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吳浩的這句話,葉無雙也很不爽,難怪說華夏文化在逐漸墮落,原來是像吳浩這類人太多了。

葉無雙眼若寒霜,盯着吳浩,說道:“吳浩同學,不知道你聽過這樣一句話沒有,也許你沒聽過,那就由我來告訴你!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少年智則國智,少年富則國富,少年強則國強,少年獨立則國獨立,少年自由則國自由,少年進步則國進步!你有譏諷別人的時間還不如去多看看史書,多學學有用的東西!我想吳大少有錢有勢,哪裏需要學這些,吃喝玩樂就夠了是吧?”

“你——只會嘴上逞能!”吳浩一下子炸毛了,紅着臉,指着葉無雙吼道。

本來剛纔就被班上所有學生圍攻,他就不能反抗,現在又聽到葉無雙的嘲諷,一向養尊處優的吳浩當然受不了被人這樣嘲諷。

雖然他的的確確只知道吃喝玩樂,不學無術,但是就這麼被人當面揭穿出來,他還是有點受不了,要不是知道自己打不過葉無雙,他早衝上去給葉無雙兩巴掌了。

老師在場?

笑話,在吳浩這類公子哥眼裏,老師算個什麼?連校長都不怕,還會怕老師?

高昌武雖然拿吳浩沒辦法,但是吳浩就這麼在他課堂上吵吵鬧鬧,他還是很生氣的,泥人尚且有三分火氣,何況他還是班主任呢?

“吳浩,你給我住嘴!再吵鬧就出去!還有葉無雙,你也少說兩句。”高昌武厲聲呵斥道。

吳浩聽了高昌武的話後準備出教室的,但一想到自己的老爸要他好好學習,他才忍住了奪門而出的衝動,畢竟高昌武是他的班主任,要是高昌武告了自己一狀,那回去自己的老爸非得來一頓‘竹筍炒肉絲’不可。

葉無雙也懶得和吳浩多說一句話,他知道自己和吳浩的矛盾已經解不開了。

高昌武見教室裏安靜了下來,纔將視線再一次轉到葉無雙身上,說道:“今年代表和宮田高級中學代表團進行友好交流切磋的最後一個名額落在了我們班,我們班將會派出一個人參加書法比賽!”

譁!

全班一片譁然,所有學生鬥沒想到最後一個書法比賽的名額會落到自己班。

每個人臉上表情不一,有激動,有爲難,也有憤慨。

“最後一個書法比賽的名額我決定派葉無雙出賽!”高昌武頓了一下,眼神凌厲的看着葉無雙問道:“葉無雙,你接受嗎?”

“我接受。”葉無雙看着高昌武灼灼的鼓勵目光,堅定的答道。 果然葉無雙的回答沒有讓高昌武失望,他可是知道每年不管是自己班還是其他班,選接待團代表的時候幾乎沒有一個學生同意參加這種吃虧不討好的活動。

雖然說參加這類活動可以在全校師生中大放異彩,但是那必須是建立在有實力的基礎上,如果有實力還好,那在友誼比賽中不僅可以爲自己學校爭光,還可以獲得全校師生的讚揚,更有可能獲得學校美女的青睞,那可是一箭多雕的好事。

但是沒有實力卻參加的話,不僅會丟了自己學校的面子,還會成爲學校的罪人,畢竟落井下石的人可是不少的。

高昌武雙眼緊緊的盯着葉無雙,帶着鼓勵的口吻說道:“葉無雙,您能夠答應老師參加這即將到來的比賽,老師很欣慰,就算是最後的結果不太理想,老師也不會怪你,盡力去做吧,讓全校師生們都看看我們班並不是下游班級!”

葉無雙面色平靜,點了點頭,說道:“老師,您就放心好了,既然我答應了參加比賽,我就一定會贏得比賽!輸?我還真沒想過。”

“好!作爲我的學生,就是要有這股子自信!”高昌武激動的說道。


由於太過激動,高昌武的臉色都浮現了一絲微紅,那副金絲邊眼鏡在室外陽光的照射下,散發着明亮的光芒。

好久沒有學生給他帶來這麼大的震撼力了,那股陽光般的朝氣,那股捨我其誰的霸氣,那股無與倫比的自信,讓他沉寂了這麼多年的心有了一絲的悸動。

高昌武原本是帝豪中學老資歷的老師了,他帶過不少畢業班,但惟獨今年的這個班讓他很傷腦筋,班上調皮搗蛋的學生太多,而愛學習的學生又太少,使得他不止一次的擔憂自己帶的這個班的升學率。

但是今天他又從葉無雙身上看到了光明,就如同他所想的,連像葉無雙這麼不學無術,整天逃課的學生都改邪歸正了,那肯定會在班上起到帶頭作用,也許在葉無雙的帶動下,這個班會有不一樣的明天。

作爲一名資歷老的教師,他有理由相信,也更有理由去期待!

不過這個時候班上所有學生又開始議論了起來,他們雖然被葉無雙的信心感染了,但是這不代表葉無雙就一定會贏。

以前那些例子還不夠嗎?前些年有幾個學生在參加比賽之前哪個不是信心滿滿的?

可是又有哪一次贏過了?哪次不是被東洋的學生踩在腳下?

不過由於葉無雙創造的奇蹟太多了,所以他們也期待着他們的主心骨葉無雙能夠再次創造奇蹟!

何志偉聽了自己雙哥的話,帶頭鼓起了掌,由於過於激動,他那張胖嘟嘟的白臉也變得有些潮紅。

有了第一個鼓掌,所有學生也鼓起了掌來,掌聲震天動地,就差掀開屋頂了。

“葉老大,我們相信你!踩死那些東洋小鬼子!”

“葉無雙,我挺你!”

“葉無雙,只要你贏了,我就—–我就做你女朋友。”

“花妹,我看你早就想做葉老大的女朋友了吧?”

“老孃就是想了,怎麼滴?”

葉無雙露出一臉的和煦笑容看着這些可愛的同學,聽着他們的鼓勵聲,和鬥嘴聲,他感覺很溫馨,這種生活很美好,有時候他都希望能夠一直留在這裏,沒有江湖兇險,沒有爾虐我詐,沒有煩惱該多好。

但是他知道這是不可能的,有太多的謎底需要他去解開,有太長的路需要他去走。

要不是高昌武及時喝止,有可能這節課根本就沒法上了。

教室又變得安靜了下來,都開始認認真真的聽課,當然睡覺的還是照樣睡,看小說的還是照樣看。

不管是哪所學校哪個班都會有一些不愛學習的學生存在,但是正因爲有了這些學生,高三生活纔不會顯得太過枯燥。


因爲他們雖然不愛學習,但是他們頭腦靈活,他們會在枯燥的學習中時不時說一段搞笑的段子,爲高三的枯燥生活加一點料。

高三的時間雖然很無味很枯燥,但是時間也過得非常快。

轉眼間便到了下午。

下課鈴聲響起後,何志偉一邊收拾着書本一邊說道:“雙哥,你可是答應過我們今天要去搓一頓的哦,可不能再找理由不去!”

葉無雙只能點頭答應了下來。

何志偉見葉無雙答應了下來,很是高興的打了一個響指,說道:“雙哥,咱們出發!”

當葉無雙和何志偉走到學校門口的時候,就看見學校門口站着吳不凡等人,都是高三四班的足球小隊的人。

吳不凡早在老遠就看見了葉無雙和何志偉,笑着迎了上去,畢竟他們兩個太顯眼了,一個瘦一個胖,很容易辨認出來的。

吳不凡現在整個人的氣色看起來好多了,而且身體也結實了,有種脫胎換骨的感覺,當然這多虧了葉無雙給他的藥方,所以吳不凡早就想好好的謝謝葉無雙了。

葉無雙看着吳不凡氣色的改變,很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吳不凡,你的氣色現在看起來好多了。”

“這還是多虧了葉大哥你啊,謝謝葉大哥給了我一次實現夢想的機會。”吳不凡笑着說道。

葉無雙點了點頭,說道:“不過你現在的身體雖然相比原來好多了,但是還沒有完全調理好,所以要堅持服藥啊。”

“嗯,我會的,葉大哥,今天我請客,咱們去搓一頓,我知道有個餐館的菜還不錯,咱們走吧。”吳不凡朝着後面十來個人回了揮手說道。

十來個人浩浩蕩蕩的殺向離帝豪中學不遠處華安街的一家叫做‘七里香’的湘菜館。

果然和吳不凡說的一樣,這家餐館生意的確火爆,差不多是座無虛席了。

這家餐館雖然門面不算太大,但是餐館收拾的還比較乾淨,而且做出的菜的確很香,還沒進門就能聞到,這倒是和這家餐館的名字挺相配的。

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十來個人坐進了一個包廂,不過包廂的隔音效果真的不能算好,拼酒聲,吆喝聲都能夠聽得見。

不過葉無雙卻沒有太在意,吃飯嘛,圖的就是個熱鬧,況且在華夏你有看見規規矩矩安安靜靜吃飯的人嗎?

當葉無雙等人坐下後,很快就有一個長得清秀的女服務員送來了菜單。

何志偉猥瑣的盯着女服務員拋了拋媚眼,接過了菜單後又很是豪爽的遞給了其他人,大氣的說道:“兄弟們,想吃什麼儘管點,我請客!”

當何志偉說完這句話後,女服務員眉開眼笑,此時何志偉在她眼裏很可愛,因爲菜點的多了,她的工資會有提成。

可是接下來的一句話,讓這個女服務員的臉色一下子黑了下來。

何志偉笑呵呵的說道:“我買單—–他付錢!”


吳不凡看着何志偉的手指着他,一陣無語。

何志偉的這句話引來了無數的鄙夷的眼神。

菜單經過一輪轉,已經點了十來個菜了,葉無雙見何志偉等人一下子點了這麼多菜,心道,現代的學生也太有錢了吧?

吳不凡見菜點的差不多了,問道:“兄弟們,今天是喝白的還是啤的?”

“當然是啤的啦!白的喝的沒意思!”何志偉搶先答道。

白的?啤的?

這兩個新鮮詞在葉無雙的腦海裏閃爍,但又想不通是啥意思。


葉無雙拉了拉何志偉的胳膊小聲問道:“你們說的白的,啤的,到底是什麼啊?”

何志偉聽了葉無雙的問題,一下子愣住了,像看怪物一樣看着葉無雙,說道:“不是吧,雙哥,你連這都不懂?”

葉無雙很是小白的點了點頭表示不懂。

何志偉見葉無雙並不是在裝,一臉無語的說道:“雙哥,我真是服了你了,我都懷疑你是不是現代人,白的就是白酒,啤的就是啤酒,這下該懂了吧?”

葉無雙聽後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白酒他還是知道的,以前他經常喝,但是對於啤酒他就不知道了。

由於葉無雙和何志偉兩人談論的聲音很大,一下子將正在聊天的吳不凡等人都吸引了過來。

當聽到他們心目中的老大葉無雙連白酒和啤酒都不知道的時候,每個人只感覺自己的頭上嘩啦啦的直冒黑線。

何志偉見葉無雙這小白模樣,恨不得一下子栽倒在地上,說道:“算了算了,待會一喝便知。”

點完了兩箱啤酒後,女服務員怪異的看了葉無雙一眼後便匆匆的跑了出去。

一個皮膚黝黑的,留着平頭的學生朝着葉無雙豎起了大拇指,說道:“葉大哥,你帶給我們的不僅有驚喜,還有驚嚇。”

所有人都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

葉無雙很是不好意思的說道:“是你們說的東西太難懂了。”

吳不凡等人很是乾脆的不再糾結這個話題,在他們看來葉無雙肯定喝過,只是在裝,也好爲待會喝不了酒找個藉口。

葉無雙看着吳不凡他們一臉的不相信的表情,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心道,看來自己懂得還是太少了,必須得進行惡補啊! ‘七里香’餐館的確有讓客人稱讚的地方,這家餐館不僅菜做的好,而且即使生意火爆,但上菜的速度卻不慢。

在葉無雙與何志偉等人在嬉笑聊天的時候,菜已經上的差不多了,而且兩箱長瓶雪花啤酒也已經搬了過來。

何志偉很是有範的站起身來爲自己和葉無雙都倒了滿滿一杯酒,說道:“雙哥,今天這場小聚一來是爲了給你接風洗塵,二來是爲了感謝雙哥你帶領我們問鼎帝豪足壇霸主。來,雙哥,我敬你一杯。”

“謝謝小偉,打敗帝豪足壇霸主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而是大家齊心協力取得的。”葉無雙微笑着說道。很是大方的接過了何志偉送來的一杯酒。

何志偉笑呵呵的說道:“雙哥,你就別解釋了,這件事大傢伙都心知肚明,要是沒有你的帶領,就憑我們這些蝦兵蟹將怎麼可能踢得過高三六班的那羣牲口。來,感情深,一口悶!”

何志偉很是豪氣萬丈的一仰頭,就將一杯啤酒給幹了下去。

葉無雙笑了笑,也有模有樣的舉起杯先喝了一口,瞬間一股苦辣的感覺傳來,還帶着大量的氣,不過還是仰頭喝得滴酒不剩。

葉無雙除了只感覺一股氣體上竄外,並沒有感覺到有什麼度數,心道,這是酒嗎?還是家鄉的女兒紅好喝點。

待兩人幹完,所有人都吆喝了起來,葉無雙剛準備坐下,吳不凡就倒滿了一杯酒站了起來,一張堅毅的小臉看着葉無雙說道:“雙哥,我吳不凡雖然不太會說話,但是‘感謝’兩個字我還是會說的,一切盡在不言中,雙哥,我先幹了,你隨意。”

說完,吳不凡猛的仰頭將滿滿的一杯酒給喝了下去。

絲毫沒有半點扭捏,爺們嘛,就是該大碗喝酒,大塊吃肉,豈不快哉?

葉無雙也被吳不凡的真誠打動了,心中的那股豪情也給點燃,大笑着說道:“好,吳不凡的感激我接受了,不過我希望你是最後一次說這兩個字,做兄弟就不要總是將這兩個字掛在嘴邊,我幹了。”

說完,葉無雙很是大氣的將第二杯酒喝的滴酒不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