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醫護人員去扶那幾名墜台的武者,他們艱難的爬起來,恐怕要在床上躺上一個月以上才能痊癒了。

洪俊賢則怒視李宇:「紫院長,你們的學員出此重手,也不講點情誼。」

面對此人的質問,紫月華不咸不淡的回答道:「洪院長,之前可是你說的拳腳無眼,擂台賽上總會有些失手誤傷的。」

「李宇獨自面對五人圍攻,要擊敗對手,出手重一點也正常。」

「宇元武院的幾人落得重傷的下場,只能怪他們學藝不精,還要上台去挑戰我們的天才學員!」

洪俊賢怒哼一聲,他只好抬手一揮,示意一名長老下去動用備用手段。

李宇在台上俯視其他宇元武院的學員:「你們可以全都一齊上場,我一個個解決掉。」

「今天我要將你們宇元武院在此的學員全部擊敗,十號擂台上,將沒有一名宇元武院的人可以進入複賽!」

李宇霸氣的言語得到諸多楚風武院學員的喝彩:「李宇說的好!就是要這樣鎮壓宇元武院的小子,讓他們知道厲害!」

被李宇如此高壓質問,宇元武院的諸人蠢蠢欲動,可卻都不敢輕易上場,不然肯定是重傷外加武器被毀的下場。

「小子,你也太過狂妄了,就憑你,也想對付我們宇元武院的諸多英才?」

有一對長得一模一樣的兩兄弟登上了擂台,直面李宇。

他們不僅面容、身材、氣質一模一樣,就連精神波動都近乎一致,就像是被克隆出來的一般。

兩兄弟冷笑著看向李宇:「小子,我們莫非莫林兩兄弟就足以解決掉你,不用其他人動手!」

宇元武院中有人發出驚呼聲:「居然是莫非莫林兩兄弟,他們不是被關入大牢之中了么,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本仙就是這麼狂 從其他人的討論聲中,李宇漸漸知曉了這兩人的身份,這所謂的莫非莫林兄弟,居然是兩位江洋大盜!

他們是宇元國內十分出名的悍匪,經常截殺商販和家族子弟,甚至還敢襲擊官府軍士,可謂是膽大包天。

他們兩人天生心意相通,更是學會了一種合擊陣法,可數倍的提升兩人的戰力,他們曾經合力擊殺過玄氣榜上的高手,兇悍得不可思議。

兩兄弟更是喜歡虐殺弱者,凡被他們所劫殺的目標,大多數都遭受了非人的折磨,其中稍有姿色的女子更是恨不得求死,他們的兇殘簡直到了止小兒夜啼的程度!

莫非莫林兩人在一年前被宇元武院中的一位核心學員生擒,之後便被關入了大牢之中,很多人還以為他們被問斬了,沒想到他們居然以宇元武院新晉學員的身份出現在此。

紫月華也得知了消息,她不客氣的看向洪俊賢:「洪院長,你們宇元武院為了此次六院比武真是準備充分啊,居然連這種江洋大盜都收錄進武院之中。」

「不怕別人職責你們宇元武院是藏污納垢之所么!」

莫非莫林兩兄弟手上沾滿鮮血,屠殺的老弱婦孺不知凡幾,宇元武院居然將這種人都收為學員,這讓紫月華真的有些動怒了。

洪俊賢不當回事的擺了擺手:「紫院長這是何意,我院的核心學員申飛渡擒下他們之後,就將他們感化。」

「他們現已改邪歸正,成為申飛渡的下屬。」

申飛渡是宇元武院中名氣極大的一位核心成員,其如同宇文無敵一般,是戰力超凡之輩,在宇元武院內有著絕對的威信。

他可是此次天驕賽的種子選手,在玄氣榜上排名十二位,與宇文無敵相當!

「莫非莫林兄弟倆的年齡未超過我武院的標準,也屬於此次新晉學員,自然是可參與此次的新秀賽!」

新秀賽的要求是本年度內加入六大武院的學員,年齡不大於二十四歲,且境界不能超過氣感六層。

莫非莫林兩人因同時修鍊進境飛速,年齡也才二十齣頭,他們的境界正好卡在氣感六層,宇元武院絕對是做好了準備的!

老大莫非獰笑著看著李宇:「小子,你應當知曉了我們倆兄弟的光榮事迹,是不是已經嚇得腿軟了?」

「若是你現在跪在擂台上向我們兄弟倆磕頭求饒,我們還可讓你死的痛快點。」

「落在我們手中的俘虜,再怎麼樣的英雄好漢,最後都會痛哭流涕的跪在我們腳下舔鞋子,求我們賜他們一死。」

唯獨眼睛有一絲絲不同的莫林則取出一柄血色長刀:「老大,跟他廢話什麼。」

「我們兩兄弟面對千百人時是兩人一起上,面對一人時也是兩人齊上陣。」

「本來擂台賽時我們倆無法同時上場,可這小子偏偏要群挑,這是在自尋死路,我們自然要滿足他!」 李宇也知曉了兩人的身份和來歷,他負手而立:「你們倆雖是宇元武院的學員,可實際上卻只是別人的兩條狗。」

「兩條狗也跑來這裡亂吠?」

被申飛渡擒下本就是莫非莫林兩人的痛點,現在被李宇罵做狗,兩兄弟的兇殘本性表露出來。

「小子,沖你這句話,你這回想好好死上一回都難了!」

兩人獰笑一聲,從左右兩側撲向李宇,兩人的血色長刀同時揮出,兩道刀氣在半空中陡然合在一起,其組成一道劃分兩界的刀氣,似乎要一刀將整座擂台都斬成兩半!

圍攻的很多學員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倒退幾步,生怕被刀氣斬中,那絕對是被斬成兩半的下場!

李宇身形一閃,流星般飛出十餘米,躲開了這道刀氣,其在擂台上留下一道撕裂至地底的刀痕,擂台邊緣的能量護罩也閃了閃,差一點被破開。

這便是莫非莫林兩兄弟合力的可怕威力,他們單獨一人時,也就是比普通的氣感六層武者強一點,可他們倆合擊,足以斬殺玄氣榜上的高手!

孿生兄弟兩人的真氣同根同源,既能一起修鍊,互相助長真氣,還可融合至一起,使任何招數威力倍增!

秦素雅不禁十分擔心的看著擂台上的李宇:「李兄這下危險了,這莫非莫林兩兄弟可不是省油的燈,要同時面對他們兩兄弟的合擊,需要有比擬玄氣榜高手的戰力!」

尹卿月也面露沉凝:「在服用了紅顏丹和太玄靈血丹之後,也只有暮煙以紅蓮聖火可能與他們兩人對抗。」

「可那也是個兩敗俱傷的形勢,李宇這回真不該選擇群挑這種方式的。」

「莫非莫林兩兄弟分開之後,要好對付得多!」

擂台上刀氣縱橫,李宇連連躲閃,莫非冷酷一笑:「小子,你以為你可以一直躲下去,藉此消耗我們兩人的真氣?」

「只能說你太天真了,我們兩兄弟的真氣可互補互助,生生不息,這便是長生真氣的奧妙所在!」

莫非莫林兩兄弟手臂抵住手臂,兩人的真氣交融程度再上一層樓。

莫非揮刀一斬,便有一道刀氣激射而出,比之前更為兇猛、霸道,擂台上的青崗石像是豆腐一般被切開。

閃婚遊戲:惡魔首席求放過 李宇勉強躲開刀氣后,兩人的真氣流轉一圈,又到了弟弟莫林體內,他手臂一抬,同樣是刀氣橫飛,要將李宇斬為兩段!

「你給我們乖乖死來!」

兩人如此形態,可使攻擊的頻率和威力提升一倍以上,殺傷力驚人至極。

轟!

一聲爆響,那道刀氣被正面擊潰,在煙塵之中,莫林看得分明,李宇那是以拳頭硬生生擊潰刀氣的!

「兩個人終究是兩個人,你們兩兄弟的配合再默契,也無法陰陽交融,同樣存在破綻。」

「我自可一拳破之!」

民國之小兵傳奇 李宇邁步踏前,莫非莫林兩人冷哼一聲:「接下一道刀氣算什麼,嘗嘗這一刀!」

兩人的真氣相互衝擊,使得這道刀氣的威力更甚,他們正是憑藉這一刀,斬殺了名列玄氣榜一百零一位的高手!

「雕蟲小技,看我破它!」李宇再次踏步,他的心臟像是打開了一道神奇的門戶,發出令虛空震顫的跳動聲。

李宇的血液滾滾流動,猶如長江大潮,瞬間讓李宇的力量狂漲。

他猛的揮拳,血神門的力量和玄鐵中級的拳法修為展現得淋漓盡致,罡勁勃發,那道刀氣被當空擊潰。

在莫非莫林兩兄弟震驚的眼神中,李宇再揮一拳,將他們同時擊飛,鮮血如泉噴涌,兩人同時摔倒在地。

「怎麼可能!李宇居然在正面擊潰了莫非莫林兩兄弟聯手!」

「不是說莫非莫林兩人曾斬殺過玄氣榜上的高手么,怎麼會如此輕易的敗在一位氣感三層的武者手上!」

「這豈不是代表李宇已可與玄氣榜上的高手比肩!他才氣感三層啊!」

「沒你想象的那樣,莫非莫林兩人可擊殺玄氣榜上的高手,那是佔盡天時地利,他們又是偷襲出手,這才得逞。」

「他們兩人並不是玄氣榜上的人,擊敗他們,也只能證明李宇戰力極強,堪比氣感九層的高手而已!」

洪俊賢猛的伸手抓住身旁的扶手:「這小子!莫非莫林怎麼會敗在他手裡,我可指望著這兩兄弟阻擊楚風武院的天才的!」

莫非莫林是洪俊賢留下來對付楚風武院的天才學員的,他們可同時參加新秀賽和團體賽,以他們的手段和戰力,足以解決不少天才,可沒想到就這樣被擊敗。

莫非莫林兩人對視一眼,他們一齊撲上來,手中的刀氣斬下,直欲發起臨死反撲。

「以你們之前所犯下的罪孽,可以去死了!」李宇全身金光閃爍,鐵拳將兩兄弟的三品靈武轟斷!

「手下留情!」在洪俊賢的怒吼聲中,李宇的拳勁勃發,穿胸而過,將莫非莫林兩人都轟殺!

他感知到了兩人身上的一絲異動,李宇默念地獄無相經上的一段經文,兩團白光被收入他手中的高僧佛珠內。

莫非莫林兩人的靈魂居然出現在無邊地獄內!

「我們還沒死?」兩兄弟驚喜的叫出聲來。

可還沒讓他們高興多久,就有手持散魂枷的鬼吏出現,以鎖魂鏈將他們一鎖,就帶進了牢房之中。

「殘殺兩千三百二十三人,造下無邊罪孽,當受一萬三千兩百六十二年零五十二天的刑罰,隨我等走吧!」

鬼吏根本就沒有理會兩人的掙扎和怒吼,將他們鎖在牢房內,便開始命令牢頭小鬼以散魂枷伺候兩人!

悲慘的嚎叫聲在牢房內傳出……

另一邊,洪俊賢一臉怒意的看著李宇:「小子,你也太歹毒了,明明已擊敗了莫非莫林兩兄弟,為何還要下此死手!」

「擂台賽上可是明文規定不可殘殺其他學員,我要懲罰你!」

「大擒拿手!」

洪俊賢抬手就要擒下李宇,一隻巨大的手印抓向白衣少年,洪俊賢作為宇元武院的副院長,他也是資深的先天高手。

就算玄氣榜第一的天才在他面前,也是被一招擊敗的下場! 轟!

一聲巨響聲中,有另外一道手印將洪俊賢的手印擊散,紫月華出現在李宇面前。

「洪院長,你這是什麼意思,在我們楚風武院當著我的面要對付我的學員,是當我不存在么!」

紫月華不僅陣法造詣驚人,在武道一途上也是絕世天才,即使不動用陣法,也可以與洪俊賢這種老牌強者抗衡。

老奸巨猾的洪俊賢也有些忌憚熟女院長的戰力,他卻是毫不退縮的責問道:「那是這小子有錯在先,居然在擂台上下殺手,必須得到懲罰!」

為了新秀賽中參賽學員的安全,擂台上不僅布置了陣法和護罩,還明文規定參賽者之間不準下殺手。

李宇此次確實是違反了新秀賽的規矩,可他卻毫不後悔,莫非莫林兩人居然被拘役到地獄之中受萬年刑罰,可見他們犯下的罪孽之深重。

此等人該殺!

即使為此而被責難,他也會悍然出手!

紫月華看到李宇坦然的表情,她不禁點了點頭,轉而看向洪俊賢:「洪院長,擂台上總有失手的時候,莫非莫林兩人實力強大,李宇也只能全力出手。」

「他一時控制不住力道,將人打死,也是情有可原。」

洪俊賢擺手道:「那按照紫院長所說,我們宇元武院的武者在擂台上,也可以一時失手,將人打死咯?」

紫院長堅決搖頭:「我不是這個意思,李宇確實是失手殺人,我們也會給予他一定的懲罰。」

「讓他去洗心崖下面壁七天,承受心靈枯寂之苦!」

雲迦武院的副院長是一位*****她眼中異芒一閃,她看似幫著李宇說話道:「洪院長,你們宇元武院的那兩名學員乃是江洋大盜。」

「手中沾滿鮮血,李少俠俠肝義膽,看不過眼,這才出手將他們擊殺。」

抓到把柄的洪俊賢有恃無恐:「紫院長,我之前便已說過,莫非莫林兩人已被感化,他們是誠心加入宇元武院的。」

「紫院長,你總不能斷絕壞人迷途知返的可能吧。」

「佛門高僧可有一語: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這位副院長又轉而說道:「而李宇是在明知他們兩人已敗於他手的情況下出手將他們兩人擊殺。」

「若是人人都如他一般,在取得勝勢之後痛下殺手,那我們的六院比武早已血流成河,無數天才都會被扼殺隕落!」

「這違背了六院比武的初衷!」

金毅武院的副院長身穿道袍,一臉的仙風道骨:「紫院長,洪院長此話有理。」

「不管怎樣,李宇都在擂台上打死了對手,這違背了新秀賽的規矩,應當受到嚴厲的責罰!」

見其他幾位武院的高層紛紛藉此機會逼迫過來,紫院長仍然十分強勢:「人已經死了,總不能讓李宇去償命。」

「況且我楚風武院的洗心崖本就是責罰弟子的要地,在洗心崖上面壁一天,就要受盡各種苦難折磨,心靈煎熬,比很多酷刑還要難受。」

「讓李宇在洗心崖下面壁七天,已是十分嚴厲的責罰!」

洗心崖在楚風武院中確實是較為嚴厲的責罰,可總比遭受其他刑罰要好。

毒後逆天:至尊大小姐 洪俊賢冷笑一聲:「一點心理折磨算得了什麼,我的要求也不高,李宇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必須要付出代價。」

****雲溪又開始幫倒忙:「洪院長覺得該如何責罰李宇呢。」

宇元武院的副院長與其一唱一和道:「自然是先廢除他接下來的參賽資格,接著便要在我們宇元武院接受刑罰。」

「放心,我們不會至他於死地,只會讓他記住這次教訓!」

紫院長冷笑一聲:「你想把我的人帶走?不可能!」

洪俊賢聳聳肩:「那紫院長這意思是沒的說咯,你是想為了李宇一人而使得整個楚風武院受到更大的損失么。」

「我們宇元武院以後說不定也有很多失手錯殺的學員,若是楚風武院有哪位天才死在擂台上,那也怪不得我們了。」

熟女院長英氣的眉黛挑起一個弧度:「你這是在威脅我?」

雲溪嘆息一聲:「紫院長,你可要想清楚,要是你縱容李宇,就等於是在破壞六院比武的規矩,那對楚風武院可不是什麼好事。」

金毅武院和炎晉武院的副院長也以言語壓迫紫月華:「小紫,你們院長委託你全權處理六院比武之事,你可不要導致這次六院比武出現不可預知的後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