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男人發起狠來,簡直就是可怕。「誰動的手,在什麼地方動的手!」。

柳風壓著自己的火氣,在他的世界觀內,越是隱忍壓抑,等到爆發的時候,就越是兇猛。

面前的男人看著柳風,戰戰兢兢。

他是這一家絢麗酒吧的經理,本來今天酒吧迎接來了柳風,還有很多川陽市的富……

《我的四個女神室友》第三百三十六章千朝莊園(感謝陸筠霜的打賞,十二更)那一日,牢所死亡上百人,可並不是出自我們的手中。

那一日,古尺死了,但不是清彥親手殺的。

那一日,我足足跪到深夜,而爺爺始終沒告訴我牢所的老巢在哪。

孫警官來了,他帶著小王警員不知所措地看著下跪的我。

那些死亡的牢所異士,他在……

《控魂》第二百一十六章寂靜 遠離司科達司萬里,某海島。

通過『傳傳血脈』的惡魔族能力與聖魔王結束聯絡后,拜蒙望着漆黑的夜色與海平面沉默著。

在他旁邊,還有分散逃離后又重聚過來的五名五燈軍團長。

「巴力那個混蛋,難道不懂唇亡齒寒的道理嗎?面對那個怪物,不和我們站在一起,難道以為我們覆亡后那傢伙能放過他嗎?!」

「他的選擇也是對的吧,這樣一來至少在他那裏的同族、哪怕都是背逆者,能夠保持安定傳承,等待路西法大人復甦。那個怪物,除了路西法大人,我不覺得還有誰有可能殺得死他。」另一惡魔族道。

「你竟然為他辯解?怎麼,你是想要去投奔他嗎?」

「那要他怎麼做?帶着他那裏的四個城主,和拜蒙大人、和我們一起再試着和那怪物拼一次?

四盞六級燈火!最明亮的燈火已向七級逼近,怎麼拼?不管獲勝者是他還是我們,出現死傷的都一定是我們,你給我想一個辦法,用什麼方式,才能殺得死他?!」

「哼,怯戰的傢伙。」

「嘁,無謀的蠢貨。」

「你說什麼?!」

「我說你……」

「住嘴吧。」拜蒙打斷道。

爭執起來的五名惡魔族軍團長立刻靜默,低頭面對拜蒙。

「我知道你們心中有彷徨、迷茫,有情緒想要發泄出來,但為此和同伴爭吵是愚蠢懦弱的行徑。」

五人頭低得更深,有人不甘咬住嘴唇,也有的攥拳攥住鬱火。

「我們怎麼辦?拜蒙大人。」

「真的要放棄司科達司嗎?」

「不是放棄,是不能回去。」

拜蒙說着,額頭上雙角緩緩縮短消失,身形改換,模樣亦漸變得完全不同,變成平平無奇的人族。

他改變了身體與血脈的認知。

「人族能在海中支撐7000年,我們也不懼挑戰,接下來,惡魔族要靠你們五個來支撐了。」

「拜蒙大人,您是打算……」

「我將深入人族境域,想辦法為惡魔族尋找一條出路,盡量制約加斯頓·菲戈的行動。」

拜蒙道:「你們記住,你們的第一任務,不是更多保全惡魔族的力量,而是讓自己活下來,路西法大人復生的那一天,才是我們反攻的時機,這幾年裏一切失去的,我們都會把它給討回來!」

「是!!」

……

人族惡魔族海域交匯處。

梅希亞。

鎮守在此的凱普里燈火軍已經全部行動起來,一條條情報不停地匯總到巨人王那裏。

巨人王也在與凱普里聯絡。

燈火星的八名最強者,一聖一帝雙柱四王中,四王分別包含半惡魔王、人魚王、被稱為無爵之王的最大釣燈團團長、以及他。

八人中,排位有先後。

單獨面對一名惡魔之柱他就會落入下風,所以他無法想像單人獨身登上司科達司,還能讓司科達司崩潰的菲戈實力到底有多強。

但這終究是一件天大的喜事!

豪邁的大笑聲在夜空回蕩,自從確認了司科達司情況,他的笑聲基本就沒有斷絕過。

巨人族就是氣息悠長。

惡魔族也有今天!

備戰?都準備了幾百年了!

……

「秘毒之柱被殺死了?!」

「要開戰了?!」

另一邊,希澗海域,尋找五級劍術燈火的公爵六人組已經離開了兩個,日理萬機的他們不能把所有的時間放在這裏。

其它四位準備再找一段時間。

卻突然接到了這樣的信息。

拿着電話蟲,依波利托欲言又止,想要問對面的骷髏大帝為什麼這樣的事都不提前商量一下,他們難道不是人族的高層了嗎?

但想起菲戈那日的恐怖力量,又覺得沒什麼可說的了。

「不算開戰,是清剿吧?」

「我們知道了,馬上回去!」

……

人魚王國。

人魚王諾頓也接到了骷髏大帝的電話蟲通知,此時正喚來魚人王格寧,一起商討。

是否出兵之類的不需要商討,人魚女王本就是13位王之一,同盟了幾千年,雖然近幾百年稍微有些不和,但眼下情況當然要再上車。

他們討論的是其他東西。

巴魯體內有惡魔族血脈的事,格寧已經告知了人魚王,現在兩個人看誰都像是有問題。

「他們可能在排查?戰爭中,最容易發現問題。」

「應該是吧……」

「加斯頓·菲戈說做完手上的事就來我們的國度,是不是指這件事?」人魚王又問。

「或許是吧……」

人魚王面色嚴肅起來,這特么實力太強太嚇人了,該以什麼樣的方式對待和迎接呢?

「我們……先確定一下巴魯。你裝作忌恨無力,將星空之王今天做的事,告訴巴魯試一試。」

「好,我知道了。」

……

希匯海域,一艘巨艦中。

夜空之下,白須白眉面上皺紋橫生的老頭在睡夢中忽然睜眼,坐起來盯着桌上電話蟲看了幾秒,待電話蟲響,第一時間接通。

「什麼事啊,老骷髏。你以為我像你一樣不需要睡覺?」

「少睡一點吧,你。死去後有的是時間長眠。」

「嘛,確實,也快了啊。」

電話蟲對面,骷髏大帝沉默了兩秒,說正事:「萬岡,今天清晨菲戈獨身一人登上司科達司,與惡魔雙柱激戰,斬殺其一,如今惡魔國度司科達司已經崩潰。」

老頭愣了一會兒,呼呼呼呼地低笑聲在房間里回蕩。

他笑了好一陣才停止,對着電話蟲道:「真好啊,真好啊。老骷髏,抽個時間,參加我的葬禮?」

「……好。」

……

凱普里,王都。

骷髏大帝掛斷電話蟲,默默地坐了會兒,才又撥最後一個電話。

撥給半惡魔王。

半惡魔王的反應也最大。

他都有些不知道自己和骷髏大帝說了什麼,只知道保證參戰,掛斷電話蟲,還魂不守舍了半晌。

一對二,殺一,一天之內?!

離譜到家了。

這還叫什麼『星空之王』,弄得跟我們王字輩平齊,這……你可以叫『星空之神』了!

以後燈火星,就是一神一聖一帝一柱四王?

腦子混亂了半晌,他才猛地坐起,去找他的寶貝女兒阿斯摩太。

聯姻有沒有機會?

得爭取一下!

……

這一夜,對星空中各大勢力來說都是不眠之夜。

而菲戈,也和聖魔王一起,喝着小酒,聊到了天亮。

7017k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寂靜無聲的房間里。

被子不知何時掉落在地上。

聞卿漂亮的小裙子也變的皺皺巴巴。

鼻尖傳來一陣癢意,環抱在男人腰上的手動了動。

聞卿被他親的七葷八素,打開緊閉的雙眸。正對上一雙視線迷離,眼尾泛著紅的眼睛。

郁時盛撐在她的身體上方,留出兩人之間的空隙。

她根根分明的睫毛組合在一起,一眨一閃惹人憐惜。

女人不笑的時候可愛又迷人,笑起來又風情萬種。

笑彎的雙眼成了漂亮的月牙狀。

落在郁時盛的眼中,彷彿是一道彩虹架接而過,直達他的心底。

鋪天蓋地的花在他心裏綻放了一朵又一朵。

接連成了花海。

聞卿躺在床上,長發凌亂鬆散,有幾縷髮絲還調皮的纏繞在男人的手腕上。

她扯了扯唇角,毫不吝嗇的誇獎他。

「郁時盛,你吻技好棒。我剛才很舒服!」

……

謝謝,但大可不必。

……

一開一合的紅唇在郁時盛的視線內晃蕩,那被他吻過的地方帶着他留下的痕迹顯得格外的明顯。

指尖在她的耳朵旁流連忘返,反覆揉捻。

聞卿整個人軟化成水。

眸中泛起一層水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