斬!

葉凡在精神衝擊轟來的瞬間手中巨劍劈斬,精神力跟劍意瞬間灌注劍身,那一刻彷彿有一道復興的劍芒將巨劍包裹。

「轟!」

巨劍直接跟精神衝擊發生碰撞,可怕的衝擊之力超乎想象,葉凡發現自己的手臂所遭受的反震太可怕了,他感覺似乎跟一頭蠻熊硬碰硬對轟一樣。

葉凡暗自咋舌,他必須成神骨巫的精神力還真是恐怖,兩名骨巫聯手,這個衝擊力居然達到這個地步,要不是他將蠻熊的臂力融入自己的雙手中,怕是這一下將自己的手臂震碎都有可能。

斬碎了!

雖然葉凡受到了難以想象的衝擊,但是她的巨劍還是將兩名骨巫釋放的精神衝擊切開。

近了!

這一刻蠻熊跟兩名骨巫近在咫尺,葉凡過分蠻熊臉上都露出獰笑,這下子別說是骨巫了,就算是骨武也要被撞死。

「碰!」

結構沒有任何懸念,兩尊骨巫被蠻熊龐大的身軀直接撞中,恐怖的力量讓他們的身體差點當場就四分五裂。當然,巫師臨死的反噬還是非常恐怖的,兩股陰寒的精神力朝著蠻熊滲透,試圖直接將它的神魂轟碎。

失敗了!

兩尊骨巫顯然沒有想到蠻熊的神魂跟葉凡的精神力結合,兩者就像一個整體,對於精神力的滲透跟侵蝕防禦力可不是一般的強悍。當然了,這其中必須承認蠻熊的神魂非常堅固,一般的精神力轟擊還真難給它帶來太大的傷害。

將兩尊骨巫撞飛,基本上就算是解決戰鬥了,葉凡的目光撞向剩下的三尊骨武,作為武者反應可要比巫師快多了,就在剛剛第一輪撞擊時,他們就躲開了。

現在形勢非常明顯了,除了三尊完好的骨武外,其餘的不是躺在地上呻吟,就是直接掛了。葉凡跟蠻熊的組合實在是太粗暴了,完全就是碾壓一切,甚至他這個騎士都不用出手,只需要將來自巫師的威脅派出,蠻熊基本上就能搞定。

葉凡鎖定一名骨武,那一瞬間蠻熊動了,一個撲擊的衝擊,閃電間就距離這尊骨武近了。蠻熊可是獲得了血狼王的速度,遠比一般的熊快太多了,哪怕這尊來自邪狼部落的骨武有了心理準備,還是嚇了一跳。

躲!

蠻熊表現實在是太狂暴了,這尊來自邪狼部落的骨武第一反應跟不適硬撼,他直接選擇躲避。

必須承認這是正確的選擇,只不過要想躲開蠻熊跟葉凡的組合難度絕不是一般的大,身體橫移,對於蠻熊的撲擊很容易躲過去,可是隨之而來的巨劍驚出這傢伙一身冷汗。

葉凡的劍從來都是奔著一擊必殺而去,一劍劈斬角度跟速度絕對能叫這尊骨武心驚肉跳。

「鏘!」

封擋!

只是這尊來自邪狼部落的骨武擋住的瞬間,來自巨劍的恐怖劈斬力道不僅直接將他手中的劍砍斷,那可怕的力道讓劈斬的速度沒有絲毫減緩。

這是生死攸關一刻,邪狼部落這尊骨武完全豁出去了,他第一時間棄劍,雙手直接合十,打算夾住葉凡斬來的劍。

成功了!

這尊來自邪狼部落的骨武雙手夾住葉凡斬來的巨劍,這是還沒有等他鬆一口氣,眼中就閃現驚駭的光芒。

力量太恐怖了!

巨劍劈斬力道沒有受到多少影響,直接斬進這尊骨武的胸膛,可怕的力道讓他直接被劈飛。

葉凡嘴角儘是冷笑,吸收了蠻熊的力量,他的雙臂力量實在是太恐怖了,現在就連他自己都害怕,一個骨武妄圖雙手夾住他斬出的劍簡直就是在找死。

不過葉凡幹掉一尊骨武,剩下的兩尊骨武獲得逃跑的機會,他們直朝來的方向逃竄,作為骨武的速度可是非常快的,哪怕就是葉凡在擊殺一名骨武之後要想追擊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葉凡沒有在意,因為就在這兩尊剩下的骨武逃命時,有四尊身披重甲的兩米高武士正在展開追擊。雖然這四尊重甲武士體型給人一種龐大的感覺,但是他們的移動速度可不慢,兩尊骨武絕對難以逃出追殺。

葉凡沒有去理會這場捕獵,而是掃了一眼地上的邪狼部落武士屍體,沒死的基本上讓人在補上一劍,他不需要活的俘虜,死掉的對他用處反而最大。收拾殘局的事情自然不用葉凡擔心,他的手下都會處理好,從蠻熊身上跳下來,他來到驚魂未定的邪靈部落一行面前。

「我先將這些邪狼部落的人煉製一番,至於部落外那些人暫時不用理會他們,如今的邪狼部落對於我們邪靈部落來說已經不足為慮了。」

葉凡的目光掃過邪雨瑤身邊一群巫師,他的臉上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那一瞬間只讓這些傢伙臉色為之一變,他們似乎擔心葉凡會趁這個機會將他們統統幹掉,一個個都大氣不敢出。

邪雨瑤臉上露出微微笑容道:「那就麻煩公子了。」

葉凡哈哈笑道:「雨瑤這話太見外了,你我現在可是夫妻,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幫你那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邪雨瑤瞪了葉凡一眼道:「我們又沒有舉行婚禮,我何時成為你妻子了。」

葉凡嘿嘿笑道:「我說雨瑤是,那雨瑤就一定是,想來整個邪靈部落不會有人反對吧?」

說話間葉凡的目光不懷好意的看向邪毒這些巫師,那一刻刺骨的寒意出現,只讓這些血巫一個個變色,急忙表示葉凡跟邪雨瑤乃是天造地設的一對,他們願意舉雙手贊成。

在原始部落中強大就是話語權,葉凡擁有無敵的武力,自然沒有人敢反對,哪怕他不是部落的人又如何,只要他足夠強大,同樣也足夠強勢,不會有任何一個不開眼的傢伙跳出來。

接下來的事情就由邪雨瑤負責了,全力雖說將他們的族長連帶幾乎所有的強者一鍋端,但是邪狼部落的實力還是很強的,起碼外邊那支數量在三千左右的部隊就是一個麻煩。當然,這對於葉凡來說也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麻煩,還無法真正對他構成威脅。

回到石堡,葉凡開始新一輪復活,這次收穫可是非常的大,四尊骨巫,外加六尊骨武,至於其他的武士,正好可以用來打造重甲武士。葉凡第一步煉製的自然是四大巫師,搞定這四人,就能夠基本上搞定在邪靈部落外駐紮的那些武士,剛好讓這些人成為重甲武士。

當然了,葉凡還必須考慮效忠的問題,這些復活的武士之所以忠心耿耿完全是因為煉製的緣故,而這些依靠邪豹控制的武士就難說了。現在葉凡也不知道具體的要怎麼做,是否要將這些人統統再幹掉一遍還要靜待觀察。

葉凡可不是什麼殺人魔王,為了能夠完全控制這些武士就要將之一個個擊殺,然後再重新復活。如果能夠直接控制,那就不用多此一舉。

搞定四尊骨巫不算難事,這些傢伙的身體遠不如骨武,所以煉製難度幾乎沒有,一次性復活四尊,葉凡自身消耗的精神力還不足三層。而且,等完成煉製,葉凡在開始骨武煉製時他的精神力還恢復了一成。

葉凡的心情很好,戰爭果然就是最好的壯大己身的機會,一個邪狼部落,讓他的重甲骨武數量達到十六個,同時巫師數量達到十一尊。當然了,邪巫殿的骨巫都已經離開,現在葉凡身邊能夠使喚的只有六尊骨巫,不過這個數量還是足夠了,僅憑這股力量,他感覺現在帶著殺回巫狄部落一定能夠報仇雪恨。

邪豹很好的將邪狼部落掌握在手中,外邊的武士並沒有進入邪靈部落,而他將一批精銳帶著進入古堡。

葉凡打算打造一支人數在三百左右的重甲武士,至少都要是覺醒武士,這次邪狼部落有兩百名,想來不久之後應當能夠湊齊這個數量。

先前耗費半年打造的甲胄差根本不足以裝備三百名的重甲武士,如果要想重新打造必須弄來更多的材料。

對於這種情況葉凡也非常無奈,畢竟只有他一個,要想打造數百套重甲還是非常消耗時間的,哪怕他提升自己的鍛造術,也不可能輕鬆搞定數百套重甲。

打造重甲的事情,葉凡不急,他決定現將這兩百多名覺醒武士打造成獸武,將人跟獸的力量結合。

葉凡在忙碌,大概半個月之後又有新的部落抵達,這回沒有邪狼部落那樣霸道,這些部落的人還是非常講規矩的,所以大家也相安無事。

兩大神殿的戰爭可不是兒戲,葉凡從未經歷過,自然不知道這在這些原始部落心目中的分量,基本上每一個部落都會將精銳的力量調過來。葉凡的態度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所以兩大神殿為何要敵對,每隔一段時間就大戰一回的原因根本不會感興趣。

這段時間葉凡都在煉製獸武,這是他對於這種將野獸力量跟人結合后的武者統稱,差不多一個月的煉製,他已經發現一個非常振奮的事實。經過煉製,這些獸武都對他忠心耿耿,根本不用幹掉再復活。

不用多此一舉,葉凡自然滿意,殺人只是最後的手段,如有可能,他還是不想這樣極端。當然了,煉製能夠讓獸武乖乖聽命還是有限制的,根據葉凡一個月的嘗試,他發現必須進行完整的煉製,僅僅將身體某個部位煉化是不行的。

「去將邪狼部落最美的女人弄來,我需要打造一支女衛。」

邪豹臉上瞬間露出喜色,他知道葉凡煉製術的恐怖,看看身邊這些覺醒武士,就算碰上骨武也能夠輪著胳膊上陣,兩百名就相當於兩百名差骨武一線的重甲武士,一旦聯手,絕對能夠橫掃骨武。

「屬下遵命。」

邪豹對於葉凡的命令非常上心,領命之後立馬起身回部落,兩族相隔並不遠,不到十天的時間,這傢伙就領著三百多個女人出現,她們的姿色都非常不錯,雖然只有一個在姿色上能直逼邪雨瑤,但總體上來說都是美女了。

這次邪豹帶來的女人年齡自然不會一樣,有的十三歲,有的則是三十多。讓葉凡有些無語的是,邪豹除了將自己的女兒獻上外,就連自己最漂亮的幾個女人都獻上來,這也太慷慨一點。

對於這種情況邪豹顯得非常自然,其餘人也沒有露出什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其實這是葉凡自己大驚小怪,在原始部落中妾室用來當做禮物送人太普遍了,就算是正室也有安人會送人,所以邪豹的舉動屬於正常範疇。

這次葉凡要打造的跟先前的完全不同,這是一種女神煉製法,也就是說等他真正完善,或許有一天這些女衛能夠成為女神。

既然是打造女神,葉凡就不能像煉製傀儡一樣,粗暴的對這些女人進行煉製,他首先一點需要在這些女人身上練出一個源。

這個源非常重要,可以說是未來女神的神之心,最後可以蛻變為神格,成為一個真正的女神。

神源的煉製不需要什麼材料,僅僅神源煉咒就能夠搞定。這個神咒只是第一步,不過卻非常有講究,因為它關係到將來女衛會蛻變為怎樣的女神。

既然是自己的女衛,葉凡覺得首先一點就是漂亮,一張美麗的臉蛋是必須的。當然,僅僅漂亮臉蛋是遠遠不夠的,她們還必須有胸,有屁股,腿還要長,總之一句就是必須具備作為女人的優勢。

當然,這些只是表現,作為女神自然需要有自己的特殊屬性,葉凡很快就想到了母娘打造的女戰神,這可是除最完美的女人身體外在美,她們還有最可怕的內在美,現在回想起來他心頭都要冒邪火。

到底要打造一支怎樣的女神了?

葉凡上下打量著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兩個女人,一個叫做邪彤,她是邪豹的小女兒,如今居然還是一個處女,這在原始部落中還是非常少見的。本來作為巫師之後,是應該成為巫師的,不過邪彤似乎沒有巫師天賦,她的武士天賦卻非常驚人,僅僅十六歲,居然就已經成為覺醒武士,這種天賦在葉凡進入血仙大陸之後絕對是第一次遇到。

另外一個女人叫做黎姍,這女人居然是邪彤的母親,說實話在問明白兩女的關係時,葉凡對於邪豹的行為除了無語還是無語。

這對母女非常漂亮,在一起就像一對雙胞胎,怕是很多男人遇到都會有種通吃的衝動。葉凡雖說不是什麼正人君子,但他還是忍住了,一切都以煉製為首,他現在只想完成女神打造的第一步。

這是一個沒有力量的世界,葉凡有預感,如果能夠真正讓女衛們體內擁有神之源,或許能夠克服這一點,就算做不到也沒有關係,他感覺一定能夠讓女衛們實力獲得難以想象的提升。

神之源就是神之根本所在,在一個沒有力量的地方,不管葉凡心中有怎樣異想天開的念頭都難以實現,所以思來想去,他唯一想到的就是劍之力。

如今葉凡開創出全新的劍道修鍊之法,能夠練出劍之心,讓自身擁有實質化的劍之意,他相信只要達到一定程度,絕對能夠讓劍意變成劍氣一樣的存在。那時就不是僅僅能夠御劍飛行,能夠毀天滅地也不是夢想。

葉凡要煉製的神之源就是劍之源,差不多大半年的研究,他已經摸索出一種煉製法,那就是以自己的一縷劍意為媒介,再使用神源煉咒。至於結果會怎樣,葉凡暫時不得而知,他決定先做了在說,如果失敗那隻能怪這些女人沒有緣分了。

「現在我要做的就是一種特殊,煉製法,如若成功,你也許能夠瞬間成為骨武,同時還會擁有以前沒有的能力。當然,如果失敗,你也不會有什麼損失,所以沒有必要擔心什麼。」 神之源是一個神族的根本所在,未來會成長成什麼模樣都跟神之源休戚相關,可以說神之源的好壞關係非常大,如果能夠有一個非常好神之源,神族的實力提升將會非常快,同樣也能夠超越同級。

只是葉凡現在有一個非常棘手的問題需要解決,血仙大陸沒有任何外在力量,所以神之源就失去了傳統的力量,在這樣的條件下,他要想利用任何一種力量都不可行,所以劍意跟精神力就是他現在唯一可以利用的對象了。

精神力也好,劍意也罷,這兩種東西都跟傳統的力量不同。精神力還好說,這東西同樣算是一種力量,而劍意只是一種意念,要想讓其成為神之源難度可不是一般的高。

葉凡琢磨了很久,在精神力跟劍意中,他最終的選擇就是劍意。之所以會有這樣的選擇其實非常簡單,葉凡要打造一種特殊的神族,精神力算不上特殊,他相信任何一種神族都會有這種力量,而只有劍意才是特殊的,他所知道的神族還沒有一種是用劍意作為本源。

用劍意好嗎?

雖然葉凡心中已經有決定,但是當真正打算做時,心中還是有些猶豫的,劍意雖然可行,但是他始終覺得不是最強的。

什麼最好?

葉凡覺得應當是他現在的劍道修鍊之法,用劍當做力量之源,就好比他體內的飛劍。目前為之飛劍的作用看上去就是遠程攻擊,可是在葉凡的規劃中絕不是這樣,他要讓劍成為一個凝聚劍意的載體,只要將劍練到極致,讓劍意凝成實質,或許可以讓劍意灌注身體每一個地方,那時他身體每一個不穩都會蘊含劍之意。

葉凡知道,劍意乃是一種意志力量,當強到一定程度,僅憑意志就能夠攻敵,到時或許一個眼神就能夠將對手震懾,甚至直接震成白痴。

當然,葉凡認為現在這些都只是猜測,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或許他能夠讓劍衍伸出一種最為獨特的力量。

用劍作為女衛的神之源?

葉凡心中有疑惑,畢竟飛劍就是他自己的殺手鐧,他可不想讓太多的人具備自身同樣的事情。所以飛劍雖好,但是一旦泛濫,葉凡感覺的獨特性就會收到影響。做人都是自私的,葉凡暫時還不想讓太多的人同樣具備用飛劍作為力量之源。

心中有了這樣的想法,葉凡很快就有了決定不用飛劍作為神之源,而是用純粹的劍意。如此一來,葉凡知道打造出來的神族實力就要弱不少,不過他認為這種劣勢還是有辦法彌補的,作為一個曾近生活在力量世界中的人,他清楚一點當神之源凝練到一定程度,劍意或許能夠凝聚出劍意之劍來,那時同樣非常恐怖。

想清楚這些,葉凡就開始第一個特殊神族煉製。

《神源煉咒》的煉製開始了,這是一種全身煉製法,非常的複雜,對於精神力的消耗可是非常大的。葉凡第一個挑選的乃是黎姍,一縷劍意從體內衝出,在神咒的作用下有原先的無形無色,開始閃爍淡淡的紫光。

煉製非常神異,黎姍臉露驚色,她不明白葉凡到底想要幹什麼,同時心裡對巫師充滿一種莫名的恐懼,這不由不讓她感到驚慌。只是黎姍雖然驚慌,但卻不敢妄動,巫師在她眼中都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一旦觸怒,她擔心自己的小命。

神咒的吟唱足足一炷香的時間,原先淡淡的紫光現在變成深紫色,一種凌厲的鋒芒讓屋中的兩個女人忍不住打了寒顫。

這只是一個開始,神色的紫光在閃爍著,看上去就像一口非常纖細的小劍一樣,在葉凡跟黎姍面前遊盪。

終於關鍵的一刻來到,紫光直接沒入黎姍胸襟,在她臉紅的瞬間一股涼意來襲,那感覺讓她渾身哆嗦一下,口鼻中絲絲充滿誘惑的呻吟之音溢出來,霎時間她的雙頰都紅透了。

此刻的黎姍雙頰布滿紅暈,作為一個過來人,這種呻吟太清楚了,她含羞的雙眸瞅著葉凡,擔心她發現自己丑態,至於為何要呻吟,美婦人很清楚那沒入體內的紫色小劍鑽入元竅處,那一刻令她生出一種欲仙欲死的美妙。

葉凡完全沉浸在神咒的吟唱中,這個時刻才是事情的關鍵,他哪有閑工夫去管黎姍壓抑不住的呻吟有多誘人。

神咒的吟唱加快,葉凡精神力的消耗也開始加劇,這一刻黎姍整個被紫光包裹,先是淡淡的,不多時這種淡淡的紫光開始加深,同時一股凌厲的意志釋放出來,只讓離得不遠的邪彤吃驚的瞪大眼睛。

神之源是神族的本源所在,閃爍著紫光的小劍盤踞在黎姍的元竅中,那凌厲的劍意宛若波紋一樣,以元竅為中心震蕩著,不斷擴散到黎姍身體每一個角落。

「嚶!」

黎姍的呻吟加劇了,沒有辦法,融入元竅中的紫色小劍震動加劇,那凌厲的劍意彷彿擁有洗髓伐脈的功效,一遍遍過濾著她的身體。最要命的就是這種洗髓伐脈的過程非常霸道,那種美妙的感覺似要如潮如狼席捲身體每一個角落,黎姍如何能夠壓抑住自己的失態。

看著母親如此模樣,邪彤臉頰泛紅,雖說還是處女,但是處於原始部落中哪方面的事情可是耳濡目染很多回了,自然知道母親為何會發出這樣羞人的呻吟。

神咒的煉製非常好事,一個時辰的時間就這樣過去,洗髓伐脈的過程的終於完成,這一刻的黎姍通體都蘊含著一種凌厲的光芒,雖然外邊看上去似乎沒有什麼異樣,但還是令人不敢逼視。

明顯變化出現了,不可思議的是黎姍體表浮現污濁之物,不多時一股惡臭更是出現,直叫一直關注的邪彤驚叫出聲。

不過她很快就發現母親身體似乎開始發生變化,原本保養還不錯的肌膚似乎變得更加白皙了,雖有污濁物質覆蓋,但是還是掩飾不了那種內在的蛻變。當然,這些不是最驚人的,隱約間母親似乎長個頭了。

這怎麼可能?

邪彤一臉震驚的看著,這種煉製是她從未見過的,目瞪口呆的看著。

終於煉製停下來,這時的葉凡停下吟唱,他有些吃驚,一次的煉製居然將精神力消耗了一個七七八八,這樣的難度還是有些出乎預料。

「去將自己洗乾淨吧。」

「呀!」

黎姍捂住鼻子,顯然也聞到自己身體上發出的惡臭,雖然作為一個原始部落的女人,不會像那些貴族女子一樣,但她還是羞得急忙離開屋子。

精神力消耗如此大,葉凡自然不可能繼續第二次煉製,他不許快速恢復自己的精神力。盤膝坐好,葉凡讓邪彤暫時自由活動,一切都等他精神力恢復再說。

邪彤自然不敢打攪葉凡,她急忙退出屋子,在詢問一些族人之後,才找到城堡的澡堂,這裡是葉凡打造出來給自己沐浴的地方。

「娘,到底怎樣了?」

推門而入,邪彤眼睛很快瞪圓,她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絲縷不著的黎姍。

「怎麼了?」

黎姍看到女兒一臉見鬼的看著自己,不由驚疑不定起來,她擔心葉凡的煉製讓她變得沒臉見人了。

「娘,你看上去要比我還年輕了,真是太不可思議的了。」

邪彤好半響才開口,她發現自己的母親變化非常大,不僅僅只是看上去變年輕了,整個身材絕不是一般的火爆,原本就異常豐滿的胸部,這一刻看得她眼都直了。

「真的?」

黎姍大喜過望,只要是女人沒有不喜歡這種變化的。

「當然是真的,女兒還會欺騙娘嗎?」

邪彤眼睛很亮,母親的變化讓她非常期待,如果自己也接受這種煉製,一定也會變得更加的漂亮。

「娘,你現在除了變漂亮之外,還有什麼感覺?」

「什麼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