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小飛,你先別激動,你先聽我解釋清楚,你再發怒也不遲。」

許德因絲毫不以為意的說道。

「好,我看你今天怎麼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葉飛見他如此說,也想看看他到底葫蘆里賣的什麼葯。

說到這裡,那任飛舉起手拍了拍,幾位姑娘會意,趕緊跑了出去,同時,包廂里的音樂也停了下來。

許德因站起來,拿著一個酒杯對葉飛道:」你踢球一年的薪水是多少?「

葉飛想了想,說道:」我在巴西一年的薪水是10萬雷亞爾,大概是21萬人民幣的樣子。「

」哈哈哈,20萬人民幣,那如果我們做一場比賽,在全亞洲開盤,你知道我們可以掙多少嗎?「

許德因有些嘲諷的看著葉飛道。

」多少?「

這時,一直站在許德因身後的任飛開口道:」從你們在本次小組賽的三場比賽結束后,現在全亞洲押你們在8進4的比賽對約旦的金額已經超過了5億美金。

其中有4.9億是押你們進級,如果你們本場比賽輸掉,那博彩公司將大賺,如果你們勝了,博彩公司將大虧。

所以,如果你們在這場比賽中以一球小負給約旦,我們將會把博彩公司收益的百分之二十歸你們,不知你意下如何?」

葉飛聽完,深吸了一口氣,奶奶的,一場比賽背後居然有這麼大的賭注,難怪有些人要挺而走險,踢假球了。

「百分之二十是多少?」

「如果你們以一球小負,我們博彩公司將凈賺3億美金,而你們將得到六千萬美金的酬勞。」

聽到這裡,葉飛真的是有些嚇到了,他家在巴西雖然也算是富豪,父親葉志鴻其身家也有十幾億美金,但是依然讓葉飛嚇了一跳。

這一算下來,全隊如果按25人分,每人這一場比賽下來能掙400萬美金,是美金,誰能不動心。

葉飛深吸了一口氣后,看了看坐在許德因身後的王小珀與王二雷兩人。

兩人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嘴唇道:「葉飛,你覺得怎麼樣?」

葉飛站起來,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一口喝掉,然後轉過頭道:「對不起,我想你們找錯人了,我只想踢球。」

說完,看著王小珀與王二雷道:「如果兩位還當我是兄弟,是朋友,現在馬上跟我走,如若不然,兩位請自便。」

王小珀與王二雷相互看了看,猶豫了一下后,還是向葉飛走了過去。

葉飛看著兩人,嘴角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許德因,你的事情我也不想告發你,你還是自己去跟教練找個理由吧,我不想在隊伍里看到你,如若不然,我就會把這事情公之於眾,希望你自重。」

說完,葉飛狠狠的看了一眼任飛,轉頭就找開門準備走出去。

卻發現,門口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好幾位戴著墨鏡的打手。

葉飛轉過頭對任飛道:「哼,如果兩們不怕麻煩,儘管把我們留在這裡,我相信不出兩個小時,全世界都會知道你們的事情。」

聽到這裡,任飛大驚衝上來道:「你做了什麼?「

葉飛從口袋裡摸出一隻手機晃了晃道:」哼,不好意思,剛剛打了個遠洋電話。「

而此時電話里,卻有一個女子焦急的喊道:」喂,葉飛君,你到底怎麼了,你現在在哪裡,喂,葉飛君。。。。「

」算你狠,讓他們走。「

任飛咬牙切齒的看著葉飛,然後對門口的幾人大吼道。

葉飛淡淡的笑了笑道:」謝謝任總的款待,那我們就走了。「

說完,與二王三人哈哈大笑的走了出去。 看著三人大搖大擺的走了出去,任飛一腳就把旁邊的許德因踢到在地,大罵道:」你這個沒用的東西,差點被你害死。「

許德因倒在地上,趕緊求饒道:」任哥,你不要著急,他們三人不打,不代表別人不打,哼,我在這個隊里這麼久,不可能不知道這些人的性格。」

「那好,你去給我找人,務必要保證這場比賽中國隊必須輸,如果再有差錯,你知道後果的。」

「是。」許德因趕緊回答道。

「滾吧。」

任飛輕輕的坐在沙發上后,淡淡的道。

許德因如蒙大赦,快速的向外跑去。

任飛見他走了后,眼中露出餓狼一般的眼神狠狠的咆哮道:「葉飛,我總有一天要整死你。」

。。。。。。。。。。

葉飛三人出來后,趕緊攔了一輛計程車,看了看身後無人跟來,才鬆了口氣。

王小珀非常佩服他道:「小飛,你怎麼做到的。」

「我騙他們的,我是在出門的時候才趕緊拔的號碼,幸虧英子接了,不然就演砸了。」

說著,葉飛現在依然還有一些后怕。

「啊,你騙他們的,你牛B,我靠,太險了。」

王二雷聽了,一臉佩服的說道。

葉飛笑了笑,然後看著王小珀道:「你與這許德因是怎麼一回事兒?」

「我也不知道,聽聞他是花錢進的隊里,不過這人非常捨得發錢,經常請隊里的隊友們吃飯,所以與隊里的隊員們關係都不錯,這次說要來找樂子,也是他提議的,沒想到是這樣的結果,真是對不起。」

王小珀有些不好意思的道。

葉飛見王小珀心裡有些過不去,安慰道:「算了,既然大家都沒事,那就算了,只是以後大家千萬要注意了,盡量不要與這許德因來往,我現在對後天的比賽總有些不放心,我們不答應,他們肯定還會去找別人的。」

王二雷聽了,若有所思的道:「是呀,後天的比賽我們一定要小心,現在我們也不知道到底是誰,但是我們還要是準備好。」

這時車子已經回到了酒店門口,王小珀付過錢后,三人趕緊下了車,向酒店走去。

三人剛走出電梯,就見賈指導正站在電梯門口不遠處看著三人。

賈指導滿臉陰沉的問道:」你們這麼晚,去哪裡了?「

王小珀趕緊回答道:」啊,教練我們出去隨便逛了一會兒,呵呵,逛了一會兒。「

賈指導聽了,走上前,聞著他們三人一身的酒氣,怒道:」哼,年紀輕輕不學好,就知道泡吧喝酒,難道你們不知道喝酒對運動員的傷害有多大嗎?「

聽了賈指導的放,三人趕緊低頭沉默著,一句話都不敢說了。

看著三人,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感覺,痛心疾首的道:「你們三人天賦極好,如果好好發展,以後前途無量,為什麼不能學好點呢,沒事可以在酒店的健身房裡練練,為何一定要去那種地方呢。」

「是,知道了,我們保證下次再也不去了。」三人低頭相互看了看后,異口同聲的回答道。

「哎!隨便你們吧,反正身體是你們自己的,唉,對了,許德因呢,怎麼還沒有回來?」

賈指導現在才想起他們應該是四個人的,怎麼只回來三個,於是問道。

葉飛趕緊開口道:「啊,我們沒有在一起呀,他雖然與我們一起出去的,但是出去后就與我們分開了。」

」真的。「賈指導將信將疑的看著王小珀與王二雷兩人確認此事。

兩人趕緊猛點頭,表示確實是這樣。

」那好吧,你們先回去早點何息吧,明天早上再說。「

三人聽了,如蒙大赦,趕緊向房間里跑去。

賈指導看著三人走進房間,心中嘆了口氣,然後搖了搖頭。

這時,電梯又打開了,只見許德因從電梯里走了出來,一看是賈指導,趕緊道:」啊,這麼晚了教練還沒有休息呀?「

」你也知道這麼晚了,你一個人跑哪裡去了?「

」啊,我,我也就是出去逛了逛。「許德因有些弱弱的道。

」哼,逛逛,好,那你明天就自己先回國吧,隨便你去哪裡逛。「

說完,賈指導頭也不回的向自己房間走去。

許德因聽了,露出一副滿不再乎的樣子回到自己的房間,第二天一早就離開了。

。。。。。。。。。

第二天,隊員們就早早的來到了訓練場里,進行恢復性訓練,而對於隊里沒有來的許德因,大家都彷彿不知道有此人一般。

昨天晚上回來后,賈指導在房間里研究了一晚上約旦隊的比賽視頻。

今天重點就是要講給隊員們聽。

」約旦隊的7號球員腳下速度特別快,而且他的右腳技術非常的好,所以王森,白石你們兩明天防守他的時候,一定要封他的右腳,明白了嗎?「

王森與白石聽了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葉飛,郝君敏,你們兩人明天記住,多用突破造對方的犯規,我看那兩個邊後衛的速度一般,你們如果想過他們,應該不難,過掉后,盡量把球傳高一點,讓楊敘去爭頂,明白嗎?「

」明白。「葉飛與郝君敏聽了,齊聲回答道。

」葉飛,我再說一下,你在左路一定要經常用不同的方式進攻,最好是經常內切,明白嗎?「

葉飛聽了,再次點了點頭。

」王小珀,你記著,明天比賽的時候,拿球后,第一時間把球傳給兩邊,我們就是要利用兩個邊路為突破口,把對方的兩個邊給我打殘,明白了嗎?「

王小珀聽了,也點了點頭。

」那好,現在我們就來進行一次分組對抗,按我剛剛講的戰術來,大家熟悉一下這個新的戰術。「

賈指導講完后,就安排大家進行了一場隊內對抗賽,主要是演練一下明天將要進行的戰術。

由於許德因離開了,人員不夠,賈指導更是親自上場。

這不得不說,賈指導雖然已經退役好多年了,但是球技依然還在,那球感確實沒得說,就是葉飛也不得不佩服。 11月6日晚上,當地時間晚上的19點。

中國隊迎來了四分之一決賽,對手是約旦隊。

中國隊依然排除了一個4231的陣形,門將還是雷打不動的王二雷。

四個後衛依次是左後衛王森,左中衛楊山平,右中衛戴林,右邊後衛白石,其中白石在上一場並沒有首發。

五個中場分別是雙后腰劉建聲加崔朋,兩個邊鋒分別是葉飛和郝君敏,前腰依然還是王小珀,單前鋒楊敘。

由於今天是晚場的比賽,球場里也來了大概上萬的球迷。

一切準備工作就緒后,裁判看了看手上的時鐘,一聲哨響,2006年亞洲U19青年錦標賽8進4的比賽中國隊與約旦隊的比賽就正式開始了。

中國隊,率先開球,只見楊敘在中圈一腳把球傳給了王小珀。

王小珀得球后,見葉飛與郝君敏的位置並不好,於是把球回傳給了后腰位置上的崔朋,然後自己快速向前跑去。

崔朋拿球后,見前方並沒有人上來逼搶,向前帶了幾米后,傳給了后插上的左邊後衛王森。

王森得球后,加速向前衝去,又帶了幾米后,發現面前有防守球員上來逼搶,趕緊把球回傳給了在中圈附近的崔朋。

崔朋見來球,不停球,直接用腳一端,傳給了左邊鋒的葉飛。

葉飛見這球來得比較快,趕緊用胸口把球停了下來,這時,對方的右邊後衛3號也已經貼了上來。

葉飛用背靠著3號,雙手張開,把球護在腳下,見空間差不多了,用右腳把球一勾,球就向兩人的身後飛去。

這時,葉飛把手中的手一松,想要快速轉身去追球。

由於先前兩人都有拉扯,此時葉飛手一松,原本力量都在葉飛身上的3號,一下子就摔倒在地上。

」吡「的一聲,裁判的哨子響了,吹葉飛犯規。

葉飛見狀,一臉的不可置信,你妹也,這也太黑了吧,他全身壓在我身上,我走開了,他自己重心不穩倒地上,吹我犯規,有沒有搞錯。

葉飛想著,趕緊走到裁判面前去用英語伸訴道:」我沒有碰他,是他自己摔倒的。「

那裁判只是微笑著搖了搖頭,提示比賽繼續,約旦隊的后場自由球。

約旦隊的門將示意隊員們向前走,他來罰這個球。

於是兩隊的球員全部都到了中國隊的半場,只見約旦隊的門將看了看前場的位置,一個大腳,把球開向了約旦隊的右路。

看著來球,王森想上前把球爭下來,但是終究慢了一些,人飛過去,反而把對方的7號球員撞在了地上。

又是」吡「的一聲,哨子又向了,判罰了王森跳向對方的7號,約旦隊的前場右路自由球。

王二雷見距離有些遠,就只安排了葉飛與郝君敏兩人的人牆。

葉飛與郝君敏兩人捂著自己的敏感部位,看了看身後的位置。

這時,裁判一聲哨響,對方約旦隊的8號球員,助跑了兩步后,把球傳向了禁區。

皮球越過了前面的葉飛與郝君敏的頭頂,同時,防守在前點的楊山平冒頂了,中間的戴林也沒有頂到皮球。

而後點的白石慌慌張張的出腳一踢,把球踢向了自家大門,王二雷雖然做出了撲救動作,只是這球踢得是真心刁,如果再讓白石踢成這樣,肯定很難。

約旦隊見這個球進了,非常興奮的慶祝起來。

而王二雷扒在地上,一雙眼睛幽怨的看著白石,白石感受著王二雷的眼神,心中也不是滋味,捂著自己的腦袋在那裡自責。

葉飛與王小珀互相看了眼,都搖了搖頭,不可能,這個球不可能是故意踢的,故意踢不了這麼好。

於是王小珀上前用手摸了摸白石的頭,表示這只是意外,不要放在心上,我們會把球扳回來的。

約旦隊結束了慶祝后,裁判吹響哨子后,比賽繼續進行,此時時間才第14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