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鎧!」

處於拳風之中的少年低喝一聲,旋即向傅然衝來,他知道,他和傅然比起來,玄力有很大的差距,玄決就更不用說了,傅然身為傅家之後,修習的玄決必定不是一般,那麼少年唯有抓住自己的優勢,而這優勢便是近戰。

少年比傅然年長,又修習過煉體玄決,即便傅然身為元玄境,但是若沒有煉體玄決,恐怕不能相比。

傅然也發現了少年的想法,當下輕笑一聲,身上沒有露出絲毫元力波動,唯有手掌上才浮現極為淡薄的玄力。

一腿掃來,勁風令傅然肌膚感覺到了絲絲疼痛,不過卻並不在意,單手橫拍,將少年腿上的力量卸下,同時一掌拍出。

少年既然修習煉體玄決,對於近戰自然有一定的經驗,見傅然單掌拍來,沒有絲毫慌亂之色,一拳轟出,與此同時,另一隻手向傅然頸脖處探去。

到了現在,這位少年也是明白,傅然根本沒有動用元玄境的優勢,讓他心中欣喜,而這種欣喜並非是有勝利的可能性,而是能夠在武玄境巔峰與元玄境交手,對他的突破有所幫助。

兩人在一拳一掌之中交錯,倒是斗得難分難捨,讓一旁的施飛點頭不已,雖然傅然對於玄力並未動用多少,看不出其對玄力的掌控如何,但是另一位卻是極為不錯,每一次出手,時機與玄力把握都到位,不然也不能與傅然斗到現在。 ?兩道身影不斷在圓弧之中交錯,閃動間便發生碰撞,兩人身體的任何部位都化為武器一般,出拳揮掌。

少年將玄力催動到極致,動作也越加迅速,將自身的優勢發揮淋漓盡致,反觀傅然則不同,唯有雙手之上聚集了少量玄力,卻將少年的攻擊盡數化解。

而傅然與少年的交手也吸引了不少人,如同曲苣這類已經完成了測試的院生都將目光聚集在二者身上,眼中有著震動神色閃爍。

雖然沒有動用多少玄力,但是元玄境的氣息卻是表露無遺,這般年紀便達到元玄境,在場所有人都自嘆不如。

「切,不過是仗著元玄境欺負武玄境而已。」袁季在一旁冷諷道。

「我想你元玄境想欺負武玄境也辦不到吧!」曲苣雙手環抱,瞥了一眼袁季,笑道。

對於曲苣,袁季還是有所忌憚,不但是魯南院最厲害的數人之一,在曲家在魯南城也有著一定背景,就算是他父親城主見到曲家人也需要客氣幾分。

「哼!」

冷哼一聲,也不與曲苣鬥嘴,視線落在傅然身上,眼中出現一絲得意。

砰!

兩拳對轟在一起,傅然倒退三步,而少年則是倒退滑行十餘丈這才穩住身形,兩者開始的時候看似不分上下,但是隨著玄力的消耗,便出現天平的傾斜。

深深呼出一口氣,少年向著傅然點頭,道:「我輸了!」

豪門夫人又敗家了 雖然沒有被擊出圓弧之外,但是少年已經明白,即便傅然一直保持剛才的狀態,他也無法獲勝,武玄境與元玄境有著巨大的距離,而這距離不是年長兩三歲便能夠彌補的。

啪啪啪!

在場的院生大多數都發自內心的鼓掌,不但是送給傅然,也送個那位少年,傅然用十歲元玄境征服了他們,而少年用自己的實力得到了他們的認可,因為多數人都暗自比較過,若是換做自己上去,想要以同級別實力戰勝少年,可能性不大。

「施飛導師,我認為這場測試不能作數,傅然已經是元玄境實力,與一位武玄境交手,根本難以發揮實力,自然也看不出對玄力的控制力。」不和諧的聲音響起,自然出自袁季之口。

在場的多數院生雙目之中流露出鄙視,在他們看來,傅然身為忠義之後,應該受到尊敬,然而袁季卻處處與傅然作對,但是這種想法也只能埋在心底,袁季的身份令他們不敢得罪。

「傅然身為初生,測試自然與初生進行,但是初生之中唯有他一人達到了元玄境,哪去找元玄境的對手?甚至我認為這場測試已經不需要進行。」別人怕袁季,但是曲苣卻是一個例外,毫不客氣的反駁。

袁季冷笑一聲,也不與曲苣爭辯,視線落在施飛身上。

施飛沉凝,袁季故意刁難傅然,這一點他還是明白,但是袁季的話的確有著一定道理,剛才的交手,傅然勝得太輕鬆,連玄力都沒有消耗多少,根本看不出對玄力的控制。

而曲苣的話也說到點上了,在初生之中,唯有傅然一人達到了元玄境實力,若是找一位元玄境的院生,對於傅然來並不公平。

「袁季的話讓我慚愧,我竟然以元玄境力壓武玄境,這樣吧,剛才的交手對我並不作數,那麼我現在挑戰一位元玄境吧!」傅然面露慚愧之色,道。

聞言,在場所有人都是一驚,還沒有想明白傅然為何這樣開口的時候,傅然卻給出答案。

傅然指著袁季,開口道:「你和我同時入院,也是初生,若是我沒有看錯的話,你應該處於武玄境巔峰,而你身後那個跑腿的應該是元玄境初期,你們兩個一起來吧!」

猖狂的話語從傅然口中脫出,令周圍院生大驚,就算傅然天賦再高,畢竟入院的時候還是武玄境,必定是才突破不久,然而此刻不但要面對一位元玄境,同時還要面對袁季,這可是自找麻煩。

袁季雖然不是元玄境實力,但是其身份不凡,修習的玄決必定不會簡單,再加上一位元玄境,傅然想要獲勝,難度太大。

而被傅然稱為袁季跑腿的少年不過十四五歲,在魯南城也有著一定背景,不然又怎麼能夠跟在袁季身旁,被傅然當眾羞辱,令他勃然大怒,上前一步,喝道:「今日我倒是要看看你有什麼本事!」

袁季眉頭微蹙,少年的行為有些喧賓奪主的味道,但是他也並未有任何動作,算是默認了少年的話。

下一刻,所有人的視線都落在施飛身上,見此,施飛點了點頭,道:「既然你們雙方都同意,那麼可隨時開始。」

曲苣本意是想要阻止,但是既然連施飛都開口了,她也不好再多說什麼。

回到圓弧之中,傅然雙手背負,淡望著袁季與那位少年,面色不悲不喜,看不出在想什麼。

「哼,故作高深!」

少年冷笑一聲,旋即打算搶佔先機,一步跨出,掄起拳頭對著傅然的腦袋轟去。

砰砰砰!

一拳轟出,音爆聲出現,一出手便沒有絲毫留情的打算,這一幕落在其他院生眼中,響起一片噓聲,兩人對付一人,竟然還先出手。

不過元玄境就是元玄境,與武玄境有著質的差別,而在所有唏噓的時候,袁季出手了,一個箭步衝出,雙手交錯,奇異的手印迅速出現,一股帶著細微元玄境氣息的攻擊正在凝聚。

傅然眼中閃過意思訝色,當初入院的時候他可是和袁季有過交手,沒有想到數月不見,袁季的實力突飛猛進,竟然隱隱觸摸到元玄境了,而其攻擊也是相當不弱。

不過也僅僅讓傅然略作驚訝而已,能夠讓他在意的只有那位元玄境的少年,也唯有後者的攻擊才能夠威脅到他。

「凌雲腳。」

心中低喝一聲,下一刻傅然便出現在袁季身旁,一隻手探出落在了後者的手臂上,旋即袁季手中的攻擊便改變方向,向身旁的少年衝去。

勁風呼嘯,帶著一絲元玄境的氣息向少年掠去,突然出現的變化令少年一驚,但是畢竟有著元玄境的實力,並未絲毫慌亂。

只見少年雙拳一抖,便有兩道拳風便是向迎面撲來的攻擊襲去。

轟!

兩者相撞,氣浪推動著袁季與少年退後,而這個時候也顯示出元玄境與武玄境的差別了,少年不過退後兩三步而已,而袁季足足退後十步有餘。

在退後的同時,袁季身體微側,將傅然的身形暴露出來,也受到勁風的影響,不過僅僅退後一步。

剛剛穩定腳步,兩道勁風再度襲來,前後夾擊,不給傅然任何退路。

就在這時,傅然轉身面對少年,手中出現長劍,一劍劈出。

在傅然攻擊少年的時候,身後的袁季已經到了身後,而此刻,傅然沒有絲毫準備。

「雷神鎧!」

銀色玄力浮現在傅然背後,隱隱看上去宛如鎧甲一般,有著一股霸道與威嚴在其上,不過卻並不清晰。

劍氣與少年的攻擊相撞在一起,狂暴的玄力肆掠開來,而同時袁季的拳頭落在了傅然背後,一股力量從背心傳來,但是包裹著傅然的銀色玄力閃動,直接將這股力量化解,到最後傅然受到的微乎其微。

但是袁季卻是另一回事,當拳頭落在傅然後背的時候,他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所有力量以及玄力都被傅然完全承受,就在他認為傅然會受傷吐血的時候,一股幾乎完全相同的力量從傅然後背湧現,在他措手不及的情況被震飛。

身體在半空之中劃出一抹幅度,最後落至地面,面色瞬間湧現紅潤。

「噗…….」

沒有忍住口中甘甜,一口鮮血噴出,氣息也萎靡了許多。

交手不過兩三個回合,僅僅在十餘個呼吸的功夫,有著武玄境巔峰實力的袁季重傷,沒有再戰之力。 ?以一敵二,傅然以原本的弱勢在短時間內逆襲,袁季的重傷讓所有人大跌眼鏡,即便猜到傅然的實力不會太弱,但是也沒想到這種不弱居然會達到這種程度。

袁季身為城主之子,有著武玄境巔峰的實力,所修習的玄決也絕非一般,但是還沒等他將實力完全發揮,便已經落敗,這樣的結果讓他難以接受。

「煉體玄決么!」

施飛低聲喃喃,有些不確定,剛才的交手他都看在眼裡,很明顯袁季是受到了力量的反彈而受傷,而被攻擊的傅然也毫髮無損,定然與包裹其後背的銀色玄力脫不了關係,至於是否是煉體玄決,他也不能完全確定。

砰!

兩道攻擊相撞在一起,氣浪翻滾,而少年身形爆退,視線落在遠處的袁季身上,感覺到後者此時的狀況,心中翻起巨浪。

對於袁季的實力,少年還是相當了解,但是正是因為了解,才感到震驚,在與他交手的時候,竟然還能夠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將袁季重傷,即便其中有袁季的大意原因在內,但是也能夠看出一些東西。

「呼……」

深呼一口氣,少年望向傅然的目光發生了轉變,沒有剛才的怒氣,心中也不再有絲毫嘲諷與不屑。

傅然並未著急出手,盯著少年,當發現少年面目化為嚴肅的時候,他也不敢有任何輕視,體內的玄力運轉催動。

「波瀾掌!」

一聲大喝猛然從少年口中脫出,接著一層層的氣浪湧來,其內夾雜著玄力,而源頭便是不斷揮動雙掌的少年。

氣浪在少年身外三丈處便不再外散,而是翻滾不一,不斷的旋轉,遠遠看去如同一條巨蟒盤旋在少年周身一般,而那氣浪中的玄力就宛如巨蟒的花紋一般,一股寒氣逼來。

傅然並未行動,而是靜靜的看著,不過雙腳之上依然出現銀光閃爍,手中長劍上玄力聚集,隨時都能夠爆發出強力一擊。

「出!」

一聲低喝出自少年之口,旋即氣浪竟然逆行而上,直至十餘丈高度才停下,一條長達近十丈的巨大蟒蛇出現在傅然的視線之中,陰寒的雙目緊盯著傅然,蛇芯吞吐不斷,而少年則站在蛇頭之上。

下一刻,巨蟒猛然向傅然撲去,迅速而兇猛,速度之快甚至無法完全看清。

「凌雲腳!」

傅然早有準備,就在巨蟒撲來的一瞬間,他動了,身形不斷閃爍,每次閃爍都會出現淡淡的殘影,而手中長劍上的玄力也聚集到一個恐怖的程度。

「武烈斬!」

一劍劈出,劍芒劃過空間,其上有著讓少少年變色的危險,眼看就要落在少年身上的時候,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

「盾!」

少年輕叱一聲,巨蟒竟然爆裂開來,與此同時,少年身前出現一個三丈左右的盾牌,盾牌上有著條條紋路,閃爍著細微的光芒。

轟!

劍芒落在盾牌之上,低沉的聲音傳出,同時劍芒如同落入了深水寒潭一般,有著巨大的力量阻止著前進。

盾牌上的光芒不斷閃爍,而且速度越來越快,反觀劍芒卻是越來微弱。

「凝!」

少年再度低喝一聲,盾牌又發生變化,兩側竟然彎曲,最後將劍芒包裹在內,在少年雙手合攏的同時,劍芒也被盾牌擠壓,最後消散。

而這一切都落在了不遠處的傅然眼中,雖然沒有露出任何錶情,但是挑起的眉頭還是顯示出了其內心的驚訝,武烈斬是他最熟悉的手段,施展多次,但是像這次這般直接被對手完全摧毀還是第一次。

這還並非傅然最在意的,他看重的是對方那能夠變化的氣浪,宛如實質,而且還能夠隨心調動,與陌生人交手,防不勝防,可不是人級低級玄決那麼簡單。

「虎!」

虎嘯聲震動,一頭巨虎出現,鋼鐵般的尾巴不斷掃動,猙獰的雙目鎖定著傅然,露出的獠牙有著寒光閃爍,傅然毫不懷疑,少年的一聲令下,這頭猛虎便會發動兇猛攻擊。

「正合我意!」

見此一幕,傅然輕然一笑,收起手中長劍,鼓起一身血氣,雙手成拳,手臂上青筋暴起,銀色玄力布滿全身,宛如鎧甲一般,透出威嚴氣息。

咻!

這一次,傅然率先發動進攻,腳下一聲炸響,身體爆沖而出,掄起被玄力包裹的拳頭,毫無花哨的對著猛虎腦袋轟去,這一刻,他不再保留。

傅然的動作似乎刺激了猛虎一般,一聲虎嘯響起,張開那足以吞下傅然身體的血盆大口撕咬而來。

但是傅然又怎麼會讓其得逞,身形一閃便出現在猛虎一側,一拳轟出。

砰!

拳頭落在猛虎身上,堅硬,如同活物,這是傅然的第一感覺。

一擊擊穿猛虎,但是就在傅然認為得手的時候,一道刺痛肌膚的勁風掃來,令他不敢有絲毫停留,身形再次閃動。

砰!

就在傅然身形消失的下一刻,一條虎尾掃來,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令地面出現丈余長短的裂縫。

「若是再晚一步…….」

望著地面上的裂縫,傅然後怕,即便是有雷神鎧的保護,但是那力量也足以讓他受傷,雷神鎧雖然能夠反彈力量,但是也是有限度的。

視線再落至剛才被擊穿的地方,即便是有所預料,但是當看見的時候,傅然還是露出苦笑之色,如同剛才的一切未曾發生一般,哪還能看到絲毫痕迹。

「不能再耗下去了啊!」

傅然沉凝,他的玄力消耗不少,特別是凌雲腳,別看僅僅是一種身法玄決,但是消耗的玄力卻是極為恐怖,這種消耗即便是傅然已經是元玄境也無法一直施展。

面對此類玄決,最好的辦法便是直接攻擊少年,只要得手,玄決不攻自破,但是少年顯然也想到這一點的,因此猛虎一直在少年三丈左右,這個距離即便是以傅然的恐怖速度,想要不與猛虎糾纏就解決少年也不可能。

至於流掌能夠一擊得手,但是傅然並不想動用,實在太招搖了,而且他還無法掌控流掌,若是不小心把眼前此人殺了,可是**煩。

而符師的身份也不想暴露,一時間,傅然竟然想不到一個好一點的辦法。

這個時候傅然也感覺到自己玄決上的捉襟見肘,雖然有著強大的攻擊手段,卻不敢隨意施展,看來應該弄點玄決了,早知當初就不該把那玄決交給王義。

不過那都是後面的事情,現在還是要解決眼前的麻煩才行,抱著這樣的想法,傅然將玄力都聚集在雙腳與雙拳上,甚至放棄了雷神鎧的強度。

「只有耍無賴了啊…….」傅然心中低嘆一聲。

咻咻咻!

將速度提升到極致,傅然的身形消失在所有人眼中,初生之中無人能夠看清,即便是身為元玄境的少年也只能看到大概,能夠真正看清的恐怕唯有曲苣與施飛這等靈玄境的強者了。

「好快!」

一道道身影在閃爍,令人眼花繚亂,雖然所有人都看得出剛才傅然施展一種身法玄決,有著不錯的速度,但是也僅僅不錯而已,但是現在這種不錯卻被提升到了另一個高度,一個足以讓曲苣等人重視的高度。

砰砰砰!

雙拳不斷揮動,憑藉著速度,傅然在短時間內能夠向猛虎發動多次的攻擊,即便是少年有心想要阻止也來不及。

一拳再次將猛虎擊穿,雖然出現的恢復,但是傅然卻毫不在意。

「我倒是要看看,是你的恢復速度快,還是我的速度快!」