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人都驚呆了,這一下,剛才叫囂的人再也不敢叫囂了。

葉青則看了看那兩塊大玻璃和那個椅子,一指剛才被他撞飛的那人,道:「這些東西,你得賠!」

金一南也是一愣,他沒想到葉青實力如此驚人。看著那個被撞飛的人,他心裡暗暗驚撼。因為,以他的實力,是不可能把這人撞飛這麼遠的。先不說葉青的招式怎麼樣,至少這力氣已是非常恐怖了。

翻譯也是一個哆嗦,看了看葉青,又驚愕地看著金一南,等待他發話。

金一南有些尷尬,遲疑了一下,嘰里咕嚕說了一番話。翻譯匆忙跟道:「葉……葉青,你別以為有點力氣就可以嚇唬人了,跆拳道是這世界上招式最精密的武功,你那點力氣沒用的!」

「有沒有用,打過不就知道了嗎?」

葉青還沒說話,一個雄渾的聲音便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個六七十歲的老者正負著雙手走了進來。他身後跟了兩人,一個是那個高個,另一個則是王鐵柱。前面那老者,正是丁家那個老保鏢。


「王鐵柱!」葉青面色一變,匆忙要過去,老保鏢卻直接一擺手,道:「小夥子,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

「你是誰?」葉青沉聲問道,看高個對這老者的態度,他心裡不由有些疑惑。毫無疑問,這老者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咱們的事,一會再說,你還是先為國爭光吧!」老保鏢瞥了金一南一眼,道:「這個人很討厭,你幫我揍他一頓好不好?」

「靠,老傢伙,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滾出去!」一個跆拳道館的男子大聲嚷嚷道。

老保鏢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靜靜看著葉青。

葉青看了看身體重新包紮好的王鐵柱,見他沒有生命危險,便緩緩點了點頭。

「那個什麼總教練,你準備怎麼打?能不能快點,我還有別的事!」葉青對那總教練道。

聽完翻譯的話,金一南臉色都黑了。葉青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跟他決戰,說的好像是忙裡偷閒來跟他打似的,這完全就是沒把當成對手來看啊。

「華夏人,你要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金一南用棒國語喊出這一句話,根本不等翻譯,便直接呼哈一聲,抬腳踹向了葉青。

葉青也不閃避,徑直往前衝去,想要跟剛才那樣,用右肘把金一南撞飛。

剛才葉青一擊震飛了一個跆拳道館的青年,那主要是那個人實力太弱。金一南不一樣,他實力非常強悍,而且,他也知道葉青力量驚人,所以根本不跟葉青正面相對。

見葉青向自己撞來,金一南立馬靈活地換了一招,幾乎是挨著葉青的身體繞到他背後,抬腳便朝葉青的腰部踹去。

葉青的動作可比黑熊快了不少,在金一南衝到他背後的時候,葉青便匆忙往前跑出兩步,剛好避過了金一南這一腳。但是,這麼一交鋒,他也基本估摸到了金一南的實力。這個人動作很快,比葉青的動作還要快一些。畢竟,東省跆拳道總教練,這名號可不是白來的。

一腳未能踹住葉青,金一南大喝一聲,衝上去與葉青斗在一起。知道金一南動作很快之後,葉青也更加警惕,再不敢毫無顧忌,出手總要給自己留幾分餘地,以防備金一南的突襲。

金一南害怕葉青的力氣,也不敢太靠近葉青。這麼一來,兩人幾乎都是保留了幾分,打了好一會都沒能分出勝負,倒是把旁邊的人看得眼花繚亂。

老保鏢站在旁邊,眼睛始終停留在葉青的身上。只不過,他眼中的光芒漸漸變得越來越盛了。

「對呀,葉青是不是知道我們總教練要來,嚇得躲起來了啊?」

「有種的話就出來,當什麼縮頭烏龜!」

「快點出來,不然把你場子燒了!」

四周那些跆拳道館的人紛紛叫嚷,有這個金一南在這裡,這些人氣焰囂張不少。而且,剛才金一南表現出來的實力,更是讓眾人心裡更有底氣了許多。

瘋狗那些手下已經把剛才那個被打的男子抬了過來,他的肋骨被踢斷了幾根,傷的可是不輕。

「媽的,這幫王八蛋欺人太甚了,這不就是想仗著人多欺負人嘛!」一個男子沉聲道:「熊哥,要不跟李大哥打電話,讓他派點人過來幫忙?」

黑熊也皺起了眉頭,現在葉青這裡真的缺人。尤其這個時候,人少了,跟人對罵都不佔優勢啊。

「你們到底是來鬥嘴的,還是來動手的?」黑熊大聲道:「那個叫什麼金不男的,你要真想打,俺跟你打。隊長沒回來,再說了,就你這樣的,有什麼資格跟俺們隊長打啊。要是不想跟俺打,你就帶著你這些手下趕緊滾蛋吧。對了,走之前記得把砸的那些東西都賠了!」

金一南不知道黑熊在說什麼,轉頭看向翻譯。翻譯嘰里咕嚕地翻譯了一遍,金一南勃然大怒,大吼一聲便直接朝著黑熊奔了過去。

黑熊更是直接,揚起碩大的拳頭便朝著金一南砸了過去。然而,金一南的動作卻極其靈活,剛跑到黑熊面前,他突然一彎腰,非常精準地避過了黑熊的拳頭。同時繞到了黑熊的背後,呼哈一聲大喝,重重一腳踹在黑熊背上。

這金一南實力真的不弱,以黑熊如此體魄,竟然還被他踹得往前躥出了三四步。黑熊也不由皺起了眉頭,他知道自己這一次遇見硬茬子了。這個金一南,實力可遠在他之上啊。

「好!」

「總教練天下無敵!」

「打死他!打死他!」

「一會把葉青也打死,我們跆拳道受的恥辱,要讓他們加倍奉還!」

四周跆拳道館的人都在嚷嚷,唯恐天下不亂的樣子。

黑熊惱怒,轉身再次揮拳朝金一南打去。而金一南動作實在太過靈活,避過黑熊的拳頭,這次直接一個飛腳踢在了黑熊的肩膀。還好黑熊體格健壯,挨這一腳,並沒有受什麼傷,只是微微一痛,反手便朝金一南抓了過去。

金一南此時早已不在這裡,他好似一個猴子似的,圍著黑熊轉來轉去,時不時地出手打黑熊幾下。如此幾分鐘下來,黑熊已經挨了十幾下了,打得他心煩至極。

而金一南心中也在鬱悶,他以前也打過類似黑熊這樣的壯漢。但是,黑熊卻比他以前遇到的那些壯漢都強悍多了,挨了這麼多下竟然跟沒事人似的。要知道,他以前那些對手,挨了這麼多下,早就打趴下了啊。

兩人這樣纏鬥了一會兒,金一南沒了耐心,知道自己想這樣打倒黑熊恐怕得一段時間。為了不在自己這些粉絲面前丟臉,他突然抬腳朝黑熊的眼具了過去。

眼睛是人體最柔軟的地方,黑熊雖然滿身的肌肉,但眼睛也跟正常人一樣。這一下若是踹實在了,黑熊這隻眼只怕就要瞎了。

也剛好在這個時候,葉青剛從外面趕緊來。聽到裡面打鬥的聲音就匆忙跑了進來,看到如此一幕,不由大驚失色,大吼出聲:「住手!」

葉青的聲音猶如一聲炸雷,將全場所有人都嚇了一跳,連金一南也是愣了一下。便是這一下的功夫,這一腳踢偏了一些,踹在黑熊額頭,踢得黑熊身體一晃。還好錯開了眼睛,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人群當中一個認識葉青的青年冷笑道:「姓葉的,你終於出現了,我還以為你要一直當縮頭烏龜呢。我們總教練親自來找你,你也該感到自豪了吧!」


還有很多人不認識葉青,聽到這話立馬紛紛轉頭看向他,齊聲嚷嚷著要代替金一南出戰葉青。這些人沒見過葉青,也不知道葉青實力如何,只看到葉青普通身材,還以為他好欺負呢。

金一南穿過人群,直接走到葉青面前,嘰里咕嚕地說了一番話。

「金一南先生說,你就是葉青?」翻譯在旁邊一直跟道:「你打傷他的兩位愛徒,還故意侮辱跆拳道的名譽。他現在代表全體跆拳道武者,要跟你打一場,讓你見識見識跆拳道的真正威力,和棒國人的真正實力。不管你用的是華夏國的什麼武術,在跆拳道面前,都沒用!」

葉青瞥了翻譯一眼,緩緩皺起眉頭,沉聲道:「你問他到底有完沒完?是不是你們棒國人都這麼自大?什麼跆拳道天下無敵,被打了幾次還不夠丟人嗎,非要一個一個排著隊過來丟人,有意思嗎?」

金一南不知道葉青說的話是什麼意思,但四周那些人卻頓時炸開了鍋,紛紛叫嚷起來。

「你說什麼?」

「姓葉的,你敢侮辱跆拳道!」

「我跟你打!我跟你打!」

「操,老子先弄死你!」

一個性格最火爆的,更是直接沖了出來,呼哈一聲便直奔葉青而來,凌空一腳踹向葉青。

葉青也不閃避,只往他那邊衝出一步,避開他這一腳,右肘重重撞在他的胸口。這人頓時被撞飛出去,一直撞斷了兩塊大玻璃方才停下來,落在地上,還砸壞了一把椅子。口鼻出血,直接萎頓在地,連掙扎爬起來的力氣都沒有了。

所有人都驚呆了,這一下,剛才叫囂的人再也不敢叫囂了。

葉青則看了看那兩塊大玻璃和那個椅子,一指剛才被他撞飛的那人,道:「這些東西,你得賠!」

金一南也是一愣,他沒想到葉青實力如此驚人。看著那個被撞飛的人,他心裡暗暗驚撼。因為,以他的實力,是不可能把這人撞飛這麼遠的。先不說葉青的招式怎麼樣,至少這力氣已是非常恐怖了。

翻譯也是一個哆嗦,看了看葉青,又驚愕地看著金一南,等待他發話。

金一南有些尷尬,遲疑了一下,嘰里咕嚕說了一番話。翻譯匆忙跟道:「葉……葉青,你別以為有點力氣就可以嚇唬人了,跆拳道是這世界上招式最精密的武功,你那點力氣沒用的!」

「有沒有用,打過不就知道了嗎?」

葉青還沒說話,一個雄渾的聲音便突然從門外傳了進來。眾人轉頭看去,只見一個六七十歲的老者正負著雙手走了進來。他身後跟了兩人,一個是那個高個,另一個則是王鐵柱。前面那老者,正是丁家那個老保鏢。

「王鐵柱!」葉青面色一變,匆忙要過去,老保鏢卻直接一擺手,道:「小夥子,先把你自己的事情解決了再說吧!」

「你是誰?」葉青沉聲問道,看高個對這老者的態度,他心裡不由有些疑惑。毫無疑問,這老者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咱們的事,一會再說,你還是先為國爭光吧!」老保鏢瞥了金一南一眼,道:「這個人很討厭,你幫我揍他一頓好不好?」

「靠,老傢伙,這裡哪有你說話的份兒,滾出去!」一個跆拳道館的男子大聲嚷嚷道。

老保鏢連看都不看他一眼,只靜靜看著葉青。

葉青看了看身體重新包紮好的王鐵柱,見他沒有生命危險,便緩緩點了點頭。

「那個什麼總教練,你準備怎麼打?能不能快點,我還有別的事!」葉青對那總教練道。

聽完翻譯的話,金一南臉色都黑了。葉青完全沒把他放在眼裡,跟他決戰,說的好像是忙裡偷閒來跟他打似的,這完全就是沒把當成對手來看啊。

「華夏人,你要為你的自大付出代價!」金一南用棒國語喊出這一句話,根本不等翻譯,便直接呼哈一聲,抬腳踹向了葉青。

葉青也不閃避,徑直往前衝去,想要跟剛才那樣,用右肘把金一南撞飛。

剛才葉青一擊震飛了一個跆拳道館的青年,那主要是那個人實力太弱。金一南不一樣,他實力非常強悍,而且,他也知道葉青力量驚人,所以根本不跟葉青正面相對。

見葉青向自己撞來,金一南立馬靈活地換了一招,幾乎是挨著葉青的身體繞到他背後,抬腳便朝葉青的腰部踹去。

葉青的動作可比黑熊快了不少,在金一南衝到他背後的時候,葉青便匆忙往前跑出兩步,剛好避過了金一南這一腳。但是,這麼一交鋒,他也基本估摸到了金一南的實力。這個人動作很快,比葉青的動作還要快一些。畢竟,東省跆拳道總教練,這名號可不是白來的。

一腳未能踹住葉青,金一南大喝一聲,衝上去與葉青斗在一起。知道金一南動作很快之後,葉青也更加警惕,再不敢毫無顧忌,出手總要給自己留幾分餘地,以防備金一南的突襲。

金一南害怕葉青的力氣,也不敢太靠近葉青。這麼一來,兩人幾乎都是保留了幾分,打了好一會都沒能分出勝負,倒是把旁邊的人看得眼花繚亂。

老保鏢站在旁邊,眼睛始終停留在葉青的身上。只不過,他眼中的光芒漸漸變得越來越盛了。


… 兩人纏鬥了有十幾分鐘的時間,金一南終於抓住葉青一個破綻,重重一腳踹在葉青胸口,

「好呀!」

四周跆拳道館的人不約而同地尖叫起來,彷彿金一南已經勝了似的。

「總教練天下無敵!」

「什麼門派什麼拳術,在跆拳道面前都沒用!」

「跆拳道才是天下最強的武術,沒有任何武術能跟跆拳道相比!」

眾人紛叫嚷連連,目中無人的氣勢再次攀升。而葉青這邊眾人則是面色一黯,難不成葉青真的要輸了?

「呀!」高個也忍不住一聲驚呼,葉青竟然會先吃虧,這是他根本沒有料到的事情。

老保鏢則是淡淡一笑,輕聲道:「年輕人挺機靈的!」

「什麼意思?他不是要輸了嗎?」高個奇道。

老保鏢道:「打了這麼長時間,拳腳上,兩個人相差不遠,想要分出勝負很難。這種情況下,想要打出個結果,就必須換一種方法。你看他剛才挨了一腳,實際上,他自己也留有後手。在那一腳踹到他身上的時候,他已經卸去了幾分力道,所以這一腳對他並沒有造成多大的傷害。但是,他卻從這一腳裡面試出了這個人的力量如何。如果我沒猜錯,這一戰馬上就要結束了!」

高個看了看老保鏢,又看了看葉青,他的眼力自然不如老保鏢那麼好了。但是,葉青能讓老保鏢這麼誇獎幾句,可見他的確不簡單。

果然,葉青和金一南又打了兩分鐘的時間,胸口再次露出一個破綻。而金一南故技重施,抬腳朝他胸口踹去,這一次還加重了力道,想要一舉擊敗葉青。

然而,便在他的腳快踹到葉青胸口的時候。葉青看似全力打出的一拳,竟然不可思議地收了回去,直接抓住了他的腳踝。金一南這一腳雖然踹到了葉青,但自己也落入了葉青的手裡,有點得不償失的感覺。

金一南面色大變,匆忙想要後退抽出自己的腳,但也為時已晚。葉青抓住他的腳踝,口中發出一聲大喝,用力一甩,把他整個人都甩飛出去,重重撞在了遠處的牆上。金一南實力不錯,但這一下還是摔得他七葷八素的,嘴角溢出一絲鮮血,已受了內傷。

四周眾人頓時一陣嘩然,片刻的安靜之後,瘋狗那些小弟搶先嚷嚷起來:「看見沒!看見沒!這才叫真正的實力!」

「王八蛋,滾回你們棒國去吧!」

「什麼狗屁跆拳道,哪能跟我們華夏國的武術相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