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的一聲,葉峰箭步沖向倒飛出去的巨刀客,一劍斬出,人階九劍第六劍,噬魂之劍!

噬魂劍氣破空而出,斬向巨刀客!

巨刀客穩住身形,大喝一聲,一刀劈想噬魂劍氣,劍氣崩潰,吞噬之氣卻順著九尺大刀鑽入了巨刀客手中,緊接著進入巨刀客的識海,吞噬其靈魂!

靈魂被吞噬之氣吞噬,巨刀客臉色頓時變得蒼白,腦袋一陣眩暈。不過巨刀客的意志力極其驚人,瞬間就穩住了心神。

在這短暫的一剎那,葉峰念頭一動,符文把墜落在地的木劍和滄海明珠劍裹了起來,嗖嗖兩聲,兩把劍全部飛回他的手中。

他收起木劍,手持滄海明珠劍和黑色大劍,雙劍齊出,斬向了巨刀客!

混元斬,逆式!

混元斬,順式!

兩道劍氣交叉斬殺向了巨刀客。

巨刀客不退反進,雙手握刀劈向了兩道劍氣,轟一聲爆響,巨刀客踉蹌後退了十幾步,手中的九尺大刀不住的顫抖,嗡嗡作響。

葉峰不等巨刀客反應過來,催動迦樓羅之翼又殺向了巨刀客,雙劍齊出,陰陽斬!

至剛劍氣和至陰劍氣交叉,斬向了巨刀客。

「九重火元斬!」

巨刀客大喝一聲,周身火焰大作,九尺大刀上也充滿了火焰,隨著他一刀斬出,一道道火焰刀氣破空而出,斬向劍氣,刀勢奔騰,如潮水般連綿不絕。

「轟隆!」

刀氣和劍氣碰撞,狂暴的氣流席捲開來,氣流中夾雜著劍氣和刀氣,葉峰和巨刀客同時被震飛,且兩個都凌空噴出了一口血。

兩人幾乎同時穩住了身形,上衣同時碎裂,化作齏粉,隨風消散。兩人胸膛處密密麻麻都是劍氣和刀氣留下的傷痕,血流不止。

巨刀客舔了舔嘴唇,「越強的人,我殺起來越有興趣!」

「我們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下去,死的人肯定是你!」葉峰冷笑。

「那我們就拭目以待吧!」巨刀客冷笑,殺向葉峰,周身火焰瀰漫,猶如一尊移動的火爐。

葉峰冷笑一聲,雙劍齊用,殺向巨刀客。

兩人再次交手,殺出了真火,電光火石之間,兩人已經交手數百招,身上又添了不少傷口。

遠方,雪女城之外,原本正在和三首蛟交手的青天魔牛和黃金九頭獅,抬頭看著雪女城上空的巨刀客和葉峰,同時色變。

「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胎,居然連萬象境武者也奈何不了他?」兩隻大妖面面相覷。

「哼!跟老子交手你們也敢分心!」三首蛟冷哼,一張嘴噴出火焰,一張最噴出雷電,同時攻向兩隻大妖!

「三首蛟,你莫要太囂張了?你不過比我們高一個小境界而已,我們兩人若真的跟你拚命,你也不會好過!」

黃金九頭獅冷笑,九頭齊動,吞吐金光,抵擋火焰。

「你最好不要自誤,如果我們兩族的強者來了,你連逃走的機會也沒有!」

青天魔牛也冷笑一聲,張口噴出洪水,擋住了雷電的攻擊。

「哼,老子最恨別人威脅!」三首蛟冷笑,龍軀一扭,殺入兩隻大妖之間。

「轟轟轟……」

驚天動地的碰撞聲響徹九天,三隻大妖廝殺起來,妖氣翻滾,直逼蒼穹。

就在這時,葉峰和巨刀客又硬拼一招,兩人咳出血來,同時後退了幾步。

「我有火猿一族的血脈,體力過人,這樣打下去,死的人必定是你!」巨刀客冷笑,他有自信可以活活拚死葉峰!

等到葉峰無法運轉毀滅氣場,且體力耗盡的時候,就是葉峰的死期!

「那可未必……」葉峰忽然笑了,他的眉心一閃,一塊塊元石從聖皇圖中飛出,漂浮在他身前。

吞噬之氣從葉峰左手釋放出來,裹住了所有元石,轉瞬之間,所有元石全被葉峰吞噬殆盡。

葉峰抬頭看著巨刀客,冷笑道:「如果你告訴我是誰派你來殺我的,我或許可以饒你一命!」

「只有戰死的巨刀客,沒有求饒的巨刀客!」

巨刀客冷笑,突然出手,一刀斬向葉峰。

葉峰冷笑,雙劍齊出。

劍光閃過,巨刀客的九尺大刀脫手飛出,巨刀客倒飛出去,落在了雪女城之外。

葉峰催動迦樓羅之翼飛到雪女城之外,臉色一變,巨刀客落下之處符文閃爍,巨刀客的人已經消失不見,很顯然,巨刀客利用傳送陣圖逃走了。

突然,不遠處傳來冷笑聲:「三首蛟,總有一天,你會為今天的事後悔的……」

葉峰抬頭看去,只見青天魔牛和黃金九頭獅同時轉身破空飛走,三首蛟並沒有追上去,而是看著青天魔牛和黃金九頭獅離去的方向罵道:「你以為老子是被嚇大的嗎?再說了,老子打不贏,大不了躲到聖皇圖裡面去!你又能奈我何?」 我發現拳術配合拳術步伐打出的拳連貫快捷兇猛,並且出其不意來去無蹤,但也有些固化,因爲只要順着拳術的框架心法打出去它纔能有威力,像我現在這樣,是一點威力都沒有的。

我施展拳術,想打中這個女人一拳非常困難,但我運用拳術步伐和拳術套路,施展的不是威力巨大的拳術,而是輕重有別的輕抹慢捻時,基本上伸手十次,就有三四次能出手有物,我會在躲避她刀鋒的時候,左右開弓,十下就有三四下能摸着她的嫩腿,翹臀,柔腰還有顫胸。


原來拳術還可以這麼用,雖然沒有威力達不到傷人的效果,但勝在讓她防不勝防,不堪其擾,而我也樂得如此,心中慾念猛漲。

這個叫阿菲的女人被我摸了十幾下後暴跳如雷,刀法更加如疾風暴雨般的瘋狂不已,但均被我躲過去,我瞅中機會,狠狠的在她胸口豐乳上捏了一把,她驚呼了一聲刀法漸漸亂了起來,隨即我在摸她身子的時候都用上了點力,她的刀法立刻章法大亂,驚叫嬌呼不已,她臉色通紅雙峯亂顫,我看得心花怒放心情盪漾,這個女人真是個惹火尤物,如果承歡於我,真是無比美妙之事。

“建木快來幫我!”阿菲花枝亂顫的大喊道。

我覺得自己剛剛鼓起來的一點氣力正在逐步消失,使用拳術時那種後續乏力的感覺再次襲來,不行,我的速戰速決。

趁阿菲喊建木的時候的一個分神,我快速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嫩腿之中,我感到她的雙腿之中軟軟的潮潮的。

“啊!下流下流…!”阿菲的刀法直接亂了套,搖搖晃晃的,我看機不可失一拳打掉她手中的刀,內勁貫拳又一拳打中她的雙峯之間的心口上。

“啊!”阿菲尖叫一身倒地,建木的刀如同一道月華般灑向我的脖子,我連閃三下才躲過。

“阿菲!阿菲!你怎麼樣…阿菲!”建木逼退我後焦急無比的喊道。

我剛纔不知怎麼的,拳在打中阿菲的時候收掉了小半力道,要不然這一拳就可以打碎她的心臟了,看她倒地,修長的身材玲瓏浮凸,我心裏的邪火燒得更是旺盛,似乎我是個乾柴,已經被這個女人點着了,此刻,我的血管裏流動的不是血,而是一股股狂亂的火。

阿菲的身子動了一下,她以手拄地坐起來,但馬上又跌倒,她趴在地上道:“我受傷了,這個瘋子好下流,他已經沒有力氣了,建木,你…你快殺了他!”

我猛然跳起雙拳齊出打向建木,一隻拳頭內勁鼓盪,另一隻拳頭我暗含了一小股凝火。如果建木全力來攻我,我估計自己走不過二十招就會送命。所以我必須出奇招,這一次就指望凝華成針一擊建功了。

建木看我兩拳氣勢洶洶,突然臉現懼色,虛晃一刀跳到我的拳術攻擊範圍之外,使我的兩拳統統落空。

“建木,你不要避開他,他現在快不行了,只要你和他對拼十招他一定會力竭的!”阿菲對建木氣急敗壞的喊道。

建木焦躁的看了一眼阿菲道:“阿菲,他……他的拳術好古怪,和那個胡瘋子一樣,可以隔空傷人的,你就是吃了輕敵的虧,我的這條胳膊就是被他……!”建木說着甩了一下他那條軟綿綿的胳膊。

“嚶嚶,嗚嗚嗚,你這個懦夫,我當初怎麼就聽信了你的甜言蜜語看上了你,還被你哄到這裏來看什麼好戲,結果我看到了一個貪生怕死不如女人的你,你比起烈火弱水他們差遠了,你連這個瘋子都不如,你看不出來麼他快不行了……!”阿菲突然哭着罵道。

建木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表情既慚愧又懊悔,但他馬上擡頭直視着阿菲道:“你看上我又怎麼了,還不是偷偷和他們來往,每次去都那麼久…!”

“嚶嚶嚶,你這個膽小鬼好沒有良心,我還不是爲你好,我和烈火弱水一起來這裏三千年了,他們幾個守着我那麼久我都沒答應,卻答應了後來的你,他們早就想商量着殺了你,如不是我爲了救你,我怎麼會把身子許給他們…嗚嗚嗚!”阿菲說着傷心的大哭起來。

我趁機恢復了不少體力,只要他們再說一會話,我就能恢復更多的體力。

建木深情的看了一眼阿菲,慢慢的道:“阿菲,我知道你是爲我好,可是,當你心裏有了我,再去找別人就是不對的,不管什麼理由都是不對的,其實這都不怪我們,怪就怪這個萬惡的世界,使我們沒有食物沒有女人沒有親情…什麼都沒有,只有惶恐和麻木,只有瘋狂和寂寞…!”

阿菲突然起身撲向我,並大喊道:“建木快殺了他,他正在乘機恢復力量!”

我輕輕一躍避開阿菲,一拳將她再次打翻,但這一拳沒有用內勁。

建木快速向我一刀,我連着三拳化解開這一刀揮拳急急攻上,建木被阿菲罵了一頓也不再退縮,反倒不要命的攻上來,一時間我被他壓制住,但我的拳術步伐神妙無比,沒幾下我就從他的刀影中脫離出來,我把蓄好的凝華成針調到兩個拳頭上,狠狠兩拳打了出去。

這兩拳離建木的身體有二尺距離,拳未到兩道白光拳先行擊出,建木看拳頭突然出現兩道白光吃了一驚,趕緊揮刀去格擋,但這麼近的距離又這麼快的速度,建木的刀只擋住一道白光,另一道白光不偏不斜擊中了他那條軟綿綿的胳膊。


“蓬蓬!”兩聲響,兩團凝華成針炸開,藍火噴涌而出,如同射到深空的煙花般美麗和動人心魄。

建木的刀差點被炸飛,而他的那條胳膊直接被炸碎,十幾處火花落到他身上熊熊而燃。

“啊!”建木慘叫起來,他在地上滾了滾又馬上站起來,舞了一趟刀法纔將身上的藍火撲滅,他雙眼紅的快要滴出紅顏料來,兇狠的看着我作勢要撲過來。

我好整以暇的前走兩步,撿起阿菲的刀,回身把刀架在阿菲的脖子裏,對建木道:“你如果愛她,就按照我說的去做!”

建木不理已經碎掉的胳膊還在滴血,一臉緊張又怨毒的道:“不要殺她,你…你想怎麼樣!”

我道:“老子這麼久都沒有衣服穿,穿的褲子還是女人的,差點把自己的小鈴鐺捂得生病了,這樣吧,把你身上所穿的所有衣服都脫下來給我,除了安全褲!”

建木看着在刀下楚楚可憐的阿菲,臉色陰晴不定,最終一咬牙走得遠遠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再走回來扔到我面前,然後自己又跳開,跑到離我兩丈以外的地方。

這傢伙竟然沒穿底褲,襠裏黑乎乎的鈴鐺搖來搖去的。

本來阿菲看到建木脫了衣服走過來眼裏露出喜色,但看到建木扔下衣服又跑的遠遠的,臉色一陣黯然。

我道:“把你的刀也扔過來!”

建木猛的後退幾步,臉上一陣緊張道:“給了刀,你豈不是會殺了我!”


我道:“你認爲是自己的命重要,還是阿菲的命重要,我要的是你的刀又不是你的命,幹嘛那麼緊張!”

建木道:“現在我什麼也沒有,這把刀就是我的命,給了你我拿什麼防身!”

我道:“那阿菲的命,你就不管了!”


建木一時無語,怔怔的看着阿菲,眼中神色複雜。最後,建木像下定了決心般道:“阿菲,你讓他殺死你吧,大不了我等你五年,五年後我們再相見!”

阿菲頹然閉上了眼睛,兩行眼淚簌簌下落,她一聲不吭的平躺在地上,安安靜靜的不發一語。

建木見狀大喊道:“阿菲,阿菲,你怎麼了!”

我道:“阿菲叫我殺了你!”說完我提刀而起。

這一會我又恢復了些力氣,我決心要殺了這個建木,我來這裏後的所有危險都拜這個人所賜,我算是恨透了這個膽小懦弱又陰魂不散的傢伙。

一看我起身,建木又後退幾步,我縱身便追,建木撒腿就跑。

樹林中有月光,建木不容易擺脫我,但這傢伙熟悉路況,每當我快要追上他時,他總能出其不意的躲開,追了一會我覺得氣力有些而不支,遂放棄了追殺,我知道自己純碎的強弩之末,被骷髏豺耗去了一大半體力,又被阿菲殺的差點油盡燈枯,現在追了一會我覺得自己快心力枯竭了。

我一駐足,建木在樹林裏越跑越遠,不一會就失去了蹤影。

我衝他的背影喊道:“建木懦夫,老子今晚追你到天亮,不死不休!”

說完我趕緊往回趕,遠遠地我便看見阿菲在慢騰騰的奔跑,我心裏一陣燒熱,心情好的不得了,快步追了上去,阿菲見我到來也使勁跑,可沒跑幾下就被一個樹根絆倒。


我追上去把刀頂在她的腦袋上,她的身子一下僵住了,但馬上,她便回過頭來狠狠的和我對視着。

我道:“不怕死?”

她道:“要殺就殺何必廢話!”

我嘿嘿一笑道:“老子現在心裏不爽,需要一個女人來舒緩一下殺意!”

她嗤之以鼻道:“男人都是一個德行,瘋了的男人更是禽獸一般…!”

但她馬上展顏一笑道:“你殺了建木了嗎,如果殺了他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