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焰蓮花雖然已經到手,但那些妖獸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等天一亮,她趕緊找個安全的地方,按清淵師傅教的法子,將赤焰蓮花燉了喝下。

想到此處,她朝森林外望了一眼,暗想,不知道她的馬還在不在,今晚她是第一次御劍飛行,還不是很熟練,而且這御劍飛行很耗內力,剛剛那幾場打鬥已經差不多耗盡了她所有內力,若要儘快離開鬼霧森林,她得騎馬才行。

飛了幾分鐘后,她深感體力不支,只能飛落地面,不過現在離岩漿火池已經有一段距離,估計妖獸們也不會那麼快追來,她且休息幾分鐘,再御劍飛行。


落地后,她擦了把額頭上的汗珠,準備找棵大樹靠著休息片刻,卻不料,身後不遠處的半空中突然出現了一道黑色光芒,那道黑色光芒朝著蘇靜兮的方向閃電般射來。 下一秒,蘇靜兮只覺得眼前一黑,那道黑色光芒已經射,進了她的身體里。

在黑色光芒進入她身體的那刻,她如觸電般一顫,一股蝕骨的寒意剎那間自心底升起,迅速向四肢百骸蔓延開去。

「這是怎麼回事?」

她驚訝地回頭看向天空,到底是怎麼回事,她怎麼感覺好像有什麼東西進入了她的身體。

可天空和森林四周一片寂靜,根本沒有什麼妖魔鬼怪出現。

「到底是什麼?」

她疑惑片刻后,頓覺胸口的寒氣愈重,有一股極寒涼的氣流在身體里飛快地流竄。

「啊,好難受!」

她緊緊地捂著胸口,只覺得那股氣流流竄的速度越來越快,胸口難受得愈要炸裂,連頭也開始劇烈的昏眩起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

她抬頭,瞬間覺得眼中的整個世界都在搖晃,她咬牙向前走了幾步,突然腿一軟,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蘇靜兮昏迷過去后,深沉的夜空里一道狂風刮過,幾個黑衣男子從遠處飛掠而來。

幾個黑衣男子飛落在蘇靜兮附近的草地上,白霜似的月光灑落下來,隱約可見為首的黑衣男子身姿偉岸,戴著一頂猙獰的銀色面具,一雙細長的眸子幽暗冰冷,渾身散發出一股極強大的殺氣。

而他身後的幾個黑衣男子皆戴著黑色斗笠,看不清面目,但從他們身上散發出來的森冷之氣,一看便知並非人類。

「魔尊,剛剛還看見九天魔龍的元神在附近逃竄,怎麼一下子突然就不見了蹤跡?」一個黑衣男子走上前,恭敬地對為首的男子說。

原來,那個戴著銀色面具的男子便是魔界的幻夜魔尊。

三天前,魔界的大護法九天魔龍叛變,與幻夜魔尊大戰一天一夜后,被幻夜魔尊打得形體破滅,元神逃出了魔界。

幻夜魔尊帶著人一路追殺,追殺了兩天兩夜后,九天魔龍那即將渙散的元神卻在剛剛突然消失了蹤跡。

幻夜魔尊冰冷的目光環顧一周后,落在不遠處昏迷的蘇靜兮身上。

「鬼霧森林裡,怎麼會有人類?」

「想必已經死了吧。」一個黑衣男子冰冷的回答。

幻夜魔尊疑惑的走過去,陰冷的目光落在蘇靜兮身上,隱隱覺得她周身散發出一股熟悉的肅殺之氣。

「她的身上,有那個叛徒的氣息!」

「魔尊這麼一說,屬下也覺得她身上有九天魔龍的氣息!」

幻夜魔尊身後的黑衣男子說著,連忙上前為蘇靜兮探脈,一探,神色大驚。

「啟稟魔尊,九天魔龍的元神居然融入了這個女子的體內!」

此言一出,幻夜魔尊和他身後的人都吃了一驚。

「這個叛徒,居然寧願將千年修為注入一個凡人的身體里,也不願意讓本尊吸收。」幻夜魔尊瞪著昏迷的蘇靜兮,氣憤的說。

「魔尊不要生氣,九天魔龍有著上千年的修行,靈力強大,就算他臨死之前將畢生靈力注入這個凡人女子的身體里,恐怕這個凡人女子也無福消受。」一個黑衣男子嘲諷的說。


……PS:

喜歡文文的親們,請幫忙收藏哦,順便推薦幽幽的兩本完結文:《驚世名門嫡女:第一紅妝》和《步步驚心:代嫁一品宮女》。謝謝大家的支持,幽幽會多多更新的哦。 「說的對,看來那個叛徒一生都在做錯誤的決定。」

幻夜魔尊看著昏迷的蘇靜兮,嘴角泛起一抹無限嘲諷的冷笑。

「魔尊,我們要將這個女人帶回去么?」他身後的人請示。

「將死之人,還帶回魔界去幹什麼?」

幻夜魔尊嘲諷的冷笑一聲,身形一恍,轉眼化作一道黑色颶風,朝魔界的方向飛馳而去。

見幻夜魔尊離開,其他幾個人也「嗖!」地化作一道黑色颶風,追了上去。

幻夜魔尊等人離開后,整個森林裡再次陷入一片寂靜中。

天幕寂靜,明月高掛,寒涼的夜風拂過林中昏迷的蘇靜兮,朦朧的月光里,她絕美的面龐越發蒼白,柳眉緊蹙,顯得極度痛苦。

然而,就在蘇靜兮昏迷片刻后,不遠處傳來了妖獸們憤怒的叫罵聲。

「剛剛我看見了,那個女人就是往這個方向逃走的。」

「一個人類小姑娘,居然也敢暗算我們偷采赤焰蓮花,真是可恨,可惡!」

「對,她實在太可恨了,我們一定要找到她,將她撕碎了!」

「對,將她撕碎了,以報今夜之辱!」

……

叫罵聲越來越近,妖獸們聞著蘇靜兮的氣息迅速靠了過來。

「快看吶,那個女人在那裡!」

一個眼尖的蛇妖從樹叢里竄了出來,指著昏迷不醒的蘇靜兮大叫。

「啊,真的在那!」

他身後的妖獸們一陣激動,立馬沖了過去,將蘇靜兮圍了起來。

「咦?她怎麼躺在這裡,難道是死了?」

一個妖獸瞪著昏迷不醒的蘇靜兮,不解的說。

「我聞到赤焰蓮花的香味了,赤焰蓮花還在她身上!」一個妖獸驚喜的叫道。

「啊,赤焰蓮花!」

眾妖獸瞬間沸騰了,一個不怕死的妖獸立刻朝蘇靜兮猛撲而去。

「管她死沒死,先搶了赤焰蓮花再說!」

朦朧的月光下,那撲上去的妖獸的爪子鋒利如刀劍,猙獰的面目瞪著昏迷的女子,血紅的眸子里泛著極度興奮的光芒。

眼見著他的利爪要落到蘇靜兮身上,突然,電光火石之間,他們認為死翹翹的女子突然睜開了眼睛,朝那撲來的妖獸一掌猛劈而去!

「啪!」地一聲驚響,那妖獸猝不及防之下,被她一掌擊開了三米遠。

這突然的劇變嚇了眾妖獸們一大跳,剛剛還打算一起撲上去的,趕緊後退了幾步。

「哼,想要我的赤焰蓮花,沒那麼容易!」

蘇靜兮一躍而起,手握長劍,怒視著一眾妖獸。

剛剛陷入短暫昏迷的她,迷糊中聽到了妖獸們憤怒的叫喊聲,心中暗驚,如果妖獸們追上來了,她必須得醒來跟他們戰鬥,若不然,不僅赤焰蓮花保不住,連小命也不保。

如此想著,她在妖獸撲上來那一剎那,強迫自己醒來,一掌拍過去。

她雖然醒來,但為了抵抗體內那股亂竄的氣流,耗盡了她所有內力,這不,她現在覺得全身無力,頭昏眼花,就連拿劍的力氣都快沒有了。

「居然還沒死!」

妖獸們見昏迷的她突然跳起來,驚訝幾秒后,憤怒異常。 「哼,你們都還活著,我當然也不會死。」

蘇靜兮緊握長劍,強迫自己打起精神,現在被妖獸圍困,若她一旦示弱,就會死無葬身之地。

「很好,既然你沒死,那就讓我來殺你了吧。」

一個幻化成人形的五階妖獸迅速拔出一把大刀,飛躍而起,朝蘇靜兮砍了過去。

蘇靜兮眸光一寒,瞬間拔劍擋隔。


「啪!」地一聲驚響,那夾帶著強勁力道的大刀猛砍而來,蘇靜兮由於內力耗盡,手一振,手中的長劍居然被震落,凜冽的刀鋒斜劈而來,在她的肩膀上劃過了一道長長的血口子。

「啊!」

蘇靜兮吃痛,捂著流血的傷口迅速後退了幾步、

見剛剛在岩漿火池邊還那麼厲害的蘇靜兮現在連一刀都承受不起,所有妖獸紛紛露出了興奮和不屑的笑容。

「看她的樣子,她好像是受了內傷。」

「是啊,現在連一刀都擋不過去!」

「現在她手上沒劍,正是我們搶赤焰蓮花的好時機!」

「上啊!」

……

一眾妖獸說著,一躍而上,朝蘇靜兮猛撲過去。

無力再反擊的蘇靜兮看著猛撲而來的妖獸,清澈的眼眸瞬間一片慘白。

慘白的月光下,眼見著那一個個妖獸揮舞著利爪那瘦弱的女子撕個粉碎……

就在妖獸們利爪落下的瞬間,一道凜冽的劍光夾帶著萬千殺氣突然劃過,瞬間將那些囂張的妖獸擊退了一米遠。

「啊!」

蘇靜兮和所有妖獸驚呼一聲,驚訝的回頭望去。

這時,只見融融月色下,不知何時,竟出現了一個身姿挺拔的年輕男子。

那男子五官刀刻般俊美無比,一雙黑曜石般冰冷的眼眸,映著月光,散發著凜冽的寒光。他暗紫色的錦衣翩翩飛舞在夜空中,白霜似的月光照耀在他身上,遠遠看去,俊朗無比。

居然是戰神龍子祺!

蘇靜兮驚了一驚,沒想到,居然能在這裡見到戰神龍子祺!


而龍子祺見被妖獸圍攻的人居然是她,也吃驚不小。

蘇靜兮一激動,突然頭一陣昏眩,向前倒了下去。

「姑娘!」

龍子祺驚呼一聲,在蘇靜兮倒下的瞬間,伸手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裡。

「姑娘,你沒事吧?」

冰冷的關切聲從頭頂傳來,蘇靜兮抬頭,正對上龍子祺冰冷的目光。

不知為何,他的目光明明那麼冰冷,可她的心裡卻升起了一股莫名的暖意。他的懷抱好溫暖,還有著淡淡的青草香味,給人一種心安的感覺,好像很久很久之前,他也這樣抱過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