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雲離還處於昏迷狀態,需要我們的保護,這養一來,我們的立場就更加危險。

蔚軒看着我們,眉頭皺了下,沒想到現在的司芊玥會這麼難對付。

如果是沒有受一點傷的蔚軒。也許還能跟她打個平手,但現在的蔚軒完全不行。

司芊玥殺白靈王也是因爲白靈王受了傷,如果不是因爲這樣,她可能無法殺了白靈王。

司芊玥笑了下。全力對我們攻擊來。

而且她還故意把大部分的攻擊力度放到凌雲身上。

因爲凌雲手上還抱着暈倒的雲離,想要躲避她的攻擊就更加難。

她就這樣一直跟我們耗着,消耗着我們的體力。

有蔚軒在牽制着她,所以她無法用更多的心思來收拾我們。

只是單純的拖住我們而已。並沒有對我們造成傷害。

而蔚軒的下場就不太好了,身上先前的傷還沒好,現在又多了很多新傷。

司芊玥笑了下,說道:“你憑你一個人。帶着三個拖後腿的還想對付我嗎?”

蔚軒眉頭一皺,緊緊的盯着司芊玥的動作,沒有回答她的話。

司芊玥的眼珠一轉,本來還在攻擊我的尾巴突然轉變了方向。對着凌夕和雲離攻進去。

蔚軒臉色一白,長劍朝這邊一揮,司芊玥的尾巴全部被斬斷。

但司芊玥根本就不在乎,她嘴角上揚一下。

趁着蔚軒救凌夕和雲離的空隙,朝蔚軒抓去。

我一邊跑向蔚軒,一邊大叫道:“蔚軒……快躲開。”

可司芊玥的動作太快,蔚軒根本就反應不過來,來不急躲開。

這時我的思緒就像空了一般,什麼都想不到,只想着不能讓蔚軒受傷。

就算失去生命也要保護他。

毫不猶豫的撲向蔚軒,推開了他,但司芊玥的爪子直接從我的胸口傳了過去。

溫熱的血也不斷往外涌着,呼吸變得困難起來。

蔚軒癱坐在地上,吃驚的望着我,整個人都傻住了。

司芊玥眉頭一皺,冷聲道:“還真癡情。放心,我是不會讓你這麼容易死的。”

說完他就慢慢拔出穿過我身體的那隻手,然後用另一隻手抱住我。

之後便舔舐着我的傷口,說道:“我還需要你的力量,不會讓你這麼快死的,用你的血液來感謝我吧。”

蔚軒迅速的閃到我身邊,一隻手攻擊司芊玥,一隻手把我搶了過來。

對着正要朝我們跑過來的凌夕吼道:“別過來,你就在那保護雲離……”

蔚軒用力的抓着我的衣服,牙關緊咬着,憤恨的瞪着司芊玥。

司芊玥舔了下黏在她手上的血液,笑着說道:“交出她,我可以考慮放你們走。”

蔚軒全身黑氣直冒,一直一頓的說道:“休想……你剛纔傷她的,我要你雙倍還回來。”

“呵……就憑現在的你嗎?”

蔚軒把我平躺在地上,快速的朝司芊玥攻擊去。

視線模糊的看着蔚軒與司芊玥的戰鬥。

現在的蔚軒被憤怒已經衝昏了理智。拼命的朝司芊玥攻擊着,根本就沒有什麼招式。

只是一味的想殺了司芊玥,就像瘋了一般。

而且不管司芊玥在蔚軒身上留下多深的傷口,蔚軒都像感覺不到疼一般,身體都不會顫抖一下,依然拼命的攻擊着司芊玥。

這讓司芊玥眉頭緊皺了起來。

蔚軒連站着都有些吃力,他身上的血液不斷往下滴着,地面都被他染成了紅色。

但他依然死纏着司芊玥不放。

再這樣下去。蔚軒會死的,但我現在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

手指不斷抓着地面,想要怕起來,阻止蔚軒。想要叫他停止,但沒有力氣發出聲。

最後蔚軒緊緊的抱着司芊玥,司芊玥臉色變得更加蒼白起來。

用力的推着蔚軒,但就是推不開。

然後便用手指不斷在蔚軒背部抓着。用手中的暗器扎着蔚軒的背,血已經把他全身的衣服都浸溼。

但他依然不放開司芊玥。

難道他想跟司芊玥同歸於盡?

怎麼可以這樣,他司死了,我怎麼辦,他想拋下我一個人留在這個世界上嗎?

突然看見司芊玥全身一頓,嘴角有血液滲出。

果然是我嚇你的那樣,在司芊玥抓着他的背的同時,他也在刺着司芊玥的背。

蔚軒選擇了同歸於盡。

腦子裏突然冒出一個聲音:“我可以幫你。”

是另一個靈魂的聲音。自從吸收了小白體內的邪氣後,感覺另一個靈魂變強了一些,想要壓制她也更加困難了。

我沒有理會那個聲音,因爲很明白,她的出現不會有什麼好事。

不斷的默唸着師父教我的靜心咒,一邊看着蔚軒。

看見他和司芊玥同時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兩個人倒在地上後才分離開來。

真想從地上爬起來,衝過去攙起蔚軒。

用力的撐着地,用盡全身力氣,依然無法站起來,始終只能離開地面一點點距離。

起來摔倒,起來摔倒,一直這樣重複着。

不知道蔚軒的情況怎麼樣了,現在的我根本沒心情考慮司芊玥到底有沒有死。

我更加擔心的是蔚軒有沒有事。

凌夕趕緊跑到蔚軒身邊,傷心的看着蔚軒。

看見凌夕長呼一口氣,剛纔緊張的表情現在放鬆許多。

這讓我也安心不少,至少凌夕現在的表情讓我確定,蔚軒還沒有死。

凌夕準備過去檢查司芊玥的狀態,剛看向司芊玥,整個臉色立馬就變了。

隨後便看見司芊玥的身體開始動了起來,慢慢站起身來。

我整個人僵住了,司芊玥不但沒死,反而還可以活動。

而現在的蔚軒已經完全失去了活動能力,甚至已經失去了意志。

凌夕趕緊擋在司芊玥前面,說道:“你現在這種狀態,還想怎麼樣?”

司芊玥看了下自己身上的傷口,冷笑一聲,說道:“我現在狀態的確是差。但你的狀態也好不到哪去……”

“不過,對付這樣的你,我還是有信心的。”

司芊玥嘴角上揚一下,小聲說道:“是嗎?”

剛說完。她斷掉的尾巴突然翹了起來,斷口處以肉眼難察覺的速度長出了新的尾巴。

黑色的新尾上還黏着噁心的粘液。

驚恐的看着她的尾巴,凌夕臉色突然大變。

這樣一來,凌夕就不算是跟一個人在戰鬥,可以變相的說,她現在在跟幾個人戰鬥。

司芊玥冷笑了一下,說道:“沒想到吧……她的血真是良物。”

心頓時一顫,剛纔我在跟蔚軒擋住司芊玥的攻擊時,她喝了點我的血,沒想到我的血居然能讓她重新長出尾巴。

“都是你的錯。”

有是那個聲音,我在心裏大叫道:“不是我的錯,不是……”

雖然這樣狡辯着。但心裏還是特別難受,如果不是我,現在的凌夕就不會進入這樣的境地。

凌夕看了我一下,然後皺着眉頭看着司芊玥。

司芊玥的尾巴快速的朝凌夕飛去。

雖然現在她的速度沒剛開始那麼快,但也不慢。

凌夕快速的躲避着,看上去極其吃力。

就算司芊玥傷不了凌夕,凌夕最後也會因爲躲避尾巴而體力不足而倒下。

“只要你把身體借給我,我可以幫你。”

另一個靈魂的聲音不斷在腦海裏迴盪着。讓我的腦袋極其的痛。

由於胸口的傷失血過多,整個人越來越虛弱,呼吸也越來越困難。

“你如果繼續壓制我,那麼你將會因失血過多而死去,那時我照樣會跑出來,但你現在把身體交給我,我將可以讓你的身體恢復。”

她說的的確有道理,但她爲什麼一定要讓我死前把身體交給她呢。

就像她說的那樣,我死後她照樣可以佔據我的身體,而且那時她還不用受到我的壓制。

“我死後,你再得到我的身體,對你來說不是更好嗎?”

她沒有回答。

我想思考了一會,這其中絕對有隱情。

突然聽見司芊玥說道:“怎麼樣?沒力氣了嗎?”

聽到司芊玥這樣說,我趕緊看向那邊。

看到凌夕正被司芊玥的尾巴纏着,而司芊玥不斷的喘着粗氣。

“如果跟你單打獨鬥我可能真的拿你沒辦法,但我的尾巴可不是裝飾品,這還要多謝旁邊躺着的那位。”

凌夕咬着牙說道:“你也別得意,現在的你,連用尾巴纏死我的力氣都已經沒有,也算是我們兩個平手,不是嗎?”

司芊玥看向我,笑了下,說道:“那可不一定,不要忘了,我現在可以走動,而你呢,是無法走動的。”

“那又怎麼樣?”

司芊玥踉蹌的朝我走來,邊走邊說道:“也就是說,我可以過去再次吸食她的血,讓我的體力恢復。”

凌夕全身一顫,現在的確是這樣。 司芊玥踉蹌的朝我走來,邊走邊說道:“也就是說,我可以過去再次吸食她的血,讓我的體力恢復。”

凌夕全身一顫,現在的確是這樣。

千萬不能讓她靠近我,不然一切都完了。

手指在地上用力的抓着,指甲都破了,但就是沒有力氣起身。

我想逃,不想司芊玥靠近我。

但自己的身體越來越無力,剛開始還能離開地面一定距離,現在是連地面都無法離開。

“怎麼樣,把身體借給我。我可以幫你,而且。你現在需要我。”

我咬着牙,不斷做着思想鬥爭,看着司芊玥一點點的靠近我。

現在的司芊玥走一步都很困難。只要一擊可能就能把她解決。

但現在沒有人能給她致命一擊。

“你現在只能靠我,不要忘了,每次在在你最無助的時候,都是我救的你。只有我纔對你不離不棄……”

她的聲音不斷在我腦海裏迴盪着。

“怎麼辦,到底怎麼辦?”

眼淚急得不斷往下掉着。

如果司芊玥恢復了力氣,肯定不會放過蔚軒,那麼蔚軒之前受的所有苦都是白廢。

而且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快要活不久。倒是另一個靈魂照樣會佔據我的身體,以另一個靈魂的脾氣,她肯定不會放過這裏一個人。

突然想到,我也許可以跟她談談條件……

“我可以把身體借給你。但是,你不能傷害蔚軒他們,司芊玥可以任你處置。”

我頓了下,接着說道:“我有靜心咒,想奪回身體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所以說……”

她毫不猶豫的回答道:“沒問題,我不會傷害他們。”

她的果斷讓我愣了一下,沒想到她會這麼直接就答應我的條件。

而且她好像很急着要得到我的身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