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現在選擇了靜觀其變,對於葉川說的話他既沒有承認也沒有否認,一旁的葉君皇剛要開口說話,不過被葉崇天的眼神給制止住了。

「葉川,我現在命令你立刻馬上給我滾出去!」風子墨這個時候知道自己應該出場了,這個葉川的確是一個人才,即便是面對如此強大的壓力,他都是能夠扛得住,難不成他真的不怕死么?顯然風子墨也不這麼想。

要是葉川真的是這種人的話,恐怕也活不到現在了。

他的背後肯定是有什麼讓別人忌憚的地方,就他知道的已經是有白墨坐鎮了。

「風宗主,我的要求很簡單,我帶小小離開,至於其他的事情,我本也不想參與……」

帶著風小小離開是葉川這一次來的目的,至於葉家的人還是其他的人,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服軟的,既然不可能,索性直接就攤開。

一味的對他們低三下四已經不是現在葉川的跟個了,針鋒相對,或許才是他現在的選擇。

「哼,不要不識好歹,如若當真是惹怒了本座,你相信不相信本座會讓你嘗遍葯宗的酷刑!」風子墨沉聲威脅道。

「哈哈哈,果然是熱鬧的很啊……」

就在眾人以為這件事情要以葉川被殺而收場的時候,武裂天出現了。

「武裂天?」葉開天自然是認識武裂天,作為東勝神州唯一的武聖,他怎麼可能不認識呢?

武裂天的實力和葉開天差不多,而風子墨的實力和武裂天相比,其實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作為初入武聖的風子墨,自然是雄心壯志,他根本對於武聖境還沒有什麼太多的了解。

如果他真的是要了解清楚的話,那到時候可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葉開天,許久不見,風采依舊啊!」武裂天也是直呼其名,他們都是作為武聖,也沒有必要這麼的客氣了。

「哼,老匹夫,好容易來一趟你們東勝神州,卻沒有想到一個小輩竟然就在騎在我的頭上,如若在我葉家,他恐怕早就已經死了千百遍了!」葉開天看著葉川,眼神中充滿了**裸的殺意。

武裂天微微一笑道:「葉川乃是我武聖學院的學生,葉開天,你不是真的想要殺了我的學生吧?」

武裂天這麼做其實就是為了保護葉川,這個時候多一個武聖出現,這個平衡就有些打破了。

武聖和武聖之間其實很難開打,否則要波及的人實在是太多太多了。。

武裂天適時的出現,等於說給葉川解圍了,至少在別人看來是這個樣子的。

路少白和路紅菱根本都沒有想到這葉川竟然已經達到了如此的地步,他們心中也是泛起一股無力感。

葉川向前一步,沉聲道:「葉開天,我雖不是東勝神州葉家的人,可是我是中神州葉家的人,葉楓你應該認識吧?」

葉開天一聽到葉川如此說,他震驚的看著葉川,冷聲道:「你竟然敢對我葉家老祖宗直呼其名?」

「葉楓乃是我玄爺爺,你覺得我喊我玄爺爺的名字又怎麼了?我在武聖山已經見過玄爺爺了,或許你應該聽說了吧?青龍一族青牧前輩和我玄爺爺在一塊……」

的確,葉川所說的事情是真的,這個知道的人非常的少,尤其是青牧的到來更是消息封鎖的厲害,這個年輕人既然知道,就說明他說話間肯定是有一定真實的成分的。

葉川也不想和葉開天糾纏,即便是要戰鬥,他此刻也不可能選擇和葉開天動手,原本他就是打算將真相和盤托出的,而現在武裂天來了,他自然是更加自然了。

「你……你……你是我葉家的人呢?」葉開天覺得這簡直就是不可思議。

「如果說別的或許你不知道,但是我要說我娘的話,你可能就知道了吧!」葉川沉聲道。

「你娘?你娘是誰?」葉開天沉聲問道。

「我娘名字叫做余心恬!」葉川的眼神微虛,看著葉開天。

葉開天指著葉川道:「哼,我當時誰呢?原來你竟然是余心恬的兒子,怪不得有反骨啊。這余心恬已經是被我葉家除名了,你自然也被我葉家除名。妄想藉助葉家來護全你自己?做夢,今日本座就替葉家清理門戶!」

武裂天沉聲道:「葉開天,你們自己家的人你竟然也下的去手?看來只有我和你過過招了啊……」

武裂天一腳踏出,氣勢已經是陡然一變。

風子墨看著武裂天和葉開天,他們兩個如若真的是要在葯宗戰鬥的話,恐怕大半個葯宗都要不存在了,這一點誰都知道嚴重性如此。

葉開天冷笑道:「武裂天,你真的以為本座怕了你不成?既然你想要跟我過過招,我就給你這個機會……」

武裂天原本帶著一絲笑容的臉色,瞬間有些僵硬了起來。

他擔心的並不是葉開天,因為葉開天這邊他完全是有信心能夠拖得住,但是這旁邊還有一個風子墨。

這個風子墨是一個未知數啊!

葉開天沉聲道:「風宗主,我希望你將這個我葉家的餘孽給扣住,或者斬殺!我要和武裂天這個老匹夫過過招……」

風子墨有些猶豫不決,這件事情原本和自己的關係的確是有的,可是現在葉開天和武裂天竟然要動手了,而這武裂天動手的原因是為了葉川,顯然這個葉川的分量已經是不斷的加大了,如果這個時候真的自己對葉川動手的話,那到時候豈不是得罪了武裂天了?

這個葉川到底是什麼來頭?關係越來越錯綜複雜了啊!

風子墨猶豫一下之後,他沉聲道:「我幫你扣住葉川吧……」

這個是目前最好的選擇,扣住葉川,而不殺葉川是他現在唯一能夠做的了。

要是真的殺了葉川的話,那到時候可就不那麼好說了啊。

得罪了武裂天,以後再東勝神州恐怕也是非常的艱難的,說到底這葉開天還是中神州的人,而武裂天那可是貨真價實的東勝神州的強者。

武裂天看著風子墨冷聲道:「風子墨,我勸你還是不管摻和這件事情了。」

風子墨有些無奈的搖搖頭道:「我和葉家是親家,再者說了,我也不會傷害葉川,只是幫葉族長一個小忙而已!」


武裂天知道,一旦兩個武聖在此的話,那自己就是處於一個絕對被動的局面了。

不過這武聖又不是大街上的人,隨便拉一個過來就行了。

武裂天沉聲道:「葉川的背後還有白虎一族神獸白墨,風子墨我勸你還是不要多事,否則的話,到時候有你好果子吃!」

風子墨知道,自己剛才說了那句話之後,其實就已經是告訴了眾人,他是站在了葉家這一邊了。

風嘯林看著場中的形勢,他也不知道應該怎麼辦了。這個葉川還真的是能夠惹事啊,而且人家的背景是足夠強大的,以前自己對這個葉川的了解實在是不夠啊。

要是真的是武裂天的學生的話,這個籌碼那就更加高了,即便是不和葉家聯姻又如何呢?

風子墨的心中難不成就不後悔么?葉川的身後竟然站著兩大武聖,這個實在是有些駭人聽聞。

以前的時候覺得武聖好像非常的稀少,可是現在看來這個武聖怎麼就那麼多呢?

即便是一個小小的葉川背後竟然也隱藏著那麼多的武聖境強者,這真的是讓人匪夷所思了。

葉川看了看武裂天笑著道:「他未必是我的對手!」

於無聲處聽驚雷!

這一句話讓在場所有人都震驚異常,他未必是我的對手?這句話要是武裂天說的話沒有人覺得會奇怪,因為他和葉開天應該也是半斤八兩的樣子。

但是這葉川說風子墨未必是他的對手,這個就讓人震驚莫名了,葉川什麼實力?他竟然就敢說出這樣的話?

不過就在眾人感覺一陣詫異的時候,葉川已經是緩緩的抬起了腳,踏下地面的那一刻,任誰都感覺到了葉川孱弱的身體下,有著驚人的力量。

「風子墨,我喜歡風小小是我自己的事情,原本我是希望我們能夠很好的交流,可是沒有想到你一點點都不顧及小小的感受,真的是讓我太過失望了。你以為,這個世界上只有你可以成就武聖么?你以為這個世界上成就了武聖就天下無敵了么?如今,我也已經成就武聖業位,就讓我看看你我之間到底誰強孰弱……」

葉川的氣勢一瞬間陡然放開,讓屋子裡面的人無不為之震驚。

「咕嚕……」

路少白和路紅菱這兩個人已經是驚呆了,這個就是他們要去找了報仇的那個人么?

就算是來多少也不夠人家一頓捶的啊,現在的他們已經是膽戰心驚,更加不知道結局會怎麼樣?雖然他們對葉開天也是有著極大的信心的。

卻沒有想到這個時候葉川竟然是成就了武聖業位,這個對所有人來說都是接收不了的一個現實。

「葉……葉川竟然成就武聖業位?這……這怎麼可能?」葉君皇是最不能夠接受的一個人了,要知道他武尊境五重的時候,葉川不過是武尊境一重。

自己武尊境八重的時候,人家已經是成就武聖業位了,這實在是太過恐怖了,難不成這武聖境真的是那麼的好突破的么?

一直苦心修鍊的葉君皇自然知道,突破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可是在這樣的條件下,沒有想到最後竟然還是這樣一個結局。

葉川竟然突破了……

武聖業位,這個是一個多麼讓人感覺可怕的名字?

如果說其他人突破,即便是四大武皇學院的院長突破,這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自然,但是這葉川突破,這個顯得就有些讓人感覺到無語了。

葉川現在才多大的年紀?可以說他或許是整個滄海大陸最為年輕的武聖級別餓強者了,為什麼他會這麼的快突破?這個恐怕才是眾人想要知道的事情。

風子墨或許在功法和一些其他方面要略勝葉川一籌,但是在對時間和空間法則的掌握上,葉川已經具備了一絲絲的雛形,如今的他除非對手的實力太強,能夠達到武聖境七重以上,否則的話想要在這個時候對他構成任何實質性的威脅也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作為武神境唯一的突破口,時間法則和空間法則乃是極為強大的,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功法做掩飾,他們完全是可以按照自己的思路去進行進攻,這個才是真正的武道境界,也算是真正的武道精神。

風子墨此刻的臉色相當的難看,要說臉色難看的人可不止他一個,一旁的風嘯林也是非常的鬱悶,葉川竟然突破到了武聖境?

要是早知道的話,恐怕也就沒有葉家什麼事情了。


葉川即便是早點出現的話,恐怕現在他們也不會有任何的和其他家族聯姻的意思了。

這一切現在看來只是一個巧合,或者說一個陰差陽錯的巧合而已。

風嘯林慢慢的退出了這個地方,對於他來說,現在最好的解決方法就是將風小小喊過來,這樣或許才能夠真正的阻止這一出。

「裂天武聖……」葉川輕啟雙唇道。

「葉武聖,有何指教?」這個時候的武裂天已經是將葉川放在了和自己平等的一個地位上了,達者為先,這個就是武道的準則。

要是葉川沒有達到武聖境的話,或許武裂天真的可以在這邊倚老賣老,但是人家已經突破到了武聖境了,這個就是不一樣的了。


武聖境,這才是真正能夠得到武裂天認可的一個境界。

「既然葉開天要除我,那就給他一個機會!」葉川冷聲道,葉開天的臉色難看,不過他知道這葉川應該是剛剛進入武聖境界。

「哼,即便是進入了武聖境又如何?老朽在武聖境已經沉浸近千年的時間,你以為是你一個剛剛進入武聖境的人能夠比擬的么?」

雖然這麼說,但是現在的葉開天也是鬱悶,武聖境一重和武聖境三重看上去差距有些大,但是畢竟沒有突破到武聖境中期,實際上想要實質性的斬殺武聖境一重的人也是不太可能的。

即便是武聖境中期,想要斬殺武聖境初期也是非常的困難的。

武聖境,不同於其他的境界,任何能夠進入這武聖境的自然都是中間的佼佼者,而且他們有著無數的逃生手段,誰也不可能在這個時候能夠真正的阻止葉川逃離的。

這個就是葉開天最為鬱悶的地方,之前的海口實在是誇的太狠了,如今還真的是要有丟人的跡象了。

葉川微微一笑道:「此乃葯宗境地,不如我們改日越戰如何??今天我來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要娶風小小!」

「哈哈哈,葉川,你真的以為你能夠在我的眼前娶了風小小么?簡直就是笑話!我告訴你,你不過是一個剛剛進入武聖境的小子而已,東勝神州葉家是我中神州葉家一脈,如今的我也要做兩件事情,第一就是收復東勝神州葉家,第二就是讓我的孫子娶了這個叫做風小小的女子為妻!」

葉開天好像有些失去了理智,現在的他說話都是帶著一股殺氣,與原本的他已經是不相符合了。

葉川微微搖頭道:「我勸你還是回武聖山問問葉楓,要不然你會後悔的。」

武裂天沉聲道:「風子墨,這都是你干出來的好事?我東勝神州天才無數,你為何偏要執著於中神州的人?」

風子墨有些啞口無言,現在早知道這個樣子的話,他也是不可能選擇葉家合作的。

「老匹夫,看來你是真心要幫他們到底了?看來以後中神州你是來得去不得了!」葉開天的話讓武裂天一怔,這個算得上是赤果果的威脅了。


風子墨沉聲道:「如今這個局面也不是我想要看到的結果,現在既然已經是這個結果了。我看不如找一個折衷的辦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