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有如何?”

夏侯淡淡道。

“我打算主修火焰能量序列。”

蘇武笑道:“你覺得如何?”

“你主修什麼與我夏某人何干?”

夏侯冷笑。

“你若是願意教我,我可以考慮以後把你放了。”

蘇武說道。

“哈哈……”

夏侯大笑,“小子,你的如意算盤打得不錯,可惜老子不喜歡教別人,以後沒有別的事不要來煩老子。”

蘇武叫了一聲,夏侯再也不說話了。

對於夏侯這種油鹽不進的人來說,蘇武也沒有辦法。

……

第二天,沈冰一大早就回來了。

她帶着一個快遞包裹。

蘇武剛刷完牙出來,好奇問道:“這是什麼?”

沈冰說道,“古書。”

她拆開包裹,裏面確實嚴嚴實實的包裹着一本殘破不堪的古書。

看到古書上那些銀鉤鐵畫的字跡,蘇武精神一振,來了興趣:“這些字有點像唐朝的風格。”

沈冰看着蘇武,“我想去個地方,你有興趣跟我一起去嗎?”

蘇武微怔,“什麼地方?”

“長白山。”

沈冰說道。


“你去長白山幹什麼?”

“這本書是從長白山挖掘出來的。”

“你的意思是……”

“本來我還不確定這本書究竟是屬於那個年代的,但既然你說它是唐代的,那十有八九還真是。如果真是唐朝的,說明劍宗的人確實去過長白山。”

“劍宗?”

蘇武愣住了。

“大唐年間,有一個大門派,名爲劍宗。”

沈冰拿出平板電腦,輸入劍宗兩個字,說道:“你過來看看吧。”

蘇武凝目看去。

大唐劍宗,由石萬劍創立於天啓年間,於大唐末年神祕消失。

石萬劍,官拜大唐國師,爲天啓年間第一位精神啓迪者,百年後橫推各路高手,爲當世第一高手。

蘇武已經不是修行菜鳥,當然知道啓迪者是什麼意思。

六境精神武者,又被稱爲精神先驅者,意爲某個領域的先行者,同境力量武者爲力量大師。

七境精神武者,又被稱爲精神大成者,意爲某個領域的大成者,同境力量武者爲力量宗師。


八境精神武者,又被稱爲精神啓迪者,已經有啓迪世人的大智慧,同境力量武者爲力量天王。

九境精神武者,又被稱爲精神賢者,爲當世大賢,同境力量武者爲武之聖人。

那石萬劍擔任國師之時,已是精神啓迪者,百年之後又是當世第一人,毫無疑問,他必定已成爲了精神賢者。

沈冰說道:“賢者不死。”

蘇武笑道:“他要是沒死,大唐劍宗怎麼可能會消失了?”

儘管已經快融入這個世界了,但是蘇武還是有些不相信永生這種事。

“從大唐劍宗消失之後,很多人都在尋找大唐劍宗。”

沈冰說道:“這本古書裏面有劍宗的線索。”

“你的意思是說,劍宗最後有可能去了長白山?”

蘇武說道:“你想去長白山找劍宗的下落?”

沈冰點頭,“怎麼樣,有興趣嗎?”

蘇武笑着點頭,“當然有興趣。”

儘管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蘇武還想願意去瞧瞧,橫豎還有一個多月時間纔開學。

“把身份證給我,我訂機票。”

沈冰說道。

蘇武把身份證給了她,她立馬就訂了機票。

收拾下東西之後,蘇武和沈冰啓程趕去了機場,登上了飛機。

“讓讓。”

一個梳着大背頭的男子傲慢的說道。

他身後還跟着一個帶着墨鏡和口罩的女人,香水味撲鼻。

蘇武坐在最外面,裏面還有兩個空位。

沈冰的座位在另外一頭。

蘇武側身讓他們坐下。

那女的摘下了面具和口罩。

瓜子臉,皮膚白皙,五官精緻,確實是個非常漂亮的女人。

她朝着蘇武微微一笑。

蘇武也很客氣的笑了笑。

她旁邊那個男的蹙眉說:“瑤瑤,把口罩戴上。”

“莫經理,我想喘口氣。”

女人無奈。

她想戴口罩已經來及了。

旁邊的人忽然站起身來,圍了過來。

“你是宋佳瑤吧?”

“宋佳瑤?”

不少小年輕激動不已。

女人笑着點頭。

“我非常喜歡聽你的歌,給我籤個名吧。”

小年輕們表情激動。

宋佳瑤笑着給這些小年輕簽字。

至於那些年紀稍微大的,卻是不認識她。

“歌手?”

蘇武微怔。

這女的應該是三線歌手。


這個念頭,大凡出名的歌手都是武者。

尤其是那些一線巨星當中更有精神武者。

擅長歌曲精神領域的精神武者,並不比擅長書法的少。

這宋佳瑤很明顯並非武者,這樣的話,她註定是走不遠的,除非有強者在背後扶持她。

這種事,若是放在前世肯定會很奇怪。

但是在這人人都想着成爲武者的時代,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

很快飛機上就安靜了下來。

飛機起飛後,宋佳瑤似乎有些無聊,笑着問:“你去長白山幹什麼?旅遊?”

蘇武倒是沒想到宋佳瑤會主動跟自己說話,笑着說:“沒錯,還沒開學,所以出去走走。”

“你是學生?”

宋佳瑤笑道。

蘇武點頭,“高中剛畢業。”

“那你肯定參加武考了。”

“嗯。”

“通過了沒有?”

“通過了。”

蘇武點頭。

那梳着油頭的男子莫經理有些不相信,輕笑道:“你說你考入了蜀都武校?”

蘇武笑着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