舊能如此嫺熟的操作煉丹之術呢?看來這些修士都隱藏了什麼?莫非是在作弊不成?老夫要去看一個究竟!”莫長老說道這話,立馬向着白毅的方向看去。

其他的修士都是晉升這一級煉丹師,但是白毅可是在晉升這二三級的煉丹師,因此這考覈的嚴謹與要求也是高於其他的弟子,因此更是被宗門長老重視的對象。

這莫長老走到了白毅的身旁,他看見這白毅依舊如此木訥,心中頓時一片凝重,莫非這修士有什麼三頭六臂不成,居然杆子啊自己的眼皮底下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