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羽楓笑了笑說道,“看你的意思似乎不滿意啊。”

蘇妲己撇了撇嘴,說道,“好吧,我聽你的。”

很快劉管家的情報小組就把李白潔的位置給鎖定了。

凌羽楓是絕對不允許有任何威脅到蘇妲己安全的事情發生。

這裏還是省城,是他的地盤,容不得別人來放肆。

劉管家給凌羽楓通報了消息。

“李白潔在省城進行考察,她這一次身邊跟了兩個高手,揚州五虎之二,身手不凡。”


凌羽楓不在意這些,帶上了楊大利和光頭強幾個人,趕往了李白潔的位置。

在路上,凌羽楓突然讓光頭強停下了車。

楊大利愣了一下,說道:“大哥,怎麼了?”

凌羽楓下了車,對楊大利說道,“你們先去,如果打不過那兩個高手,不用管他們,讓他們自由離開。”

楊大利有些疑惑,但很快就明白凌羽楓的意思,點了點頭說道,“知道了,大哥。”

說着,楊大利就帶着其他的人開車離開了。

凌羽楓靠在路邊的一棵大樹上,抽起了煙,眼中射出了一道冷光,說道:“一個女瘋子,天作孽猶可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既然你想死,那我成全你。”

天殘公司。

老總已經接到了李白潔要考察他們公司的消息,又興奮又緊張。

如果能夠巴結好李白潔,就算沒了蘇氏公司的合作也沒關係,李氏集團那邊的收益更高。

他已經打聽過了,李提騰失蹤,那麼李氏集團的繼承人就只能是李白潔了。

“你們動作快一點,把所有的事情都給我準備好,誰要是敢怠慢的話,馬上炒你們魷魚。”

陳偉安不停的指揮着。

“這次考察很重要,以後能不能給公司的利益提高,就看你們的表現了,如果表現好,以後給你們加工資,懂了嗎?給我麻溜點。”

陳偉安很大的聲音在喊着,聲音都有些沙啞了。

助手這個時候跑了過來,“老總,來了。”

陳偉安馬上興奮的腿都站不穩,說道:“快快,咱們去迎接。”

帶着幾個高管馬上跑到了門口。

門口停着一輛路虎車。

陳偉安恭恭敬敬的站到路虎車跟前,等待着李白潔下車。

可是,車上下來一人,是個男的。

陳偉安愣了一下,問道:“李白潔小姐呢?”

“李姐就在你們廠裏啊,你以爲大姐要等到你們做好準備,再來考察嗎?那不是什麼都看不出來?”

陳偉安愣了一下,這時他才明白,李白潔是暗中考察。

幸虧他提前做了安排。

陳偉安不停的點頭,“對對,就應該這樣。那你們呢?要進場子裏嗎?”

“我們不進去,就在外面,行了,該忙什麼忙什麼吧。”

說完那人上了車。

陳偉安尷尬的站在車旁,對方根本就沒有把他放在眼裏。

他來到門口,把幾個高管招了過來,有些怒氣的說道,“你們眼睛都瞎了嗎?都沒有看到李大小姐來。今天咱們廠沒有陌生人進來啊?”

“我們一直在廠裏呢,都是熟悉的員工,而且,我們也提早做了準備,如果看到陌生的人,要馬上彙報的,可是沒有人彙報啊。”

“老總,怎麼辦?”

陳偉安踹了那人一腳說道,“你們這些榆木腦袋,馬上進廠裏。都給我小心謹慎一點,絕對不能讓李總認爲我們廠子有問題。”

那幾個高管紛紛點了點頭,馬上進了廠。

路虎車裏的兩個人,面無表情,但周身全都是殺氣。

“大姐什麼時候回來?”

“不知道。大姐有自己的事情去做。”

“咱們怎麼辦?”

“敵人已經來了,咱們做好應戰準備。”

說着啓動汽車掉頭開走了。

楊大利看到對方要逃,馬上說道,“追!”

“敢對大嫂有想法,是活得不耐煩了吧?今天就看我怎麼把他們滅了。”

賞金獵手 沒錯,還說要對大哥動手,真是不知好歹!”

其他幾個精英紛紛義憤填膺。

楊大利說道:“你們聽好了,大哥剛纔說,打的過就打,打不過就放,不要糾纏。”

光頭強一臉疑惑,問道,“爲什麼要放?來到省城,怎麼能讓他們那麼輕易的離開?”

楊大利瞪了光頭強一眼說道,“你懂什麼?大哥自有大哥的想法,我告訴你,這一次跟往常不一樣,敵人很聰明,他們就沒想過跟咱們糾纏,不要節外生枝,聽到了沒?”

光頭強強依然很疑惑的說道,“可是,爲什麼……”

楊大利嘆了一口氣。

光頭強雖然很努力很勤奮,但他的腦子卻笨了一點。

楊大利說道,“你知道什麼叫做調虎離山之計嗎?現在這就是。”

楊大利眯起眼睛,他早就斷定,路虎車裏肯定沒有李白潔。

只有李白潔的兩個跟隨,而那兩個人此行的目的也很簡單,只是試探一下省城的實力。

楊大利冷哼一聲,“小子,來我們江南省試探,膽量夠足的,不過也好,揚州那邊我也想試探一下。”

說着腳下油門猛踩,追上了前面那輛路虎,把路虎逼停了。

光頭強幾個人迅速從車裏衝下來,團團的圍住了路虎。

兩個看上去身體很強壯的男人從路虎車裏下來,一臉蔑視,似乎沒有把眼前這些人放在眼裏。

掃了一遍衆人,其中一個冷冷說道,“哪一個是凌羽楓?站出來!”

楊大利笑了笑說道,“你在找我嗎?”

那兩人看向了楊大利,眼中射出一道殺氣,突然啓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衝向了楊大利。

光頭強幾個人看到這裏,大喝一聲,“活得不耐煩了!”

也同時啓動。

兩撥人這一戰是不可避免了。

東方會所。

蘇妲己看完了手中的文件,伸了伸懶腰,揉了揉脖子說道,“凌羽楓,你想金屋藏嬌,我纔不會給你機會呢。我不要做軟弱的女人。”

說着撅起了嘴巴,但蘇妲己卻沒有行動。

她知道凌羽楓這麼做,完全是爲了她的安全着想。

這時一個陰森的聲音響了起來。 “金屋藏嬌一向都是比喻私會情人的,你竟然甘願做情人,不覺得丟臉嗎?”

蘇妲己大吃一驚,趕緊轉頭。

看到面前站着一個服務員,隨即她就看清了那服務員的臉。

正是那個女瘋子李白潔。

蘇妲己不由得渾身一抖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裏?”

李白潔眼神一冷,從手裏的托盤下突然抽出了匕首,惡狠狠的說道,“你這個賤女人,活在世上,只會丟我們女人的臉,我今天就送你上西天。”

蘇妲己不由得縮了縮身子,看來,這個女人真的是個瘋子啊。

她僞裝成服務員,專門來殺他,這是正常人能做的出來的事嗎?

蘇妲己一陣慌張,大叫一聲,想要逃跑,但在慌亂之中,不小心絆了一腳,整個身體馬上就要倒下了。

而李白潔此時已經衝向了蘇妲己。

李白潔顯得很憤怒,“你這個臭女人,留你在這世上,只會更丟我們的臉,該死!”

那把匕首已經到了蘇妲己的面前。

李白潔一臉猙獰,準備把蘇妲己的臉刮花。

包子少女逆襲記 ,竟然還坐享其成,洋洋自得,這在李白潔眼裏,絕對是賤人的行爲。

賤人不死,天理難容!

“在你死之前,我要毀了你的容,你到了陰曹地府,也沒有人會看上你的。”



說着匕首直接刺向了蘇妲己的臉。

蘇妲己嚇得花容失色,竟不知道躲避,愣在了原地。

就在這時,旁邊一隻手突然伸了出來,抓住了李白潔的手腕。

那匕首離蘇妲己的臉只有一釐米的距離。

蘇妲己擡頭一看,驚叫了一聲,“凌羽楓。”

凌羽楓已經擋在了蘇妲己面前,一臉平靜,看着李白潔,幽幽的說道,“你這隻狐狸很狡猾啊。”

李白潔微微一愣,有些意想不到,眯着眼睛說道,“你也挺聰明的嘛,竟然沒上當。”

“一個小小的調虎離山之計,就能瞞過我的眼睛嗎?以你這樣的身份,你真覺得我會親自找你,你太自大了,而且還很蠢。”

李白潔臉色一沉,哼了一聲說道,“既然你也來了,那我就送你們上鴛鴦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