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接下來我們該怎麼辦?」木家家主木蕭印這次虛心請教。估計能讓木蕭印有如此態度的,藍曦若算是第一個。

怎麼辦?

藍曦若心裏暗笑:問的好啊!

「當然是暫時先穩住,雖然市面上的修鍊資源幾乎沒有了,但修鍊者們估計幾日內也還不會大量需要。現在需要做的,就是對秘境加強防禦。找一些高手進行把守,這樣,就算兩位高手再厲害,也敵不過這麼多高手的圍攻啊。」

藍曦若說着,嘴角帶着笑意。

四個家主思考了一下,點頭。打算採納藍曦若的意見。

不得不說,藍曦若的辦法確實很好。

加強防禦之後,再進去採集,就算那兩個高手真的進來了,又能如何呢?在重重包圍之下,能活下來就不錯了。

「謝謝藍掌柜,我們現在就回去部署,藍掌柜也路上小心,莫要受傷。」白齊鵬很謙遜的說完,就先走了。

其他三個家主也是如此,紛紛走了。

藍曦若嘴角的笑意更濃了:搞定!

幾日之後,整個大陸中,在秘境裏有自己靈藥田的家主,都接到了秘密通知,讓他們加強對靈藥田的看守。

於是,整個大陸有實力的高手們,在一時間成為了各個家主爭相聘請的對象。

藍曦若,也被好多人砸了重金,想要聘請她。聘請她,不僅僅是因為她實力有,但是!更重要的原因是,她腦子好使啊!

就在藍曦若等的有些不耐煩的時候,好消息就來了——沉家家主終於來找她了。

「藍掌柜啊,好久不見,我們合作如此愉快,你能不能……」沉家家主沉世森搓搓手,嘴角帶着笑意,「能不能……帶着你的幾個高手,去幫我……看守看守靈藥田?」

要得就是這句話!

藍曦若的心裏簡直樂開了花:終於等到你,還好我沒放棄。估計就差跳舞了。

不過,藍曦若還是要裝出一副為難的樣子,望着沉世森:「哎呀,沉家家主,你也知道的,有好幾個家主都想要聘請我呢。這個……讓我有點難辦啊……」

一聽這話,沉世森急眼了:「不行不行,藍掌柜使不得啊!」覺得自己態度似乎太急切了,他咳嗽兩聲,緩下來,「藍掌柜,我們之間也算是合作了很久了,於情於理,我們都應該繼續合作,對不對,合作共贏嘛。」

藍曦若的眉頭微微挑起來。

見藍曦若有些緩和的意思了,沉世森連忙開口:「藍掌柜,好處呢,是少不了你的,雖然說看守靈藥田有些乏味,但是那秘境可是一個好地方啊。」

好地方?

藍曦若對秘境的了解也只是停留在能種植靈藥而已,所以對沉世森所說的好處有些感興趣了。

見藍曦若有興趣,沉世森就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啊。

「藍掌柜,這個秘境呢,是上古時期一位世外高人發現的。那個地方是他尋找的一片僻靜之處,用來修鍊的。後來他發現這個地方土壤極其神奇,種植的靈藥可以正常生長,而且產量極高,就把這片地方設了很多複雜的迷陣,以防外人進入。」

藍曦若點頭。

「但是後來靈藥產量實在太多,他一個人也用不完,再加上他很快就要進入頂層大陸了,所以就將這個地方告知了當時比較有威望,實力比較強大的一群人。這群人得知了進入秘境的辦法,隨着時間的演變,就成了現在的四大家族和一些小家族們。」

原來……這就是秘境的來歷?

「因為這是那位高人留下來的東西,所以裏面據說有一些珍貴的材料和其他東西,還有很多野生的靈草之類的,靈獸也很多,靈氣含量也異常充足,是個修鍊的好地方。」

藍曦若繼續點頭。

「據說如果運氣好的話,就能得到一些好東西。四大家族派去守衛的人,都或多或少的得到過。」

藍曦若挑眉:「這麼多年,估計好東西也都沒了吧?」

沉世森搖搖頭:「藍掌柜莫要小看這位高人,他雖然只有一個人,但用過的武器、裝備、各種珍稀的道具、靈丹靈藥之類的數不勝數,據說這是他給後人留下來的無盡的寶藏呢。」

無盡寶藏?

藍曦若是真的來了興趣。

既然他都敢這樣說了,那絕對數量很驚人啊。

「所以,藍掌柜,秘境真的是個好地方,你幫幫忙,報酬好說,只要能讓我們沉家的靈藥田平平安安,什麼都好說。」沉世森也算是豁出去了。

藍曦若裝作猶猶豫豫的點頭:「那……好吧。」

「真是太謝謝藍掌柜了!」沉世森驚喜道。

「既然我答應了你,自然會讓你們沉家的靈藥田平平安安的。」藍曦若笑的別有用意。自然會平平安安,在她的手裏比哪裏都要安全。

然而沉家家主因為太過欣喜,哪裏會仔細考慮這些笑背後的意義?

沉世森走後,藍曦若就開始讓冰茉微着手準備各種葯,什麼迷魂藥,什麼瀉藥,什麼毒藥,藥效要以能對一頭壯實的牛有效為準。

然後,她就將夜華傲、赤玄聚集起來,告訴了他們她的計劃,至於紅舞莫、沉月和藍夭澈,根本就不知道。

夜華傲直說藍曦若:「陰險,簡直太陰險。」

。 郭欽也是倒霉。

崔越和江朔找上門的時候,他正好在房間里跟蔣濤喝酒聊天。

兩個導演好,喝酒之前商業互吹,喝醉之後就胡言亂語。

尤其是蔣濤,看見他倆走進來,還醉醺醺地笑著問郭欽,「這就是你劇組裡那對拍吻戲的演員?不錯不錯,都長得挺帥。」

郭欽還算保留了一絲清醒,連忙捂住了他的嘴,「別聽他瞎說,喝多了喝多了。」

「喝多了?」江朔斜睨了一眼茶几上的白酒,勾著唇角半開玩笑地說:「我看兩位導演瀟洒得很。」

「哪裡哪裡。」郭欽額頭上的冷汗都冒出來了,「你倆這麼晚來找我是不是……」

「是。」崔越單手抄著褲袋,彎腰拿起酒瓶就給兩位導演倒了一杯,「幹了這瓶,或者撤資。」

少年晃了晃還剩半瓶的酒,臉色瞧上去極冷。

江朔的目光落在他的側臉,眉目間的鋒利淡了幾分,曲著長腿坐在了沙發扶手上。

還從沒見過演員這麼囂張地威脅導演的,眼前這兩位絕對是獨一份。

蔣濤顯然已經喝高了,根本沒聽清崔越說了什麼,只知道端起酒杯就喝,「來,老郭!干!」

「行行行,干。」郭欽看這兩尊大神的臉色,心裡差不多猜得七七八八,暗暗打了打自己這張嘴,「不說了,喝。」

之前一起吃過飯,崔越是知道郭欽酒量的,就這兩三杯不算什麼,只是一個小小的懲罰。

畢竟拍吻戲這種事要是真傳了出去,說不好江朔就會因為避嫌而跟她保持距離,那豈不是壞了大事?

郭欽該罰!

看他們喝完,崔越和江朔才上樓。

回房間時,兩人背對背站在走廊刷卡開門。

聽到背後打開門鎖的聲音,江朔刷卡的動作頓了一下,轉過身來。

「崔越。」

他的嗓音很輕,少有的認真。

崔越略微皺眉,回頭看他,「?」

「我是說,」江朔喉結滑了一下,「如果覺得勉強,刪了沈博雲就行。」

「微信?」崔越愣了幾秒,反應過來,「不勉強。」

「哦,也是,」江朔笑了笑,「以你的脾氣,誰能勉強你?」

說完他就丟下一句「睡了,晚安。」轉身進了房間。

房門「砰」地一聲關上!

崔越皺了皺眉,「這人,莫名其妙。」

……

橫店拍攝隔三差五就是大夜,進度突飛猛進。

江朔再沒離開過劇組,倒是崔越每周都要請兩天假,回去排練演唱會。

原本以為加了沈博雲的微信,旁敲側擊地應該能問出一些東西。

結果也不知道他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半個娛樂圈的八卦都被他說完了,就是對江朔的事三緘其口。

越是這樣,崔越就越是覺得有問題。

轉眼到了中秋夜,偏偏這天是安排的決裂戲份。

整部劇最大的爆點就在這裡。

晚上,范榮意給劇組的每個人都發了月餅禮盒。

崔越也讓何鬆鬆去訂了橫店附近的飯店包廂,請所有人吃飯。

吃完回來又是繼續拍大夜。。 卓也喝着酒仔細談起他的戀愛對象。

他說的那個人張罘見過幾面,不是家長,而是俱樂部招收的銷售。

負責宣傳以及拉顧客進俱樂部的人,是個長相甜美,聲音可愛的妹子。

也難怪卓也會喜歡,可是只有一個問題。

張罘吃了口烤串:「你這傢伙說話兩句說不過就用空手道交流了,能好好追別人嗎。」

「我能剋制。」

卓也常年鍛煉空手道,穿起道服也是個壯碩的漢子。他和妹子在一起就是現實版的美女和野獸。

不過,對方是張罘不多的好友兼同事,聽他發發牢騷還是可以的。

。。。

酒過三巡,兩人都醉得一匹,張罘把卓也帶着回到了員工宿舍。

一夜無話,第二天,張罘在家門口看到停著輛吉普樣式的車輛。

車子上走下個杵拐的人,一身工作服,是諸星團。

也是退休的賽文奧特曼。

屬於張罘最不想看到的人之中t0級的存在。所以,他滿是無奈地詢問:「不會又是怪獸出現了吧。」

「那倒不是,我帶你去mac總部看看,你還沒有領隊服吧。」

「不用領,也不想打怪獸了。」

「身為奧特曼,你說什麼呢,你這個不愛地球的宇宙人。」

「我說我不想去,你這個愛地球勝過愛自己家鄉的宇宙人。」

諸星團和張罘兩人鬥嘴走上mac隊專用吉普車。鬥嘴期間諸星團看張罘不服紀律,想用手杖狠狠擊打他的面部。

但看到張罘直接掏出了槍對準自己頭部就只好作罷。

mac隊吉普車緩緩行駛在車道上,這輛車可以搭載威力驚人的鐳射炮,那是對怪獸也能起效的武器。

車上的武器盒裏還裝配了mac特殊原子激光槍,可以在合適的時候申請使用。

車輛行駛了一段時間,穿過一段隱秘的通道。進入了地下車庫。

這間空間光闊的車庫隸屬於地球防衛軍,mac地面防衛基地。

與天外軌道上的mac宇宙空間站相對應。這間基地採用的是可變式設計。

當危險來臨時,mac地面基地可以收縮地表的全部建築於地下。

諸星團和張罘下了車,搭乘地下車庫的電梯攀登向上。在電梯終點,停放着瑪基三號。

兩人直接上了飛機,瑪基三號的作業效率比瑪基二號更快,機動也更加迅速。

兩輛飛機都可以在基地里不藉助軌道垂直起降,mac地面基地的其中一個用途也是用於停放保存包括瑪基型飛行器以內的各種mac戰略武器。

基地本身搭載了更高功率的激光炮,可以在必要的時候掩護瑪基三號的順利起飛。除此以外,基地本身設置有導彈發射井。

可以發射彈道導彈遠程對怪獸實施打擊。

諸星團和張罘兩人坐在飛機上,看着腳下逐漸變遠變小的土地,都沒有說話。

瑪基三號就那樣飛入太空,進入mac隊的宇宙空間站機庫。

mac宇宙空間站是建立在太空的宇宙都市,它模擬了地球重力與環境,以保證人和設備的正常運行。

諸星團先下飛機,後面跟着張罘,諸星團指著宇宙空間站寬闊的室內空間繼續介紹起來:「這個基地主要是用於監測宇宙人與防備宇宙人的入侵,為此,在這個宇宙都市上生活着超過100名的工作人員。」

兩人隨着走廊進入一個監測生物病菌與識別外星人擬態的光紋掃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