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青對這些管理手下的事情根本沒有興趣,大部分人都歸於李連山的手下,李連山也是樂此不疲,這傢伙正在為成為深川市的地下王者而努力積攢勢力呢。葉青這邊的人,他自己也沒有掌管,而是直接分給了自己幾個親信的兄弟,比如瘋狗大飛岳鵬陳俊侯三等人,讓他們掌管這些手下。而葉青平時也不管這些事情,交給黑熊負責這些人。所以,葉青現在只是掛了一個老大的頭銜,實際上,他真正管理的事情,主要還是孤兒院那邊,那裡也是葉青重心所在的地方。

趕到天盛,上午的賬已經收完了。葉青剛進辦公室,遠遠地便聽到秦京在嘟囔:「這些王八蛋簡直就是找死嘛,一個那麼大的場子,一晚上就賺了兩萬塊?開什麼狗屁玩笑。林經理,你就不應該相信他們,直接說明得了!」

「這種事不用著急。」林夢潔淡笑,道:「深川市最近暗流洶湧,天青幫和福幫四分五裂,混亂嚴重,可以說是一次重新洗牌的時候。深川市現在這麼多分散的勢力,這些夜場的經理們現在也在觀望著。在形勢沒有明了之前,暫時都不會投靠任何一個人。今天是咱們的場子,說不定到了晚上,又被別人搶走了。所以,他們也根本不怕咱們,能給拿兩萬,已經算是很給面子了!」

「我靠,這我就不服了!」秦京拍著桌子道:「咱們這邊可是葉子的地盤啊,誰敢來搶葉子的場子?他們根本就是故意想貪錢的!」


林夢潔笑了笑,剛要說話,卻看見從門口走進來的葉青,立馬站起身,道:「葉大哥,你來了。」

葉青走進辦公室,秦京面前堆了一大堆錢,看到葉青立馬站起身便告狀:「葉子,昨天分到的那十三個場子的經理手腳不幹凈,根本沒把錢給齊,你看這事……」

「不要著急!」葉青擺了擺手,道:「看林經理怎麼說!」

葉青走過去坐下,林夢潔笑了笑,道:「京子,你有點過於著急了。任何一個人都是有私心的,這些經理想趁亂私吞一些錢也是正常的。咱們要是當面把他們戳穿,就太不給人面子了,而且還容易引得他們跟咱們對著干。」

「敢跟咱們對著干,就把他們趕走,換一批人!」秦京道。

林夢潔搖頭,道:「這些人既然能當經理,都是有一定本事的,對各自的場子也是很熟悉的。咱們就算能把他們趕走,找來新的人管理,一來不熟悉場子的情況,二來管理能力也未必如他們,這會影響場子生意的。」

「那怎麼辦?」秦京急道:「難道一直讓他們這樣坑咱們的錢嗎?」

林夢潔笑了笑,道:「你放心閣,我會慢慢處理這件事的。不出三天,他們肯定都會老老實實地把錢全部交上來,這種事情,不能著急!」

葉青點頭,道:「林經理說得對,這種事情不能著急。京子,你就是太急躁了。每天都對著這麼多錢,你還這麼摳啊?」

「哎,話不是這麼說的!」秦京道:「難道錢多了,就可以胡亂把自己的錢給別人嗎?葉子,這可是咱們拚命賺回來的啊!」

「你一個收錢的,拼什麼命了!」坐在旁邊的陳俊笑道:「你看我們,跟飛哥我們這樣的,那才真叫拚命呢。你看飛哥,現在身上還掛著傷呢。」

秦京嘿嘿笑道:「你們那是外聯,我這是後勤。再說了,我每天找那些人要錢,他們肯定都恨死我了,說不定哪天都會拿刀砍我了,這才真的是高危險工作!」

「既然這麼危險,那咱倆換換閣……」陳俊道。

秦京連忙擺手加搖頭,道:「不用了,我怎麼好意思讓你犯險呢,還是我吃點虧閣!」

看秦京那樣,眾人不由鬨笑出聲,連葉青也忍不住笑了笑。他拿起桌上的賬本看了看,今天總共收到了一百三十多萬的錢,與葉青預計的的確是有差距。不過,總歸錢是多了,而且,林夢潔很快就能把這些場子帶入正軌,葉青也不用擔心太多。

上午又去了二窯鎮孤兒院那邊,看了一下孤兒院的建設進度。下午,葉青直接驅車回家,將黑熊岳鵬瘋狗等人都叫了回來,連王老八都叫了回來,開了個小型會議。

「急匆匆把本大爺叫回來幹什麼啊?」王老八上次肩膀受傷,一條右臂幾乎半廢,現在能用的只是左臂。不過,這老傢伙整天嘻嘻哈哈的,完全一副沒心沒肺的樣子,好像根本不在乎似的。

看到他右臂晃蕩的樣子,葉青心裡總有種說不出的愧疚感。但是,看到這猥瑣老傢伙梳著偏分嘬著牙花子,一雙老鼠眼掃來掃去的猥瑣樣子,葉青就忍不住想要用鞋底去踹他的腳。

這傢伙,長得太欠揍了!

「現在,深川市這邊大部分事情都已經步入了正軌。而且,目前來看,咱們在這邊的場子和勢力,暫時是不會有任何對手,所以這邊的事情暫時可以放一放了。」葉青頓了一下,沉聲道:「但是,我來深川市,還有一件最重要的事情沒有做完,現在該是我做這件事的時候了!」

「什麼事?」眾人齊齊看著葉青。

葉青沉默了一會兒,沉聲道:「我來這裡,是為了找我弟弟的!」

屋內眾人,也就黑熊知道葉青來這裡的真正目的,其他人都還不知道。聽葉青說完葉軍的事情,眾人紛紛色變,岳鵬等人也終於知道,葉青上次為什麼要派他們去天惠市抓那個老白了。

「那麼,現在,軍子真的還在活著嗎?」瘋狗焦急地問道,他是孤兒,所以對兄弟什麼的看得很重要。

葉青咬牙道:「我也不知道,不過,一天沒有發現他的屍體,那我就要永遠找下去!」

「葉大哥說得對,只要沒死,就要找下去!」岳鵬一拍桌子,道:「葉大哥,要不要我再去天惠市一趟,把那個老白抓到這邊?」

「這件事不要著急……」葉青微皺眉頭,沉聲道:「在做這件事之前,我要先去見一個人。我給你們說這件事,就是想你們先去挑選一些比較機靈的兄弟,大概需要三四十人,這次我要親自去天惠市!」

岳鵬奇道:「見什麼人?」

葉青沉聲道:「林天豪!」

「林天豪?」眾人面面相覷,這個人都已經在監獄里了,葉青為什麼還要去見他呢?

葉青之所以還要去見林天豪,是因為他突然發覺,上次林天豪給他說的事情,有可能就是騙他的。

葉青原以為林家的人已經跟他冰釋前嫌了,但是,直到前天才發現,林雅清還在背地裡對付他。而且,上次黑熊他們進入天惠市抓老白,結果卻差點把命丟在那裡,葉青不得不懷疑,這一切都是有人安排好的。上次林天豪那麼乾脆地把老白的事情告訴他,本身就讓葉青覺得有些不對。而如今看來,說不定這一切,都是林雅清和林天豪安排的局呢!

「來,讓大爺我看看!」一直在旁邊吃水果的王老八突然伸出左手,按住葉青的臉,左右看了看,道:「小葉子,你儘管放心。大爺我可以拍胸脯地告訴你,你弟弟還沒死。而且,你倆以後肯定還有再見面的機會!」

… 聽聞此言,葉青卻是一陣激動。之前他不相信王老八所謂的卜卦算命,但是,上次西汕市的事情之後,葉青算是徹底相信了王老八,他的卜卦術真的很神奇啊。

而這一次,王老八竟然告訴他,弟弟葉軍真的還活著,還有再見的一天,頓時讓葉青心中升起了無限希望。

不過,其他幾人對王老八這算命卻是嗤之以鼻。

「八爺,別鬧了閣!」岳鵬聳了聳肩,道:「你前天晚上還給我說,我有桃花運呢。結果,跑了兩晚的夜場,毛都沒遇見,反倒碰見了個男同性戀,我去他大爺的,差點沒把我噁心死啊。八爺,你這話我都不信了!」

瘋狗點頭道:「八爺昨天還說我運氣好呢,結果跟人玩個牌,輸了一晚上,我看啊,八爺這話是不能信了!」

「靠,你們兩個懂個屁!」王老八沒好氣地道:「小岳子,我說的是你有菊花運,你怎麼就給聽成桃花運了?碰見個男同,這不就對了嘛,菊花運嘛。還有你,小狗子,運氣好不好,那是得有對比的。你玩牌的時候,旁邊是不是有人比你輸得更多?」

瘋狗愣了一下,道:「有是有,但這也不能說明我運氣好啊?」

王老八道:「如果要不是那個人在,那你肯定要輸更多。哎,就是因為那個人去了,所以你輸得少了,這還不算你運氣好啊?」

瘋狗撓了撓頭,盯著王老八看了一會兒,搖頭道:「我覺得,還是不輸錢,才算真的運氣好!」

王老八撇嘴道:「想不輸,你別賭啊!」

「靠!」瘋狗和岳鵬同時朝王老八豎起中指,用手勢表達了自己對他的不滿。

「無知小兒,怎麼能夠體會你八爺的良苦用心!」王老八扭到一邊,看都不看兩人。將瘋狗放在桌上的煙盒拿過來,抽出一根點著,直接把整盒煙都裝進了口袋,一副旁若無人的樣子。


「八爺,那是我的煙啊!」瘋狗瞪眼道。

「哦,差點忘了!」王老八一臉訕笑,將煙盒拿出來。剛要遞給瘋狗,突然對著煙盒打了一個大噴嚏,嘿嘿笑道:「不好意思,好像有點感冒!」


瘋狗本來伸手去接煙盒呢,見王老八這個噴嚏沒有半點浪費地全部打在了那煙盒上,便立刻把手退了回去。

「算了算了,送你了!」瘋狗道。

「真的嗎?」王老八大喜,將煙盒塞進口袋,道:「還是你小子懂事,來來來,改天八爺再給你算一卦,看看你的桃花運啊!」

瘋狗都懶得聽王老八這話,乾脆地把頭扭到一邊。

看到王老八這樣子,葉青心中不由有些詫異。他知道,王老八這個人是真的有真本事的。甚至,就連茶樓那些人對他都是畢恭畢敬的。但是,為什麼他在外面表現的卻是如此的猥瑣,這實在讓人想不明白啊。

給黑熊瘋狗岳鵬他們交代了一下,讓他們挑選去天惠市的人手。之後葉青跟趙成雙聯繫了一下,說了要見林天豪的事情。

趙成雙很是奇怪,葉青怎麼突然又要見林天豪了。不過,他還是很快就給葉青安排好了,讓葉青去監獄見林天豪。

這是葉青第二次去監獄,再見到林天豪,他比上次還消瘦了更多。看樣子,監獄里的生活真的不好,他每天被折磨得可不輕啊!

見到葉青,林天豪面上明顯有些訝然,這讓葉青心裡微微一動。林天豪這樣的表情,說明他真的很有問題啊!

剛坐下,林天豪便先問道:「你……你找到老白了嗎?」

「找過了。」葉青看著林天豪,沉聲道:「不過,那個老白在天惠市,竟然跟一個官員的兒子勾結在一起。我派到天惠市的兄弟,全部被抓到了警察局,現在都要判刑!」

聽聞此言,林天豪眼中閃過一絲喜悅,這下更加證實了葉青的猜測:林天豪果然有問題!

「怎麼會這樣?」林天豪滿臉假裝的詫異,心裡卻已經樂開花了。

「這個老白是你的手下,你應該知道他的情況閣?」葉青微皺眉頭,沉聲道:「他在天惠市那邊混的好像挺好的,應該不是才去那邊的。你是他大哥,你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林天豪搖頭道:「這我真的不知道了,老白就是給我送貨的,是供貨商那邊的人。具體他跟誰熟,跟誰關係好,我都不知道!」

「是嗎?」葉青看著林天豪,突然一拍桌子,沉聲道:「林老大,你不要再給我耍什麼花招了!」

「啊?」林天豪愣了一下,驚愕地看著葉青,道:「我……我幹什麼了?」

葉青沉聲道:「林雅清已經死了,你還想繼續這樣執迷不悟嗎?」

「我……我姑姑死了?」林天豪猛地站起身,驚愕地看著葉青,滿臉都是震撼和不可思議。

「她怎麼死的?她怎麼死的?是不是你殺了她?是不是?是不是?」林天豪便要衝向葉青,卻被兩個獄警按住了。

「葉先生,要不要先把他送回監獄?」其中一個獄警問道,若是換做一般人,這肯定是要直接送回監獄的。但是,葉青來的時候,趙成雙都已經打過招呼了,所以他和林天豪的見面,這些獄警安排的格外好。

「不用,謝謝了!」葉青擺了擺手,道:「那個,我能不能單獨跟他說幾句話?」

兩個獄警面面相覷,明顯有些為難,不過,最後還是點頭同意了。畢竟,他們都是深川市人,自然也聽過葉青的名字,知道這個人如今在深川市已經算是能夠呼風喚雨的人物了,他們當然也不敢違背葉青的意思。

兩個獄警走了出去,林天豪還癱坐在地上,雙目赤紅地盯著葉青,道:「我要殺了你!我要殺了你!我要為我姑姑報仇!」

「想為你姑姑報仇的話,殺我可沒用!」葉青搖頭,沉聲道:「我查到你姑姑的時候,他已經被人殺死了!」

「什麼?」林天豪瞪大眼睛,沉聲道:「不是……不是你殺了我姑姑嗎?」

葉青看著林天豪,道:「你都能活著,你覺得我會殺你姑姑嗎?」

林天豪不由一愣,他其實還算明白葉青的手段。這個人做事其實有點古板,雖然下手特別狠,但一般不會殺人的。說來,林雅清應該真的不是他殺的啊!

「那是誰殺了我姑姑?」林天豪怒聲道。

「這件事,我還想問你呢!」葉青沉聲道:「我調查這件事的時候,線索指到了你姑姑身上。但是,等我找到她的時候,她已經被人殺死了。所以,我懷疑,她十有**是被人殺了滅口了!」

林天豪皺起眉頭,沉聲道:「那是誰殺了她呢?」

「她既然是被人滅口,肯定就是跟她合作的那些人了!」葉青看著林天豪,道:「這件事,你也有份參加,你難道不知道是誰害死她的嗎?」

「我……我雖然參加了,但我真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事啊!」林天豪咬了咬牙,道:「那次姑姑來看我,就給我交代了這件事。說如果你來找我的話,就讓我把老白說出來,她說,她已經跟人聯合設計了一個陷阱,等著你跳進去呢,所以我跟她配合了!」


葉青皺起眉頭,難怪上次林天豪說的那麼乾脆,看樣子他們真的是早就有計劃有預謀了。

「她有沒有說那個人是誰?」葉青沉聲問道。

「這我就不知道了。」林天豪搖了搖頭,道:「外面的事情,我根本都不知道,什麼事都是姑姑在外面做的。他媽的,到底是哪個王八蛋,竟然敢殺我們林家的人?」

葉青冷聲道:「連丁家老爺子都死了,更別說你們林家的人了!」

「啊?」林天豪自然知道丁老爺子的身份,聽聞此言,更是震撼無比。

「外面……外面到底發生什麼事了?」林天豪顫聲問道。

葉青把深川市的事情粗略地說了一遍,聽完葉青的話,林天豪頓時陷入了沉默之中。看得出,姑姑林雅清的死,對他的打擊真的很大。畢竟,他是林家外支,對他最好的人就是林雅清了。他進監獄之後,經常來看他照顧他的人也是林雅清。所以,林雅清的死,給他的打擊很大。

「這麼說來,姑姑真的是被人滅口了!」林天豪重重一拳砸在了桌子上,沉聲道:「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到底是誰做的!」

「這件事我會追查下去,不管是誰,我都要把他抓回來的!」葉青看著林天豪,沉聲道:「但是,現在我這裡線索不夠。林天豪,如果你想為你姑姑報仇,那就把你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訴我,說不定我能找到什麼線索!」

若是換做以前,他絕對不會跟葉青配合的。但是,這一次卻不一樣了。姑姑林雅清被人殺死了,他寧肯放棄與葉青之間的仇怨,也要為林雅清報仇!

「我這裡真的不知道什麼線索,姑姑只是吩咐我那麼多,別的我都不知道!」林天豪沉默了一會兒,咬牙道:「不過,我知道另外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也不知道有沒有用!」

「什麼事?」葉青忙道。

… 林天豪看著葉青,沉聲道:「你知道整個東省,最大的毒梟是誰嗎?」

「誰?」葉青問道。

林天豪沉聲道:「天惠市的丐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