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笑什麼!怎麼,看不起我?信不信,你今天不把衣服留下,我讓你爬著出去!」

被秦穆然這麼一笑所激怒,周琴的牛脾氣給逼出來了。

「老婆,走吧,家裡衣服不少,差不多了,我最近也用不上!」

一旁,劉錦輝見識過了秦穆然的身後,有些害怕地拉了拉周琴的衣服,便是想要溜!

「劉錦輝,老娘這是為你出氣,你就這麼膽小怕事?說,你是不是因為那個狐狸精長得不錯,就想趁機給她留個印象,你好下手啊!」周琴二話不說,一手便是探出,死死地扣住了劉錦輝的耳朵,疼的他臉都快要擠在一塊,眼淚都要出來了。

「老婆,老婆,你快鬆手,疼,疼!你就是給我十個雄心豹子膽,我也不敢啊!」

劉錦輝連連投降地說道。

「哎呦,劉醫生,上次在醫院你可不是這麼說的,你還跟我說你潛規則了你們科室好幾個護士呢!原來都是吹牛的啊!噓,真的看不起你!」

秦穆然看的津津有味,適時地來了個神補刀。

「你放屁,我什麼時候和我們科室的小護士有過關係,明明是其他科室!」

不知道是不是被秦穆然這麼一刺激,劉錦輝連忙罵道,可就是這麼一罵,驟然發現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哦!原來是其他的科室的啊,不好意思,你看我這記性!」

秦穆然臉上故作抱歉地說道。

「噗嗤!」

陸傾城看到秦穆然這麼壞,也是忍不住笑道,這個秦穆然實在是太損了!

「好你個劉錦輝,老娘十六歲就跟了你,你這麼對我!看我今天不找我哥弄死你!」

聽到劉錦輝在外面玩女人,周琴也顧不上衣服的事情了,當即便是拎著劉錦輝的耳朵,有如拉牛一般地直接把他給拉出了阿瑪尼的專賣店。

「小姐,現在可以結賬了嗎?」秦穆然穿著西裝看嚮導購員問道。

「先生,你真的是太厲害了,你是不知道這個女的平時有多麼的霸道,今天要不是你,我們可就麻煩了,今天給你打八折!」

導購員笑道。

「謝謝了!」

說完,秦穆然便是跟著導購員要去買單,不過此時,陸傾城已經拿出一張卡在POS機上刷了。

「你是我老公,這件衣服是我送你的第一件禮物,不準拒絕!」

看到陸傾城堅定的眼神,秦穆然知道,他沒有辦法拒絕,只能夠點了點頭,接受了。 保底是每天一更,在晚上八點左右,但是看到寶寶們一直催更,我也很心焦啊,藍後就決定以後下班不出門了!回家就碼字,我儘量每天雙更6000字,分別更新在早上八點半和晚上八九點左右~

當然,有的寶寶們說不夠還要……那我休息日也貢獻出來辣,【捂臉,誰讓我愛你們呢~】不出門了,休息會三更,三更我會在v讀者羣和微博上通知噠。另外,作者手速真的很慢,可能你們看一章只要幾分鐘的時間,可是作者寫一章就要兩三個小時啊!寫兩章下班時間沒了,寫三章一整天沒了,而且每天都要寫到半夜,黑眼圈明顯到每次出門別人都以爲我畫了煙燻妝啊你們忍心嗎!!

【嚴肅臉】如果還說我慢的話,寶寶可就要生氣了!

每天上班被領導虐,被顧客虐,被老闆虐,回家以後還要被讀者虐,我都快成抖m了,心裏苦是真的qaq!!

關於加更:

打賞五顆鑽石加更3000字,一個皇冠加更6000字,跑車加更10000字。

關於正版讀者羣:

更新時間羣裏會通知,還會不定時發放番外小劇場和讀者福利哦,歡迎進羣調戲作者~

想進羣的親們,可以加先今兮qq:2929565003,然後提供全部訂閱截圖和暱稱截圖,我會拉進羣的,僅限正版讀者麼麼噠!

關於完結:

你們想完結,我也想完結啊,最起碼我可以鬆一口氣,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過過正常人的生活了啊!!

但是我不想草草的完結,爛尾,我想給你們、給我、給《我的通靈男友》一個圓滿的結局,現在我只能說,有一部分劇情還沒展開,完結還需要一段時間。

還有的親們問一共多少章,因爲都是發一章寫一章,所以具體多少章,暫時也是沒辦法預估的,但是如果快到完結的時候,我會通知的。

自從11月份發文以來,這本書我一直堅持每天都更新,沒有斷更過,可以說投入了很多的精力。我喜歡寫故事,但我也會覺得累,有時候下班以後真的不想開電腦,想好好歇歇,追追電視劇,跟朋友們出去玩玩,放鬆放鬆心情。但是一看到這麼多親們催更,我哪怕再不想寫,都會打開電腦更新,因爲我要對喜歡這篇文,喜歡我的讀者們負責,哪怕所有人都放棄了,我都是最不該放棄的那個。

講真,我都好久沒有追過電視劇了!!!!!!

最後,還是感謝大家能夠支持《我的通靈男友》這篇文,這段時間裏,雖然忙碌到了我以前都不敢想象的地步,但是看到親們能夠喜歡,我還是很開心。 買完衣服,秦穆然和陸傾城又逛了幾家后,便是走出商城。

剛剛走出商城,迎面便是遇到了周琴和劉錦輝,只不過這一次不是他們兩人,在他們的身旁還有著其他的人。

「小孟,就是這對姦夫淫婦,給我打死他們!」

周琴看到陸傾城摟著秦穆然,兩人有說有笑,再想到剛才在商場裡面,他們落了面子,更加氣不過,當即便是對著身邊的一個青年說道。

「是,琴姐!」

那個叫做小孟的年輕人應了聲后,便是帶著幾人浩浩蕩蕩地走了過來,三四人將秦穆然和陸傾城給圍了起來。

「你們想要做什麼?」

陸傾城看著來者不善,心中一驚,問道。

「小子,艷福不淺啊,竟然有這麼美麗的老婆,哥幾個……」小孟甩著他的殺馬特髮型,看著秦穆然,一副我吃定你的樣子道。

「滾!」

秦穆然看著小孟,眼中沒有任何的感情,口中淡淡吐出一個字。

「孟哥,這小子讓你滾!」

跟著小孟身後的小弟立刻挑事地說道。

「敢讓我滾,知不知道我是跟誰混的!兄弟們,給我好好教訓這個最欠的傢伙!」

小孟被秦穆然這麼一吼,頓時不樂意了,當即便是摩拳擦掌,向著秦穆然打了過去。

「啊!」

見對方要動手,陸傾城嚇的大叫了起來,不過剎那,只聽得幾聲悶哼,剛剛不可一世,牛氣十足的眾人卻是齊齊倒在了地上。

「小子,你敢打我們?」

小孟也在剛才挨了秦穆然一巴掌,就是這一巴掌,直接便是將他的臉給扇腫了。此時的他捂著臃腫的面頰,看著秦穆然威脅道。

「說那麼多沒用的幹嘛,我不是打了嗎?」秦穆然鄙視地說道。

「你等著,我們輝哥可是龍鱗的人,龍鱗你知道嗎?青龍集團都沒能幹掉我們,你等著好了!」

小孟一邊說著,一邊腿便是開始發軟地想外跑去。

「小孟,你跑什麼!你給我回來!」

周琴看到自己喊來的人,就這麼跑了,頓時臉上露出了氣憤。

「劉錦輝,現在咱們該好好算賬了吧!」

秦穆然緩步走了上去,頓時一股氣勢便是碾壓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這裡可是公共場合!」

劉錦輝見識過秦穆然的身手,上次他可是毫不猶豫就廢掉了祖輝手下一個小弟的手,現在對付自己還不是分分鐘鐘的事情。

「公共場合?你老婆找人來對付我們的時候,你怎麼不說是公共場合呢!」

秦穆然冷笑一聲。

「這不關我的事,都是這個臭娘們乾的!」

這個時候,劉錦輝在危險面前,毫不猶豫地便是將自己的老婆周琴給賣了。

「劉錦輝,你這個良心被狗吃了的混蛋,老娘是為了誰,還不是為了你,就這麼一個賤人搶了你的衣服,你能讓?只是我沒有想到你竟然出賣我!老娘我不打死你!」

周琴聽到劉錦輝的話,頓時每氣個半死,肥胖的身軀都因為生氣而肥肉在顫抖!

「啪!」

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卻是秦穆然一巴掌呼在了周琴的臉上。

這一巴掌,秦穆然的下手不輕,雖然他不喜歡打女人,但是不代表著他不打女人,尤其是這個惡毒的女人接二連三地羞辱陸傾城,陸傾城是自己的女人,誰都不能侮辱,若不是顧忌這裡是公共場合,恐怕此時的周琴已經是一具死屍了!

「你…你敢打我?我大哥絕對會把你剁碎了喂狗的!」

周琴挨了秦穆然這一巴掌,牙齒碎了不少,嘴角也已經裂開,絲絲的鮮血沿著嘴角流了出來,鮮紅的五個巴掌印烙在臉上,半個臉都臃腫了起來。

「呵呵!」

秦穆然笑一笑,絲毫不介意這種沒有任何威脅力的言語!

就在秦穆然不以為意的時候,不遠處,一群人的身影倒是出現了。

這一次,不再像之前那般就是零零落落的幾人,卻而代之的則是一大群人,足有十幾人。

為首的一人,秦穆然見過,赫然便是當初在醫院的病房外,遇到的那個祖輝!

「哥,救命啊!有人要殺我,你看我的臉被打成什麼樣了,你可得給我做主啊!」

看到祖輝過來,周琴彷彿找到了主心骨一般,連跑帶爬地來到了祖輝的面前,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訴苦。

「妹妹,誰敢把你打成這樣!」

祖輝看到周琴這副慘樣,臉色頓時便是陰沉了起來!

「是他!是這個混蛋,我要你把他剁碎了喂狗!」

周琴憤怒地轉身,用手指著秦穆然,祖輝順著周琴的手指看去,赫然便是看到了秦穆然,當看到秦穆然的樣子后,祖輝整個人身軀都猛地一顫!

「啪!」

又是一道清晰亮麗的巴掌聲傳來,這一次,這巴掌不是秦穆然打的,而是祖輝打向了自己的妹妹!

「哥…你為什麼打我!」

突如其來的一巴掌,徹底把周琴給打懵了,她怎麼都沒有想到,一向較為疼自己的哥哥,會動手打自己。

「閉嘴!」

祖輝陰沉著臉,呵斥道,隨後便是疾步走到秦穆然的身邊,彎下腰,一臉懼怕地對著秦穆然說道:「然哥,求你饒了我妹妹!」

「輝哥?」

秦穆然饒有趣味地看著面前瑟瑟發抖的祖輝,相比於上一次在醫院見到自己,現在的祖輝可謂是忐忑至極,他怎麼都沒有想到當初在醫院的那個醫術高超的年輕男子,會成為天狼門的主人,就連堂主劉嘯都對他心悅誠服。

「然哥,你真的是折煞我了,叫我小輝就好了。」

開什麼玩笑,敢在秦穆然的面前稱哥,這要是讓劉嘯知道了,還不得把他給大卸八塊了!

「額…小輝。」

秦穆然看著足足比自己大二十歲的祖輝,怎麼都覺得叫他小輝有些彆扭呢!

「然哥,這一切都是我妹妹的錯,還請您大人不記小人過,饒了我妹妹這一次,我保證,我會好好教訓她的!」

祖輝不等秦穆然說出來,便是主動承擔責任,他要是對自己的妹妹周琴出手還好,至少命還能保住,要是讓秦穆然來,自己的妹妹恐怕就真的要完了!

「那個…小輝,你們是親兄妹?」

看著祖輝和周琴,秦穆然八卦之心頓起。

「是的,然哥,你不知道,我跟著我爸姓,妹妹跟著我媽姓。」祖輝稍微解釋了一番道。

「原來是這樣。小輝,這一次,我看在你是龍鱗的份上,不多追究,你妹妹的問題,你自己解決,我不希望她再侮辱我的老婆!」秦穆然語氣一寒,警告地說道。

「然哥放心,嫂子誰都不能辱! 病王每天都想討好我 嫂子,對不起,是我妹妹不懂事,得罪了您,還請您大人有大量,饒我妹妹這一回吧!」

祖輝注意到了秦穆然身邊的陸傾城,再次誠懇地乞求原諒。

「穆然,這……」

一切都太突然了,陸傾城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這些人不是過來教訓秦穆然的嗎? 契約總裁別亂來 怎麼現在跟老鼠見到貓一樣的畏畏縮縮的?

「老婆,你說,這個女的是放還是不放?」秦穆然並不過多解釋,而是看著陸傾城徵求他的意見。

「算了吧……」

陸傾城用一種不肯定地語氣,看著秦穆然問道。

「聽到了吧,我老婆說算了,算你妹妹走運,若是還有下次,就別怪我了!」秦穆然冷哼一聲,頓時祖輝如蒙大赦一般,連連感激。

「周琴,還不來謝謝然哥!」

祖輝瞪了眼身後懵逼的周琴,呵斥道。

「啊!哦!」

周琴也不是傻子,能夠讓她的哥哥如此低聲下氣的,一定是個絕對惹不起的存在,剛剛祖輝的那一巴掌,不是在打她,而是在救她! 最強醫仙混都市 此時能夠沒有事,周琴感激還來不及呢,連忙便是跪在地上,對著秦穆然和陸傾城,哭泣地說道:「謝謝然哥,謝謝嫂子!我以後再也不敢了!」

「走吧!」

秦穆然看了眼,便是沒了任何的興緻。

「是!是!」

聽到秦穆然放了自己,周琴連忙起身,便是要走,身邊的劉錦輝也是順勢要一起走。

「我讓你走了嗎?」

秦穆然盯著正要離開的劉錦輝,頓時,劉錦輝便是嚇得愣在了原地。 “你他媽的混蛋!”我哭着罵了楚珂一句,心裏終於明白楚珂問的那天晚上到底是什麼時候了,胡叔被族長抓住以後,那天夜裏我一直都沒有睡好,後來又碰到了老鬼,最後鄭恆擔心我,就跟我在一個屋子裏面睡的。

還記得當時鄭恆剛剛關上燈的時候,就聽見好像有人砸牆似的,而且用的力氣十分的大,牆咚咚的響,而且好像都在顫抖一樣。

現在想來,當時楚珂應該就在外面的,而且也知道,鄭恆進了我的房間。我心裏怨楚珂,甚至在知道楚珂跟康珊珊在一起的時候,真恨不得拿油潑死他們兩個。但是後來一想,楚珂可是我好不容易救活的,就這麼死了,真是怪可惜的。

但是我心裏難受,是真的難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