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芒宗或會來道場,若無動靜,薛某有辦法讓他們上門。」

「薛某警告過廖四通,莫非他們覺得,天芒乃大宗,攜數萬之眾,沒必要給吾等面子」薛通眸中寒光凜凜,說道。

「姓榮的太霸道了,華長廷還算拎得清。」厲辛說道。

「你們只管按我安排的去做!」薛通說道。

……

天芒宗議事廳,爆發了爭吵。

廖四通、榮永年提議,勒令薛通搬出任州。

「姓薛的必不肯,那就一網打盡,他贏得了狄州的土匪,但休想撼動我煌煌天芒大宗!」

「要辦就趁早,趁其還未和黃龍宗走得太近。」廖四通說道。

華長廷和副宗主反對。

「薛通和黃龍宗走得已不近了,他本宗地界外做道場,與人無爭,何必去干涉呢」

「華某預感此人不簡單,事情已難以收場,除非副宗主去道場一趟,穩住局勢。」華長廷說道。

而廖榮二人,平日更得宗主信任。

「既不拉攏,也不打壓,靜觀其變再做考量。」

「薛通若忍氣吞聲,說明其暗中準備,圖謀報復,那吾等就早些動手;薛通若主動接近黃龍宗,那我們就果斷出手;除非他誠意討好,本宗才可另做打算。」宗主說道。

……

兩月後。

薛通敲起黃龍宗院子的大門。

「前輩有事」

此情況系首次發生,黃龍院首領大為緊張,問道。

「沒什麼,特來告知,道場將有大事發生!」

薛通右臂猛然一甩。

血光電射,三十丈外東側殿頂樓,眨眼炸出大洞。

薛通平地消失,下一刻已在天芒宗院內。

「牟三,你偷窺了一年,看夠了么」

牟三暗房窺視,待見血鴆矛射出,想躲已然不及。

血矛刺穿護板,在離他一尺遠的地方飛過,轟開牆壁墜落院外。

牟三瑟瑟發抖,嘴巴哆嗦口齒不清。

薛通吸回鐵矛,沖圍觀天芒宗修士說道:「今日留牟三小命,權當人質,讓廖四通和榮永年來見我!」

……

十日後。

四艘騖船落地。

「薛通,就你一人宗主蒞臨,爾等竟如此怠慢!」廖四通斥道。

「其他人跑了,怕丟了性命。」

薛通心底暗喜,要找的基本都來了。

「你扣押牟三,是有話要說吧。」天芒宗主說道。

「薛某想當面問問,幫天芒查清了舊案,就落得這般下場」

「你對廖長老不敬,目中無人,蕭玉兒在榮某面前,亦沒大沒小。限你等一月內離開任州,今後未經允許,不得再入本宗領地!」榮永年插話。

「時至今日,薛某始終想的是與人為善,少動殺念,但榮永年敢動我師妹,廖四通始作俑者,不可饒恕!」

薛通渾天鎲上手,頭頂的劍雲也飛速擴張開來。

地級二品法寶、天人境劍陣氣勢!

「誰幫誰死!」薛通喝道。

天芒宗主及身後五人,當即傻眼,呼啦散開,唯恐惹禍上身。

廖四通、榮永年方知大事不妙,本以為宗主領頭,壓薛通一級,人數又足夠之多,哪知竟遇上想都不敢想的「天人」修士!

二人搏命招式盡出,法器符籙飛出十數件之多。

無奈九宮劍雲,瞬間便裹住了所有的頑抗和掙扎!

轟隆隆!

血灑青石,法器七零八落。

薛通並未放過其他高階。

幾個起落,數人即倒在了血泊。

「嘭」

暗黑鎲鋒越過十丈空間,轟碎了天芒宗主!

……

華長廷收到薛通書信。

內中言道,已清除天芒宗不知好歹的敗類,請副宗主齊源洪接任,從今往後和平相處,互不干擾。 豆丁都感覺自己有點不好意思了。

這麼多人看著呢。

這根當眾買衛生巾一樣讓人害臊。但是陸宇星卻優雅的像是在做咖啡一樣。

他同桌是有些本事在身上的。

「去,你把紅糖水送到七班去。」

陸宇星把杯子給他。

「這不太好吧?」

「哪裡不好?」

陸宇星眼尾上挑看著他,一副你敢不聽我命令的樣子。

豆丁只好拿著這杯滾燙的紅糖姜水,跟拿著定時炸彈一樣飛速跑到了七班。

「大嫂,這是老大給你的。」

他的語速很快,說完臉紅著就跑走了。

夏茵被那一句「大嫂」喊的有點不好意思,知道這是陸宇星的小跟班,自然知道這是陸宇星送來的。

她打開保溫杯,看到杯子里的紅糖水,心裡一陣暖意。

以前來大姨媽痛的時候,只是忍忍,痛的實在不行就吃止疼片。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止疼片吃多了,效果越來越不明顯。

她把保溫杯里的紅糖水喝掉,甜甜的又帶著姜的辛辣。不好喝卻也不是很難喝。

喝完之後,小肚子那裡變得熱乎乎的。好像是有一點舒服了。

有陸宇星這樣一個朋友,她真是三生有幸啊。

…………

時間過得飛快,複習的日子雖然枯燥。但是是充實的。

並且因為這樣繁忙的日子,她可以少想謝安一點。

現在他們除了吃飯會看到對方,其他時間基本沒有遇到。

只是偶爾在飯桌上她仍然自然的喊他哥的時候,謝安會用黑沉沉的目光看著她。

讓她差點偽裝不下去。

那雙好看的眼睛,卻用冷酷的眼神看著她,讓她簡直無法呼吸。

可是同樣一雙好看的眼睛,陸宇星卻總是帶著盈盈笑意望著她。

「七月,我們都好好考,爭取名次都往前移。」

準備了很久的期中考試,終於來臨。

吳麗考試之前為她們兩加油。

「那是當然了,誰也不能拋下誰。」

夏茵笑著走進了另一個考場。

這次考試是全校統一考,學號也是隨機分配的。

她居然在考場看到了那個熟悉的漠然的身影。

謝安居然和她同一個考場。

而且謝安就坐在她的後面,這……還讓她怎麼好好考試?

怎麼定的下心來。

她甚至能聞到謝安身上淡淡的薄荷的味道。

她的心就撲通撲通的跳了起來。

「好了,接下來我們的考試就要開始了,請同學們遵守考試紀律,不要交頭接耳,認真對待考試。」

嚴厲的考官在前面的黑板上寫下考試時間,然後開始髮捲子。

試卷嘩嘩的發到大家手中,教室里只能聽到這個聲音。緊張的考試氣氛已經蔓延開來。

別人都是往是轉身往後發試卷的。

而她的後面是謝安。於是她轉頭,而是把試卷往後遞到謝安的桌上。

第一場考的是語文,前面她寫的還挺快。只有作文多花了點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