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腳下,別墅區內,主任看着房間中剩餘的這幾十號人,心中微微嘆息。

“沒想到今年,我們這個校區竟然纔有這幾十名新生通過了最後的考驗,實在是。。”

主任剛剛嘆息完,一道金色的光柱忽然從腳下發出,衝破房頂直射天空。

主任臉色大變,連忙張開一對黑色的雙翼向着這昏迷的幾十號人一卷,那幾十號人瞬間消失不見,然後向着屋外跑去。

“轟隆隆!”

別墅區外,一道道光柱衝破房屋,無數的房屋瞬間倒塌,主任震驚的看着這些光柱沖天而起,向着埋骨峯飛去,臉上閃過一絲怒容,暴喝道:“該死的黃皮子,我絕對饒不了你!”

說完,主任沖天而起,化作一道黑影向着埋骨峯飛去。

一處山林中,郝大寶、蔣舟舟抱着大樹驚恐的看着周圍因爲震動倒下的樹木,眼中佈滿了驚恐的表情。

忽然間,一棵粗壯的樹木攔腰折斷,巨大的樹冠向着兩人壓來,兩人大聲的尖叫起來。

正當這時,一道黑影擋在兩人面前,大樹瞬間七零八落,變成碎片,從他們的身邊劃過,而震動也漸漸的平靜了下來。

“耗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怎麼感覺地動山搖,好像地震了一樣?”

蔣舟舟看着眼前的黑影,不解的問道。

“恐怕山上已經發生戰鬥了!而這真是山上戰爭傳來的餘波!”

劉子豪沉吟片刻,說出這麼一句話,而蔣舟舟和郝大寶對事一眼,看到了彼此眼中的震驚。

“大寶、舟舟,有句話我不知道當講不當講?”

劉子豪擡頭看着天空中顯現的巨大八卦圖案,忽然間說出這麼一句話。

郝大寶和蔣舟舟不由好奇的看向他。

劉子豪說道:“這山上的戰爭恐怕已經不是你們可以參與的了,你們再上去,怕是會有生命危險!”

“說什麼話?小川可在上面,我們怎麼能不去?”

“對啊!好兄弟就是要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劉子豪聽到兩人的話,微微心中嘆了口氣,其實他心中還有一句話沒有說出來,那就是現在山上的局勢恐怕已經超出了趙小川境界了。 「海皇,波塞冬?」

辛昶安看到眼前的男子這麼說以後,整個人一愣,因為他從來沒有聽過這麼一號人。

不對,海皇波塞冬?這個名字怎麼聽起來這麼耳熟啊?

辛昶安在心中不斷地念叨著,突然,一道靈光從腦海中一閃而過。

海皇波塞冬?那不是古神話裡面的天神嗎?你真當我是傻子啊!

你怎麼不說你是宙斯,怎麼不說你是阿波羅的,甚至你還可以是智慧女神雅典娜呢!

「怎麼?有意見?」

波塞冬看著眼前的辛昶安,臉上沒有一絲的神色變化,因為像辛昶安這樣的小角色,要是放在平時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要不是海皇神殿接受到了任務,前來幫助酷天集團,波塞冬甚至連踏入寒國這樣的小國家。

「沒…….」

原本辛昶安心中還有疑問,可是當他的目光對上了波塞冬那冰冷不含有任何感情的眼神以後,瞬間就慫了。

「我知道你這種小貨色沒有聽過我的名字,你可以調動你的人去打聽一下,西方地下世界裡面,海皇波塞冬意味著什麼!」

波塞冬貴為天神殿的天神,有著他本身的驕傲。

放眼整個世界的地下世界,除了神王宙斯,太陽神阿波羅,冥王哈迪斯,智慧女神雅典娜這幾個與他齊名的天神意外,他不懼怕任何一個人。

「我……」

辛昶安雖然感覺到了波塞冬不是在開玩笑,但是出於好奇心,他還是下意識地拿起了手機,撥打了電話出去。

酷天集團本就屬於黑白通吃的企業,地下勢力自然也有著他們家自己的渠道。

電話不過剛剛打出去,剛剛說了波塞冬三個字,電話那邊便是傳來了極其震撼的聲音。同時辛昶安也知道了眼前的男子是誰!

西方地下世界的五大天神之一的海皇——波塞冬!

這怎麼可能!

他怎麼會來到寒國來。

這樣的大神降臨,整個寒國知道的話都會震動的。

「現在知道我是誰了?」

波塞冬看著滿臉震撼的辛昶安嘴角微微上揚,似乎他的所有反應早就已經在波塞冬的意料之中一般。

「知道!波塞冬大人,沒想到你會親自來寒國!」

辛昶安此時哪裡還敢坐著啊!

唰的一聲,便是從老闆椅上站了起來,一臉恭敬地看著海皇波塞冬。

「我為我剛才的魯莽致以最真誠的抱歉!」

說著,辛昶安便是給海皇波塞冬鄭重鞠了一躬!

這一個鞠躬呈九十度,全身筆直,看起來十分地吃力與尊重。

「不知者無罪,下不為例!任何對我不敬的人,基本上都成為了死人!」

波塞冬淡淡一語,剎那辛昶安如釋重負一般地喘了口氣。

只有了解到西方地下世界五大天神以後,才知道他們到底有多強。

別看酷天集團在寒國有著超強的號召力和影響力,但是酷天集團在西方五大天神殿的面前,就是一口氣就能夠滅掉的小螻蟻。

五大天神殿,基本上就代表著世界地下勢力的最強力量!

「剛剛海皇說是接到任務來幫助酷天集團的?莫非波塞冬大人知道對手是誰?」

豪門專寵:老婆,欠債還情 辛昶安不愧為心思敏捷之輩,從剛才波塞冬的話語之中便是聽出了不同尋常的意味,難道暗中還有人要來幫助自己不成?

可是,目前酷天集團沒有遇到什麼大問題啊!

股票上面遭到了不明勢力的狙擊,可是這一切都在酷天集團的意料之中,酷天集團隨時都能夠反敗為勝。

再者就是關於自己被刺殺的事情,刺殺的事情也都已經調查清楚了,就是自己的妹妹全美妍做的,現在全美妍被自己拿住了,除了千頌秋逃了,但是自己也派人去追殺千頌秋了,想必很快就會傳來好消息。

一切,都證明著酷天集團將要收穫大勝利。

那海皇波塞冬突然降臨這裡到底是為了什麼?難道是……想到這裡,辛昶安眼睛瞪的如銅鈴一般。

馬德系統!一定是馬德系統!

難道海皇神殿的背後真的如傳說中的那般,靠山是堅國?

這一刻,辛昶安的心中泛起了滾滾波浪。

「你是不是猜到了什麼?」

辛昶安的情緒變化自然是逃不過波塞冬的感知。

波塞冬看了眼辛昶安,淡淡地問道。

「我…..海皇大人是為了馬德系統來的?」

辛昶安揣測地問道。

「呵呵,沒想到你也不算太蠢,不過,你也沒有說對!」

海皇波塞冬笑了笑道。

原本,他還以為辛昶安是個不可一世的富二代,沒有任何的腦子,但是現在看來,倒是也有些意外。

「沒說對?」

辛昶安愣了。

難道海皇波塞冬除了馬德系統還有其他的任務?

「要是什麼都讓你知道了,乾脆將海皇殿交給你管理了?」

波塞冬鄙視地看了眼辛昶安。

還真的是給點顏色就敢開染坊,說了幾句,就不認識自己了?

「不…..不敢!」

聽到波塞冬這麼說以後,辛昶安更加的慌了。這可是大不敬啊!這要是說了,還得了,不就是純粹的找死嗎?

別看辛昶安平常囂張霸道,那也是典型的欺軟怕硬,要是遇到比自己厲害的,他能夠立刻變得跟孫子一樣。

「你這麼愚蠢,諒你也不敢!你可知道你的對手是誰嗎?」

波塞冬看了眼辛昶安淡淡地說道。

「對手?不知道!手下的人太廢物了,到現在連對方是誰都沒有辦法查出來。」

辛昶安說到這裡,臉色突然一紅,有些尷尬地說道。

「你不知道很正常,因為對方同樣是你惹不起的存在!」

波塞冬冷笑一聲。

「誰?」

聽到自己惹不起,辛昶安下意識地問道。

「冥王神殿,冥王哈迪斯!」

當這話從波塞冬的口中說出以後,辛昶安的內心彷彿經歷了大地震一般,整個人都愣在了原地不知所措。

一個海皇波塞冬已經足夠震懾他,讓他不知道該怎麼辦了,現在又憑空來了個冥王哈迪斯!這老天是不是在故意玩他啊!

西方地下世界總共才五大神殿,一下子就來了兩個神殿,這讓辛昶安的心臟很疼,呼吸都因此而變得有些急促。險些承諾不住,昏死過去。

這個消息,太勁爆了! 巨大的八卦圖案將整個劉莊子籠罩着,並且隨着空中的黃大師手印的捏動緩緩地轉動起來。

無數的鬼物被八卦圖發出的光芒照到,化爲飛灰。

原本逼近趙小川的王平停了下來,將目光投向了黃大師。

“不過是一黃皮子而已,竟然想用道術對我,真是不自量力!”

辣妻追夫:秦少慢點走 王平冷哼一聲,黑棺中一陣顫抖,無數的黑氣從中冒出,瞬間將這片天地完全遮住,居然阻擋住了天空中八卦的光芒。

周圍的再次陷入了黑暗之中,那些萎靡的鬼物再次活躍起來,不斷地在山峯間不斷地咆哮着。

“呵呵,王平,你可是當年的大將軍,我怎麼敢小看你?”

黃大師看到局勢被逆轉,完全沒有半點擔心的樣子,而是笑眯眯的看着地面的王平,悠然的說道。

趙小川看到黃大師的做派,心中閃過一絲不祥的預感。

果然,黃大師話音剛落,立即咆哮一聲,八卦圖案瞬間快速的轉動起來,而隨着轉動的速率越來越快,一道道光芒從劉莊子的土地上冒了出來,向着八卦陣中飛去。

“該死的,這是怎麼回事?”

趙小川看到周圍原本翠綠的樹木中點點光芒飛出後,瞬間枯萎了下去,眼中露出了驚駭的神情。

一幫的王平也發現了這一點,對着黃大師喝道:“孽障,你爲了對付我,竟然損害劉莊子如此多的生靈,難道你就不怕天誅麼?”

“呵呵,天誅?王平,你說的那都是老黃曆了!現在天地間六道崩毀,那有什麼天誅?”

黃大師一臉嘲諷的看着王平說道。

“六道已毀?”王平聽到黃大師的話後,臉上充滿了震驚的神色。

“黃皮子,你放屁!若是六道已毀,爲何我還可以召喚出地獄門戶?爲何還會百鬼夜行?”

嬌妻狠惹火:狼性老公花式寵 黃大師看着天空的八卦越來越快,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而聽到王平的話後,哈哈大笑道:“王平啊王平,你果然已經老了!鬼璽這等寶物,你確實不配擁有,在這個鬼道橫行的年代,只有我才真正有資格擁有它!”

王平臉上震驚的表情漸漸消失,眼中閃過一絲厲芒,看着天空中狂笑的黃大師沉聲道:“原來你的目標竟然是我的鬼璽?哼!你也配?”

不遠處,校尉聽到兩人的對話,臉上的表情不斷地變化着,最後看向身旁的成浩,也顧不得他正在吸收鬼氣,喝道:“小子,聽的見麼?那黃皮子說的是真的麼?”

成浩沒有反應,校尉臉上閃過一絲焦急的神色,剛想要打斷成浩吸收鬼氣,一個蒼老的、怯弱的聲音響了起來。

“大,大人,這件事情,小鬼我知道一二?”

聲音從校尉的身上傳出,校尉皺了皺眉頭,單手一揮,一道人影出現在地上。

那人影剛剛出現,便跪倒在地上,不住的磕着頭,大呼着饒命。

校尉一把將她提起,喝道:“鬼婆婆,你最好老實把你知道的全部告訴我,不然的話,哼哼!”

眼前的人影正是附在鄭菲兒身體上的鬼婆婆,她聽到校尉這麼亮,臉上露出一絲惶恐,連連點頭。

校尉將她甩到了地上,然後鬼婆婆開始告訴他之前她和王平合作的事情。

趙小川將白狐兒擋在身後,警惕的看着眼前的王平。

“呵呵,哈哈哈!”

王平聽完黃大師的話,沉默片刻後,忽然發出一陣陰笑,並且聲音越來越大,最後響徹天際。

趙小川感受到王平身上驚人的氣勢,臉上的警惕越發的嚴重。

王平笑聲猛然一收,看向趙小川,自語道:“原來如此!百年前本將軍的感覺是沒有錯的,這天地間果然發生了大動盪,可笑本將軍卻被你當初的威勢嚇破了膽,所以才窩在這片小山溝中。”

帝少絕寵迷糊小妻 “如今六道崩潰,鬼道橫行!正是本將軍上陣殺敵,創下一片天下的時候,豈可再在這些兒女私情上耽誤功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