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安安抱着他,把頭靠在他懷裏「你真會說話!不過我覺得很對!我們三個孩子一定不會這樣。」

褚逸辰低頭親吻她。

別墅二層窗戶邊。

龍庭和席商言在看,眼底無比的羨慕,一直看到兩人上車。

龍庭彎腰捂著腹部,估計很久走路都會疼。

「喝酒嗎?」

他去了卧室的酒櫃邊,拿出一瓶頂級紅酒。

席商雲不贊成「才被打,別喝酒!」

龍庭脫下襯衣扔在地上,露出漂亮結實的肌肉,腹部,青一塊紫一塊,不過依舊強悍帥氣。

他不在意給自己倒了一杯酒。

「問你一個事。」

「說!」

席商言並不打算和他一起喝,而是靠在窗邊看着夜色,清冷,優雅。

「我認識一個病人,我說一下他的情況,你幫我分析一下。」

「可以!」

龍庭喝了一口酒,皺眉,找了一個切入點說。

席商言靜靜的聽。

龍庭慢慢的講完。

「有辦法治好嗎?」

席商雲卻若有所思看着他。

龍庭不高興「你看着我做什麼?我讓你幫我想辦法。」

席商雲卻笑。

「栽進去了?」

「什麼?」

「女人!」

龍庭不去看他的目光「多少錢能治好,我雙倍給你!」

席商言笑聲變大「不是錢的問題,而是,有人問過我這個問題了。」

「誰?」

這麼奇葩的事,還能再遇到一個?

或者是司文鄲找上了他。

龍庭臉色不好看,有種被看人穿的感覺。

席商言說了一個名字「李安安。」

龍庭「……想笑就笑!」

席商言卻不笑了「認真的?」

「嗯,我犯賤,因為他對我不屑一顧。」

席商言捂著眉眼「不容易,這麼多年,你終於知道自己很賤了!」

龍庭「……!別廢話,能不能治療。」

「心病要心藥醫,先讓他看清司文鄲不喜歡他,但別太刺激他。」

龍庭沉思。

這還真不好辦!這麼多年鶴城都沒有看清過,現在怎麼看清!

算了一會兒再想,他問「你那個雜碎的弟弟也要回國了?」

席商雲笑容消失。

「哎,來喝酒,不然我怕你今晚睡不着!說真的,紅包我都準備好了!期待一場盛世婚禮,誰知的,便宜了別人。」

席商雲一言不發的接過龍庭遞來酒杯,兩人喝了半小時,席商雲有點醉了,龍庭讓人送他回去。

等人離開,龍庭洗澡,換上了灰色襯衣,西裝褲,出門。

「少爺,你身體不舒服,不要出門了。」

龍管家勸說。

龍庭一臉不耐煩「什麼都要管,要不,這個少爺讓你當!」

龍管家「不敢。

「不敢,就讓開!」

龍管家只好讓開,黑色頂級跑車駛出了別墅,龍庭開着跑車,一邊想,怎麼讓鶴城死心。

他滿腦子都是黑暗的想法,給司文鄲送幾個女人,讓鶴城看看,或者給司文鄲下藥,讓他失去理智。

再不就讓司文鄲破產,一無所有,生活難以為繼,落魄不堪!

呵,想法還不錯!

。零點中文網] 第210章秦奎起身,沖着蕭鳳棲很是恭敬的開口道,

「王爺大駕秦府,不知是為何事?」

「無事,就是聽聞秦二公子似乎是受傷了,本王便來看看。」秦奎聽到蕭鳳棲這麼說,整個人都覺得不對勁。

玄王爺是個什麼身份,他兒子那又是什麼身份?他受傷了都不一定能讓玄王爺來看一眼,他那個兒子竟有這麼大的面子?

秦奎本身就是狐狸似的人,直覺得不對。

「老臣惶恐,犬子何德何能,竟勞駕王爺親臨,實在是榮幸至極。」秦奎忙躬身道。

「丞相無須多禮,只怕本王的突然到訪打擾到相爺,不知這是出了何事?」只聽蕭鳳棲道。

他的目光終於越過秦奎落在秦臻的臉上。他是戴着面具,所以眾人瞧不見他的神色,可馮晨沒戴,險些沒控制好面部表情。

這什麼情況?他就在這之前才見過君家大小姐,這怎麼就這一會兒的時間就便變了個模樣,你別說還挺俊俏,挺像是那麼回事。

秦臻面無表情聽着蕭鳳棲跟秦相說話,如今話題一轉,落在她的身上,她有什麼不明白的?

這蕭鳳棲這是來救她來了。只是奇怪,他怎麼知道自己來了秦家?

「回玄王爺,是這麼回事,此人那是馮老帶過來的,說是馮老的徒弟。」說着看了一眼馮晨,秦奎認得這位是馮家長孫。

馮晨連個表情都沒變,意思是說,別看我,我什麼也不知道。

「但這人居心不良,行動可疑,竟是避開府中眾人進了這個院子的屋子,被老臣抓了個正著,不知他是否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秦丞相道,語氣就不自覺的透出些狠厲。

他這個人一向謹慎,若是政敵混進來往他的府上放了亂七八糟的東西,那可跳進護城河都洗不清,所以語氣便沉了很多。

「這樣啊。」只聽蕭鳳棲似是感嘆了一聲,接着他又疑惑的出聲道,

「本王觀這院子雜草叢生,像是許久未住人的模樣,不知這間院子是?」

「回王爺,這間屋子之前是老臣被逐出家譜的大女兒所住,在她做出那等丟人現眼的事情跟人私奔之後,這間院子老臣就覺得晦氣,便給空置了下來,遂便是如今這番模樣。」秦相稟告道。

秦臻的心波動了下,又恢復平靜。她已被傷到極致,痛著痛著也就麻木了。

「原是這樣。」便見蕭鳳棲點了點頭,一副表示了解的樣子。

「所以這間屋子可有貴重的東西?」蕭鳳棲又問。秦丞相一愣,下意識的搖頭,

「那倒是沒有。」

「既是已被空置的舊屋子,又無什麼貴重的東西,所以你為何要來這院子,進這屋子?」便見蕭鳳棲忽的話鋒一轉,看向秦臻的方向。

秦奎也看向她。這邊秦臻目光微微動了一下,

「小的之前很是仰慕秦臻姑娘,但一直無緣相識,今日隨師傅來秦府,就想着看看秦大小姐曾住過的地方,也想到相爺肯定不會允許,所以才未打招呼,私下裏過來轉轉。」

「咳咳……」 上午9點半的陽光熾烈帶着刺眼的感覺。

面前是一條主幹道。

溫惜抬起頭,看着那高聳入雲的高樓大廈。

這裏是一棟高級的寫字樓,有幾家媒體都在這裏租了地方,還有各種健身,工作室。

但是溫惜的目光被『動嵐傳媒』這四個字緊緊的吸引住了。

這不是陸氏旗下的影視娛樂公司,竟然也在這裏?

她剛剛,看到了江婉燕走了進去。

一樓的大廳前台,工作之餘兩名前台在聊著天,互相聊著今年當季新出的新款服裝。

「你好,請問剛剛一位穿着咖色風衣的中年女人,就是手裏拎着保溫桶的女人,她走了進來,是去了幾樓?」

一名前台抬起頭,看着面前的女人,帶着墨鏡跟口罩,看身形像是明星一樣,氣質很好,前台站起身,「女士您好,剛剛走進來的人很多,您在說的具體一點?」

「就是這位。」溫惜拿出手機,找了江婉燕的照片,遞了過去。

那前台一看,「這個阿姨有些眼熟啊。」

另一名前台看了過來,「這個,這不是16樓沐舒羽小姐家裏的保姆嗎?這一段時間每天上午都來給沐小姐送飯。」

前台點頭,「對對,就是她,沐舒羽的保姆阿姨。」

溫惜抿著唇,「謝謝,打擾了。」

她轉身離開了大樓,一個人走在街道上,溫惜抬起頭看着眼前大片的耀眼光線,她沒有想到,江婉燕這一段時間竟然都來動嵐大樓給沐舒羽送飯,為什麼?

聯繫這一段時間來江婉燕對沐舒羽的態度,就很奇怪。

從小,在沐家的時候,江婉燕對沐舒羽就很好,沐舒羽被歐荷訓斥的時候,江婉燕會安慰她,會偷偷的給她買一些她喜歡的玩具,糖果,對於溫惜反而是嚴苛一點點。

那個時候小溫惜自然也是不高興,但是江婉燕說,沐舒羽是小姐,她自然要對小姐好一點。

可是現在呢?

為什麼?

歐荷跟沐舒羽這麼對她,把她囚禁在精神病醫院裏面,她們母女二人因為沐家,付出了太多,失去了太多。

為什麼江婉燕還要對沐舒羽這麼好?

難道是沐舒羽威脅母親嗎?

聯想到江婉燕說想要快速的離開這裏,以前溫惜每次提起來這件事情的時候,江婉燕總是表現出對北城的不舍,為什麼突然想要離開這裏,沐舒羽私下裏面威脅她嗎?

溫惜停下腳步,她轉身,看着身後不遠處,高聳的商業寫字樓。

動嵐傳媒四個字,格外耀眼。

「滴滴——」

溫惜不知道就這樣看着身後那個高聳的寫字樓多久,怔怔出神,身後一陣車輛鳴笛的聲音。

她定睛一看,一輛寶藍色的保時捷跑車停在她身後,車窗搖下,宋凜探出頭來,「喂,溫惜,小侍應生。」

溫惜猛不丁的回過神來,看着一張跟自己哥哥一樣的臉,胸口忽然一窒,好半天沒有出聲,反而是宋凜又喊了她幾聲,她才到,「宋先生。」

「要不要上車,我送你。」

「不必了。」溫惜道。

她說完,轉身繼續往前走。

宋凜有些意外,這個女人,跟自己搭訕過無數次,找了好幾個蹩腳的借口,現在,他主動要開車帶她,她反而拒絕了?

這讓他心底頓時覺得有意思極了。

男人就是這樣。

得不到,就覺得有意思。

輕易的得到,就不會珍惜。江覺思稍微打量了一下前面房間的佈局,隨後也用同樣的方式傳音給蘇禹說道:「蘇大哥,其中一個住在從左面數第三間房,這個房中住着的那個人精通傀儡機關術,另一個門客住在從右面數的第二間房據我觀察並且通過那些監視者的口中得知,這個人很可能是正魔道中的修行者,那些監視者還說從他的房間中經常……

《丹道至聖》第九百二十七章正魔修 斯泰茨是北卡西部最大的城市,下連全州最大城市夏洛特,東接中央城市群,與卡里、羅利相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