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如今,秦楓的《天門八脈》都已經完成了,嚴格意義上來說,虛空大掌印也已經昇華了,況且,還有無妄真氣的纏繞。

這一掌,足以滅世!

秦楓雙手合十虛空而立,他的身後漸漸出現了一道虛影,正是秦老。

而此刻的秦老,也是威風凜凜,全身漆黑如玉,無妄真氣的纏繞讓秦老的虛影顯得更加狂傲,超過兩米的巨大虛影后面,便是十八根青銅石柱。

一掌滅世,自命滅世大掌印。

隨着秦楓的一聲厲喝,滅世大掌印打出,帶着龐大足以令人窒息的威壓。

那隻殭屍想要衝上來,但是在滅世大掌印幾乎實質化的威壓下顯得笨重萬分,只是跨出一步就被生生震退。


破!

一道黑色掌印像是宇宙黑洞一般,向着殭屍席捲而去。

“且慢!”忽然,一道清亮的聲音傳進了秦楓的耳中。

只不過“死藏”模式的秦楓,哪裏管得了這麼多,一掌拍出去豈有收回之理?

僅僅半個呼吸,連同那隻殭屍在內,秦楓前方三十米,完全變成了一道深溝,那些樹木連根被秦楓的滅世大掌印拍的灰飛煙滅。

而在深溝的盡頭,出現了一個青年,青年一身黑色斗篷加身,寬大的斗篷將整個人包裹的嚴嚴實實,令人看不清他的面容。

“你可知道,這隻斑屍我追趕了幾天?”從青年的口中,迸發出一道陰冷的聲音。

“斑屍?這個人就是趕屍人,小心一點!”秦老臉色一變,對着秦楓提醒道。 趕屍人一族,自國民時期就存在的一個種族,流傳至今完全成爲了一方隱世種族,跟天山巨人一族並列華夏七大隱世種族。

而所謂斑屍,就是秦老所說的無主之屍。

“好不容易找到了一隻荒村老屍,你居然做出這種事!”斗篷青年咬牙切齒的說道。


解除“死藏”模式的秦楓已經恢復了常態,神色難看的看着不遠處的斗篷青年,如果再來一個半聖強者,秦楓真的無力抵抗了。

見秦楓不說話,斗篷青年似乎有點惱羞成怒,一步一步向前跨來。

“你是趕屍一族?”直到斗篷青年走到面前,秦楓陰冷的聲音才從喉嚨飄出。

聞言,斗篷青年微微擡頭,隱藏在黑色風帽後的一雙眸子直勾勾的盯着秦楓:“沒想到這世道還有人知道我趕屍毛家。”

毛家,便是趕屍一族中最大的姓氏,就因爲趕屍一族的開山鼻祖姓毛。

趕屍一族字國民時期傳承至今,已經演變出了很多分支,當然其中不乏一些用趕屍術爲非作歹的人,然而,毛家作爲趕屍一族最直接的繼承家族,一直都是秉承除暴安良的信念。

然而,面對流傳出去的趕屍術,毛家也曾一度陷入了窘境,因爲同樣是趕屍術,毛家的人並沒有什麼絕對的優勢壓制流傳出去的趕屍術。

時間一長,趕屍一族便傳出了兩條最大的支脈。

一條叫縱屍術,另一條便是毛家改良的煉屍術,顧名思義,縱屍術是操縱殭屍,而煉屍術則是淬鍊殭屍用於戰鬥。

“毛家一向秉承正義之道,怎麼,現在你想滅口?”秦楓嗤笑一聲,言語之中盡是嘲諷。

“你……”斗篷青年頓時語塞,半晌,秦楓明顯感覺斗篷青年長舒一口氣,說道,“罷了,這隻斑屍煉製起來也不是這麼簡單的,與其讓它四處害人,倒不如你滅了它。”

說着,斗篷青年將寬大的風帽褪下,露出了他的面容。

看到斗篷青年的容貌,秦楓微微錯愕,十足的一個少年模樣,看上去最多隻不過十五六歲。

“怎麼?很驚訝麼?別看我這樣,其實我今年24歲了。”青年微微一笑,比起剛纔的陰冷,倒是顯得陽光了不少,“我叫毛曉東,毛家這一代的繼承人。”

毛曉東,還真是土到家的名字啊。

“因爲煉屍術的關係,讓自己常駐青春並不是什麼難事。”

“所以你就毫無節操的讓自己裝嫩?”秦楓笑着打趣道,既然確定了毛曉東並不是自己的敵人,秦楓的語氣也放緩了幾分,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雖然不受半聖之軀的限制,但是畢竟秦楓的真實實力只有SS級,戰鬥起來還是很吃力的。

“我這叫裝嫩麼?不懂不要瞎說,這叫愛惜自己的身體!”毛曉東的性格倒也算是豪爽,自來熟的跟秦楓打趣起來,沒好氣的瞥了一眼秦楓,“因爲常年跟屍體打交道,所以我們更加懂得生前多愛惜自己。”

走到秦楓的身旁,毛曉東在他的旁邊坐了下來,感嘆道:“不過你能一掌滅了半聖級別的荒村老屍,看得出你的實力很不錯啊!”

秦楓自嘲的笑了笑,自己可是費盡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拍死那隻殭屍的,到了毛曉東的嘴裏,卻是那麼輕描淡寫。

“不過,畢竟只是一隻斑屍。”

“斑屍?什麼東西?”對於趕屍術,秦楓是完全沒有概念,自然不知道斑屍是什麼東西。

“無主之屍就是斑屍,實力只有看上去的一半左右,他們一般都還是殭屍最原本的面貌,而**控或者被煉製後的殭屍,去處了身上的屍斑,跟平常人沒人任何區別,這樣的殭屍,我們叫它封屍。”

封屍,倒是很形象啊,殭屍被封印,爲人類所用。

“這麼說,剛纔那隻荒村老屍如果是封屍的話,就是完完整整的一個半聖強者咯?”秦楓驚訝的問道。

“可以這麼說,封屍纔是真正意義上的不死不滅,跟同級別的道師比起來,完全能夠碾壓。”

秦楓剛想說什麼,忽然“嗖”的一下站了起來,臉色難看的問道:“荒村老屍,有幾隻?”

“就我遇到的,好像有兩三隻吧,怎麼了?”

兩三隻,這麼說來……

秦楓心裏暗道一聲“糟了”,連忙向童明月所在的小村子跑去。

毛曉東滿臉疑惑,但也跟了上去。


當秦楓出現在小村子的時候,已經是一片荒涼,原來就很落魄的十幾處草屋此刻已經完全坍塌,死一般的寂靜下,秦楓沒有看到一個人。

杜磊斯和蔣成還是重傷在身,白靈芝實力大跌只有S級,童明月更是沒有任何招架之力,雖然讓虎子和獨孤破軍先回來了,但是眼前的一切,讓秦楓一個勁地往壞處想。

難道自己晚來了一步?

不可能,怎麼會這樣!

“放心吧,這裏雖然已經成了一片廢墟,但是沒有血腥味,應該還沒有人死!”毛曉東像鬼一樣出現在秦楓的身旁。

秦楓一愣,正如毛曉東說的這樣,廢墟中沒有一具屍體,哪怕是村民都沒有,應該還不至於全軍覆沒。

“這是殭屍乾的麼?”很快秦楓就讓自己冷靜下來,寒着臉問道。

“應該是的,周圍充斥着屍臭,保守估計有十幾只!”

“十幾只?你不是說只有兩三隻麼?”秦楓一驚,對於一隻斑屍就很不容易了,何況還有十幾只。

“如果我猜的不錯,附近有一個半吊子的趕屍人。”毛曉東的臉色也不怎麼好看,就算是他,同時面對十幾只斑屍也是分外吃力的。

陡然間,秦楓感覺自己的背後傳來一陣清涼的感覺,只是這一陣清涼中,夾雜着濃郁的殺氣。

反手一撲,秦楓觸碰到了一具冰涼的屍體。

斑屍!

沒錯,秦楓抓到的就是一直斑屍。

“閃開,只是縱屍術!”毛曉東連忙大喝,熟悉趕屍術的他瞬間就認出了襲擊秦楓的是什麼東西。

“縱屍術?難道這裏除了你還有其他趕屍人?”秦楓連退數步,身體向後彈去。

“是屠明!”毛曉東在襲擊秦楓的半隻斑屍上瞧了很久,忽然驚訝道,“縱屍一脈最邪惡的趕屍人!”

“屠明?”秦楓呢喃一聲,華夏姓屠的並不多,難道這個屠明跟自己結仇的那個屠家有關係?

“屠明不止是一個趕屍人,他還有一個身份,就是殺手,七星時代候選人之一!”毛曉東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七星時代候選人!

聽到毛曉東這麼一說,秦楓立刻就確定了,這個屠明就是蓬萊方陣中的屠家長子。

秦楓還記得屠家的二子屠巡海,還是燕京大學武將分院的學生。

“嚴格意義上來說,他已經不是候選人了,而是完美取代了上一任的天匯星!”毛曉東繼續說道,“屠明坐上天匯星的位置後,將另一個候選人的身體切成粉末,手段殘忍到了極點!”

將屍體切成碎肉粉末,這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

但是秦楓也確定了有點,屠明必須死!

拋開【七星時代】的候選人全部都想取代上一任的老人,單單是秦楓跟屠家的仇怨,那完全是不死不休。

“告訴我縱屍術的弱點!”秦楓一邊應付着斑屍的攻擊,一邊着急道。

“我要是知道,還用得着滿世界亂跑麼?”

“臥槽,那你剛纔BB這麼久,完全是告訴我屠明的豬狗不如?”秦楓不爽的抱怨道,尼瑪說了這麼多,完全是加重自己的心理負擔啊。

“那你有沒有拿得出手的封屍,借來用一下!”半晌,秦楓抵擋斑屍已經耗費了七成的體力,開口向毛曉東求助。

“這個……我剛出山,看上的第一隻荒村老屍都被你滅了!”毛曉東靦腆的說道,滿臉的不好意思。

秦楓呆呆的錯愕在原地,這尼瑪徹頭徹尾的一個坑貨啊!

“你怎麼好意思活在這個世界上?還這麼喜歡裝嫩!”秦楓已經完全無力吐槽了,別說是讓毛曉東幫自己了,說不定一會還要拖秦楓的後腿呢。

秦楓嚴重懷疑毛曉東是不是把煉屍術的本事全部用在自己身上了。

好歹也是毛家這一任的家主,居然拿得出手的封屍都沒有一隻。

“喲,這不是毛家大少爺麼?”就在秦楓快要抵擋不住的時候,從黑漆漆的森林中走出了一個青年。

來人濃眉大眼,體型略顯肥胖,眉宇間夾雜着散之不去的陰氣,乍一看去,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屠明,果然是你!”毛曉東的喉嚨顯得有些乾澀,說實話,現在的毛曉東遇上屠明,那完全是戰5渣渣。

“喲呵,沒想到還有這麼一條大魚啊!”隨着屠明的視線轉到秦楓的身上,他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可怕,“秦楓,額不對,應該說是風光無限的天殺星吧?沒想到你也有落在我手裏的一天啊!”

此刻的秦楓很想笑,但是怎麼都笑不出來,一邊應付着斑屍凌亂的攻擊,一邊還要擔心毛曉東。

“三年前,沒有送你去見閻王還真是我的失策啊!”秦楓很後悔三年前闖屠家的時候,爲什麼還要留一條血脈。

也不能怪秦楓,當初初生牛犢,秦楓那是絕對的自負,他相信無論是三年還是三十年,踩在腳下的螻蟻只會是螻蟻。

可沒想如今鹹魚翻身,秦楓竟然成了屠明的口中肥肉。


“後悔吧,我就讓你在後悔中,一口一口的被斑屍啃噬!”屠明張狂的大笑起來,那神情,完全是三年前秦楓看待自己的樣子。 三年後的屠明確實成長了不少,單單是看他行走的步伐,秦楓就知道他的實力不弱,初步估計,也是半聖左右的實力。

臥槽,這半聖都是大白菜麼?

新生大比之後,半聖一個一個冒出來,這讓秦楓有點措手不及啊,甚至有了自己只是凡夫俗子的錯覺。

當初秦楓滅了屠家三十六條支脈,僅僅一人,幾乎只留下一條主脈和兩三條稍稍強大一點的支脈,可以說,凡是屠家的子孫,見到秦楓都有不共戴天之仇。

而屠明更是主脈的長子,豈有放手之禮?

就在秦楓和屠明對峙的時候,一旁,毛曉東的身體正發生着變化。

秦楓和屠明都沒有發現,毛曉東的身體正一點一點的變綠,就是常年沒有火化的屍體一般,一點一點墨綠色的印記就是屍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