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月山。

「嗡——」

九星級天器靈越飛舟飛行而過。

飛舟上,九荒神凰的圖騰,如雲霧升騰,神秘而又高貴。

飛舟經過此地之時,直接降落了下來。

「可惜陣盤換了殺戮符印,沒法直接凌空渡虛,去那什麼烏元鎮。」

「希望不要耽誤了妍姐的事情。也不知道妍姐是怎麼想的,還讓我親自向陳悟真公子討要關於九竅奇石的仙詞?」

「飛舟的天晶不足了,先加點兒天晶石吧。這天地間的元氣也太稀薄了,空氣也有些污濁。這裡還是赤羽宗所在的區域吧?修鍊環境的確差,也難怪赤羽宗沒什麼出色的天驕,也難怪皓月學院在天一府各大學院,徹底墊底了。」

夏柯凡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略微皺眉,同時莫名的嘆了一聲。

隨即,他打開了飛舟的動力艙,取出乾坤戒指,拿出了元晶印,溝通空間,直接將天晶石大量投入動力艙之中,一直將動力艙的空間填滿。

「嗯,早些過去,完成皇女的囑託后,便早些回皇族修鍊吧,這地方,真是蠻荒之地,元氣太污濁了。」

夏柯凡呼吸了幾口元氣之後,臉色也微微有些不自然了。

隨後,他剛準備進入靈越飛舟,這時候,一道身影,御劍飛行,直接從他頭上飛過。

夏柯凡眼眸頓時冰冷了起來。

便在此時,那身影忽然『嗖』的一下降臨,出現在了他的身邊不遠處。

「七皇子?七皇子,我是葉靈遙啊,曾經,在『天璽山』,和七皇子一起進過『天璽秘境』的那個葉靈遙啊。七皇子,小弟之前急著趕路,給師姐師兄送天晶石,無意冒犯,從上空飛過……小弟這便給七皇子賠罪了。」

那青年說話之間,深深鞠躬行了一禮,態度無比虔誠,目光也格外狂熱。

「天璽秘境?哦,你說那個殘破的小秘境啊,那地方我也只是隨意去看看,沒什麼歷練的必要的。」

夏柯凡心中恍然,隨即淡淡的看了葉靈遙,道:「原來,你是葉千塵身邊的那個隨行的弟子啊。」

「嗯,是啊,葉千塵長老,是我師尊的師尊。我那次,也是因為師兄照顧,才得以去那個秘境,不然,哪裡有資格呀。」

葉靈遙無比討好,神態也更加卑躬屈膝。

他的師公葉千塵,見到這大夏皇族的七皇子,也要躬身行禮。

這樣的存在,乃是當代年輕一輩的真正佼佼者,卻不是他葉靈遙這樣的小人物可以結交的。

這次能遇上,能巴結一下,葉靈遙已經無比激動了。

「嗯。」

夏柯凡沒什麼興趣和葉靈遙多談,隨意回應了一個字,然後準備駕馭靈越飛舟離開。

「七皇子這是去哪裡呢?不知小弟是否、是否有資格送七皇子您一程?」

靈越飛舟的飛行速度並不會多麼快,和御劍飛行的速度其實差不多。

但靈越飛舟上可以修鍊,而且極為舒適。

御劍飛行不僅耗費心神,而且還很兇險。

但若是能在靈越飛舟後面御空而行,送行一程,那也是一份機緣啊——至少在七皇子面前加深一下他的印象。

「哦,我只是給妍姐,給皇女姐姐辦一件事而已,走一趟烏元鎮。」

見這葉靈遙如此熱情,夏柯凡講究風度,終究是沒太拒絕,回應了一句。

「烏元鎮?七皇子是去烏元鎮?正好靈遙也是去烏元鎮萬寶閣,給師兄師姐送一批天晶石,購買一些資源。不知,靈遙是否有那份榮幸,能護送七皇子一程?」

葉靈遙無比激動,這是機緣啊。

想不到,竟然真的同路!

有這一路護送的經歷的話,兩人的關係,必定會有一些進展了!

鳳女之傾城醫后 葉靈遙無比激動。

「萬寶閣?烏元鎮也有分閣嗎?也好,剛好妍姐叮囑我,讓我一定一定要與陳公子處理好關係。雖然妍姐沒具體說,但妍姐的聰明和才華……嗯,那我也去萬寶閣買些資源好了,不過是一些天晶石罷了。」

夏柯凡思量之間,神情平靜的點了點頭,道:「嗯,你跟著吧,正好我也要去那萬寶閣買點兒東西,給一位少爺送點禮。」

「送……送禮?」

葉靈遙激動的同時,也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氣。

乖乖,竟然讓七皇子送禮?而且,似乎還是幫大夏皇女送禮?

厲害了,我的天,這是誰這麼牛逼啊!

葉靈遙心中想著,心道我一定要將那神秘的牛人記住,然後一定要搞好關係!連七皇子、大夏皇女都要結交的人,竟然在烏元鎮?

「嗯,是啊,是一個很特殊的人。不過,這事情你不要關注的好,我也不方便多言。」

夏柯凡隨意說了一句,便直接踏入飛舟之中,駕馭飛舟,飛天而起。

葉靈遙立刻激動的御劍,跟隨了上去,像是護衛一般,緊緊的守護在靈越飛舟身邊。

……

烏元鎮,萬寶閣。

「毀你劍之意境?不,這僅僅只是開始!」

陳悟真眼神平靜,他手持元氣之劍,靜靜的站在那裡,卻彷彿矗立著的一座大山。

他英俊的眼眸清澈如水,水中卻彷彿倒映著可怕的意韻。

「劍之意境?長河落日劍訣?便讓你看看,真正的長河落日劍意,是什麼劍意。」

陳悟真淡淡開口,隨即,真元之劍直接殺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

那一刻,一曲仙詞顯化,陳悟真以《伏天古經》刻意壓制了道境法相啟動之後的恐怖意境,只是顯化出了詩詞入境的文道層次,卻也依然殺出了一道近乎於震撼的劍意。

大漠,孤煙。

長河,落日。

浩瀚沙漠中,孤煙直上;無盡長河上,落日渾圓。

那一道劍意,如化作實質。

長河巨浪,波濤洶湧。

炎神烈日,從天降落。

炎神烈日化作真元之劍,那一劍,在眾人目瞪口呆之中,瞬間刺向了葉宇山。

葉宇山被這種長河落日劍意,瞬間擊中了心神、靈魂,心底深處生出一種深深的恐懼,深深的絕望感!

「啊——」

他大口噴血,怒聲咆哮,怒目圓睜,死死的盯著陳悟真,想要從那種劍意籠罩的殺機之中掙脫,卻根本掙脫不了。

總裁霸愛:老婆哪裏逃 死亡的陰影,結合那鋪天蓋地的毀滅壓力,碾壓而來。 「小雜種,住手!」

葉靈夜厲聲呵斥,同時在那一刻祭出的『天罡符印』來進行守護。

她感應到了致命的死亡危機——雖然那並不是針對她。

這時候,她已經很清楚,陳悟真心存了殺心!

陳悟真之前的話,也絕不是玩笑!

「轟——」

無盡劍意,化作落日,狠狠殺中了那天罡符印。

「噗」的一聲,強大的天罡符印,如紙糊的燈籠一般,瞬間破碎。

「退!」

這時候,肖管家肖雲涯的臉色已經大變,立刻呵斥了起來。

赤羽宗對萬寶閣而言不算什麼。

但在烏元鎮的萬寶閣,只是一個分閣旁支,又如何能和赤羽宗相比?

陳悟真這方家的贅婿,若是在此地殺了葉宇山的話,方家是什麼結果且不說,萬寶閣固然不會受影響,但他這管家,必定會被拿出來頂罪。

肖雲涯怒喝一聲,隨即立刻朝著陳悟真沖了過去,想要插手。

陳悟真卻凌空一拳打出,瞬間逼退了肖雲涯的攻擊不說,還直接打得他吐血連連。

他臉上顯出了不可思議之色,顯然沒有想到,陳悟真能后發而先至,讓他連基本的戰力都沒有來得及釋放出來,就被逼退!

「噗——」

與此同時,長河落日劍意衍化的殺機,卻以極致的速度,粉碎了天罡符印后,狠狠擊中了葉宇山的胸口。

那一刻,虛空微微一震,接著,葉宇山倒飛而出,狠狠撞在了前往三層區域的防禦法陣上。

「嗡——」

法陣上爆發出了刺目的白光,防禦法陣的被動守護,引起了整個萬寶閣的警報聲。

「滴滴滴——」

尖銳的警報聲陡然響起,整個萬寶閣,也因此而被驚動了。

兩名灰袍老人瞬間匯聚而出,彷彿從未知的虛空縫隙里走出一樣。

「噗——」

陣法外,葉宇山的身體狠狠一震,胸口炸開一片血洞,腸子都因此而流淌了出來。

他的身體貼著陣法,像是死狗一樣滑落而下,趴在地上,已經出氣多入氣少了。

這種肉身上的沉重傷勢,已經極為致命,雖沒有瞬間死去,但一身實力,卻明顯已經廢了大半。

「喲,還沒死啊。身上的靈衣防禦力不錯,品級挺高。」

陳悟真有些意外,一擊必死的葉宇山,竟沒死。

但,他也不甚在意。

他這本體,畢竟只有真元境六重,在各方面保留實力的情況下,出現這種意外也還算正常。

「你該死!」

肖雲涯聲音陰厲,冰冷之極,厲聲叱道。

「怎麼回事?!」

兩名灰袍老人如行將就木,臉色冰冷的掃了守護法陣一眼,察覺無礙之後,便聲音沙啞詢問。

「具體是……」

肖雲涯不出聲,元英豪便略微沉吟,開口。

他在開口講述事情的經過的時候,順便提及了他自己的考慮,以及肖雲涯的不配合。

他並沒有添油加醋,所以肖雲涯也只是冷哼了一聲,沒有反駁。

而這般時刻,葉靈夜卻雙眼血紅,眼神格外凶戾。

她已經扶住了葉宇山,並給葉宇山服用了丹藥。

「陳悟真,你死定了!死定了!師兄的爺爺乃是赤羽宗的長老!你等著,你死定了!」

葉靈夜怒喝的同時,見服用丹藥后的葉宇山依然大口噴血,眼神灰暗無光,不由殺機更是熾烈。

她放開葉宇山,直接拿出了一道紫青色的符印,猛的一口血噴了上去,接著朝著陳悟真狠狠砸了過去。

「清雷符印?」

陳悟真眼眸之中戲謔之色一閃即逝。

這符印一旦爆發,殺機無限,足以將這方圓百米區域的所有人殺死!

但,那並不包括陳悟真。

「嗡——」

陳悟真收回長河落日劍意,輕手一推。

他的手,彷彿攜帶著陰陽混沌的力量,一掌打出一片漣漪。

漣漪旋轉如漩渦,竟是瞬間吸住了那一道即將爆發的符印,並以更快的速度倒飛了回去,狠狠沖向了葉靈夜。

「啊——」

葉靈夜尖叫,聲音刺耳。

她忽然一口血噴出,祭出一方青色古鼎。

青色古鼎飛起三米高,旋轉著噴出一道紫光,竟是將她和葉宇山守護在了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