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這裡,楊娟的手又加重了力氣,葉飛再也堅持不住,大叫道:「啊,是是是,你是我的女朋友,你滿意了吧?」

楊娟一時沒有反應過來道:「這還差不多。」

而葉飛聽了,心中卻一喜,你自己說的啊,到時可別怪我。

見自己妹妹與葉飛正在打情罵俏,楊正在身後覺得非常的尷尬,當然如果葉飛做他的妹夫,他是舉五支手贊成的,請別問我為什麼他有五支手,你們自己回家體驗一下。

於是假裝出去抽煙,回到了外面的車子上去非常欣慰的看著眼前的兩個金童玉女。

這時,傳來了電話鈴聲,楊正摸出自己的手機一看是河南老家打來的,於是用一口純正的河南口音接聽道:「喂,媽,什麼事呀?」

電話那頭傳來一個中年婦女的聲音,帶著一絲哭腔道:「小正,你們的錢什麼時候能寄回來呀,你爸快堅持不住了,要馬上做手術才行呀。」

楊正聽了,眼眶中紅紅的,然後吸了一下鼻子道:「媽,您放心,我跟小娟會儘快籌到足夠爸治療的錢的。」

「小正啊,你們一定要快呀,我怕等你們籌到錢后,你爸已經堅持不住了,啊。。。。」說著,一陣的哭聲傳來。

「媽,您別哭呀,我們正在想辦法,很快就會有錢了,您就放心吧。」

這時,一個虛弱的聲音傳來:「小正,你跟小娟在外面一定要好好的,錢籌不籌得到,爸都不怪你們,但你們千萬要堂堂正正的做人,不得做一些非法的事情,明白嗎?」

「爸,您就放心吧,我跟小娟在外面做得都是正當的事情,絕對不會做違法的事情。」

「那就好,那就好,你聽著,人呀,生死有命,閰王要你三更死,你絕對敖不過五更,記得,一定要清清白白做人,不然我死也不能瞑目。」

「是,是,爸,小正知道了,小正一定記住您的話,你好好休息吧,我很快就能籌到足夠多的錢給您治病了。」

「好吧,我也累了,你在外面一定要把小娟照顧好,千萬別讓人欺負了。」

「嗯,知道了,爸。」

說完,電話那頭就掛斷了電話。

楊正收起手機后,強忍著淚水,看了看四周,然後再也沒有忍住,坐在車裡,拚命的捶打旁邊的門窗,發泄心中的情緒。

想他父親本是楊氏太極拳的傳人之一,他們家是楊氏偏房子弟,但也能依靠太極拳在洛陽混個溫飽沒問題。

前些年父親在洛陽辦理了一家太極武館,可惜,現在願意練武的人越來越少了,於是沒兩年就開辦不下去了,他們兄妹兩一直在其父的嚴格培養下,成為了新的太極傳人、

但是為了生活,他把兄妹兩都送到了軍事警官學校,進行培養,這也耗費光了他們家的所有積蓄,從此一貧如洗。

至於他們所說的什麼他們是來自中南海的保鏢,完全就是瞎編的,當然他們的實力一點也不比那些保鏢差。

現在父親因為年輕時太過勞累,現在老來得了一種非常嚴重的重病,導致全身癱瘓,肌肉萎縮,而其治療費用更是高達六十萬之巨,對於他們兩兄妹來說,簡直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

後來經父親的朋友介紹,聽聞有一個富家子弟在巴西,需要人保護,待遇從優,而國內的保鏢對於出國並不熱衷,後來兄妹兩自靠奮勇的去接了這活,來到巴西保護葉飛。 晚上十一點,派對終於結束了。

楊娟挽著有些醉意的葉飛從里卡多的別墅里走了出來。

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的,葉飛故意把自己的自體掛在了楊娟的身上,一條手臂更是直接胳在她的左胸上,楊娟一大羞,但是見他喝得如此醉,又有些不忍,最後還是無奈的把他扶著拖上了車。

上車后,葉飛故借酒醉,把自己的頭趴在楊娟的玉腿上,一陣幽香傳來,葉飛只覺得頭腦一陣的舒爽,就算真的醉酒了,也已經清楚了,更別說他本就是裝酒醉。

而此時楊娟見自己大哥眼圈紅紅的,趕緊問道:「哥,怎麼了?」

楊正看了看趴在自己妹妹敏感位置的葉飛,見他好像已經醉得不醒人事了道:「媽剛剛又打電話來了。」

楊娟一聽說是媽打電話來了,一陣的慌亂道:「媽說什麼了,爸怎麼樣了?」

楊正啟動車子后道:「爸的病情越來越嚴重了,媽希望我們儘快籌到醫藥費。」

楊娟聽了,眼淚不由自主的從眼眶裡流了下來,晶瑩的淚珠滴到了葉飛的臉上,然後流到他的嘴裡,一種鹹鹹的味道。

聽了兩兄妹的對話,已經償過了楊娟的淚水,他知道他們遇到困難了,但是他不想讓他們知道他是醒著的,於是只能繼續裝睡,希望回到家后,找自己父親商量一下,也許他可以幫上忙。

就這樣,葉飛一直把頭枕在楊娟的大腿上回到了家裡。

楊娟把他扶著進了他的房間,這時林樂冰過來,見兒子喝得這樣,有些心疼的道:「哎呀,這是怎麼了,不能喝就少喝點嗎?」

楊娟把葉飛放到床上后對林樂冰道:「葉夫人,您幫他弄一下吧,我,我有些不方便。」

林樂冰聽了,趕緊道:「明白,明白,謝謝楊小姐啊,你真是個好姑娘。」

說完,林樂冰趕緊去浴室拿毛巾過來給葉飛擦臉,並給他把衣服換掉,然後蓋上被子后才出去。

待所有人都出去后,葉飛從床上一下就坐了起來,然後滿臉邪笑著自言自語的道:「看來你是真的遇到困難了,不過大腿真是軟呀。」

說完,還意猶味盡的聞了聞自己的那隻右手,彷彿有一陣余香傳進了自己的嗅覺一般,並且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嘴角,好像那滴淚珠還有殘留的餘味一般。

次日,兩人又恢復到了那種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的關係。

葉飛繼續去訓練基地訓練,要備戰四天後的里約州聯賽的決賽,由於對手是弗魯米嫩塞隊,所以一切意義都不一樣了,輸給誰,也不能輸出弗魯米嫩塞。

當天晚上,在里約的一家夜總會裡。

弗魯米嫩塞隊的隊長安德森,此時正在夜總會裡尋歡作樂,雙手一邊摟著一位非常性感的女郎,而那兩位女郎隻身著一件三角內褲,其它的地方一絲不掛。

安德森不時的喝了一口酒後,就在兩邊女郎的胸前的蓓蕾上狠狠的親上一口。

這時,從外面走進來了三位光頭男子,一腳就踹開了包廂的門。

安德森大驚罵道:「你們是什麼人,難道不知道這裡是私人貴賓包廂嗎?」

這時,三位光頭男子摸出了槍指著安德森,安德森一下就怕了,趕緊道:「三位大哥有什麼吩咐呀?」

而此時身邊的女郎們只是驚呼后,全都退到了一邊,這種事情在巴西天天發生,倒也不是特別的驚慌。

其中一位光頭男走到安德森的對面坐下后,摘下了自己的眼鏡對安德森道:「安德森,卡洛斯要見你,需要我們幫你嗎?」

安德森聽了,趕緊道:「哦,不不不,我跟你們去,我跟你們去。」

說完,趕緊站起來,穿上自己的衣服,向外面走去。

出了夜總會後,四人上了一輛車后,快速向貧民窟的方向而去,來到了那座爛尾的破爛大樓前。

安德森下車后,看了看四周,趕緊向大樓里走去。

此時,卡洛斯正坐在椅子上,非常享受跪在地上的女郎在他胯下給他帶來的感覺。

安德森就這樣闖了進去,見到這一幕後趕緊道:「哦,不不好意思,我來得不是時候。」說完轉身就要走。

卡洛斯睜開眼睛道:「安德森,坐下,我們聊聊。」

安德森聽了,轉過身有些不確定的道:「現在?」

「對,現在。」然後就見卡洛斯一陣哆嗦,那趴在他胯下的女郎起身走了出去。

這時卡洛斯站了起來,走到安德森的對面坐下道:「最近過得怎麼樣?」

「哦,什麼怎麼樣,您是指哪方面?」

「好吧,看來我們需要好好的溝通一下了。」

話音剛落,身後兩位拿著AK的壯漢就走上來給了安德森兩槍托。

安德森護住頭部,一陣的慘叫。

「好了,現在你可以好好的說了吧?」

安德森雖然護住了自己的頭,但是臉上還是有一絲擦傷,一絲鮮血流了下來。

「您需要我做什麼,我一定為您辦到?」安德森有些畏懼的看著卡洛斯道。

這時,卡洛斯從上衣口袋裡拿出一張照片,遞給了安德森,安德森看了後有些驚訝的道:「哦,葉飛,他怎麼了?」

「有人出大價錢,希望他能夠從此結束他的足球生涯,你能辦到嗎?」

「哦,這,說真的,我也很希望他就此結束他的職業生涯,但是我能幫得上什麼忙?」

「不不不,你有辦法,這個周末,你們不是將要進行一場州聯賽的決賽嗎,這就是你的機會?」

安德森聽了,有些害怕的道:「哦,不行,絕對不行,如果我被發現,我會結束自己的職業生涯的,你明白嗎?」

卡洛斯聽了,微笑道:「哦,是嗎,難道你就不怕足協知道你操縱比賽的事情嗎,這同樣能讓你結束職業生涯,你自己選擇,我卡洛斯重來不勉強別人為我做事。」

安德森聽了,是真的左右為難,至於他操縱比賽的事情,說真的,在南美足壇,有幾個人沒幹過,但是干是一回事,被人舉報那是另一回事。

與是心一橫道:「對我有什麼好處?」

卡洛斯聽了,哈哈一笑,然後向站在安德森身後的壯漢揮了揮手。

那壯漢就提著一個袋子放在了安德森的面前,安德森一看,全是現金,而且都是美金。

卡洛斯道:「這裡是10萬美金,只要你完成了任務,另外還會給你10萬美金,覺得怎麼樣?」

安德森只是稍微的想了一下后,就提著桌子上的袋子站了起來道:「周末記得為弗魯米嫩塞加油。」說完,就向外走去。

卡洛斯見他走出去了,端起桌子上的一杯酒才道:「可惜我是弗拉門戈的球迷,我不會為弗魯米嫩塞加油的。」

說完,一口喝了杯子里的酒。。。。。 第二天,幾日不見的葉志鴻從外面回來了,葉飛趕緊上前道:「爸,我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葉志鴻聽了,搖了搖頭道:「我們父子之間還整得那麼客氣幹嘛,說吧,什麼事?」

葉飛看了看四周,發現並沒有人,趕緊小聲道:「爸,我發現您請的那兩個保鏢,家裡可能出了問題,您看能不能幫我打聽一下,如果真有困難,不仿幫上一幫,您看怎麼樣?」

葉志鴻聽了,想了想道:「嗯,好吧,我馬上給我國內的老朋友打個電話,因為他們倆都是他介紹過來的,如果真有什麼困難,我一定幫幫。」

「那真是太好了,謝謝爸。」說完,葉飛還給了葉志鴻一個擁抱,搞得葉志鴻有些受寵若驚的樣子,這小子從小到大,還沒跟自己這麼親密過呢。

等葉飛出去后,葉志鴻摸出手機,拔通了一個國際電話。

一會兒,對面一個中年男性的聲音傳了過來:「喂,葉老闆,有什麼指教?」

「哈哈哈,指教不敢當,只是有件事情想拜託黃兄幫忙打聽一下?」

「哦,能幫上葉老闆的忙是我的榮幸,請說?」

「我上次不是讓你幫我介紹了兩位保鏢嗎,身家倒是清白,只是我兒子說他們家裡可能遇到麻煩了,我想請你幫我打聽一下,如果真有什麼麻煩,請你伸手扶一下,所有花費,我一力承擔。」

那邊猶豫了一下后道:「好,放心,明天這個時候,準時給你答覆。」

「那好的,謝謝啊,哪天我回國了請你喝茶。」

說完,兩人客氣了幾句后,掛斷了電話。

三天後,里約州聯賽決賽將在馬拉卡納球場開戰。

對陣的雙方分別是里約州最強的兩支球隊弗拉門戈和弗魯米嫩塞隊。

由於下周中還有一場聯賽要踢,所以本場比賽被安排在了周五的晚上進行,以給於兩隊更多的休息時間。

本場比賽,弗魯米嫩塞隊的首發名單與上次聯賽中相遇時相比,除了重傷賽季報銷的帕瓦爾繼續缺陣由埃莫森代替外,只有一個人員的變化,那就是球隊的前腰10號本托由於傷病原因並沒有進入本場比賽的大名單,替代他的是迪亞戈,當然那場比賽迪亞戈下半場替補也有上場。

本場比賽弗魯米嫩塞隊安排了一個442的陣形。

首發名單是:門將埃莫森,四個後衛從左到右分別是左後衛羅伯特,左中衛托托,右中衛蘭特,右後衛蘭坎普。

中場方面隊長安德森與卡爾馬繼續搭檔雙后腰,而迪亞戈和帕特里奧分居左右兩邊,需要說明的是,上場兩隊交鋒的時候,隊長安德森曾被紅牌罰下,因此這場比賽他將是一個看點。

雙前鋒是米蘭達和隆多,上次聯賽中,弗魯米嫩塞隊因為隊長安德森被罰下場,最後輸了個1:6慘敗於同城死敵之手。

弗拉門戈一個初出茅廬的中國小子在那場比賽中上演了大四喜的好戲,從此這位中國小子一發不可收拾,徹底成為了人們眼中的超級球星,更是成為了弗拉門戈的頭牌巨星。

現在偉得沸沸揚揚的是關於皇馬求購他的傳聞滿天飛,而球員本人卻奇怪的想去紅魔曼聯,這真是個有趣的話題,難道他沒有一個兒皇夢嗎?

主隊首發方面與上場大勝桑托斯的首發只有一個位置上的變化,那就是用埃爾頓替下了小將雷納托。

今天主隊也是個442陣形,門將依然是瓦爾達,四個后位分別是左後衛法比奧,右後衛布拉特,兩個中衛是席爾瓦搭檔莫雷諾。

中場方面,兩個后腰依然是里卡多搭檔奧托,右邊路依然還是若尼奧,葉飛回到了他熟悉的左路,當然葉飛在哪個位置都是威脅,現在感覺他除了不會踢後衛外,其它位置他都是頂級的。

雙前鋒塔克搭檔埃爾頓,看來今天兩隊是要大打對攻戰了,都同時放上了兩個前鋒在場上。

比賽開始前十幾分鐘,球員們都到球員通道里排好了隊伍,準備跟著執場裁判一起進入場內,而一些相互認識的球員們不忘相互打著招呼。

葉飛從更衣室時出來,身邊跟著里卡多和塔克,此時安德森彷彿正在等他一般,站在球員通道里。

見葉飛出來了,向葉飛一臉兇惡的做了個割喉的動作,葉飛見狀,很快用中指向他回擊。

「呵呵,看來有些人還沒有變乖哦,難道這次想輸更多嗎?」里卡多見狀,在旁邊故意說道。

安德森聽了,不以為意的道:「哈哈哈,我想今天有人會被抬著出去。」

葉飛聽了,有些慍怒道:「哼,咱們走著瞧。」

說完越過安德森向隊伍里走去,身後的里卡多和塔克兩人也趕緊追了上去,塔克走過安德森面前的時候,同樣做了個割喉的動作。

沒過多久,外面就響起了球隊進場的音樂,裁判叫了一聲后,率先向外走去。

來到球場上,相互保持微笑合影后,里卡多上前與安德森一起進行挑邊。

待一切就緒后,裁判看了看手上的手錶,等了幾十秒的時間,因為這場比賽據說要對全亞洲轉播,所以必須準時。

準時晚上8點,主裁判雷東多吹響了手中的哨子。

今天開場后,率先開球的是客隊弗魯米嫩塞隊,米蘭達把球輕輕的傳給了隆多,隆多順勢一順就把球踢給了后場的卡爾馬,然後兩人向前快速衝去。

卡爾馬拿球后,發現前場沒有機會傳球,把球交給了安德森,然後自己向前跑去。

安德森拿球后,帶了幾步后,見右後衛蘭坎普衝上來接應,順勢把球傳給了他。

蘭坎普拿球正打算向前帶,卻發現葉飛已經出現在了他的身前,無奈只能把球回傳給了門將埃莫森。

埃莫森迎著來球一個大腳,皮球越過中圈,來到了前場左路迪亞戈的區域,迪亞戈伸出雙手把防守他的面拉特倚在身後。

布拉特見無法拿到球,乾脆用手臂一抱,迪亞戈重心不穩,倒在了地上,裁判吹響了哨聲,迪亞戈委屈的向裁判投訴,但是裁判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後就向前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