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邵勛看了看坐在後座的李金生,對副駕駛座的人說:

「老丁,今天你可別給我託大掉鏈子,我的小兄弟還躺在床上等著招魂呢!」

老丁一拍胸脯道:

「兄弟,你放心,大迷魂陣,不駭人。只要你那兄弟不在小迷村,我就敢打包票。」

葉邵勛急道:

「那不行,大迷小迷你都得給我打包票,離得那麼近,就截了一條溝,誰能保證他不在小迷陣?」

老丁有些尷尬,關鍵是,不是他不願幫忙,而是大迷村,只是方位問題,很快就能貫通。而且當初陣眼已經被破壞,已經是可破了。

而小迷村,主陣眼還在。後代人建造房屋,也仍然按照祖宗舊址起屋,那麼卦位還在,整個迷陣仍然在發生作用。

近兩年,總有外地小年輕慕名而來,進去了就繞暈了,出不來,最終都是村民給領出村子的。

繞一天給嚇哭了的也有。

就算是老丁,也不敢託大。

當地有一首民謠,是這樣唱的:

「進了迷魂陣,狀元也難認;東西南北中,到處是衚衕;好像把磨推,老路轉到黑。」

葉邵勛的車子在路邊停下,章弘昱的邁巴赫就緊靠著村口邊上。

李金生下車,看了看四周環境。抬頭看了看天。

星象沒有任何異常,今夜應當是能夠順利。

老丁對二人交代道:

「我早就聽聞李大師的大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陰陽能辨,神鬼能通。但是,到了咱們大小迷魂陣,您得聽我的。」

「我老丁在這兒做嚮導,帶過多少風水先生,還有無數的軍事愛好者,來拍照研究。都是我帶出去的。」

只見李金生恭恭敬敬道:

「今天都聽丁大哥安排,您說啥就是啥。」

坦坦蕩蕩。

老丁不免又高看了他一眼。

這個李老頭,名氣這麼大,居然一點架子也沒有。穿著如此普通,看不出故意擺姿勢的任何痕迹。

不簡單。

……

蔡晶瑩坐在床上,對面是小葡萄和小麥穗兒。

三個人低頭盯著眼前的小紙團。

蔡晶瑩說:

「我好不容易讓你爸爸對我有了點興趣,我不想惹他惱了我。咱們還是聽話在家等著吧。」蔡晶瑩這一次,說啥也不敢答應孩子了。

她是成年人,不能一次次地跟著孩子胡鬧。她得有定力。

小葡萄對她說:

「第一,他們不是在做危險的事,我們就是去了也沒關係呀!第二,他們辦他們的事,我們就是隨便看看就回來哦,行不行?」

蔡晶瑩無奈地重複著:

「我不抓鬮,我不同意!」

……

葉邵勛幾人走到村口第一戶人家,發現牆外有一個草堆,草堆上睡著一隻小黑狗。睡著的表情十分愜意。

然而,並不見章弘昱。

老丁走在前面,讓兩人跟上來。

「你們為什麼不選擇白天過來?白天多亮堂,也沒這麼費勁。」

葉邵勛解釋了一句緊急。

李金生沒有說的是:

如果地理用了八卦,那麼緊急時刻,可以靠星象來辨別方位。

白天,就沒有這個便利了。

關鍵是白天也無法找到吳迪的藏身之處。

李金生沿途觀察著村莊的特點。

村莊的布局,並不是傳統村莊的成片的房屋,一條條的街道。

而是整個村子呈大彎月形。

傳統房屋坐北朝南,才是正屋。

而迷陣村的房屋建築,從東北向西南方向,溝溝坎坎,錯錯落落地呈弧形遞進。

「有人來了。」老丁看見對面有村民走過來,趕緊迎上去,「老鄉?」

而迎面走來的人有些傻傻愣愣。不知身在何處。

「小盧?」李金生認出來,這不就是小盧?

小盧迷茫疲憊地看著李金生:

「李三叔?你怎麼才來呀?我的腿都走斷了,也出不去啊。」

說著,小盧累得直接跌坐在地上。嗚嗚哭起來。

葉邵勛蹲下來,拍了拍他的肩膀:

「好了,沒事,你老闆也進來了,目前還沒找到。我是先把你送回車上休息一下,還是跟我們一起往裡走?」

「什麼?我們章總也進來了?我不出去,我要去找他!」

小盧站起身,拍拍土,頓時有了精神。

老丁繼續帶路,邊走邊說:

「這大迷陣,隔一條溝就是小迷陣,這裡屬於同一個村大隊管轄,小迷陣又分為前迷和后迷。你們要找的人,最好是就在這附近。去了小迷,後半夜,更難找准地方。」

李金生聽著這些話,試圖記住所有錯落的規律。

老丁熟練地行走在主街之中。

李金生髮現,村子里個別幾間屋子呈一條直線,但似乎按照一定規則建成,平行的兩排直線房屋長短不同。

走了又一會兒。

「我們已經在大迷陣轉了一圈了,你們有什麼發現?」老丁停下來,回頭問李金生。

李金生搖搖頭:

「我沒有感覺到任何氣息。甚至,還有一個剛進來的人,也沒找到。」

小盧焦慮地說:

「我章總還在村子里,我們不能不管他啊?」

老丁臉上露出苦瓜的表情,無語道:

「怕什麼來什麼,非要去小迷陣不可了?」

葉邵勛點點頭,「辛苦你吧老丁,我昨天新收了一個比亞迪二手車,很新,才跑了4萬多公里。今天的事兒辦好了,這車給你。」

老丁立刻道:「真的?」

他激動得臉上的肉都在顫抖,「也是,你說的話向來都算數。那老哥我就帶你們走一趟,今天我老丁捨命陪君子。不完成任務絕不返程!」

幾人順著那條溝,往小迷陣村走去。

然而走著走著,李金生忽然感覺心慌意亂。他感覺有什麼事要發生一般。

這種不安來自於哪裡,他也說不上來。

「這裡就是小迷魂陣村了。」老丁用手電筒晃著前面的房屋,對幾人說道。

李金生心裡越發不安,他要對二人做個交代。他在行進途中猛然回過頭,猝不及防地撞上了正在悶頭前行的小盧的頭上。

兩人額頭「砰」地撞在一起。

有一道人影「嗖」地從小盧體內被撞了出去,瞬間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大家好,我是星火工作室的工作人員,最近網絡上有很多關於我們的謠言,說什麼是我們創造了這個病毒,再由我們來殺毒。

這個說法非常蠢蛋,至少應該了解一下法律常識,投放計算機病毒是犯罪的。

我們這個充滿著希望的小小團隊,雖然還掙不到什麼大錢,但至少道德法律的底線還是有的。

如果懷疑,請拿出十全的證據,你甚至連調查都沒調查過,憑什麼憑空污人清白呢?

我們星火工作室是小不假,在反流氓軟件的前期被720打壓。

現在出了免費殺毒,還要被那些老牌的殺毒軟件公司打壓。

我們星火真是太慘了,真的太慘了。

不就是一群大學生嗎?有什麼好忌憚的?

有的人在第一的寶座上坐久了,就不知道進取了。

為了維護自己的位置,居然敢連續使用這種手段,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技術不進步,打壓對手的方式也該進步一下,不要老是污衊自己的同行。

之前對付巨點還知道偽造證據,現在居然連證據都不偽造,直接空穴來風了么?

不過,真相總有大白的一天,希望屆時這個坐在寶座上的傢伙不要被濤濤的民憤拽下來摔死吧。】

沈益在網絡上的一番賣慘,讓這件事情再次加了一把火,熱度水漲船高。

原本已經淡出大眾視野的巨點案,熱度再一次被拉上來了。

因為網友們發現,巨點和星火的境地是如此的相似。

同樣是強大的後起之秀,而且都被誣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