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

霆的戰艦——黑鯊號!

------題外話------

下午二更…… 你是想死嗎?」

霆這話是對江帆說的,他和蘇淺希的熟悉程度還不足以讓他去關心她的死活。甚至到現在,看都沒有看蘇淺希一眼,顯然根本就沒有將她放在心上。

果然之前是發燒做出來的無意識的舉動,大概現在都忘得一乾二淨了吧?蘇淺希忍不住的想到。

江帆苦著臉,這和他有毛線關係?他什麼也沒有做啊。

「你怎麼來了?我記得我們走的時候,你不是還沒醒?」

仔細的看著霆,除了臉上實在是無法遮擋的傷口,臉色還有些蒼白之外,其他的都還好好的,看樣子沒有什麼大問題。

不過這個時候駕駛黑鯊號過來,是打算返航了?

霆瞥了他一眼,轉而看向一旁像是個好學生一般的半句話也不多說的蘇淺希,他沒有回應江帆的話,而是站起來,走向蘇淺希。

認真起來的霆,周身的氣勢頗為的懾人,蘇淺希在他一步一步的靠近的時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心虛的關係,竟然覺得有些抗住那層壓力。

「額,我說霆,那敵人……」

江帆打岔道,他也怕霆真的發現了什麼,做出什麼不當的舉動出來。

「還用我教你?你學的東西都還回去了?」霆冷冷的說道,頭也不回。

啊啊,真的是非常對不起,他還這的就差不多的還回去了啊!要知道剛剛差點嚇尿了好不好?而且竟然是被她一個小女生嚇到了,都覺得沒臉見人了,也差不多的等於還回去了不是?

「說吧!」他站在她的面前,喜怒難辨的眸子,靜靜的俯視著她,半天,才吐出兩個字出來。

「說……說什麼?」

蘇淺希很無辜的眨了眨眼睛,腳下不受控制的向後倒退,實在是霆身上的壓迫力真的是太驚人了,她都不敢正面對上了。

她知道霆的意思,她是讓她說關於蘇希的事情,她到底了解多少,和蘇希又是什麼關係,為什麼他都不知道她的存在。還有禁地的事情,雷溫到底是誰,為什麼他們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一個外人,當初甚至都還不是軍校生,為什麼會知道那麼多,那麼清楚?

他那兩個字中包含著太多的問題,她熟悉他,所以明白!

可是,現在她是蘇淺希,她並不了解他,更加的不知道他簡簡單單的兩個字到底要她說什麼。而且作為一個正兒八經的軍校生,她適當的將自己的恐懼和害怕表現的非常的精準,反正霆又不知道她的身份,裝模作樣的演戲,她覺得自己做的還是不錯的。

而另外一方面,她是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說,要說什麼,自己的身份,自己所經歷什麼,她就算是通過第三人的口吻說出來,也始終覺得不對勁。

霆伸出手,嚇得蘇淺希刷的閉上眼睛。

「這個,哪來的?」

半天沒有什麼動靜,直到耳邊聽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她才慢慢的睜開一隻眼睛,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

霆依舊害死面無表情的模樣,筆直的站在她的面前,他剛剛打開的是終端,上面是秘密軍事基地的詳細地圖,是她給江帆的。

蘇淺希的呼吸一滯,看了一眼無法猜出想法的霆,錯開視線,將目光投注到他後面的江帆的身上。

——為什麼地圖給了霆?你讓我怎麼解釋?

——……我也不是故意的,當時你瞎跑,我也是擔心你,加上霆的確在基地裡面待了不少時間,我覺得地形他應該比較熟悉。

——那現在怎麼辦?

——你問我我問誰?你不想讓他知道的,你自己想辦法。

兩人的視線無聲的進行著對話,江帆甩手不管的行為,差點讓蘇淺希咬掉一口牙齒。

一直到霆察覺到了,錯身擋在他們目光對視中間,阻斷了他們的對視,這才結束。

「我想中間是有什麼誤會……」

「他可以給你,告訴我蘇希的事情。」霆打斷她的話,他並不想聽到她的那些明顯聽出來就是借口的話。

他?給她?

蘇淺希有些傻眼,說起來,你真的不知道自己說的那些是什麼話嗎?霆?人可以蠢,但也不能蠢得如此理所當然吧?

明顯躺著也中槍的江帆,已經無力吐槽,自己貌似真的沒有多少的價值,被霆嫌棄就算了,為了得到一個說法,竟然隨手說送人就送人……怎麼說他們也是從小到大的兄弟吧?你這樣做真的可以?

蘇淺希搖搖頭,正色嚴肅道:「非常抱歉,艾爾上將閣下,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說些什麼,關於蘇希中將閣下,整個布魯塞爾聯邦都知道,你們的關係非常密切,尤其是您,艾爾上將閣下。如果連您都不知道蘇希中將閣下的事情,我又怎麼可能會知道?我覺得非常抱歉,沒有能夠提供蘇希中將閣下更多的事情,還請您能諒解。」

「還有一點,艾爾上將閣下,已經不在了的人,就算你再怎麼的去回憶,也只能存在於回憶中,如果蘇希中將閣下在的話,一定不希望你太過於執著於過去的事情,對您也好,對您身邊的人,都沒有任何的好處。」

「就像,您本不該去青芒星那種地方,您卻不聽勸告的過去,甚至差點將自己陷入到了被動的狀態中。艾爾上將閣下,我想問一下,您真的了解聯邦軍部?還是說,您只是了解了您覺得可以去了解的?我希望您能夠想清楚這一點!」

這也算是一個機會,將該說的話都說出來,也希望他能真正的想清楚。

她發現了,霆太執著於過去的影子,那些回憶的確挺美好的,他們四個人在一起的時候,哪怕是她,也經常的忍不住的翻看過去的記憶。

但她更加的知道,過去只能是過去,她需要做的是向前看。

當然了,之前的時候,她也沒有想通,就像她在軍校所做的事情,都只不過是上輩子蘇希做過的事情,一樣的重複過去的事情,就像是在複製一樣,沒有任何的新意可言。

她是真的快要忘了,以前的她到底想要做的是什麼,最後又是因為什麼而走上另外一條截然不同的路呢?

作為蘇淺希重活一次,或許沒有人再繼續的在身後保護著她,也沒有人能在每次出事的時候,都站出來幫她。

但那些都不是借口,她這一次,希望按照自己的路去走,哪怕再怎麼的困難重重,她都不會輕言退縮。

現在回想起來,還是覺得自己不是足夠的成熟,憑什麼覺得自己現在什麼資本都沒有的情況下,能動搖的了腐朽聯邦的根本?說一句不好聽的話,那些人只要想的,隨便一隻手指頭,就能捏死她。她現在最需要做的不是做那些不切實際的夢,而是迅速的成長。軍功多了,雖然一方面讓上面的人忌憚,另一方面,也是讓他們不敢動她的一個重要的保障。

霆皺起眉,他明明知道面前的人不是他的阿希,可是就在剛剛,他竟然從嚴肅訓話的神情中,好像看到了阿希的影子。

他倏地轉身,怎麼會?怎麼可能?

回過身,他冷冷的望著她,看的她滿腦袋都是問號之後,他又不做聲的轉身,這個人怎麼能和他的阿希比較?

「將她關起來!」霆冷冷道。

一聽這話,江帆馬上就上來打圓場,阻止了那些上來押人的士兵,說道:「別,等等,無緣無故的,就關人,是不是有些說不過去了?霆,她是我帶來救人的,你現在將她關起來算是怎麼回事?」

「她身上有嫌疑。」 雲深處景自幽 ,冰冷的懷疑的,充斥其中。

果然懷疑了嘛?想想也對,如果真的一點也不懷疑的話,那才嚴重。回過頭看了一眼倔強的抿著唇的蘇淺希,江帆是真的覺得有些頭疼,一個兩個一點也不讓人消停一下的。

霆從來就是一個任性的,根本不在意不考慮別人的想法,一味的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事情。

阿希,嘖,就是太理智了一點,犯蠢起來,也是無藥可救了。

有些頭疼的想到,他夾在這兩個人的中間,從來都是覺得不自動該怎麼的去調和的,如果真的不知道蘇淺希的身份倒還好,關了就關起來。關鍵是他現在知道她的身份,他可做不到瞪著眼睛裝無辜。

「我來給她作擔保,我江帆,保證蘇淺希絕對不是一個可疑人物,可以相信,絕對可以相信的人。」

江帆從來沒有對任何的人做過擔保,他突然的擔保,讓霆很是意外,他深深的看著江帆,想要從他的神情中看出一絲一毫的開玩笑的意思在裡面。

沒有,他很認真!

江帆是真的信任蘇淺希的。

扭過頭,霆擺擺手,不再堅持。雖然他看起來對江帆不假言辭,但對從小到大的好友,他的確是信任的。既然江帆都這麼說了,他自然也就選擇相信了。

只是……他對蘇淺希的懷疑,並不只是因為雷溫的緣故,如果真的是因為雷溫的話,他反而不會放在心上。

他之所以那麼的懷疑蘇淺希,恰恰是因為對方那令他熟悉的說話態度,以及那不經意之間流露出來的神情和小動作,讓他覺得彆扭,彷彿自己的禁區被人給冒犯了一樣。

其實他來的並不遲,在發現江帆他們的艦船遭到埋伏保衛的時候,他就來了。他那個時候是打算幫忙的,只是沒想到,他還不曾支援,對方就主動地迎擊上去。

那熟悉的讓人覺得擔心的戰鬥方式,讓親身經歷的霆在那一瞬間呆愣當場。


等回過神來,在看到對方和記憶中一樣的處置敵人的方式之後,霆也不清楚自己當時到底是怎麼想的,等他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將敵人全部擊殺了。

殺了那些人,他並不後悔,想到當初他的阿希也曾經面臨這樣一幕的時候,他更希望的是將那些人全部的殺了,殺的一乾二淨。

突然,原本平穩行駛的『黑鯊號』戰艦的艦身猛地一晃。

「將軍,我們被包圍了。」

『黑鯊號』戰艦上的艦上軍官,都是絕對擁護霆·艾爾的,基本是屬於霆·艾爾的親兵,而一些被以各種渠道塞進來的充當人數的姦細也好,還是不忠心的人,都被江帆以各種名義清理出去,到現在恐怕還在青芒星的禁閉室裡面思過呢。

見識了無數的危險的艦上成員,即使是被包圍了,也依舊非常的沉穩,沒有絲毫慌張不安。

果然,從巨大的窗戶看過去,黑漆漆的宇宙空域中,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逐漸的被數十艘擁有絕對攻擊性的戰艦所保衛。

正好一圈,是一點空隙都沒有留給他們呢!

「看來,他們是真的一刻也不願意等,打定主意將我們的留在這裡!」就像當初蘇希一樣,永遠都回不去。想到蘇希,江帆回過頭看向站在角落中,面對著窗戶的蘇淺希,眉心一皺,當時的她應該很無助的,面對那種結局的時候。

「找你的?」霆非常沒有自覺的問道。

「怎麼可能,那絕對不可能。」江帆激動的跳起來的手直擺的反駁,「你以為我有那個面子?無論是從家事還是前途上,怎麼看都是對付你的吧?能有點自覺嗎?」

「是嗎?」霆依舊不冷不熱的說道,可真的是惜字如金到了極點。

等著他做出一些回應的江帆,愣是半天都沒有等到他吭一聲。

「……所以,你沒什麼話要說?」簡直要瘋了,這傢伙能不能不要難么慢性子?

霆慢慢的站起來,讓出艦長的位置,示意他可以坐上去。

「你解決!」

「我?為什麼是我?」不敢置信的指著自己的鼻子,江帆現在簡直有一種想死的衝動。他學的可不是宇宙戰,他對這些宇宙戰的各種術語,壓根不了解,他怎麼的去解決?

蘇淺希回過頭看向他們這邊,忍不住的挑眉。

「這是你帶來的麻煩,你去解決!」霆毫不留情的說道,他是很認真的,從他的眼神中就不難發現。

「霆,有些事情是不能開玩笑的,玩笑得看時間!」

霆不為所動,他瞥了一眼包圍圈,又掃了一眼蘇淺希,最後才將目光收了回來,淡淡道:「你也可以讓人幫你!」 什麼意思?

在這裡還有誰?

難道……

僵硬的轉動脖子,就像卡帶的木偶一樣,江帆轉的很慢,心裏面還是接受不能的。

看向站在床邊一副置身事外的蘇淺希,他呼吸一滯,不是真的吧?霆那傢伙,是來真的啊!

「我說……霆,我覺得我們這條命還是比較珍貴的,你們就沒有什麼想法?」江帆呵呵一笑,果斷的忽略了蘇淺希,開玩笑,現在的蘇淺希一旦真的坐在了那個位置上,還不是不打自招?

不過有人的速度比他還要快,在霆的話音落下之後,作為和霆以前並肩作戰的親密戰友之一,霆的私人隊伍中,唯一的女性,成熟漂亮的薩莉。

她已經走到蘇淺希的身邊,笑著雙手搭在她的肩上,將她推著過來。

一邊往這邊來,還一邊安慰的說道:「中將就是太謹慎了,將軍不想親自動手,因為覺得外面的那些雜碎實在是入不了眼。將軍將戰局交給中將,中將又覺得害怕,不敢接手,還不如交給這位同學!唔,按照級別來說,應該是我的學妹了,當初我也是在第三區的萊特軍校升上來的,真正的學妹呢!」

「薩莉,你這是誇獎我呢,還是故意的在損我?總覺得你這些話都不是好話。」江帆滿臉黑線,他急匆匆的擋在她們兩的面前,扯著嘴角,露出還算是溫和的笑容,道:「我覺得還是算了,我可不想將我的命交給一個剛剛開始念軍校的人的手中,不小心死了,誰來賠?」關鍵是,他還是知道的,一個人有一個人的只會作戰的手法,如果真的讓蘇淺希上去,還不如現在果斷的承認,她就是蘇希,蘇希就是她。

也不是他怕死,而是覺得這些行為下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意義。霆明顯的就是在試探,不顧場合,不顧局面,試探著他們。或許不一定是猜到蘇淺希和蘇希之間的聯繫,但絕對不是好事情。

「中將閣下太激動了,實戰才能知道一個人的真正潛力是怎麼樣的不是嗎?這是一個機會,軍校生最缺乏的就是實戰的機會,當初我們在念軍校的時候,如果有這樣的一個機會,也不用花費那麼長的時間,說不定現在也至少是少將之位了,你說對不?」

薩莉是真的很難纏,江帆一直都知道,霆雖然平常很少說話,為人冷淡不親近,但是他手中握有的那個私人近衛隊,是僅聽從他一個人的調遣,不用通過軍部。六個人,每個人的脾性都不一樣,做事風格也不同,是當初那種環境中出來的人,都是有著絕對的實力,如果不能做到真正的收服他們,放在身邊不是助力,反倒是禍害。

也不知道霆當初是怎麼做到的,反正在和他們共同執行了一個月的秘密任務之後,那六個人已經全部對他忠心耿耿,甘心低下那高傲的讓人恨不得滅了的頭顱。

薩莉是裡面唯一的女性,平常相處的時候,外貌和言語,都很難發現,這個女人一旦戰鬥起來,是那麼的瘋狂,瘋狂的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

當初蘇希有句話說的挺對的,在戰場上,戰鬥打響的時候,沒有人會因為你是女人而覺得應該讓著你,需要做的就是不斷的磨練,不斷的提升自己,只有這樣,戰場上這就是保障。

所以說,女人一旦認真起來,也很可怕的!

薩莉的話說的沒有錯,他們都不害怕,給軍校生提供機會,按照道理來說,作為軍校生的應該覺得高興的,畢竟機會難得。

關鍵在於,這個軍校生才剛剛入學半年都沒到,再怎麼的有才能,也不會開發的那麼迅速吧?

「可……」

「真奇怪!」薩莉彎起眼睛,笑的很好奇,眨了眨漂亮的大眼,說道:「中將的反應太激動了,蘇淺希同學都還沒有說什麼呢,中將在拒絕的時候,不如問問蘇淺希同學自己的想法。」

蘇淺希覺得整張臉都僵硬了,薩莉雖然看似是在微笑著詢問她的意思,可是關鍵在於,她的一雙眼睛可以說是冰冷的俯視壓迫,好像在說,你要是不答應,接下來……


這根本就是強權壓迫好不好?


不過……

蘇淺希微微一笑,揚起無害的笑臉,說道:「中校說的沒錯,這是上將閣下給予的機會,機會難得,我更加的應該把握!」

江帆望著蘇淺希,無聲的詢問——你是認真的?

不過這次蘇淺希並沒有看他,而是看向閉著眼睛坐在艦長椅上的霆。

剛剛她冒險的舉動,霆一定看到了,否則他絕對不會提出毫無根據的要求來。

雖然霆冷冰冰的像塊木頭,平常也不經常說話,大多數的時候更是愛答不理的,動不動任性的跑的不見影子……

額,這麼一想,好像霆的身上缺點挺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